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三十三章 崩溃(二十一)

1915年10月23日,也就是孙中山的中华共和国临时政府成立的第21天,汪精卫急匆匆的跑进了“大总统府”。孙中山正和他的日本老婆大月薰说话,此时大月薰已经怀上了第二胎了。

见到汪精卫急匆匆的进来,大月薰扶着肚子站起身先是先汪精卫致意,然后退了出去。

“大总统,人民党释放的大批日本俘虏到了城外。”汪精卫满脸焦急,开门见山的说道。

孙中山毫无惊讶的表现,他只是简单的问了句,“是么?”

汪精卫可没有这么好的涵养,他紧接着说道:“大总统,虽然不知道人民党传单上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不过现在看他们也未必真的说瞎话。现在人民党很可能把奉天给包围了,日本第十九师团已经插翅难飞。”

“那又能如何?”孙中山还是平静的答道。

这次汪精卫有点看出来了,孙中山的表情未必是镇定,反倒有些破罐破摔的意思。

“大总统,要么我们试探一下日本人,问问我们是不是可以按照计划先去天津?”汪精卫说道。这是孙中山原本的计划,等日本占据东北之后,孙中山就先去尚且在北洋残部控制的天津,尽可能得到更多国家的承认。只要各国都承认孙中山政府是中国的合法政府,孙中山就可以以这个名义要求现在尚且存在的南方北洋军与山西的北洋军归属到孙中山门下。

在外国支持这件事情上,孙中山从来是很重视的。在私下里面,孙中山也曾经与汪精卫等人说过,现在即便是向外国许下很多条件。一旦孙中山当了真正的中国大总统,大可由国会否定这些条约么。外国政府都是议会制,无论如何也得尊重一下中国的民意。所以孙中山感到他当前的最大问题是无法成为中国的真正大总统。所以很多手段根本没有办法实施。所以不管要经历何等艰难险阻,孙中山的第一要务,首先是被各国承认他的大总统身份。

不过当下的局面变化之快,孙中山也真的没有想到,曾经被以为在远东战无不胜的日军接连遭到重创,工农革命军在盘锦地区的飞机场建成之后,就开始向沈阳投掷传单。日军第二十师团被歼灭,鸭绿江大桥被封锁。这些坏消息一个个接踵而至。

日军本来就不允许孙中山等人有丝毫介入,孙中山派人询问第二十师团的去向,日本方面冷冷的回答:“二十师团现在到了朝鲜。”

不过人民党的传单上宣布,由于人民党没有收容能力,将10月20日释放二十师团的伤兵。日本随即对整个奉天实施了全面封锁。汪精卫是好不容易才弄到了一点消息。这消息恰恰证明了日本第二十师团的伤兵真的到了奉天。

听了汪精卫提出的试探建议,孙中山脸色终于变了变。过了良久,他才说道:“我们要相信友邦!他们现在需要我们的支持。”

汪精卫听了这话,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按道理说,这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不过在这个时候,如果孙中山说出想办法先维护自己的利益,或许汪精卫会感觉更高兴。

“孙先生,如果日军真的失败了呢?”汪精卫问道。

“你相信日军会失败么?”孙中山反问道,“他们并没有把所有力量都用上。我和日本谈判的时候,日军说过要派遣十个师团到中国来。现在的局面下,他们马上就要派遣更多部队前来中国与人民党作战。那时候精卫你还相信人民党能够像现在一样?”

听了这个内幕消息,汪精卫突然觉得心头的千斤重担全部放下了,不过他心中随即取代这个情绪的却是一种嫉妒。与日本谈判的代表里面的确有汪精卫。不过真正进行核心谈判的则是孙中山与陈其美。这些秘密消息同样只有孙中山与陈其美才知道。

“怪不得陈其美始终没有反应!”汪精卫心里面想到。

先前最关心的问题得到解决之后,新的问题就冒出来了,汪精卫问道:“日本的援军什么时候会到达?”

“这个就只有日本人才知道了。我们着急也没用。”孙中山答道。

日本驻东北的指挥部的确在着急这件事,在原本的战役设计中,日本原本是想突然杀进中国东北,消灭张作霖以及其他东北势力,扶植孙中山的政府。军事上则进军锦州和山海关,堵住人民党北上的道路,渡过这个冬天之后,日本就可以从容的安排军队在满铁的经济支持下完全控制中国东北。

这个如意算盘被工农革命军迅即的行动给打乱了。东北军张作霖盘踞长春,虽然谈不上什么威胁,不过计划里面应该已经被消灭的这支军事力量依旧存在。现在不仅因为轻敌损失了第二十师团的全部步兵,鸭绿江大桥也被炸断了。查看损失的部门带来的消息是,想全部修复,最少得四个月。接下来,工农革命军开始以凶残的手段清洗满铁。这才是对占据奉天日军真正致命的打击。失去了满铁之后,日军再也没有办法实施铁道机动,日军的情报来源也被挖掉了。如果说人民党是初来乍到的外来户,现在奉天的日军也不比人民党好到哪里去。

现在人民党把几千二十师团的伤兵释放,表面上看充满了人道主义,实际上更大的毒计。现在已经是十月底,天气颇冷。奉天城里面突然多出这么几千日本伤员,对于完全靠牲口实施长途运输的日军来说,这是不可承担的后勤压力。现在的日军又不是二战时候的那支日军,逼着伤员去死的事情,他们还真心干不出来。

除了先赶紧派人把伤员给弄进奉天城之外,奉天日军也顾不上面子,向日本国内不停的传递消息,要求日本陆军部赶紧增派部队到东北来。

此时的日本陆军部也快疯了,桂太郎好不容易才煽动起了对华作战的国内情绪,现在二十师团除了留在朝鲜的骑兵部队之外,步兵部队全军覆没。十九师团在奉天动弹不得。朝鲜也彻底空虚,原本的计划刚开始就完全走样。日本倒是曾经向孙中山说过,要派十个师团前去中国东北。不过对孙中山这么说的目的其实是想吓唬住孙中山,让他不要起什么异心。

现在日本也没有能力一口吞下中国,更不用说英国根本不会同意。日本的打算也是先让孙中山政府得到各国的承认,然后尽可能扶植孙中山成为中国真正的统治者。那时候作为出了大力的日本,当然能够捞到东北的好处。至于孙中山与其他国家签署什么跳跃,只要不损害日本的利益,日本才没兴趣搭理。

当下局面,奉天岌岌可危。若是孙中山政府在东北与日军一起被人民党干掉,日本的损失可就大了。他们在山东输给过人民党一次,如果在东北再输一次,就英法那个德行,别说现在正在进行欧洲战争,即便是战争结束,人民党与日本在朝鲜开战。英法也未必肯再借钱个日本。没有借来的军费,日本用什么打仗?

原本桂太郎很看不起小厮出身的高桥是清,日本军队所向披靡,最大的矛盾是陆军部与海军部争功的问题。在面对强悍的对手,日本呈现出败势的当下。桂太郎突然彻底明白在日俄战争中,高桥是清到底完成什么样了不起的功业。

派遣十个师团到中国东北完全不可能,日本紧急动员后只能派遣三个师团先到朝鲜。鸭绿江大桥被炸毁后,日军渡江需要使用船只,三个师团四五万人,靠运输船渡江就需要好几天,渡江后整顿还需要几天。按照满铁收集的东北气象资料,那时候只怕东北第一场雪都下来了。

如果不能短期内彻底消灭工农革命军在东北的部队,那么日军就要在东北能下到一米多深的雪地里面进行战争!持续四五个月的低温严寒天气,极端点说,甚至手指破一个口子,就有可能要人命。这在这样的天气下作战,不就是扯淡么!

“这群无能的东西!”想到日本陆军的丑态,桂太郎气的一面拍着榻榻米,一面大骂。

桂太郎面前的陆军将领们听着桂太郎的怒骂,脸上都是羞涩尴尬的表情。如果对面是海军部的人,陆军部好对待还能以受侮辱为借口,直接与对方打架。桂太郎是自己人,他的痛骂陆军部的将官们连起来反抗的理由都没有。这些陆军部的将领大部分都参加过中日甲午战争,他们真的认为中国军队在日本军队面前是不堪一击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个想法,张作霖的东北军面对日军的确是一触即溃。

即便是中国人中的另类人民党,日本陆军部认为工农革命军也就是在山东占了地利的便宜。他们万万没想到,即便在东北,日军面对工农革命军依旧不堪一击。其实不少日本将官私下讨论过,人民党这些另类中国人能够崛起的原因是不是中国北方军队的战斗力远远低于南方军队的战斗力。如果单单评价人民党,或许可以得到这个结论。不过日本将官又得面对一个悖论,北洋军打进浙江的时候,却是一路大胜。根本没有遭到任何真正的抵抗。从这个角度来看,南方也未必就比北方强。另外,歼灭日军的是工农革命军山东部队,与南方相比,山东可算是北方了。于是关于中国的安徽特殊论、湖北特殊论、甚至山东特殊论纷纷出笼。日本陆军面对海军的时候尚可算是团结一致。不过陆军内部本身也是派系林立,地域观念极强。关东关西之间的矛盾就是最大问题。

1915年的日本陆军部当然不知道,就日本这个屁大点的国家,到了100年后的2015年,关东关西各自的电网居然电压都不同。

不过此时陆军部将领们要做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推卸与自己有关的责任,第二就是考虑怎么解决眼下的问题。于是在桂太郎面前,陆军部的将官们很快就把出兵的军事矛盾争吵成了派系矛盾,从派系矛盾有吵成了地域矛盾。

看着这群不争气的东西,桂太郎只好再次狠狠的拍着榻榻米怒吼道:“你们都给我闭嘴!”

最后在桂太郎的约束下,陆军部好歹在先派出三个师团的陆军部队稳定东北战局上达成了一致。但是陆军部将领们则要求桂太郎向国会争取到为陆军至少扩大六个师团部队编制的条件。陆军部的这些将领们认为,与人民党的这场战争不会短时间内结束,如果想达成制霸亚洲的战略,陆军最少需要26个师团,或者是至少维持上百万的陆军常备军。

桂太郎是陆军部的首领,但是他并不是陆军部的天皇。他的地位是因为政见以及利益集团的一致性才得到当下的地位。陆军部希望扩大编制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这些要求他无法拒绝。不得已,他私下去了现任首相高桥是清的官邸,进行了私人拜访。

听了桂太郎的请求,高桥是清没有立刻表示同意或者反对。当了这个首相之后,高桥是清接触了更多上层,以更加贴近的角度见识了主导日本政局的内部派系大斗争。他以前觉得同舟共济才是王道,对于党争政争十分厌恶。现在高桥是清反倒不这么想了。真心讲,无论是桂太郎还是西园寺公望,他们想达成的都是一个强大的日本,一个充满未来的日本。海军派与陆军派之间的争夺,有传统的原因,有派系利益的原因,甚至也有个人好恶的原因。但是归根结底都是日本现在贫弱的国力并不足以支撑这些日本政坛大佬的野心。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桂太郎与西园寺公望同样没有任何区别。

“桂先生,我并不是不能答应这个要求。”高桥是清终于说道。

听到这个答复,桂太郎倒是吃了一惊。高桥是清作为海军部推选出来的首相,转而支持陆军部的要求,怎么听都觉得很是稀奇。桂太郎觉得高桥是清有着什么特别的索取,他认真的答道:“那么高桥君有什么要求呢?”

“如果我答应了桂先生的要求,那么您可以保证大日本帝国无论如何都能够获取胜利,夺取到您所说的利益么?”高桥是清问。说完了这些,他又觉得需要补充,就继续说道:“我是指如果我满足了当下您方才提出的要求。然后您在执行过程中再也不提出任何新的补充要求的情况下。”

桂太郎愣住了。高桥是清说这个条件桂太郎知道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如果他可以做到的,日俄战争中就不会数次发行战争债券。虽然陆军部的将官们拍着胸脯说,如果能够如何如何,陆军就能够如何如何。但是这种话桂太郎自己都不信。要是陆军部将官们的话真的算数,现在青岛早就打下来了,中国东北也早就占领了。

看着桂太郎迟疑不定的神色,高桥是清说道:“桂先生,现在海军与陆军达成了对人民党作战的一致性态度。但是日本国力也就能支撑到这个程度。如果我满足了您的要求,咱们短期内也不是支撑不下去。不过一旦作战失败,我们都要面临一个结果。”

说到这里,高桥是清停了片刻,他认真的看着桂太郎,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那个结果就是大日本帝国彻底崩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