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二十三章 崩溃(十一)

“孙先生,要不要在多派些人去把他们找回来?”陈其美低声对孙中山说道。

孙中山原本已经极为阴沉的脸色稍微抽搐了一下,变得更难看了。“到这个时候了,他们还要自行其是!”孙中山说完这话,忍不住在榻榻米上用力拍了一掌。

“志清,你现在去守住门。那些出去的人,不管谁回来了,都让他们在门外等着!”孙中山用威严的声音对侍立在旁边的蒋志清说道。

“是!”蒋志清也不多话,听到孙中山的命令后应了一声,就大步向门口走去。

汪精卫连忙劝道:“孙先生,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他们就算是出去了,也未必是自行其是。更多的只怕是去打探消息而已。”

孙中山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瞪着汪精卫,“昨天其美已经说过,大家不要自行其是。今天出去这些人昨天可都是答应了的。他们若是去打探消息,为何不先告诉我?难道我就真的不会相信大家?逼得大家这么偷偷摸摸做事才行?昨天晚上说过的话,今天早上就能忘得一干二净?大家的记性就这么差?”

汪精卫不吭声了,他的确无法反驳孙中山这番义正词严的指责。但是同盟会向来是这么行事的,组织松散,纪律涣散。做事全凭一时冲动,而且无论做对做错,只要一句“我这是为了革命!”就能对抗所有的指责。汪精卫自己对同盟会这方面的表现也感到无可奈何。

胡汉民此时也插话进来,“精卫,孙先生早就想整顿党务。苦于没有机会,若是以前的话,大家对革命道路还是没有盼头。若是贸然整顿起来,反倒伤了大家的心。但是当下局面已经不同,日本方面肯定要支持我们。此时若是再不整顿,同志们以后还这么做起事来,岂不是要出大乱子?”

汪精卫基本赞同胡汉民的话,不过他对这个“大乱子”还是有些没搞明白。

陈其美看汪精卫一脸迷惑,他干脆就把话给挑明,“现在新的政府没有建立,也就是孙先生有这个资格。但是以后政府建立,有些人得到了政府的官职,那时候他们闹起来,我们怎么处置?若是日本人在背后搞了什么手脚,那可是真正的大乱子!”

听了陈其美的话,汪精卫这才恍然大悟。陈其美与胡汉民所指的“大乱子”,是指有些人成为新的“北洋政府”官员之后,趁机在日本人的支持下夺了孙中山的权。虽然觉得这个担心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汪精卫总算是明白了一件事,为什么陈其美能够成为孙中山的真正心腹,而自己比陈其美总是差了那么一些。

想明白了这个关节,汪精卫连忙声明自己的立场,“我坚决支持孙先生出任大总统,而且我也只支持孙先生当大总统。谁若是反对,我就和那人势不两立!”

陈其美满意的拍了拍汪精卫的肩头,孙中山听了汪精卫的表白,脸色也好看了不少。

这次以孙中山以及同盟会为核心组建新一届“中华共和国”政府的推手是桂太郎。桂太郎当然不会傻到相信张作霖会真心与日本合作。所以日本绝对不能推举张作霖为合作对象。所以日本必须扶植一个地位比张作霖更高,但是没有实权的“中华共和国”政府。这样日本可以充分利用这两者之间的矛盾来玩弄各种把戏。

孙中山因为贪污铁路勘测资金,被迫以考察的名义出走日本,日本方面本来也是不在意的。让孙中山欠过钱的人不找孙中山的麻烦,日本政府就已经仁至义尽了。不过随着局面的变化,孙中山很快就变得奇货可居起来。

不过就桂太郎收集到的情报,孙中山并不是什么太杀伐果断的人。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孙中山对此的反应速度倒是格外的快。经过一场激烈但是短暂的内部斗争。孙中山竟然整顿了部下,把他们编成了类似准军事组织的编制,进行各种准军事训练。其结果是暂时没有人离开大队单独行动。

不过这样的模式也根本对抗不了日本陆军部的情报系统,至多是让情报部门稍稍增加了一点繁琐而已。两天后,关于孙中山这次内部整顿的资料就相当详尽的送到了桂太郎面前。

首先就是组织上的变更。同盟会更改为中华革命党。新的党章写明,中华革命党以巩固共和,实行三民主义为宗旨。同时,新党章放宽了入党条件,规定凡赞成党的宗旨,经党员两人介绍,交纳党费10元者即可入党。

在组织纪律上,中华革命党所规定的入党须按指模,并宣誓服从孙中山个人。孙中山个人拥有对中华革命党党员的处分权力,还设有专门的刑部来负责对违反中华革命党纪律的党员进行处罚。

新党章第四条规定:“凡同盟会会员,皆得为本党党员,以同盟会会员证书,领取本党证书”。

看完这些,桂太郎把报告扔回桌子上。他知道孙中山的日本老婆大月薰现在与孙中山住在一起,不知为何,桂太郎脑海里面浮现出画面来,孙中山坐在厅堂主位上,怀里搂着大月薰。而一众原先的同盟会会员按顺序排好,依次举起短刀什么的,向中华革命党现在的党首孙中山个人效忠。

尽管知道这画面其实是日本帮会入会仪式,但是桂太郎怎么都没办法从脑海里面轻易消除这样的想象。

“桂先生!对孙中山还有他的手下,我们要采取什么行动么?”情报部门的军官问道。

“随他们去吧。”桂太郎平静的答道。这等变化对日本方面根本没有任何影响,而且日本方面甚至真心欢迎这样的变动,如果孙中山这些人不能紧密的团结起来,等到他们和张作霖唱起对台戏的时候,反倒会让日本方面比较麻烦。

9月17日,经过日本与孙中山等人进行了多轮协商交涉,日本方面正式承认了中华共和国铁道部副部长孙中山为首的请求,承认了以孙中山为首的中华共和国流亡政府。孙中山随即出任流亡政府的大总统一职,汪精卫出任国务总理,胡汉民出任议会议长,陈其美出任三军总司令。

很快,流亡政府就与日本政府进行了《中日互助友好条约》签署仪式。在条约中,孙中山大笔一挥,就把从来没有属于过他的各项中国利益承诺给了日本。这份条约被后世称为《中日盟约》。

新的“北洋政府”在日本成立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北京,各国驻华公使们对次有些目瞪口呆的感觉。英国公使和法国公使在一起喝下午茶的时候,不得不承认这倒是个聪明的选择。英法不可能向人民党宣战,在这种情况下,日本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扶植一个亲近日本的“北洋政府”。有了这个新的“北洋政府”之后,日本一来可以向英法要求支持这个新政府,二来完全可以借恢复这个政府的统治而全面介入中国事务。

法国公使不怀好意的对英国公使说道:“看来日本的确是要抛开英国政府单干了。”

英国公使对这样的挑唆并没有任何反应,日本方面已经秘密向英国公使通报了此事。在通报中,日本方面表示,人民党有夺取朝鲜的打算,所以日本不得不采取这样的应对措施。而且日本方面还指出,人民党很可能对安南也有自己的图谋。

这些日子以来,英国公使对人民党的态度有了较大的变化,他已经不再把人民党当作一个普通的地方势力,而是把人民党作为一个中国合法政府,特别是一个非常能干的中国合法政府来考虑。从这个角度来看,朝鲜与安南是中国的战略两翼,朝鲜插入日本海,对远东的影响至关重要。而安南则深深的插入南中国海,是东南亚的战略要地。如果说一个能干的中国合法政府不想重新夺回这两个地区,英国公使是绝对不相信的。而且当下也是夺回这两个地区的最好机会。

当然,如果人民党真的能够重夺这两个地区的话,那么就完全得罪了日本与法国。即便是能够获得胜利,欧洲战争结束之后,人民党也必将只付出更大的代价。以人民党主席陈克的聪明,他到底会怎么选择?这是英国公使颇感兴趣的一件事。

这当然不会是英国公使的烦恼,英国公使现在认为自己已经基本掌握了人民党的底牌,人民党是不会加入同盟国的。那么在未来的局势发展中,人民党肯定会跪下向英国哀求。英国公使只用等到那个时候就行了。

而且还有另外两件事让英国公使感兴趣。第一件事情是,人民党在占领北京之后并没有进行大规模作战,而是开始进行大规模整编。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到现在英国公使都没有弄明白。

第二件事情则是日本到底准备怎么样介入中国事务,通过这种介入手段,英国公使也能够了解日本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除了这两件事之外,还有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英国国内电令要求英国驻华的军队回国,而法国也在差不多的时间里面提出了同样的要求。在这个时候居然要把海外的兵力全部抽调会国,而且对中国的变化,以及人民党愿意加入协约国的表示,英国国内并没有把驻华公使撤职,而是让驻华公使加紧说服人民党快速加入协约国。这足以说明欧洲战场的形势完全不容乐观。

而英国公使已经很本能的感受到,在中日之间这场较量结束之前,人民党并不可能加入协约国。但是这场较量结束之后,协约国对人民党的态度到底会如何,可就极为难讲了。

在各国公使中,美国方面的日子是最好过的。美国与人民党的贸易进行的相当顺利,战争并没有让贸易遭受任何损失,而且人民党战胜了北洋政府之后,美国政府感到自己对人民党的投资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美国在华没什么驻军,而其人民党与美国公使馆的粮食交易是平价交易,所以生活上没有任何困难。美国公使甚至能够拿到人民党特批的路条,行动上也没有任何障碍。由于美国并没有加入协约国与同盟国,两大盟国之间的斗争也与美国无关。所以美国公使接到国内的密电之后,干脆就偷偷前往武汉与人民党主席陈克会面去了。

9月16日,也就是“流亡北洋政府”成立的前一天,美国公使见到了陈克。两方高高兴兴的进行着相当美国式的外交谈判。

美国在1913年开始的经济危机中与人民党达成了贸易信贷协议,人民党生丝换机器,加上其他的采购,对美国经济大有裨益。1915年协议初步完成的时候,欧洲雪片般飞来的订单让美国彻底走出了经济危机。国力与影响力大增。但是这并不能满足美国的胃口,作为新兴的大国,美国也在追求着更高的国际地位以及国际主导权。

在当今的世界,一个真正的大国除了有自身的强大实力之外,有没有数量庞大,而且拥有相当力量的盟国,或者更准确的说,“拥有多少能打的小弟”,这是一个大国的证明。人民党在中国内战中打垮了英国的小弟北洋,这不能让美国高看了人民党一眼。

“我们美国方面想与贵方达成更加紧密的合作关系。”美国公使说话开门见山。

“那么贵国政府希望我们做到什么呢?”陈克也很直率。帝国主义国家的好处不是不能拿,不过这都是有条件的。陈克对此再了解不过。

“我们对贵方收回中国主权的要求是完全能够理解的。我们甚至很欣赏贵国争取民族独立解放的努力。但是贵方也要清楚,在中国问题上,我们美国的态度是门户开放。”美国代表的发言充满了美国风格。

陈克从来不反对全球化,他反对的是损害中国利益的全球化。但是现在的局面下,中国开始艰难但是一步一个脚印的迈向第二次工业革命。与外国的技术以及工业实力的差距比较有限。这时候从外国进口技术设备对中国工业发展大大有利。更不用说生丝贸易还没有遇到合成丝的挑战,至少能够继续红火十几年。

所以陈克坦然答道:“我们人民党一直强调,我们绝对不会拒绝正当贸易。而且我们希望把贸易做的越来越大,越来越红火。从几年前我们就这么说,这么做。到现在我们依旧是如此。当然,我们没有硬通货,所以只能采取贸易平衡的方法。我想公使先生是能够确定这点的。”

美国公使当然能够确定这点,现在驻华使馆的官位价格一年多来已经涨了超过30%,比美国股市涨的都快。人民党的确在贸易平衡的基础上不断扩大贸易额度。

“当然,在这种局面下,我们也不希望采取高关税政策。”陈克继续说道,“所以我不认为5%的关税需要做什么调整。但是,我方也认为,关税必须是相互的。单独一方采取低关税政策,既不合理,也不合适。您觉得呢?”

美国公使微微点头,他根本不在乎这个关税问题,贸易额的不断扩大足以让美国挣到数倍乃至数十倍的利润。更重要的是,陈克的发言中明确透露出一个信息,人民党夺回中国主权之后,中国市场将对美国更加开放。这才是美国最需要的东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