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二十二章 崩溃(十)

随着对北京各国公使馆的情报管制逐渐放开,日本国内对华态度越来越强硬的消息也传到了北京驻华协约国公使哪里。英国公使馆内部对这个新动向的度颇为微妙。

“人民党是否已经考虑到了这件事,所以他们根本没有讨论英国政府承认人民党政府的事情?”汉弗莱爵士说话比较直接,他问道。

“不承认现在也不是坏事。”英国公使本人倒是真有破罐子破摔的勇气。反正局面并没有到最糟糕的地步,就与人民党的会谈结果而言,当下的局面极有可能是人民党接掌了中国政权,并且加入协约国。唯一的问题在于,英国政府很可能收不回所有对北洋的投资,也得不到人民党的军队支援。军医以及护士属于技术兵种,人民党释放过大批的北洋俘虏,英国也私下对这些俘虏进行过调查。就英国的考察结果,人民党军医的医疗水平绝对不能称为恶劣。比起英国的顶级外科大夫有差距,与英国的平均水平相比,也在及格线之上。更不用说人民党主席陈克也是一个化学家兼药物学家。

中国政权更迭之后也不会成为同盟国成员,好歹算是给英国驻华公使兜住了底。现在英国公使馆要做的只是尽可能通过讨价还价来减少损失。这时候,日本对人民党作战,就显得很是个问题了。根据协约国的协议,如果日本对人民党宣战,英国也有义务对人民党宣战。不过这等时候英国还有一个空子可钻。人民党不是被世界各国承认的中国合法政府,协约国是针对同盟国的军事联盟,这个联盟没有义务对一个非政府组织宣战。

“如果日本战败的话?我们应该怎么办?那时候日本一定会让我们支持日本。”汉弗莱爵士有些为难。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我们就支持日本的要求好了。”英国公使果断的答道,“我们继续斡旋此事已经没有意义。更何况,即便是我们斡旋此事,日本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我们到时候干净利落的支持日本,反倒没了那么多麻烦。更何况最终决定这件事的是国内那帮人。”

汉弗莱爵士本来还想再劝说点什么,听了公使的话,他也干脆利落的放弃了自己的想法。

日本对人民党的态度不仅让各国以及各个势力有着自己的想法,在日本的一小群人对此也有着激烈的争论。同盟会现在的总部重回日本东京。与以前不同的是,现在的动东京有什么中国留学生,连中国人都已经不多。十年前,也就是1905年孙中山抵达东京的时候,欢迎的人群挤满了街道。留学生们欢呼着,努力亲眼看看大名鼎鼎的革命家,被满清通缉打击的孙文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现在经过一系列的革命,孙文这样的“革命前辈”根本没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不仅如此,由蔡元培发动的光复会清党,从光复会清到了民间,从浙江一地到了福建广东。同盟会在清党中惨遭重创。逃到孙中山这里的南方同盟会成员哭着说道:“十不存一!咱们同盟会在广东成员十不存一。”

当然,孙中山现在的身份也与以前不同。在袁世凯那里,孙中山好歹成了国会议员,还成为了铁道部副部长。虽然袁世凯给孙中山用来勘测铁路路线的钱,被孙中山都给用到了同盟会党务上,不过同盟会现在在日本的成员不足一百,孙中山手中的钱还能坚持住。

汪精卫一度跟着河南白朗闹起义,人民党占据河南之后立刻实施土改,白朗的部下大部分跑回家分地种地去了,汪精卫与白朗在人民党接下来的剿匪行动中不得不逃去了陕西。白朗是道上有名的人物,很快就成为陕西哥老会里面的人物。汪精卫并不懂怎么与这些绿林人物打交道。不得已,他就跑回广东。又到日本暂时避祸。等孙中山因为侵吞铁路勘测资金不得不跑来日本“考察”的时候,两人才重新相逢了。

而日本对华战略的改变让汪精卫看到了绝大的机会,“孙会长,日本朋友说到一件事,现在北洋文人政府已经被人民党抓获了。现在部长级别的人物,只有您一位了。所以有些日本朋友认为您有必要重建共和国政府。您现在就是共和国还在的最高级别政府长官,现在只有您才有这个资格重建中华共和国政府。”

周围的胡汉民等人都是孙中山的坚定支持者,听到汪精卫的话后都是眼睛一亮,虽然这个提议怎么听怎么滑稽。作为反清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与袁世凯一直处于敌对姿态。后来袁世凯始终在刁难孙中山。即便袁世凯最后对孙中山网开一面,让孙中山当了国会议员,当了铁道部副部长。那也不是袁世凯对孙中山本人有什么善意,这行动一来是千金马股,用来收拢其他党派的样板。二来对孙中山个人来说,甚至是一种轻蔑的施舍。

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因为孙中山在北洋政府中部级干部的官职,他反倒成了“最合法”的北洋政府的继承者。这其间的滑稽可笑实在是让人不得不用“造化弄人”来形容。

孙中山没有吭声,周围的人都看得出,孙中山的确是在很认真的考虑此事。在坐的都是同盟会的真正铁杆,汪精卫、胡汉民、陈其美、王柏龄、戴季陶,都是孙中山的铁杆支持者。不过这些人对孙中山的支持也是希望孙中山能够在政治上不断更上层楼。现在汪精卫带回的这个消息让他们激动万分。要知道,孙中山一直希望得到日本政府的明确支持,但是日本政府对孙中山从来没有明确的支持。现在看,日本的态度是要发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了。

“中山公,既然日本有这个意思,我觉得我们不妨就和日本商量一下此事。”胡汉民劝道,“很多机会都是稍纵即逝,袁世凯上台靠的不是戊戌变法。陈克上台的时候却是靠了徐锡麟的引荐。这等机会在当时看起来都不甚好,没有机会的话却是万万不能。陈克在上海先是拜在严复门下,到了北京,又让袁世凯做了媒人。陈克手下的人里面,倒是有一大半是他在上海和北京时候招揽的。这却不等于陈克现在没有打倒北洋政府。”

这话一出,其他人都连连点头。尽管大家都知道孙中山和北洋政府根本不是一路人,但是此时却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见孙中山还是沉默不语,众人心中都是着急。陈其美上前又要说话,却被孙中山挥手打断了。“日本人说话从来不算数,以往都是我们求他们,现在既然日本先找到我们,我们不妨等他们把话说明白。”

这下众人才算是明白孙中山的意思,孙中山根本没有考虑愿意不愿意与日本合作,他的想法早就跳过了这个关口,现在孙中山考虑的是如何确保这次合作的成功性。

陈其美立刻转了话锋,“诸位,我说个事情。既然日本的德性大家早就知道,这次切不可私下与日本联系。袁世凯素来以严厉著称,人民党的陈克干脆喊出铁的纪律。这次的事情我们绝对不可重蹈覆辙。若是人人都去与日本人联系,只会让日本人小看了我们。”

这话真的很在理,孙中山周围这圈人都点头称是。汪精卫一面点头一面用一种含着恶意的眼神瞟了陈其美一眼。这次是日本人先找到汪精卫谈及此事的。大家都知道陈其美是孙中山的真正心腹,陈其美嘴上说的好听,不过真的操办此事的时候,陈其美不让别人插手,他自己却定然要插手,甚至有可能把汪精卫给排挤在外。到论功的时候,陈其美自然可以用促成此事的最大功臣自居。

想到这里,汪精卫已经下了决心,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陈其美抢了这份功劳。而汪精卫又有些后悔,自己如果没有因为过于激动,以至于幼稚的当众说出此事就好了。先与日本人好好的沟通,等到完全掌握了这件事的主动权,等事情走到最后一步的时候,汪精卫再把日本人要与孙中山直接谈判的消息告诉众人。陈其美就算是再想怎么抢功,汪精卫却已经掌握了全部的筹码。陈其美再说什么都不管用。

陈其美到没有立刻抢功的行动,他先是要求今天与会的人绝对不要把这消息传播出去,接着要求众人都不要有任何行动,只是等日本下一步的行动。与会的同盟会成员心里面怎么想且不说,但是口头上都答应了。

汪精卫心里面百感交集,一直到后半夜都没有睡着。他参加革命的时候光想着推翻满清,1911年满清倒台,汪精卫却没有任何高兴。同盟会作为革命发起者,并没有享受到革命成果。北方有袁世凯,中部有人民党,连从同盟会中叛变出去的光复会甚至在浙江也有了极大的发言权。作为革命发起者的孙中山以及孙中山的追随者,却落得有家不能回的局面,居然被彻底边缘化了。

然而谁也想不到,上天突然送了这么一个天大的机会给同盟会。如果能够在日本的支持下成立以孙中山为大总统的中国合法政府,这个政府肯定能够被各国承认。日本国内上下已经形成了出兵干涉中国事物的声浪。想来其他国家也会支持同为列强的日本。北洋现在已经垮了,只要能够消灭人民党,那时候同盟会就能够成为中国的统治者。这种峰回路转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奇迹。但是这奇迹竟然就发生了。

翻来覆去的想着这未来,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汪精卫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结果睡的正香,却被人一阵猛推。耳边传来了呼唤声,“汪先生!汪先生!”

汪精卫费力的睁开眼睛,眼前却是一个留着超短头发的面孔。仔细辨认,却是陈其美的小弟蒋志清。

蒋志清是陈其美的得力干将,在同盟会的敌人榜单上,或者说陈其美的榜单上,排名第一的敌人既不是袁世凯,更不是陈克。而是带头反叛出同盟会的陶成章。陶成章 与同盟会的恩怨从争夺同盟会领导权的时候就开始了。袁世凯与陈克各自靠了自己发展,与同盟会没什么瓜葛。即便是人民党弄走了陈天华,这反倒没有让孙中山的追随者有什么不满。陈天华在留日学生中影响很大,他离开同盟会转投人民党,只是消除了孙中山的一个有力竞争者。

令孙中山支持者最感到敌视的就是这个始终与孙中山争夺同盟会领导权,后来干脆领着同盟会反叛出同盟的陶成章。而且陶成章与同盟会旗下的岳王会同时与人民党合作。岳王会覆灭之后,光复会反倒风生水起。这更加深了孙中山支持者的敌意。

蒋志清投奔了陈其美之后,因为塌实肯干,加上忠心耿耿,就受命刺杀陶成章。同盟会里面也有些江浙出身的成员。陈其美是上海青帮的大头目,如果能够干掉陶成章 这些对同盟会有极大敌意的家伙,光复会的会长蔡元培很可能就会与同盟会再次合作。蒋志清很好的完成了任务。不过人算不如天算,谁也没想到同盟会内部的清党居然在广东把同盟会成员给清理了个干干净净。

汪精卫在同盟会里面的地位可是要比蒋志清高出去不知道多少,他一面起身,一面冷冷的问道:“你有何事。”

蒋志清一点都没有生气,他平静的答道:“孙先生请您去开会。”

“知道了。”汪精卫应了一声,又毫不客气的对蒋志清说,“你先出去!”

换衣服的时候,汪精卫心里面很是不满,昨天陈其美就开始试着主导局面,现在就急着开会。他到底想怎么样?

然而到了会议室,陈其美就发现事情不对头。屋里面没几个人,已经等在里面的只有胡汉民,王柏龄、戴季陶等人根本就不在。孙中山阴沉着脸坐在主位上,胡汉民脸上是又不安又生气。

刚坐下,却听见急匆匆的脚步声,陈其美大步走进屋里面。“孙先生,王柏龄、戴季陶两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而且和他们在一起的那些人也都不在。想来只怕他们自己活动去了。”

听了这话,汪精卫有恍然大悟的感觉。这些人都不是北洋政府的高官,自然不可能取代孙中山的地位。不过这些人现在如果能够参与到打探消息,联络日本人的行动里面去,那么很可能得到日本人的赏识与支持。而日本人只要发句话,那么在一些未来“中华共和国”的“关键职位”上,这帮人就能够确定自己的位置。

虽然到现在为止,汪精卫认为陈其美还是要抢功,要夺取仅次于孙中山的地位。不过陈其美昨天晚上的发言却很是有道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