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三十六章 崩溃(二十四)

虽然是决定中国未来命运,至少是决定人民党未来命运的重要会议。人民党也只是召开了政治局会议。而这次会议也是保密的。能够放开眼睛看世界的人民党人也是少数。剩下的同志固然是极为坚贞的革命同志,不过指望他们能够提出对外的合理意见,实在是不太现实的想法。

陈克直截了当的把当下的外交困局告诉了同志们。“我们现在追求三个目标,第一是不想承担债务。第二是要解放全中国,恢复朝鲜与安南的战略两翼。第三,通过加入协约国,介入战后的国际主流秩序体系。这三个战略目标,实际上有着激烈的冲突。前两项都是对协约国,或者说侵害了英法当下的利益体系。既然已经侵害了英法的战略利益,那么在第三条上,我们就绝对不能认为英法会那么爽快的同意。所以,这就要取舍,这就要等待机会。”

政治局一部分同志倒是真心能够理解陈克阐述的局面,还有一部分同志切入点就有些不够宽广,“中国利益本来就是中国的,英法凭什么认为那就是他们的?”

陈克以前也曾经这么想过,他解释道:“我们人民党讲唯物主义。唯物主义首要一点就是必须承认事实存在。是的,中国的利益本来就该归中国所有,但是现在的事实在于,相当一部分中国主权与中国利益,并没有掌握在中国手中,而是被英法控制了。对英法来说,他们为什么要放弃已经在他们手中的利益呢?”

“他们不放弃我们就打他们么!”这是人民党内相当常见的态度。

“我们当然可以打他们,这是必然的。不过把矛盾激化到这个程度之后,我们怎么完成第三个目标,加入协约国,以图加入未来的国际主流政治。如果咱们坚定的认为,我们可以忍受封锁,忍受外国的军事威胁乃至军事入侵,那么我们当然可以自行其是。但是我个人始终认为,在局面没有到不可收拾的时候,我们还是不要做这样的选择。”

陈克年轻的时候,对于二战后不收复香港,甚至过长江之前,党还试图维持与欧美的正常关系这些事情不是那么满意的。以解放军那时候的力量,党当时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柔和姿态?陈克觉得党对“帝国主义有幻想”。

等陈克现在面临着如此局面,他自己才明白当时党的选择没有错。毛爷爷作为一名大战略家,他和党的领导层在解放战争时期追求的战略目标,其实就是陈克现在不知不觉中追求的战略目标。

尽管历史证明了同时追求三个战略目标在二战后失败了,可是人民党现在面临着一个非常类似解放战争末期的一个局面。旧有的国际战略中出现了强力的挑战者。二战后是苏联经过长期的被孤立,被打压,终于通过二战获得了自己的地位。陈克面对的则是美国崛起为重要的一股力量。虽然二战后美国成了欧美资本主义国家的领头羊,但是这并不等于一战时期的美国不代表同时代比较先进的力量。至少美国与英法的殖民主义相比,还是先进的多。

但是美国与英法之间的斗争,却不像是苏联和美国的斗争。二战后苏联是要彻底推翻,更准确的说是暴力推翻欧美旧体制。一战后的美国对英法的态度是,取代他们的世界领导地位。

陈克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同志们先理解世界局势,然后大家一起讨论中国怎么做,这个过程的难度不亚于指挥同志们投入一场战争。

难归难,该干的事情多难也得干。于是人民党政治局就连开了两天会。其间一个核心问题就是美国到底是会选择协约国还是选择同盟国的事情。

“就算是同盟国的海军不能打赢,可是美国不是有了大白舰队么?”经过陈克苦口婆心的一番讲解,人民党讨论的内容好歹进化到了比较有档次的程度。

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的实力迅速膨胀,赶上了老牌帝国主义强国英国和法国,成为世界上最富裕和最强大的工业国家。1905年3月4日,西奥多·罗斯福连任美国总统,在就职演说中他高呼:“美国已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这一事实促使我们在与世界其他国家交往时,我们的所作所为必须与美国这个伟大民族相称……”作为美国前海军部次长,罗斯福对海军一直情有独钟,入主白宫后,在罗斯福的坚持和积极努力下,1907年,美国海军的战列舰已达到20艘。这些战舰组成了两支强大的舰队:一支是大西洋舰队,主要由8艘战列舰和一些小型战舰组成;另一支是太平洋舰队,主力是3艘战列舰。同时,美国在亚洲还保留了一支小规模舰队,用来在中国内河执行任务。就实力而言,美国海军此时仅排于英国皇家海军和德国海军之后,位居世界第三。强大的美国海军为后来组建“大白舰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05年,日本在对俄战争中大获全胜,进一步扩大了它在远东和太平洋地区的影响,日本在上述地区咄咄逼人的扩张势头严重威胁了美国的利益。此时,美国海军主力大都集结在大西洋,部署在亚洲的舰队力量非常薄弱,根本无法与日本相抗衡,于是一向大胆张扬的罗斯福也不得不采取退让政策,避免与日本在亚洲发生公开冲突。

然而随着美日两国在太平洋地区对峙局面的形成,双方的敌对情绪越来越严重。1906年,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学校委员会宣布,将对所有的日本留学生采取隔离政策。消息传到日本,日本公众视之为奇耻大辱,立即掀起了激烈的反美示威,大肆诋毁美国人,日本政府也强烈要求美国政府对此作出解释。日本舆论甚至叫嚣:“整个世界都知道,装备很差的美国陆军和海军不是我们有高度战斗力的陆军和海军的对手。”日本的《每日新闻》咆哮道:“当我们伟大的海军将领出现在太平洋的另一端时,要打破美国固执的梦想是很容易的……为什么我们不坚持派出军舰呢?”罗斯福见双方的冲突一触即发,立即亲自说服旧金山学校委员会撤销了上述排日规定,事态才得以缓和下来。

面对日本的挑战,罗斯福一直为是否开战的问题而苦恼。如果贸然出击日本,自己苦心经营起来的海军会不会重蹈1905年俄国舰队的覆辙―――在环绕半个地球后惨遭日本海军歼灭?如何才能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向张狂的日本人显示自己的实力,又能避免战争呢?思来想去,罗斯福最终决定:派出一支庞大舰队环游世界,向日本和其他国家显示一下美国海军强大的实力。

一年之后,一支由美国海军16艘精锐战列舰和7艘小型雷击舰(驱逐舰的前身)组成、官兵达1.4万人的舰队出现在美国东海岸。为了让整个舰队更为显眼,罗斯福特别下令所有舰只一律漆成华丽的、具有喜庆意味的白色,世人因而称之为“大白舰队”。

人民党不少同志是听说过这支“大白舰队”的名号,也知道这支舰队让世界感受到了美国的工业实力。在不少同志的想当然中,如果美国选择了同盟国,那么这支大白舰队与同盟国的舰队两面夹击协约国舰队,应该有着相当的胜算。

经过陈克的讲述,以及人民党在美国收集的情报,综合看来,美国的大白舰队可以给英国舰队增加麻烦,却根本无法改变当前的局面。这不得不让很多同志感到意外。

“如果美国全力造舰,以他们的工业能力,并非没有战胜英国舰队的可能。”有人提出这样的观点。

陈克大声问道:“花费了巨大力量,只是获得了一种可能性。现在只用积攒实力,就能在战后分杯羹。美国为什么要选择前者呢?英国的衰落是一个必然的过程,美国只用在英国衰落的时候等待机会就向前进一步,那么为什么要冒着有可能失败的结果强行出头?”

同志们都不是傻瓜,现在与其说是谈论美国,还不如说是在讨论人民党的长期策略。很明显,陈克也希望能够走美国的道路,在未来的时候选择更好的切入点。

宣传部长章瑜看没人继续说话,他干脆发言了,“那么我们对陈主席提出的三个目标做一个次序排位吧。谁最优先,谁其次,谁最后。现在看,想同时达成的确是有难度的。我们必须采取一定的取舍。”

这个取舍倒是非常容易,收回中国主权,并且夺取朝鲜与安南这战略两翼,自然是不容动摇的首要目标。针对这个首要目标,政治局甚至一致同意,哪怕是一战后遭到敌人的围攻,也必须实现这个战略目标。

排在后面的,大部分同志同意加入协约国。尽管这个目标很可能让中国不得不接受向英法支付相当财富的可能性,甚至很可能毁掉排在第三位的目标“也就是不偿还恶债”。

经过投票,不少因为很可能损失钱财,而不得不叹气的同志们,确定了收回主权、加入协约国、不给冤枉钱。这样的战略排序。

确定之后,陈克就召见了美国代表。“我们原则上同意美国方面提出的要求,不过这个协议的签署,必须在明年。”

美国代表一点都没有惊讶的表示,就他得到的情报而言,陈克是一个非常坚定的人,玩什么欲擒故纵等小手段根本没用。陈克以及他领导的人民党都是不吃这套的。与满清和北洋不同,人民党从来不指望任何外国的施舍。同样,人民党也会极为理性的与外国打交道。

所以美国代表也不得不玩弄了一个很高级层面上的把戏,他笑道:“看来贵方对自己的战斗力有很高评价么。”

“不知美国方面对我们的战斗力有什么样的评价?”陈克也笑道。虽然心里面有冲动,但是陈克却根本不提掩藏在他表面语言之下的内容。如果美国要是想和中国签署这个协议,人民党当然不会让美国只收获好处。等美国作为中国代言人向英国提出要求的时候,英国就一定要承认那个时候的“既成事实”。

就如同陈克反复对政治局同志所阐述的那样,“在国家主权以及利益方面,我们是不可能做出任何让步的。”

美国代表当然清楚陈克这些话里面隐藏的东西,在来中国之前美国方面也对人民党会有什么选择做出过判断。看陈克根本没有示弱的表现,也就是说陈克根本不提自己当下就会收手的打算。美国代表沉吟了片刻,终于问道:“不知道贵方对租界到底持什么看法?”

“除了国际上通行的外交官拥有的权利之外,我们人民党绝对不会承认在中国的土地上有什么治外法权,更不会允许外国在中国驻军。”陈克毫不客气的答道。

正在美国代表的脸色看上去有些难看的时候,陈克接着说道:“但是,我们以前向英国方面提起过,我们同意维持现状。也就是说,在没有治外法权的情况下,在外国正当商人以及企业投资者遵守中国法律的基础上,我们是保护他们在中国的投资,居住,以及正当经营的权利。”

美国代表皱着眉头想了想,“也就是说,您会同意租界继续存在?”

“租界肯定不可能继续存在,但是现在住在租界的外国人,还是可以在租界继续居住,继续经商,继续生活。当然了,什么巡捕房之类的必须取消,那些什么巡捕都得滚蛋!”陈克给出了答案。

美国代表听完之后没有再说什么,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同意或者支持,至少在租界这件事情上,陈克第一次真正给出了明确的答复。

“对了,我们很快就要进兵天津。消灭北洋残部,解放天津。在这个方面,我们不希望与美国有什么基于误解的冲突。”陈克告知了美国代表人民党最新动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