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三十五章 崩溃(二十三)

作为进军东北的总司令,蒲观水发现自己或许应该称为总后勤部队司令或许更合适。蒲观水很早前认为,国力这种东西是与有多少兵工厂直接挂钩的。后来他又认为完备的工业体系与强大完善的农业体系代表了国力。现在他认为光能够造出多少东西只是一方面,运输以及对物资流动的调配才是国力的真正体现。

工农革命军从北京、唐山、秦皇岛、山海关、锦州、盘锦一线共有整编后的10个军。除了18军在进行战争外,其他的9个军都处于防御兼后勤运输状态。想让这10个军能够完全发挥出实力,就必须疏通京哈铁路。

京哈铁路,是南起首都北京市,北至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途径河北、天津、辽宁、吉林、黑龙江等四省二市。主要经由天津、唐山、秦皇岛、山海关、葫芦岛,锦州、沈阳、四平、长春、哈尔滨等城市。全长1388公里。共有车站171个。于1881年动工,1912年建成,全长1388千米,是中国第一条标准轨距铁路。京哈铁路连接中国的华北与东北地区,是东三省的核心铁路干线。只要能够疏通这条铁路,理论上人民党的物资可以从武汉不换车一直运到哈尔滨去。

蒲观水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京哈铁路中极为重要的一站,天津站,现在尚且控制在北洋残部手中。天津还是各国在华驻军的司令部所在,人民党中央也不能完全确定立刻夺取天津会导致什么结果。

如果不存在东北问题,人民党大可在河北按部就班的实施土改,等到土改结束之后再收复天津。那时候就算是日本倾巢而出,在河北也占不到丝毫便宜。这个时间表不用很久,顶多到16年初就行。以现在天津的北洋守军的窘态,甚至不用那么久,北洋守军只怕就会自行崩溃。

不过东北方面的战事需要工农革命军立刻完全掌握整条京哈铁路,至少是京哈铁路到盘锦地区这一段。在这个时候,党中央觉得英国等国现在很可能要开始拉偏架了。

蒲观水最近不仅对“国力”有了和以前不同的理解,对于国家利益同样有了更深的认识。英国舰队在武汉始终“保持存在”,这个舰队肯定制订了炮击武汉的军事计划。同样,人民党炸沉英国舰队的军事计划乃至军事训练也没有丝毫的停滞。就这么剑拔弩张的时候,从武汉销往英国的各种物资依旧源源不断的运上了货轮。这些货轮经过英国舰队旁边沿江向东驶去,对军事对峙完全视若无睹。

这就是国家利益,斗争也好,合作也好,都不是只有一个标准。人民党与英国的军事对峙,围绕的是中国主权的斗争。与英国大作生意,围绕的则是中国商业利益的实现。对英国同样如此,在试图维持英国在华特权的同时,英国也因为欧洲战争的原因,必须保持从中国大量进口各种物资。

在这种背景下,英国肯定要在中日战争中支持日本。哪怕是得罪人民党也在所不惜。这就是利益的多样性,如果把世界一根筋的划分为敌人或者朋友,这种人应该在精神上活的很幸福,不过也就仅仅在精神上而已。

面对这样的利益取舍,蒲观水感到十分头痛。北京与唐山之间现在无法直接通铁路,大宗物资的陆地运输简直是噩梦。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收复天津已经是势在必行。

在这方面,中央一直好像在策划什么。蒲观水对此十分着急,又完全无可奈何。

陈克的确在策划一些事情,他所知道的历史中,美国1917年参加了欧洲战争。但是早在1916年,美国就已经确定,美国不参战的话,协约国很可能会失败。如果协约国失败,美国借给英国的巨额资金就打了水漂。所以美国必须参战。至于美国以什么借口参战已经完全不重要。

而历史上,美国参战后尽管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可是战后的英法依旧希望美国当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也就是说,在巴黎和会上把美国踢出了参与主导世界局面的行列。所以美国在中国试图收复在山东主权的时候,对中国表示了大力支持。加上英国不想让日本扩大在华利益,中国总算是没有被割走山东。

历史上的中国无力自保,美国即便想拉中国入伙,给自己充充场面,中国也没有这个国力支持。但是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如此,人民党尽管没有完全控制中国,却有着相当的势力。现在如果美国能够“拉兄弟一把”,中国就能够向美国提供极大的支持。

但是美国到底肯不肯“拉兄弟一把”,这是极难判断的。虽然中美之间有了一份“备忘录”,不过陈克根本不可能认为印协议的纸张能比擦包纸更有价值,而且由于这种纸质较硬,在使用方面还没有擦包纸舒适呢。

美国对利益的判断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这个只怕就得靠天意。不过陈克依旧提前通知了美国公使,人民党要对天津用兵的意图。美国公使很聪明,他希望陈克能够稍微“多等一阵”。

1915年11月19日,陈克终于等到了美国公使的求见请求。

大家都是老朋友了,说话就很直率。美国公使询问陈克到底认为协约国与同盟国谁能够胜利的时候,陈克表示以当下的局面来看,协约国的局面一点都不好。除非有更强大的力量介入,否则同盟国很可能会有一个惨胜的局面。

“陈主席,我们美国政府现在保持中立,但是向英国提供了大量贷款。我们是会对英国支持到底的。”美国公使说的非常直率。

这话让陈克感觉“很有趣”,一般以这种话开始之后,美国方面就会提出非常苛刻的条件出来。但是对陈克来讲,哪怕是美国和历史上做了完全不同的选择,加入了同盟国一方。人民党也必须支持协约国到底。有了这个底线,即便是苛刻的条件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美国代表当然不知道陈克的想法,在提出美国方面的条件之前,他也有些感到心虚。稍微定了定神,美国代表继续说道:“我们希望贵方在贸易中接受英国的债券。”

陈克听完,嘿嘿的冷笑起来。人民党其他与会人员则忍不住对美国代表怒目而视了。

这个要求说白了,就是要人民党借钱给英国。英国比人民党有钱的多,土豪向穷汉借钱,听起来实在是无法形容的滑稽。

陈克冷笑了一阵之后才说道:“那么我们拿到这些英国债券之后能得到什么好处呢?就我个人认为,不管我们借多少钱给英国人,英国人都会要求我们维持现状。而我们恰恰不能接受的就是维持现状。”

“这件事上,我们美国可以代表人民党与英国方面斡旋。”美国代表答道。

“有用么?”陈克问,“美国方面让我们分担债券,说明美国对协约国方面也不是多有信心么。”

美国代表沉默了,美国现在的确对协约国方面不是太有信心。

1915年春,英法联军趁德军主力集中在东面战线,发动了香巴尼和阿杜瓦两轮攻势。但因为沿用旧战术,而且欠缺强大火力掩护,结果被德军成功抵挡,己方反而伤亡惨重。该年4月德军反击,并首次使用毒气,使双方的损失更为惨重。结果1915年的西面战线,英法联军死伤百万人,德军亦死伤61万人,但战事仍然胶着。

德军因为西线压力稍减,决定先集中兵力击溃俄国,逼使俄国停战,从而结束东线战事,并且避免继续陷入两线作战的困局,东线于是变成主要战场。1915年5月,鲁登道夫计划了1915年5月开始的戈尔利采—塔尔诺夫夏季攻势,德奥联军以18个师和2000余门大炮,分兵两路进击俄军,攻占了波兰大部,德军获得了巨大胜利。俄军被从东普鲁士驱逐出去,而且还被迫放弃了波兰、立陶宛、里加以西的土地和沃伦地区。尽管没有能够按照计划将俄军逼至“波兰口袋”内歼灭。德奥联军经过6个月的激战,攻占普热米什尔、莱姆堡、伊凡哥罗德、华沙、布雷斯特、维尔诺及里加,并逼使俄军撤退至从里加湾到德涅斯特河一线。俄军共损失过百万,并且被打得步步后退。

美国当然知道,德军击溃的部队是俄国倾力打造的精锐部队。就俄国陆军那步枪比士兵性命值钱的作战思路,这些精锐部队遭到百万以上级别的损失,那是根本无法弥补的。德军即便没有能够消灭俄军全部主力,也无法逼俄国投降,但是俄国的军队也不可能再有什么更好的表现。

在这等时候,能够让中国承担一部分英国债务,对英国来说是非常好的事情。而美国大可接着这个“功绩”来展现自己的“国际影响力”。既然人民党与英国有矛盾,美国也可利用这个矛盾左右逢源。所以美国代表并不指望能够轻易说服陈克。

见美国代表不吭声,陈克也不继续逼问让美国代表难堪的问题。他换了一个话题,“如果是当下的条件,我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我想听听贵方还有什么建议。”

美国代表见陈克表示了相当程度的诚意,他这才说道:“如果贵方肯表示将会支持我们美国政府加入的一方,我国政府倒是希望能够和贵方签署一份条约。”

其他同志还没有完全弄明白美国代表的意思,就看到陈克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等大家大概明白了美国代表的意思之后,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美国代表的意思非常明白,这是要求人民党将宣战的权力交给美国政府控制。这简直是荒谬无比的要求。这意味中国承认了跟在美国后面。对美国来说,这样的好处自然是极大的,首先就是美国得到了更高的国际地位。有人民党当小弟,美国是极有面子的。而且人民党一旦答应了把宣战权交给美国的条件,那么也必然得同意接受英国债券的条件。无论是从里子还是面子,美国可是捞足了所有的利益。

在这件事上,人民党却得不到美国的任何承诺。人民党的同志甚至不用问就能猜到,在迫在眉睫的中日战争中,美国绝对不可能站到人民党一边来。除了个别同志之外,其他同志几乎有怒发冲冠的样子。

陈克依旧皱着眉头,是否同意这样的要求根本不是陈克考虑的范围内。他现在考虑的是美国这话到底是真心,还是试探。如果中美达成了这样的条约,以英国的角度来看,这场欧洲战争必然胜利。因为英国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拼命用债券从中国购买物资即可。

人民党可没有美国那样财大气粗,历史上大量的协约国黄金流入了美国,实施金本位的美国在一战中出现了比较严重的通货膨胀。人民党现在就靠出口拉动就业,拿到白条对中国有什么好处?而且英国大可用债务偿还来要挟中国。

国际上有“恶债不偿”的惯例,不过这首先得是胜利的一方没有钱在别人手里。英国一定要把袁世凯借的债务算到人民党头上,那时候人民党拿着一堆英国债券,那不是自找别扭么?陈克对袁世凯借下的那些债务是打定主意不偿还的。他自然不肯这么凭白的上圈套。

当然,从美国的角度来说,如果陈克能够接受英国债券,那可就是完美的结果。英国人肯定会对美国方面极为赞赏。

不过有时候国家的利益也不能从简单的短期吃亏来计算,陈克当然不希望战后被排斥在新的国际体系之外。从英国与法国人的角度来看,他们如果接受了美国的条件,不得不拉人民党入伙,那么他们就必须捏着鼻子承认人民党入伙前制造出的“既定事实”。要是没有一些相应的“补偿”,英法肯定要大作动作。因为从他们的角度来看,英法却是“吃了大亏”的一方。

这种利弊权衡十分困难。陈克或许深知历史上发生了什么,不过眼前的局面却是历史上根本没有发生的事情。这就需要陈克与人民党的同志们好好商量。

“我暂时不能答应这件事,请您多等几天。”陈克对美国代表说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