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二十七章 崩溃(十五)

1915年9月28日,日军驻朝鲜军从新义州杀入东北。在边界的东北守军对日本极为畏惧,当日军向他们开炮的时候,东北守军就一哄而散。日本驻朝鲜军随即直奔沈阳。此时日本收买了张作霖的部下汤玉麟,作为密探司令的汤玉麟隐瞒了日本“满铁”掩护下的人员调动。近千日军先是化妆潜入沈阳,随即换上日本军装,抄起早就运送到位的武器,对沈阳守军发动了攻击。

沈阳守军同样畏敌如虎,除了警备司令部的属下尚且进行微弱抵抗之外,沈阳的正规守军面对身穿日本军服的敌人一触即溃。张作霖原本想逃回辽西,不过出城的时候却改了主意。带领着亲卫队与败兵向长春方向撤退。到9月29日上午,日军已经占领了整个沈阳。

工农革命军的情报机构数个站点的情报员们接力传送情报,经过日夜兼程,终于在9月30日赶到了锦州附近。路上有不少逃难的百姓,情报员知道工农革命军正在向东北推进,却不知道战况如何,只能放慢速度缓缓前行。直到看见飘着安全标志的客栈,他才催动几乎口吐白沫的马匹,急驰而去。

刚跳下马匹,客栈里面的同志已经迎了出来。“我们正准备派人通知你们呢!没想到你们就来了。”

“到底怎么样?”从沈阳方向来的同志问道。

锦州这边的同志喜道:“咱们的部队两日攻下锦州。锦州的四千多敌人全部覆灭。沈阳那边有什么新情况么?”

沈阳方向来的同志苦笑起来,“日本人一日内攻克沈阳,三万多守军全部溃散。”

这下轮到锦州这边的同志目瞪口呆起来,呆了半晌他才用完全不敢相信的声音说道:“你没开玩笑吧?这他妈就是三万头猪,也能抵抗两天吧!”

局势变化如此之大,情报员也不敢停留,直接进了锦州城去向负责进攻的部队指挥官汇报。工农革命军攻打锦州的是14、18两个军。主攻部队是14军,而留守部队也是14军。18军仅仅负责协助任务,他们的任务是从锦州出发,向盘锦地区进军。

但是从沈阳来的情报员及时赶到锦州,让18军暂时停止进军。

14军军长王佐民是柴庆国的老兄弟,义和拳出身。今年已经快四十岁了。而18军军长穆虎三不过二十六岁,情报员今年已经三十出头,看着王佐民倒也罢了,可面对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年轻军长,一时颇不习惯。

听情报员叙述完了沈阳失守的情况,王佐民与穆虎三对视了一眼。王佐民是震惊,而穆虎三整个人却露出一种钢刀出窍般的锐利感觉。

只对视了一眼,王佐民与穆虎三的视线都落在了地图上。人民党当下要攻占的盘锦是个很重要的地区。它辽河三角洲的中心地带,东、东北邻鞍山市,东南隔大辽河与营口市相望,西、西北邻锦州市,南临渤海辽东湾。只要拿下这个地区,就可以控制辽南广大地区。也是下一步进攻辽阳的重要基地。

但是日本人的出现打乱了工农革命军的计划。原本的计划中,工农革命军认为如果能够在冬天之前攻下沈阳,然后就封锁中朝边界,明年春天再进行战斗的。

“要不要继续进攻?”王佐民心中极为犹豫。

穆虎三没有直接回答,他向情报员又问了几个问题,全部是日军的人数番号的消息。

“我们尽力逃出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去调查这个问题。不过出发前,我们确定日军已经占领了沈阳。”情报员一五一十的答道。

看问不出什么新情况,穆虎三对情报员说道:“你先下去休息吧。”

等情报员离开之后,穆虎三翻出了另外一份地形图。这才是人民党地图中的机密部分。陈克那几本精装版驴友地图册现在已经全部烧了,但是这些地图却描下来发给全军。在战斗方面,这些地形图起到极大的作用。山川河流布局更多的是需要确定以及进一步详细勘测,却不用制作粗略地图。

王佐民与穆虎三凑在地形图前,有了地形,这局面就更加清晰了。工农革命军顺着渤海边的平地,从秦皇岛附近一路北上攻占了出关的要地锦州。如果继续按照原先的军事计划,18军攻击盘锦,那么就要考虑日军南下的可能性。虽然日本是侵略者,不过日本人在东北毕竟经营了十几年,比起工农革命军更熟悉东北的情况。工农革命军的法宝是依靠群众,内线作战。内线作战的最大优势就是补给优势,现在与日军相比,工农革命军绝对称不上内线作战。

“打还是守?”王佐民再次问道。

穆虎三指着几个要地说道:“怎么守也是个问题,你看这个地图。日军海军随时可以攻击秦皇岛、与葫芦岛。也能随时从营口等地登陆。后路被切断的话,防守起来很困难。”

王佐民很认同穆虎三的观点,不过他也指着地图说道:“但是到了这里就不能撤退了。若是撤退,被日本人占据了这几个要地,我们想再攻下这几个地方就要付出太大的代价。”

穆虎三点点头,“确保后勤,发动群众。部队自己也得搞建设与生产,已经占据的地盘是不能放手的。”

王佐民刚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就听到穆虎三继续说道:“但是我认为盘锦还是要打。如果现在不打,我们能够活动的范围就只有锦州这么一小片。攻击了盘锦之后,至少日本人知道我们能够在更广阔的地区进行活动。”

同为军长,王佐民是不能指挥穆虎三的。而且原本的军事计划中,穆虎三的任务就是进攻盘锦。但是局面变化太大,即便工农革命军是一支进攻性的部队,却绝对不是一支莽撞的部队。“我会守好后路。”王佐民说道。

“情况不对的话,我就会退回来。”穆虎三也说道。

工农革命军18军的出发只延迟了不到半天,两万部队就向着盘锦方向前进了。

孙中山一行人是9月30日赶到东北的,此时的沈阳已经基本恢复了平静,日本军管下的平静。在街头到处是日本军人,为了给孙中山涨脸面,他和几名“新北洋政府”的“官员”是乘坐汽车进入沈阳城的。

与孙中山同车的是陈其美与汪精卫,两人见孙中山的情绪颇为激动,他们也有些心潮澎湃。从事革命也有十几年,他们是第一次这么风光的进入一座中国城市。

街头有些被“组织起来”的沈阳当地代表,他们打着“欢迎孙中山大总统”的横幅,不管脸上是什么神色,好歹也摇着小旗表示欢迎。

到了张作霖的督军府,门口一众投靠了日本人或者没能逃走的东北文武官员列队迎接。这些人都是经历了至少两次政权变更的家伙,即便是迎来了新主子也不怎么刺激他们的羞耻心。为首的是信任奉天警备司令汤玉麟,这位张作霖的把兄弟热情的迎上去给孙中山拉开车门,“孙大总统好!我们奉天全体政府军队同仁,等您好久了。”

孙中山两撇小胡子修理的整整齐齐,他用一种威严中带着亲切的态度上前与汤玉麟握手。然后笑道:“进去说话吧。”

1915年9月30日,孙中山在奉天正式宣布就任中华民国第二任大总统。并且以民国总统的身份,通过日本的通讯渠道,向南方的冯国璋、山西的段祺瑞,发出了总统公函。要求他们服从新政府的政令军令。

1915年10月1日,工农革命军18军抵达盘锦。在一片混乱的局面下,轻松占领了这座城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