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二十六章 崩溃(十四)

“这次的事情,你对谁都不要说!”送走了日本领事之后,张作霖对王永江说道。

“是!大帅!”王永江连忙答道。但是停了片刻,王永江忍不住问了一句,“大帅,日本人是不是在吓唬咱们?”

张作霖没有说话,他是真心希望日本人只是吓唬自己一下。不过日本人这架势,张作霖明显感到不像是吓唬。9月底,东北已经根本谈不上热,但是张作霖却觉得背上有些发粘,那是在惊吓后出的汗水。这种感受大大刺激了张作霖的自尊心。他转头对王永江骂道:“妈了个巴子!小日本来了又能如何,大不了老子和他们拼了!”

话的内容虽然听着悲壮,语气倒不如说是绝望。张作霖一个苦出身,好不容易爬到了今天的地位。奉天督军的椅子都没坐热几天,就面临这样的绝境。张作霖心中突然生出一股委屈,“我他妈到底招惹谁了?”

整个东北上下没有不害怕日本人的,日本人这次根本没有藏着掖着,他们不仅派人联络张作霖,在东北各地的日本人都大力向东北方面的头面人物打招呼,提出了要东北接受孙中山政府的要求。

等到张作霖再次开会的时候,东北文武大员先是沉默不语。原先嗓门最大的汤玉麟一改不久前大肆嘲笑孙中山的态度,他战战兢兢的提出了看法,“大帅,要么咱们先糊弄日本人一下,假意承认孙中山那兔崽子好了。”

东北文武大员们不敢吭声,他们没人敢反对,却也不敢支持。

张作霖现在最厌恶的就是有人提出这样的要求,日本人贪得无厌的德行张作霖比谁都清楚。请了孙中山进来,日本人绝对不会就此罢手。张作霖也没有发怒,而是用平静的语气问:“咱们先糊弄了日本人之后,接下来怎么办?”

汤玉麟一听这话,自以为说服了张作霖,他急匆匆的说了下去,“我们把孙中山好吃好喝好招待的放到城里,把他软禁起来不就行了。”

张作霖本以为汤玉麟会有什么高明的主意,听了这话之后他实在忍不住,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其他人听了之后有些觉得有理,有些则是皱起了眉头。

张作霖气恼的说道:“玉麟!你以为日本只是要这孙中山当总统么?没有孙中山,他们会找个孙西山,没有孙西山,他们会再找个孙南山。现在日本人是要打进东北来。若是日本能不进东北,别说把孙中山好吃好喝好招待。我把他供起来又能如何?!”

张作向见其他人都不敢对日本人打进东北有什么办法,他忍不住说道:“大帅!若是咱们抵挡不住,或者先回辽西去?好歹那是咱们的老地盘,日本人怎么都动不了咱们!”

张作霖看了看张作向,又瞅了瞅笼罩在一片愁云惨淡之下的东北文物大员,终于无奈的说道:“作向哥哥,咱们退到辽西又能如何?现在这些部队都是靠着军饷强撑。不少人觉得自己现在有家有业,谁肯再去辽西吃苦?咱们一退,日本人打着孙中山的幌子,就能招揽大批的人。那时候咱们就真不行了!”

听了这话,东北的那些大员们跟被鞭子抽了一下,王永江连忙起身说道:“大帅!我是您一手提拔的,我绝对死心塌地给大帅效力!”

有王永江带头,东北的大员们立刻纷纷向张作霖效忠。张作霖看得出,有些人的效忠倒是真心真意,同样相当一部分人在得知日本人一定要打进来的消息之后心念浮动。当然,还有一些人原本就不是张作霖这一派的,只是在这风云变幻的时代中成了张作霖的手下。他们是否发誓效忠完全没有意义。

不过不管是不是有意义,这个凝聚人心的举动都是要搞的。现在东北两面受敌,人民党在南边虎视眈眈,日本干脆就这么直截了当的表示了意图。当下打也打不过,那就只有屈服了。但是张作霖不得不给自己找寻后路,往老家搬运钱财,把老婆孩子往外疏散。而张作霖自己也在确定万一出现问题的时候撤退的路线。

1915年9月28日,日本领事果然守时,到了约定的三天后,日本领事果然再次登门。“张君,您这次考虑的如何了?”

张作霖还是嘿嘿一乐,“我们自然不会信不过日本朋友,不过这事情该怎么做,还是要怎么做的。您总得让我先见见这位孙先生。若真的是孙先生,我们也不是说完全不同意孙先生当了这个大总统。”

日本领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想见见孙先生当然可以,不过我们既然支持孙先生,自然要护得孙先生的安全。作为护卫,我们将派两个师团护送孙先生到奉天来。既然张君深明大义,那么还请张君在通行方面给与协助!”

听了日本的要求,张作霖终于笑不出来了,两个师团的日军进了奉天,那已经不是要护送孙中山,而是要夺权了。现在的底牌已经完全掀开,张作霖就没必要装傻了。他冷笑道:“有些事情我觉得大家还是不要开玩笑才好。”

日本领事正色说道:“我们是真心支持孙中山孙大总统的政府恢复在中国的地位,这件事情上我们绝对没有开什么玩笑。方才张君既然已经答应服从新政府,那么何不表现出诚意来呢?我可以说,孙先生已经说的明白,绝对不会调动张君您的官位。这点孙先生可是深明大义的。”

这安抚的话在张作霖听来完全是屁话,他经过那么多阿谀我诈才夺取了今天的位置。大家一开始嘴上说的都是极好,到了行动中什么时候都不把人整死不罢休。当年张作霖刚当上统带(团长)的时候,为了消灭他的老对手杜立三,张作霖用封官假劝降的方法,多方诱导,终于抓到了杜立三,将他枪毙。

若是日本人不说封官许愿的话,张作霖还觉得日本人只是想进军东北,把自己从奉天赶走。听了这话,张作霖只感到了更大的危险。日本人试图稳住张作霖的时候,那只怕是要背后下黑手了。

到了这时,张作霖反倒做出了一副认命的表情,“若是这样,那我就在奉天恭候孙大总统了。”又谈了双方军事交接的具体事情,张作霖送走了日本领事。

等送走了人,张作霖立刻派人把张作向找来。“大哥,你上次说的那话很对。我们只能带着部队赶紧回到辽西去。越快越好!”

张作向反倒被张作霖这话给吓了一跳,“兄弟,这怎么了?”

“当下的情形可是不对,我们若是继续在这里和日本人硬抗,肯定是要死无葬身之地的。不若就把奉天让给日本人。日本人当下不仅要打我们,我看他们的意思还是想和人民党争这东北的地盘。我们让出奉天,就让他们两家去争吧。”

张作向跟着张作霖出生入死,对这里面的风险自然清楚的很。不用张作霖再交待,他就说道:“我会先把咱们可靠的部队调去辽西,其他的部队我抓紧调动。”

与张作霖商量完毕,张作向急匆匆的就出门去了。

张作霖立刻命家里面赶紧收拾东西,准备撤退。

古董、字画、金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塞进各种箱子里面。然而这东西刚开始收拾一点,外面突然响起了枪声。张作霖打了个哆嗦,而片刻之后,枪声是越来越密。又过了一阵,王永江着急上火的冲进了张作霖家,“大帅!城里面满铁的人里应外合,开始去夺取城门了!兄弟们现在顶不住了!大帅赶紧下决断!”

“汤玉麟呢?他不是管密探么!”张作霖厉声问道,这日本人的行动如此仓促,张作霖竟然事前竟然毫无发觉。

“没见到他!”王永江焦急的答道。

“我日他奶奶啊!”张作霖大声骂道。

“大帅,咱们赶紧调兵打日本人吧!”王永江赶紧提醒道。

“打什么啊!赶紧扯胡,先撤出去再说!”张作霖情急之下,连当土匪时候的行话都喊出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