《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四十四章 血红雪白(五)

丹东,这个中朝边界上最重要的城市现在还叫做安东。她东与朝鲜新义州市隔江相望,南临黄海,西界鞍山,西南与大连市毗邻,北与本溪接壤。是一个集海、陆、河三线为一处的重要城市。

日本1915年入侵东北的时候,第一个夺取的就是安东。到了1916年初,日本依旧盘踞着这座美丽的小城市。因为毗邻江海,其他东北地区漫天的大雪在安东就变得柔和的多,雪也不是很深,也就是刚没过脚面的样子。这样清爽舒适的冬天应该是很适合居民们出来走走,但是安东家家户户都门户紧闭,整个城市根本没有任何生气。

不仅没有生气,安东的街头现在杀气腾腾,穿着黑色军服的日军满街都是,人人神色凝重。两个月前,工农革命军骑兵部队炸断了鸭绿江大桥,日军的守桥部队自然不用再说,指挥官遭立刻被解职,送上军事法庭到了严厉的惩处。鸭绿江大桥附近的部队也都遭到了连带的严厉斥责。

单单是斥责的话倒也没有太能真正影响日本守军的地方,挨上司的骂在日军里面实在是太平常不过的家常便饭。反正自己没有遭到处分,上司骂两句也就骂两句,然而作为敌人存在的工农革命军虽然不骂人,他们却是实实在在要人命的。从工农革命军炸断鸭绿江大桥到下雪前那些日子里面,由于工农革命军切断了电报线,日军只能靠传统的人力投递情报的方式,最初每天往来于安东的情报都是各类求救哀求,随着时间推移,求救越来越少。倒不是日军打退了工农革命军,而是工农革命军将能够抵达的所有地区上的日本势力给斩尽杀绝。到了下雪之后,甚至连求救情报都完全中断了。

日本军队好歹也是正儿八经的军队,信息的沉默让他们感到的不是平安,而是危险。在人民党进入东北之前,日本靠了满铁以及在华驻军条约,靠了满铁以及在辽东半岛的驻军,很有效的实施了对东北的控制,现在的日军龟缩在安东、奉天、鞍山等有限的几个大据点里面,在各个据点之间是广阔的中国土地。那种遍地都是日本网络节点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在安东竖起了高高的瞭望哨塔,安东的“暖和”也是相对,零下十度左右的温度,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不让人冻得直蹦。哨塔上的日军被冻得浑身僵硬,鼻子通红。但是有任务在身,日本军人还是一面哆嗦,一面努力观察。在银装素裹的冬季东北平原上,从奉天方向出现了一列细长的小黑点。这立刻引起了哨兵的注意。他连忙拿起了望远镜。那是一列穿黑色军装的日军。至少看军装是日本军装。哨兵立刻发出了警戒信息。上次突袭鸭绿江大桥的就是一群穿日本军装的工农革命军,日本对此非常注意。下面的日军立刻警觉起来,他们一面集结,一面派遣小队骑兵前去盘查。

事实证明这是虚惊,新出现的日军是一队运送伤员的队伍。工农革命军把二十师团的受伤人员送去奉天,接着就开始猛烈袭击满铁据点。奉天的日军一来害怕运送伤员的话半路会遭到阻截,二来很多伤员也需要继续治疗。所以到现在运送伤员回国的工作到现在才真正展开。

这批一共运送了大概五百多名“轻伤员”,大车上躺满了人,一到了安东,伤员也好,护送队伍也好,脸上都有了光彩。只要渡过鸭绿江,这些人就算是回国了。

“奉天怎么样?”驻扎在安东的是日本高桥联队,联队长高桥阳一询问起奉天的情况。

护送队伍的小队长微微摇头,“情况不太好。”

直到下雪前,工农革命军一直在到处攻打满铁据点,有过上一次被围攻的经验,兵力不足的日本奉天驻军只能用小部队去解救,结果还被打了好几个伏击,损失了不少的兵力。不得已,日本只能把幸存的满铁据点人员从各处撤回到奉天和鞍山。

得知奉天的局面与安东差不多,高桥联队长神色也变得黯淡起来。他多次听说国内准备增兵东北,但是当下东北与朝鲜都进入冬季,想增兵十分不容易。因为满铁据点被毁,整个辽东铁路已经基本停运,在大冬天的雪天里面靠两条腿实施机动,那也未免太扯蛋了。

“哦?日军的伤兵运输队已经进入了安东?”在距离安东十几公里的雪地中,一些披着白色斗篷,穿着雪地迷彩服的同志正在艰难的翻译着方才飞机投下来的情报。

日军通讯中断,工农革命军的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唯一的优势也只是工农革命军空军实施了空投情报传递。

“队长,要不要试着骚扰一下?”队员尽管知道此行的目的不是打仗,不过大家还是忍不住手痒。

“别废话,赶紧对照地图做工作。下一次打仗的时候咱们就得当向导了,这大雪地里面白茫茫的,好好辨认。各个地都给走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大坑之类的地方。”队长没好气的说道。

战前的工作就是这么无聊,突击队的名字很响亮,很威武,实际工作就是拉网式的在道路以及水源和各处的可能要行动的地方亲自走一遍。越是接近敌人的地区,越是要小心。工农革命军会玩伏击战,日本人也不是傻子,在他们的距点附近更是要仔细查看。下雪之后交通不便,日军也很少出来,这才有机会到距离日军很近的地方进行侦查。

队长的想法没错,突击队开始侦查的后第二天,日本例行巡逻的队伍就发现事情不对。在雪地中突然出现了大量人类行走以及雪橇划过后留下的痕迹。这个消息马上就被传回安东据点。高桥联队长眉头紧皱的听完了侦查部队的禀报,看着地图良久不语。

“我们要不要派人去追?”参谋建议道。

“肯定要派人,但是派多少人?”高桥阳一问。方才日本侦察队的回复很明确,出现敌人踪迹的范围十分广阔,粗略估计敌人得有三四百人之多。普通百姓根本不可能在这么大的地方行动,这一定是工农革命军的先头部队。

“他们准备在冬天和我们打仗么?”高桥阳一忍不住问道。实际上,工农革命军大冬天能够从盘锦越过几百里的雪地跑来安东,这本身已经让高桥阳一感到极为意外了。

“我们也扩大侦查范围吧?”日军参谋建议。毕竟背靠鸭绿江,而且日军也已经派遣了三个师团到了朝鲜,其中一个就驻扎在鸭绿江对面的新义州。依托铁路运输,这支部队后勤补给相当良好,随时可以渡过鸭绿江作战。如果在安东打起来,日军认为自己有胜利的把握。

“可以。从明天开始,就扩大侦查范围。不,派一个大队与侦察队一起行动。”高桥阳一最终决定了还是要以安全为上。现在这个紧张局面下,万一被伏击,高桥阳一肯定会遭到处分。

但是日军的运气不算太好,这个决定刚下达,东北又下了一场雪。纷纷扬扬的大雪遮住了地面上所有的痕迹,又把大地变成了一个纯白的世界。

18军的同志们现在很欢迎下雪,东北毕竟不是传说中的北极,有着无边无际可以取材的冰雪。上次修建了冰雪屋就基本耗尽了可以收集到的冰雪,现在天上重新提供建筑材料,实在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穆虎三一面下令扩建营地,一面命令部队维修京哈线附近的满铁据点,并且修筑新的驻军地。参谋部立刻感到了大战前的火药味。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如果不是为了打仗,当下18军储备的物资大概也能熬过这个冬季。

“现在作战的话,战役目标是什么?靠冬季作战只怕是没办法完成最初的战役构想。”参谋长建议道。

“如果咱们不够,就把14军也拉上。”穆虎三笑道,“反正14军的同志们最近也来咱们这里弄到了不少经验。有经验和实践之间差距很大。”

参谋长明显没有这么好的心情,“军长,我们缺乏重炮,只怕打不下沈阳城。”

“我们为什么要去打下沈阳城呢?为什么不让沈阳城的敌人出动出来和我们打呢?”穆虎三反问。

“呃?”参谋长有些意外。

“日本人给我们来了一个惊喜,玩了一把反客为主。现在我们也正好回敬他们一次么。”穆虎三解释道。

“但是后勤补给……”参谋长刚说完就不再说下去了,最初穆虎三的安排就是最大限度的储备物资,提升后勤供应能力。

“去鞍山的突击队什么时候回来?”穆虎三问道。

鞍山资源丰富,光有铁有煤这两样就让这个地区有了成为重要的工业区的基础。日本自打日俄战争后就全力经营鞍山矿产与工业。

工农革命军派遣往鞍山的突击队就遇到这方面的问题。冬季的东北本该是没有什么行人,特别是雪后的日子里面,只要不进村,根本不该遇到人。结果鞍山地区就明显不是这么一码事,矿区里面不仅有人,还有诸多矿区的日本卫队,这些日子以来,日本人被各种消息吓的不轻,所以矿区卫队数量反倒是增加了不少。

不得已,突击队只能尽可能避开这些地区,围着矿区外开始行动。

“汪汪!汪汪汪汪!”雪橇犬突然偏离了目标,向着旁边的一处地方叫起来。侦查队员叹着气,从雪橇上抽出一根长杆向那里戳了几下。果然如预料那般,长杆那头猛的震动了一下,雪下面传出金属咬合时的声音。那是个捕兽夹。

若是正常的行动,自然要走大路。而猎人们是不会在大路上设置捕兽夹的。但是突击队不走寻常路的行动路线,让遇到各种危险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尽管后勤部门的同志早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突击队员们都有两三双靴子,其中一双上做了很多保护措施,不过还是有两名同志脚部受伤,现在不得不乘坐在雪橇上和突击队一起行动。

把捕兽夹从长杆头上给放开。部队继续前进,刚走了没多久,突然就听到一声枪响。那是土火铳的声音。前装枪,装了铁砂和火药,很是老式的武器。近距离打猎效果不错,远距离作战就只能用“可爱”来形容了。

开枪的人也明显不是要伤人,但是突击队的同志们依旧紧张起来。大家纷纷做好战斗准备,训犬员也禁止雪橇犬乱叫。

放枪的地方是一片稀疏的树林,对面传来的是当地话,倒是其中有不少山东腔,“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你是干什么的?”突击队里面的山东同志立刻回应道。

树后面的人停了一阵才继续喊道:“是不是你们弄坏了我不少夹子?”

突击队员们松了口气,看来对面那人是本地猎人。

“俺们从这里经过,不小心弄坏了老乡的东西,俺们给你陪个不是啦。不过我们不是故意的。”突击队员喊道。

对面的猎人又沉默了一阵,这才喊道:“你们是不是杀日本人的人民党?”

这话立刻让部队警惕起来,人民党虽然也算是名声在外,不过被一个猎人给喊出来,这怎么都不对劲。

“你是干什么的?”同志们一面做好了战斗准备,一面继续和对面的人周旋。

“你们是不是人民党,你们要是人民党我就出来啦!”对面的人继续喊道。

侦查队长更加警觉起来,他一面命令两翼派出部队包抄,一面让同志们随时最好战斗准备,这才站起身继续喊道:“我们是人民党,这位老乡你出来吧。”

听到这话,从树后走出了一个拿着武器的人,突击队长正想说话,又见到其他树后又走出两个人。没想到对面这么多人,好几个战士差点开枪了。

好在事情没有闹到这个地步,三名猎人到了突击队这里。为首的身材高大,看相貌也是个山东人。也许是从山东到东北没多久,他那口子话里面山东味还是很足。

为首的猎人背着火铳先是给突击队做了个揖,然后兴奋的说道:“我们早就听说人民党打日本人,现在可是见到了。”

正说话间,树林里面突然传出孩子的尖叫声,包抄的同志已经到了林子里面,现在又从树林中拽出两个半大的孩子出来。

“别动粗!”队长和猎人几乎同时喊道。

半个小时之后,众人生了堆篝火,开始说起话来。方才那两个小孩子已经从惊吓中恢复过来,先是靠在长辈身边好奇的打量着工农革命军的突击队,很快注意力又被稳稳当当坐在饲养员旁边的爱斯基摩狗给吸引了。这些体型高大的狗很沉稳的蹲坐在那里,除了庞大的体型之外,眼神动作倒是不吓人。

“别闹。”猎人一眼就瞅出小孩子们的想法,把他们给拉倒身边来,然后猎人继续和突击队长交谈起来。

猎人这是一个家族,姓朱。鞍山本地人。为首的激动的说道:“我们这些年可是遭罪了,这终于有人敢来打日本人啦!这位老总,你们要人入伙不?”

1904年8月27日日军第二军、第四军与俄军西伯亚第一军团、第二军团、第四军团交战于今千山区的上石桥子、下石桥子、汤岗子和今海城市的四方台一线。8月28日,日本西起刘二堡、南沙河、判甲炉、石灰窑、响山子、四方台、小岭子、栗子园、石嘴子至英守堡一线。

这场历时19天的大战,给鞍山和辽阳人民带来深重灾难。凡是日俄侵略军经过的地方,这帮强盗野兽见房就烧,见人就杀,见物就抢,见钱就劫,见女就奸,无恶不作,日俄双方对抓来的俘虏,优厚款待,及时释放,而把中国人抓去之后,却严刑拷打杀害。在日俄辽阳会战中,有几百个富饶村屯被摧毁,树木被砍光,猪、鸡牛、羊全部抢光,杀尽。

辽阳鞍山不下三万余人的难民,无家可归,恐惶不安地逃往奉天城。

朱家原本是从关外到奉天混饭的山东移民,也有些地。被这么一折腾家产也算是彻底完蛋。等战争结束回到老家,连房子都被拆了。正在朱家努力恢复家业的时候,日本开矿的人员又来了,先是拐骗朱家的人去矿山开矿,结果死在矿山里面三个人,后来又强行低价买走了朱家相当大的一块地。朱家也只好靠当了猎人补贴家计,原本靠种地的朱家现在虽然谈不上破产,日子反正不如从前。

朱怀济越说越激动,最后大声说道:“老总,听说你们打日本人!俺是愿意和你们一起打日本人。让日本人都赶紧拔腚滚蛋。”

有本地百姓配合当然是好事,更别说这位朱怀济还是猎人。这大雪天,突击队在野地里面遇到的最多的也就是猎人了。突击队长和大部分工农革命军的精锐指挥官差不多,当过政委。一听就知道这位朱怀济对日本的仇恨心理非常朴素。日本人影响了朱家的生活,加上双方之间有过人命。所以朱怀济想赶走日本人。但是这种仇恨的程度到底有多深,在面临考验的时候可是未必靠谱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