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二十四章 崩溃(十二)

“陈主席,既然您有这样的打算,那么我们能否在这个问题上签署备忘录呢?”美国公使问道。什么谈话都比不上成文协议更加有效。当然,美国公使也认为一纸协议在现实面前也毫无意义。不过有了这份备忘录,就能向美国政府表明美国公使的外交功绩,这是非常重要的政绩。

只要不是出卖中国利益的正当贸易协议,签署多少份陈克都不会害怕。就如同21世纪的中国,是绝对不会害怕和美国签署《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一样。

所以这份备忘录上,美国公使承诺,在中国收回主权方面,美国善意中立,并且同意交还在中国的租界,取消特权。而人民党方面则明确承诺,将通过法律保证所有外国人在华的正当权益。在贸易方面,人民党承诺在定额贸易,以及双方签署的各种信用贷款协议条件下,对美国贸易不采取任何歧视性态度。在这份文件中,中美第一次提出了在贸易上互相提供“最惠国待遇”的名词。也就是说,中美之间对第三国的任何贸易优惠待遇,都会自动适用中美两国。

美国公使对这份备忘录相当满意,他已经知道英国与北洋签署的协议。英国都肯承诺放弃在华特权,美国的在华特权根本无法与英国相比。抛弃了这点东西,却能换取更大的贸易利益,傻子才不这么做。

更重要的是,人民党方面并没有提及任何军事承诺。“善意中立”这个词是非常宽泛的用语。极端点说,只要美国没有加入对华作战的联军,那就可以称为善意中立。

而且这份文件是一份“备忘录”,正式协议尚可以找到各种借口撕毁,更不用说是一份“备忘录”了。人民党若是顶不住其他国家的攻击,美国完全不介意与其他国家一起对人民党插一刀。

与美国签署备忘录的消息传到了北京,章瑜就把同志们给召集起来通告此事。不少同志表现出相当遗憾的反应,认为这种外交工作还是能够自己解决最好。还有些同志对中央能够完成这样的大工程表示了强烈的羡慕。观察着年轻同志们的表现,又有几个人被划进了需要继续教育培养的行列。

一个人的气度,大部分表现在他对自己的定位之上。团体就像是机器,任何一个部件都是重要的,哪怕是一个小小的螺丝钉都是必须的。能准确的定位自己,并且专心完成自己的工作,同时不去毫无意义的羡慕嫉妒别人的成绩。这才是能够担当重任的素质。在这方面,章瑜也听陈克说过教育问题,不过他更觉得这东西或许和天性更有关系。

就如同李润石同志,他好像就根本没有妒忌心这种玩意。他的所有精力与注意力都放到了工作本身上。更让章瑜欣赏的是,李润石还从来不多事,绝对不去插手干涉别人的工作。不过章瑜清楚的很,李润石绝非对其他同志的工作一窍不通。

在心里面反复判断了几次,章瑜说道:“李润石同志,河北省宣传部门最近缺人缺的厉害。我现在都不敢见柴庆国司令,见了面他就问我要人。咱们从来都是向军队要人,哪里有军队反过来向我们要人这么一说。但是我现在也扛不过他,所以我只能把你派去了。”

李润石稍微有些愕然,这个调令来的实在是莫名其妙。不过片刻之后,李润石就从容的答道,“我服从组织上的命令。”

见到李润石被调离外交谈判团,有些年轻同志脸上就露出了按捺不住的欣喜。章瑜不得不开始反思自己行事是不是还不够自然。很明显,有些人已经看出自己很欣赏李润石。而把李润石调离外交谈判团,本身就意味着他们减少了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不过章瑜也不得不这么做,人民党完成了对美国的拉拢之后,外交谈判的使命也就基本完成。接下来就得先由当下局面继续发展一段。把李润石从北京带回武汉之后再分配任务,实在是一个浪费。河北宣传口现在任务重,工作难。恰恰给了李润石极大的锻炼机会。

而当天晚上,代表团里面与李润石关系一直很好的习碧梧找到了章瑜。“章部长,我也想留在河北工作。我家就是河北的,我想留在河北工作。”

习碧梧是司法系统的年轻同志,这次谈判团里面各方面的年轻干部都有,习碧梧是从徐电的司法系统里面选出来的精英。

章瑜笑道:“想家了?”

习碧梧知道章瑜在开玩笑,他也礼貌性的笑了笑,“我觉得我不适合外交工作,我还是想做些国内的司法工作。”

“工作会很辛苦。”章瑜说。

“我就是干这行的,该怎么干怎么干。”习碧梧答道。

章瑜本想再考察习碧梧一阵,不过见他已经主动请缨,章瑜笑道:“你要是下了决心,就给我写一份报告。”

“是!”习碧梧答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去写报告了。”

安排完人事调动,章瑜第二天就带着两位同志前去找蒲观水。驻地中可谓热闹非凡,各个部队要么列队训练,要么就在进行各种工作准备。

人民党已经知道日本要干涉中国事物,试图抢占东北。柴庆国现在已经就任河北军区司令,蒲观水则出任新组建的第八集团军司令。第八集团军下辖十个军,因为整编时间不够充分,每个军直接由山东军区以及河南军区的一个师改编而成。事情果然如柴庆国所料,新编的部队编制变小,但是自动武器的配置数量大大提升。

章瑜没有先去见柴庆国,而是去找了蒲观水。对两位年轻同志来说,多见见人是很重要的事情。虽然蒲观水本人只怕见了这两位就会忘记。不过有没有见过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性质。

一进蒲观水办公室,就见到蒲观水面前站了两位同志。若是别的时候,章瑜本该避一避的,这次他却没有避开的意思。蒲观水当然知道章瑜这么做是有理由的。所以他也没有询问,而是继续自己的工作。“曹宇清同志,我想问你个问题,你到处说现在的军长也就是个师长。这到底什么意思?”

曹宇清是38军军长,旁边的穆虎三是第18军军长。这几天曹宇清不止一次的说过“现在的军长也就是个师长,有些连师长都不算。”自然有人把这话到处乱传,而其中的原因也很清楚,曹宇清对穆虎三很是看不上眼。

从看到穆虎三也出现在办公室的时候曹宇清就不敢吭声了,被蒲观水这么询问,他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蒲观水当然不会放过曹宇清,“是,穆虎三同志晋升的的确比较快,半年前他不过是个团级干部,你就已经是副军长了。师长见了你也得先敬礼。现在你们两个同为军长,不分高下了。你心里面有想法,我能理解。”

这话说完之后,蒲观水就忍不住拍了桌子,“但是,我们选择额军事干部是因为军事干部能够打胜仗!能够减少同志们的牺牲!军长也是战士的一员,你当了军长就不是你了?!你到处胡说八道,你这是准备干什么?”

章 瑜一听就明白了,不仅自己在努力提拔优秀的年轻干部,部队里面也在通过这次大整编完成同样的工作。蒲观水后面的批评内容章瑜几乎是听而不闻。他忍不住想到现在工程兵部队的副政委顾璐。他也是陈克与齐会深提拔起来的年轻同志,谁能想到他几年前不过是一位小排长。但是这种提拔的副作用到底有多大,章瑜心里面也很是没底。组织规模越大,内部人事斗争就越激烈。虽然斗争才能促进进步,不过大部分时候,对人性还是少报些美好的想象才是现实。

事情的最后肯定是以批评和自我批评为解决方案,这件事并不牵扯任何路线问题。不过蒲观水并没有让曹宇清对穆虎三个人道歉,而是要求曹宇清对自己行为的恶劣影响向全军做出自己批评。这个处置让章瑜很赞同。

章瑜对曹宇清并没有什么在意,他好好观察了一下穆虎三的表现。自始至终,穆虎三都很平静,仿佛曹宇清针对的对象根本不是他穆虎三一样。这份气度让章瑜很是满意。若是穆虎三觉得自己被人小看,所以心中生出了不平之气。那这样的同志就只能让章瑜感到失望了。

让曹宇清与穆虎三走了之后,蒲观水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一面起身给章瑜等人倒水,一面问道:“这两位同志是……”

“这是我给柴司令提供的人手。柴司令就是与众不同,居然能从民事部门往军队要人。我觉得这件事得写到咱们军史里面去。他可是开了先例的。”说完这些,章瑜和蒲观水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蒲观水边笑边说,“章部长,反正你已经给人了,干脆把这两位同志给我算了。这样也能让我在军史上留下一笔恶名。反正都是出名,好名声坏名声我也不在乎。”

“那你得找老柴去说,或者现在给我一笔大大的贿赂才行。”章瑜也笑道。

蒲观水知道章瑜肯定不是为了开玩笑才来找自己的,而且章瑜不来,蒲观水也会找章瑜沟通一下外交情况。日本的动向让工农革命军相当在意。既然肯定要与日本打,准备自然是越早越好。

当然,蒲观水肯定是先向章瑜介绍了情况。山东军区与河南军区的四个军打散重组,由于部队加强了火力,机枪手几乎全部编给了蒲观水。

“柴庆国同志挺惨的,剩下的部队还要分成三份,先以架子部队的形势交给河南、山东、以及留在河北。不过柴庆国同志肯定会高兴,新组建的大军区,河南军分区与山东军分区都归属济南军区,济南军区司令则是由武星辰同志出任。有这位老大哥在后面支持,柴庆国放心,我也放心。”蒲观水很巧妙的向章瑜介绍了如何堵住柴庆国埋怨的方法。

等蒲观水介绍完了情况,章瑜也把外交的形势告诉了蒲观水,“日本扶植了同盟会,组建了什么流亡政府。现在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处理和张作霖的关系。张作霖土匪出身,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比天还高,是绝对不会轻易屈服的。不过咱们和张作霖从来没有打过交道。却不知道到了最后关头,这个人会做什么选择。”

蒲观水知道章瑜回到武汉要向政治局以及军委汇报情况,他索性直言不讳的说道:“我们肯定是希望彻底消灭这种地方力量。东北这些人与日本和俄国都有着不浅的关系。就我所知,张作霖是在日俄战争时期靠着日本人开始发迹,我对这个人是不乐观。逃到山西的吴佩孚也是靠了给日本人效力,得到了很多好处。”

“什么时候进山西,这个只怕短期内不用考虑。东北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你何不多问问徐世昌?他应该对这个熟悉。”章瑜答道。

蒲观水冷笑一声,“这帮人可是顽固的很,到了现在还不倒那个臭架子。我也去见过那些人,王士珍还算好,人家好歹也有起码的礼貌。徐世昌大总统么,见到我这个后生晚辈,就吆喝着我们某朝篡位,又大骂我背叛北洋。你让他提供消息,现在是不用指望了。”

又交流了一阵情报,章瑜看暂时没什么要继续了解的,就起身告辞了。

分手的时候蒲观水追问道:“有什么最新情报,我应该找谁去询问?”

这个问题问的好,在北方还没有建立起联合情报机构,几乎是军队掌控了全部的情报。但是军队恰恰没办法搞外交,蒲观水倒是问道了点子上。

“我会向中央专门打个报告,有消息就会通知你。”章瑜答道。

而章瑜也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他低声问蒲观水,“咱们会不会在冬天出兵?”

蒲观水认真的瞅着章瑜,也低声说道:“很难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