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三十章 崩溃(十八)

坡度不大的斜坡上,东北军的青色军服在身穿黑色军服的日军尸体以及迷彩色的工农革命军中十分显眼。

“快点!把这边几个日本人抬出来!挡道了!”负责监视这些东北军劳动的工农革命军战士喊着。

若是平时,这些东北军只怕早就想着逃跑,但是满地日军尸体的景象实在是把他们给吓坏了。有些胆小的吓得话都不敢说,一些胆大的则一边搬运日军尸体以及重伤员,一边与同伴窃窃私语。

“我的老天爷,人民党到底打死了多少日本人?”

“得有好几万吧?”

提问者与说话者都把声音压的很低。

“这些人到底是不是日本人?”也有人问道。话音刚落,他们身边就传出了日军伤员用日语发出的断断续续的叫骂声。

问出这个愚蠢问题的家伙遭到了同伴们的白眼,“到了这疙瘩,到处都是说日本话的,你说他们是不是日军?”

“那这么说人民党打咱们的时候,还真手下留情了。你瞅,这满地的死尸,咱们才死了几个人啊。”也有东北军怀着极大的庆幸说道。

的确,歼灭日军第二十师团的主战场上,黑压压的铺满了日军的尸体。日军遭到突然出现的攻击时,表现的相当出色。充分利用了地形,二十师团师团部在高地上建立了指挥部,前锋部队立刻向工农革命军发动了攻击。

特别是在一片开阔地上,堆满了日军的尸体。那是日军数次冲锋的主要方向。工农革命军迅速挖掘的单兵掩体与机枪掩体之前,日军先是被撂倒了三百多人。而凭借了一股子凶悍之气,残余的日军还是挺着刺刀冲上了工农革命军的阵地。不过这些日军很快就在手枪等武器攻击下一命呜呼。除了担心他们没死透,步兵又用刺刀戳了他们几刀,之外,战斗的血腥度有余,残酷度并不太足。

这些收拢尸体的东北军是在盘锦被俘的,穆虎三不认为有闲工夫养着这些家伙,同样也没有必要轻易放过这些家伙。最后政委想出了一个办法,凡是愿意打扫战场的这些东北军,打扫完战场之后就可以得到释放。这对与东北军来说实在是难以形容的事情。

一般来讲,打扫战场的人可以顺路搜索尸体上值钱的物件,特别是这些尸体还是日本人的尸体。想来值钱的玩意更多。不过东北军绝对不相信工农革命军居然能够这么快就打败日本人。更别提这次盘锦的东北军俘虏高达两千多人,这得多大的战场才能动用两千多人去打扫?

不少东北军担心工农革命军是在玩什么鬼把戏,也有些胆小的怀疑工农革命军这是要杀俘虏,所以坚决不肯参加这种充满阴谋气息的事情里面去。

不得已,部队用刺刀逼着这帮家伙到了战场附近,看到铺遍了整个平原的日军尸体,这些东北军才相信工农革命军没有开玩笑。即便如此,打扫中也有东北军的士兵不断询问身边的工农革命军战士,“这位老总,打扫完战场之后,真的会放我们走么?”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东北军都是如此,有极少数东北军的军官们却在观察着战场,猜测战斗的经过。例如盘锦守军里面的一个营长,就不时站起身打量着周围的尸体分部,以及各种炮弹炸出的坑。他的眉头紧皱,脸上有着不理解的神色。

战场不是那种双方散兵线对拼的模样,工农革命军进攻盘锦的部队只有两万人,但是日军的伤亡却是四面八方的。他看向附近的坡顶,日军的指挥部大概就设在这里,仔细看起来,大概就是如此。日本人当然不会傻到把指挥部设在坡顶,这从坡顶靠向下一点的位置上出现了不少碎纸片就能证明。而在这周围,也出现了激烈的肉搏战的痕迹。地上不少日军尸体都是开膛破肚的,而且血痕的量数倍于其他地区。

工农革命军的确在这片地区与日军展开了惨烈的刺刀战。靠了轻机枪与手雷不断消灭日军的冲锋之后,日军暂且采取了守势。工农革命军随即就彻底包围了日军,并且不断压缩蚕食日军日军阵地。

占据了有利地形后,先是十几发火箭弹打乱了日军的部署,接着就是冲锋部队对南北两个方向展开了凌厉的向心攻势。

日军二十师团编制中有三个联队。尽管损失了一个联队,投入这场战斗的兵力也有七千多人。冲锋进行了不过十几分钟,敌人还没有混乱的两个大队的兵力就挺着刺刀分别迎着工农革命军两支进攻部队冲杀上来。机枪步枪打光了子弹之后,最可靠的就剩了刺刀。工农革命军的战士们毫不犹豫的挺着刺刀就与日军展开了搏杀。

这场战斗日后写进了工农革命军的战史,作为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大规模刺刀战。虽然最后的结果并不令人满意,但是工农革命军依旧获取了最后的胜利。陈克不懂刺刀战,知道几个例如三人掩护之类的起码名词。不过人民党本身有着科学的态度,从山东抓获的红枪会,沧州请来的刀客,少林寺俘虏的武僧,以及从武当山请来的道士们,与军医学院的医生们几年来进行了科学的杀人研究。

从人体学到各种传统武术结合在刺刀战上,加上部队的训练,特别是这几年部队充足的伙食,特别是肉类与脂肪供应,刺刀战中工农革命军并不落下风,而班排长们的手枪更是近距离的利器。

日军一直认为刺刀战可以像以前对付中国军队一样,能够轻易的冲垮中国军队。不仅日本师团部派出的最大两支尚有组织的部队意志坚定,其他日本散兵们也几乎是跟着本能上了刺刀与工农革命军展开了肉搏战。锋利的刺刀刺穿身体,切断血管,割下肢体。疯狂的呐喊与歇斯底里的吼叫顷刻就成了战场的主流声音。

结果更加科学的工农革命军杀人技术赢得了胜利,而这决死的战斗方式导致了日军的失败。他们所有兵力都给派了出去,一旦这些兵力遭到毁灭。日本师团部就完全暴露在工农革命军进攻路线之上。

东北十月的天已经很凉,看着那大片大片的血污,以及血污中死相悲惨可怖的日军尸体,东北军的营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没有亲眼见到这样的局面前,他绝对不会相信在中国居然能有比日军更善战,更勇敢,能够勇敢到与日军进行大规模肉搏战的军队。而眼前的一切证明了工农革命军是一支能够战胜日军的军队,这位营长感到自己的腿都有些发软了。

再次看着战场,打扫战场的东北军们在工农革命军不注意的时候,努力掏着日本战死者的口袋,也有些人解下日本人的皮带勒在自己腰间,又赶紧用上衣把皮带盖住。有些干脆脱下日军的军靴换下自己的破布鞋。而工农革命军也没有太追究。除了几个干的太过分的家伙,例如一个腰上勒了七八条皮带的家伙,工农革命军让他只留下一条皮带,其他的都给交出来。还有几个口袋鼓的都快撑破的家伙,也被训斥之后,只让他们交出了大部分收集的玩意。

而日本人是绝对不会对东北军如此宽容的,东北军平素敢动日军一丁点东西,那都是要用自己的生命作为偿还代价。

东北军的营长突然放下手中的活,他跑到旁边一位与战士与东北军战俘们一起打扫战场的工农革命军指挥员面前,大声喊道:“长官,我想投靠咱们人民党。”

指挥员一愣,周围的所有东北军俘虏也都愣住了。看工农革命军指挥官那不解的神色,营长继续喊道:“长官,我也恨日本人!我愿意给人民党效力!我……我是本地人,你们总是需要本地人吧。”

工农革命军当然需要本地人,尤其是东北军这些地头蛇。指挥员很快就明白过来面前这个身材高大的东北军战俘什么意思,他连忙说道:“这位同志,你愿意弃暗投明这很好,不过我们现在是来打扫战场的,咱们先一起打扫完战场如何?”

第二天,穆虎三得到了情报,经过打扫战场,有两百多名东北军官兵明确表示愿意加入工农革命军。而原本被俘后惊魂未定的东北军官兵情绪明显稳定住了。

有些人选择了离开,有些则返回了战俘营,表示“再想想”。

原本让东北军参加这次打扫战场本来就有立威的意思,这些人即便愿意离开的话,对于工农革命军也不是什么损失。他们作为“义务宣传员”,可以把工农革命军的战斗力在沿途宣传。毕竟工农革命军不可能组织东北人民参观这些战场,东北本地人说话,更容易得到东北本地人的信赖。而且穆虎三为了口大影响力,焚烧日本战死者尸体的事情,他是准备雇佣盘锦本地百姓来完成的。

有了这些东北本地军队的投诚者,工农革命军就等于多了很多比较可靠的情报来源。命令政委赶紧对这些投诚士兵尽心那个甄别改造。穆虎三剩下工作就是把日本在东北的眼睛与耳朵给挖出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