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二十五章 崩溃(十三)

1915年9月23日是中秋节,日本人在这个中国传统节日里面给张作霖送了一份“大礼”。驻奉天的日本领事馆告诉张作霖,现在中国合法政府已经是孙中山政府,要求张作霖认清形势,服从新政府的命令。

而在更早的时候,张作霖就已经得到了消息。日本驻朝鲜的军队云集在中朝边界,随时有可能突破边界杀进东北。

“妈了个巴子!”刚送走日本领事,张作霖就在屋里面破口大骂起来。最近的局面让张作霖备受煎熬,北洋的覆灭其实也谈不上是太糟糕的事情。如果没有其他势力步步进逼的话,没有袁世凯这个强势人物的压制,张作霖就能总揽东北大权。可是人民党根本没有停手的打算,他们在山海关消灭了张作霖派去的部队之后,摆出一副要不断进军的姿态。

但是只骂了几句,张作霖就对门外战战兢兢的仆人吆喝了一句,“去,都把人给叫来议事!”

1915年的张作霖虽然还没到历史上1925年威风八面的光辉时刻,不过他也现在也是奉天督军兼巡按使,掌管了黑吉辽三省的军政大权。不过张作霖毕竟立足未稳,东北本来人口就不多,大多还是逃荒或者满清覆灭后跑来的满人。这帮人若是肯当兵,早就去当兵了。东三省本来人口就不多,经历过袁世凯大扩军的现在,张作霖手下的部队数量也不到十万。至于将领们,大多数都是前清的那些官,真正的军校生数量非常有限。

先向这帮文臣武将们阐述了最新情况,张作霖问众人有什么想法。众人当然有想法,日本人的消息并非来的最早的。9月初,逃去山西的段祺瑞以陆军部副部长的名义送命令到东北,要求奉天提督张作霖接受段祺瑞的统御。对于这位仓皇逃去山西的陆军部副部长,东北这帮人是极为不屑的。他们乐观的认为人民党必然要与外国势力发生冲突,段祺瑞之所以这么快的丢弃北京,逃去山西,不就是希望外国势力在北京痛击人民党么?

然而接下来的消息让他们都失望了,人民党不仅没有和外国人打仗,还兵出山海关,做出了进攻东北的姿态。正当这帮人感到惶恐之时。日本人逼迫东北承认孙中山“合法政府”。东北的文臣武将是又恐惧又觉得可笑。

“孙中山算是个什么东西?袁大总统抬举他,给他封了个铁道部副部长的头衔。他现在就敢自称大总统,真是给他三分颜色,他就敢开染坊啊!”张作霖的铁哥们汤玉麟大声说道。

张作霖的哥哥张作向却没有这么乐观,他说道:“现在这孙中山投靠了日本人,这事已经不是孙中山要干什么,而是日本人要干什么。我看日本人这态势,是想打进东北。”

汤玉麟没有直接回话,只是不怎么热情的看了张作向一眼。作为张作霖的救命恩人兼八拜结交的老兄弟、老战友,汤玉麟一直认为张作霖当了东北督军之后肯定要重用自己。没想到张作霖反倒对自己多有掣肘。原本汤玉麟认为自己作为奉系元老应该顺理成章的当上27军军长,没想到张作霖竟然让他另一位盟兄张作向当了27军军长。又让王永江为全省警备处长,却没有擢升老大哥汤玉麟。对于张作向,汤玉麟一直是能少说话就少说话。

“若是我们对日本人置之不理,他们会怎么样?”警备处长王永江问道。

“日本人既然敢提出这个条件,定然是不会对我们善罢甘休的。大家都知道,日本驻朝鲜的部队已经到了边界,咱们的部队现在已经开始组织防御。他们肯定不是这么简单的吓唬一下。”张作霖早就知道日本想吞并满蒙,甚至搞了一个什么“满蒙独立运动”。

王永江听了这话稍微迟疑了一下才继续说道:“那人民党和日本人是联手要对付我们么?”

这话倒是很有启发性,东北的文臣武将本来觉得人民党与日本都是抱着吞并东北的心思。前门来虎后门有狼,局势的动荡让他们都慌了神。王永江的话提醒了众人。即便是同样的两股威胁,东北方面只怕单独抵抗不了任何一方。不过这两股力量之间是否有矛盾,却是有文章可做的。但是这个乐观想法也没有能够维持太久,日本人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张作霖这批人与日本也有比较顺畅的表面沟通渠道。人民党却没有与张作霖建立任何外交关系或者外交渠道。

即便是想试探人民党的意图,东北也完全没有办法实现这个目的。鉴于当前局面的艰难,所有东北大员们都眉头紧皱。完全看不到最初嘲笑孙中山时的轻松。

“要我看,咱们还是打吧。谁进东北咱们就打谁!”汤玉麟沉声说道。

“袁大总统的百万大军打了一个多月就成了那样子,咱们东北才多少兵?怎么打才能赢呢?”王永江明显反对这个直率的想法。

“袁大总统也未必打不过人民党,只是袁大总统死的早而已。”汤玉麟不服气的说道。人民党严密封锁消息,所以河北战役的情报,也是最近才传回东北的,“河北的军队远比人民党多,若是袁大总统没死,人民党攻到北京城下就完全打不动了。”

“你说陈克是不是懂妖法?他写了东西之后,太后和大总统……”张作向比较迷信,更重要的是传消息回来的人极力渲染了人民党从天上往下大撒传单的事情。

这年头的人不迷信的可不多,越是有身份地位的,遇到艰难局面的时候越是对未知的力量感到畏惧。张作向这么一说,所有人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

汤玉麟被这沉重的压力弄的浑身不自在,他干脆梗着脖子说道:“陈克懂妖法又能如何?咱们找几个有法术的萨满喇嘛,让他们做法施咒,我就不信陈克一个人能顶得住这么多人?”

张作霖听汤玉麟是越说越邪乎,忍不住呵斥道:“你这瞎说什么,越说越离谱了!”

也不管汤玉麟一脸的不服气,张作霖对众人说道:“人民党打进来无外乎是要夺了东北。但是咱们的兵就这么多,而且当时征兵时候还有袁大总统给拨饷。现在咱们手头的钱光给这些部队按照以前那般发饷,也撑不了几个月。我的意思是,咱们总得图一头。先弄明白人民党到底怎么想的。而且这马上就要入冬,好歹今年冬天是不可能打起来的。先稳住人民党,拖到明年再说。”

这个意见没有人反对,实际上东北的文臣武将也拿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最后决定先派人去与人民党接洽,看看人民党到底要对东北做什么。

第二天,谈判代表人选还没选定。日本领事馆就继续找到张作霖门上,询问张作霖对于孙中山政府的态度。心里面已经把日本人和孙中山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一遍,张作霖还是笑呵呵的说道:“这在日本的到底是不是孙中山,我们还不能确定。若真的是孙先生,我觉得不妨请他来我们这里一叙。毕竟我们这里面也有人见过孙先生的。我们若是被人骗了倒也没什么,万一是有人冒名顶替把日本方面给骗了,岂不是闹笑话。”

日本方面早就料到张作霖会千方百计的推脱,不过他没想到张作霖居然找出这么一个理由。若是张作霖所谓那些“见过孙中山的人”一口否定孙中山是本人,日本也没办法证明是张作霖错了。

“张君!您这是想对抗我们大日本帝国不成?”日本恩领事用极具威胁的口吻质问道。

张作霖嘿嘿笑道:“我这绝对是为了日本好。现在大总统刚去世,浑水摸鱼的人要多少有多少。大家都得小心才行。”

说完这些,张作霖突然一拍脑门,“对了,其实江南的冯国璋督军那里见过孙中山的人多的是,我觉得贵国不如让那个孙先生先去江南,若是冯国璋督军说那是孙中山先生,而且愿意接受孙先生的政府,我自然坚决拥护。”

听着张作霖这么一番极力把麻烦推倒外面的言语,日本领事嘿嘿冷笑一声,“张君!你不管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作为中国的友邦,我们日本有义务支持孙中山先生的政府恢复对中国的管理。我觉得你还是应该顺应形势,而不是逆势而动。那对谁都不好!”

张作霖心中的怒火几乎要把头发都给点燃了,不过他脸上依旧是笑嘻嘻的,“这可是大事,需要慎重!”

“那么张君需要多久才能给我们回复?”

“这也快过年了,你觉得明年如何?”张作霖给了答复。

日本领事被这话给气乐了,他哈哈一笑,“三天,最多给你三天时间。”

说完,日本领事就起身告辞。

张作霖周围的人一个个气的或者吓得脸色发白,张作霖毫无气恼的样子,他只是陷入了沉思中。

“大帅!”王永江在张作霖身边轻声喊道,“日本人这是真的要动手了么?”

张作霖转过头,语气沉重的说道:“只怕就是如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