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二十九章 崩溃(十七)

10月6日清晨,长春城头上的张作霖带着悲壮的神色用望远镜看着远处不断逼近的日军。逃到长春之后,张作霖带的人居然有四五千。守城部队还有三千多人。凑起了这七八千人,好歹算是在长春站住脚跟。

此时的气温已经很低,张作霖呵了口白气,又抬头看了看晴朗的天空。如果现在能下大雪就好了,东北的大雪下起来能堆积起半人多高,那样的话,日本就没办法攻打长春。

回 头看了看城头的部下,其中大部分都是奉天的败兵,张作霖沿途之上让自己亲卫队尽可能把这帮丧家之犬般逃窜的家伙给收拢起来。这帮家伙虽然人数不算少,却没多少人带着枪,尽管他们走投无路之下还是跟着张作霖跑来长春,可长春也没有多少库存的武器。张作霖也不敢再给这些败兵发放宝贵的步枪。除了王永江警备司令部的部下拎着步枪之外,其他很多人都只是空着手在城头而已。

张作霖看到,不少人还没等日军到城下,就已经吓得脸色发白,浑身颤抖。只要有进一步的惊动,他们只怕就敢逃走。其实张作霖心里面同样畏惧的要命,他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偷偷杀过些日本人,但是那可是偷偷的杀。绝对不能让日本人知道的,若是日本人知道了,他们就会为了那些被杀的日本人报仇。这也是张作霖与东北军不敢与日本开战的根本原因,日本对站在他们敌人立场上的人是绝不会留情的。日俄战争就证明了这点,为了攻克旅顺要塞,日军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然而最终还是攻克了旅顺要塞。而张作霖以及他手下的东北军根本没有勇气站出来当日本的敌人。只要有可能逃走,他们一定会选择逃走。

但是张作霖现在连逃走的勇气都没有了,千辛万苦的爬上奉天督军的地位,当上了“东北王”,让他再跑回辽西当了土匪,张作霖是死都不愿意。

“大帅!开炮轰击吧!”张作霖身边的王永江低声说道。

“这……,再等等!”张作霖故作镇定的说道。向日本人开炮之后就意味着正式向日本人宣布,张作霖公开站到了日本人的敌人立场上。正因为知道日本鬼子对敌人不死不休的态度,张作霖绝对不敢当日本的敌人。

“大帅!不能再等了!”王永江的声音焦急中带着一种威胁的味道,“再不开炮就真来不及了!”

张作霖此时心中正在激烈交战,听王永江的声音里面竟然有了斥责的味道,张作霖恼羞成怒,忍不住骂道:“妈了个巴子!你个文人懂个屁啊!”

王永江脸色登时也难看起来,他的确是张作霖手下少见的文人。王永江年轻时便博览群书,才学过人。为人头脑敏捷,又善医道,在辽阳警政供职期间,深得袁金铠赏识。民国初年。王永江任奉天省城税捐局长时,始见张作霖。由于张出身草莽,只读过三年私塾,没把王永江放在眼里。自命清高的王永江心中不悦,又不好发作。后来,由于张作霖执政初期,东北金融紊乱,财政收入拮据,日本人利用金票、钞票与奉票争夺市场,加之奉军兵源复杂,军纪不整,多出身绿林,无法无天。张作霖很上火,开始招贤纳士,对下属说:“吾辈中谁有治国安邦之能人,我将高薪启用之!”袁金铠趁机推荐了王永江。张作霖忌他盛气凌人,不愿启用。袁金铠说;“岷源年轻时就出人头地,被金州人誉为‘二陆双丁’,连锡良总督大人都夸他为‘奉省办警政的第一人’,此人可委以重任!”

王永江出任奉天省督军署高级顾问,旋即为全省警务处处长兼奉天警察厅厅长,始得张作霖信任。

这次日本人进攻奉天,王永江是唯一能够组织部队进行反击的东北军指挥官。在护送张作霖逃跑的途中,王永江的部下也是唯一保持编制的。现在眼瞅着日本人步步进逼,而号称打仗起家的张作霖居然连炮击都不敢做,王永江的失望是无以复加。他突然明白,自己真的找错了效忠的对象。

不过张作霖毕竟是张作霖,一时失态之后他也明白王永江的话并没有错,周围的那些东北军官兵们一个个紧张的要死。不仅张作霖知道日本人报复起敌人来是绝对往死里打,这些东北军军人自然也是知道的。若是让日本人逼到城下,甚至不用放几枪,这帮东北军就敢和守奉天那些东北军一样四散奔逃。

“往城前打一炮。”张作霖喝道,喊完之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别打太远!”

王永江心中这叫一个生气!吓唬日本人还不敢打伤日本人,张作霖这到底是想做什么。

过了一阵,城内的炮兵阵地终于孤零零的开了一炮。炮弹越过城墙上方,在城外五十几米的地面上炸出一个小坑来。

然而远处的日军却好像被这一炮给吓住了,他们的行动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又过了一阵,日军竟然先停下来,没过太久,日军居然开始撤退了。

长春城头的东北军目瞪口呆的看着日军的变化,“日本人要干什么?”这样的窃窃私语在东北军中不断扩散。

“难道日本人准备弄什么新玩意?”相当一部分人认为日本人这是要来什么狠动作。

直到日军彻底从长春城头东北军的视野中,从望远镜的视野中完全消失,长春城头上依旧很安静,没人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直到有人突然发出一声高喊,“张大帅一炮吓走了日本人!”接着城头上下立刻欢声雷动!

“张大帅一炮吓走了日本人!”“张大帅一炮吓走了日本人!!”

“张大帅万岁!”“张大帅万万岁!!”

各种激动的呼喊透露出东北军上下发自内心的想法——终于不用和日本人打仗了!

张作霖也是激动的呵呵直笑,听到各种开始变得有些荒诞的马匹,张作霖笑的更开心了。其实他到不是真的信这些屁话,能够不公开当日本人的敌人,这是让张作霖最高兴的一件事。

王永江盯着城外一言不发,他自然不可能相信什么“张大帅一炮吓走了日本人”这种荒诞无稽的屁话,他更没有参与到这种愚不可及的“劫后余生”的欢庆中去的想法。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日本人不得不这样匆忙的撤退?”王永江对此十分不解。

“大帅,咱们赶紧派人去打探消息吧。”王永江低声对张作霖说道。

张作霖一面呵呵笑着,一面连连点头,“呵呵,好好,马上派人去打探!”

进攻长春的是日本驻朝鲜军的第十九师团,他们根本不认为长春能够挡住日本军队的步伐,稳住了奉天局面之后,十九师团就向长春出发了。但是就在进攻准备开始的时候,从奉天来的传令官带了司令部命令,要求十九师团马上赶回奉天。十九师团师团长大为不解,眼瞅着就要攻打长春,而张作霖被吓的只敢示威性的放了一炮,可偏偏这时候命令他不要再管长春,马上赶回奉天。

“出什么事情了?!”十九师团师团长厉声问道。

传令官也不敢大声说话,他凑到十九师团师团长面前低声说道:“二十师团全军覆没,现在奉天完全空虚。”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十九师团师团长瞪着传令官问道。这消息在师团长听来只能用滑稽形容,东北军在日军面前一触即溃,人民党也是中国人,怎么可能出现日军一个师团被人民党彻底消灭的事情?

但是传令官带来的公文上印章、签名都没有任何问题。司令部命令十九师团立刻抛下长春赶回奉天,这绝对不是谁在试图作弄师团长的玩笑。

恶狠狠的盯着马上就能到手的长春看了好一阵,十九师团师团长极为愤慨的下达了撤退命令。

这不是玩笑,日军第二十师团得到了自己联队遭围攻的消息,立刻就出发援救。由于日军联队长在请援报告中叙述了自己准备了一个五道战壕的防御体系,有把握撑上两天。所以第二十师团认为这是一个里应外合重创工农革命军的好机会。

由于双方都是野战,根本没有携带大口径火炮的可能。一个联队的五道战壕,足够抵挡数倍的敌人围攻。尽管曾经在山东出现过一个师团覆灭的事情。不过日本方面认为那是因为日军贸然进入了人民党的控制区,轻敌大意。然而东北几乎是日本半个主场,二十师团不认为作为客军的工农革命军能有在山东一样的战斗能力。

于是二十师团就遭到了工农革命军两个师的夹击。战斗从开始到结束只持续了一天,师团长在师团部被进攻的工农革命军乱枪打死。死前连师团的军旗都没来得及焚烧。

工农革命军虽然没有围点打援的计划,却很意外的打出了围点打援的结果。

“穆军长,接下来怎么办?要进攻沈阳么?”参谋长激动的说道。在整编之前,他还对战斗力能保持何等水平感到深深的担忧。现在参谋长对部队战斗力有着充分的信心。

“打下来沈阳又能如何?”穆虎三平静的反问道。

“打下来沈阳,就封锁中朝边界!”面对穆虎三的问题,参谋长下意识的叙述着最初的作战计划。

“那可不行,那计划的基础是日本没有准备进军东北。现在局面已经变了。”穆虎三答道。

“如果计划变更,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参谋长问。

“蒲司令曾经对我们说过一件事,军委谈到进军东北的计划时,陈克主席说,日本的满铁成员,如果抓到一个枪毙一个,肯定有那么一两个人是冤枉的。如果隔一个枪毙一个,没枪毙的那一半绝对都是漏网的。现在满铁是日本在东北的眼睛与耳朵。既然日本人已经进了东北,我们有必要把他们的眼睛和耳朵都给挖出来。”穆虎三的语气听着轻松,但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森森杀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