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一十九章 崩溃(七)

蒲观水和柴庆国正在谈论近期河北的土改以及工业建设,情报员却递进了一份电报。内容令两人大吃一惊,“即日起,中断对日本北京到山海关一线兵营的粮食供应。日本要是提出要求,告诉他们,一斤粮食价格五银元,运费十公斤黄金。”

根据《辛丑条约》的规定,列强通过该条约不仅向清政府勒4.5亿两白银,还附加了许多苛刻条件,其中一条就是外国军队可以驻扎于北京和从北京到山海关沿线的12个战略要地。当时叫清国驻屯军,1912年改名为“中国驻屯军”。因该军驻扎华北,通常被人们称为“华北驻屯军”,因其司令部设于天津,又被称之为“天津驻屯军”。

天津现在还在北洋残部手中,而天津之外的各个外国军队驻军地,人民党都把他们给包围起来。不仅在军营外划了白线,还用绳子给圈起来,哨兵不分白天黑夜的牵着狼狗巡视。现在中央的指示,这摆明了是要把驻华日军给逼到死路上去。

“这是要打狗了?!”柴庆国兴奋的说道。他对日本人恨之入骨,八国联军以及袁世凯剿杀景廷宾赵三多起义的过程中,日本可是出了大力的。

蒲观水完全认同柴庆国的想法,他也是和日本人在山东与青岛大打出手的。日军的舰炮造成了工农革命军不小的伤亡。这个仇蒲观水可没有轻轻放下的打算。“打狗也得看主人,这次可是打狗给主人看。咱们得好好把日本这条狗给打好了才行。”说完这些,蒲观水冷笑起来。

工农革命军此时已经包围了各处外国驻军地,每日里提供的粮食每人每天150克面粉。这种供应也就持续了两天,日本在华驻军也就是400人。驻扎在北京到山海关的铁路沿线。十来天的围困之后,日军存粮本来就已经告急。8月25日的时候,这帮驻华日军突然被告知,从当日起,完全中断他们的粮食供应。日驻军与公使馆的电报联络此时已经被切断,日本驻军立刻就慌了神。他们立刻派人到围困他们的工农革命军部队询问到底怎么回事。

围困这400日军的是一个营的部队。营长是个山东人,本来就极为不待见日本人,听了日本代表的文化,他冷笑着答道:“没怎么回事,就是不给你们吃的。这都听不明白么?”

“没有吃的,我们怎么办?”日本代表质问道。

营长觉得这日本人脸皮未免太厚,他笑着答道:“不用怕,医学证明,只要有水喝,饿十几天也死不了。”这是部队的生理学教育课上讲过的课程内容。

听营长说的轻描淡写,日本人当然没有营长的乐观心态,“你们这是要对我们大日本帝国宣战么?”

营长听到这威胁,登时就把脸给沉下来了,“我们打到日本去,那是对你们宣战。你们日本人跑来中国,在中国的土地上,我们中国人说了算。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老老实实干什么。哪里这么多废话?”

日本人登时就大怒,“八嘎!”他忍不住喊了一嗓子。

部队都接受过一些基本的外语教育,不懂敌人语言的军队是没有前途的,这是工农革命军的教育之一。骂人的话又是各种语言里面最容易被学会的,营长眼睛一瞪就站起身来,“你给我说什么?”

政委赶紧拦住营长,“不能殴打外交人员,这是纪律。”

营长连忙坐会凳子上,接待日本代表之前党委会上就说了此事,知道自己不能对日本人大打出手,营长说话才会如此尖酸刻薄。若是能打的话,营长早就指挥部队把这400多日本鬼子杀个干净了。

把试图胡搅蛮缠的日本鬼子撵出了军营,营长命令部队从现在开始就加紧巡逻,凡是日本挑衅,一律先开枪再问话。让营长意外的是,日军除了派人闹了一出之后,竟然老老实实待在军营里面龟缩不出。这让营长更加紧张起来。反正工农革命军的军营里面若是安静下来,那绝对要出大事。

到了9月1日,日军缩在军营里面还是没动静,这更让营长感到不安。他连忙向北京新组建的河北军区送了一份汇报,并且请示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也在9月1日,位于公交民巷的公使区也在召开会议。协约国的公使们聚集在英国公使馆商量对下一步的应对。这些公使都感到丧气得很,若是以前遇到这样的情况,甚至根本不用遇到这样的情况,只要中国当下的政府敢对外国有所行动,英国的舰队就来示威了。现在英国的长江舰队堵在人民党的武汉门口,却面对人民党的水雷阵无能为力,打也不是走也不是。在公使馆被封堵之前,英国公使已经接到消息。人民党已经在长江里面多处河道上进行水雷攻击演习。假如英国人舰队从武汉离开,那就根本无法再回到武汉。所以哪怕是为了保持自己的存在,英国长江舰队也不能撤退。

而德国人的破袭舰队此时正在太平洋与印度洋里面兴风作浪,这也让英国头痛无比。更重要的是,英国花了重金支持的北洋军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烟消云散,英国大笔投资立刻打了水漂。作为支持这种政策的驻华公使,他们在英国的下场注定不会好。

愁云惨淡之中,日本公使还算是保持着一定的活力,见英国公使以及法国公使都意气消沉,日本公使拿出了自己的主意,“我们日本舰队可以炮击中国沿海城市,给人民党以沉重打击!”

英国公使实在是没力气嘲笑这样的愚蠢说法,人民党做事现在看狡诈的很。他们从来不把自己的力量暴露在敌人的优势地区,例如沿海地区。以人民党的力量,他们不是不可能夺取上海。不过到现在为止,他们始终能够对上海这个中国最大的贸易以及税收城市置之不理。英国舰队可以随时攻击上海,但是进了长江之后,再厉害的军舰面对水雷阵也是一筹莫展。

到现在为止,想打击人民党的唯一办法就是派遣陆军实施进攻。想到这里,英国公使看向日本公使的目光里面更是浮现了一种不屑的情绪。日本在这件事上最有发言权。九州师团的覆灭证明了一切。英国公使现在已经明白了北洋军在人民党面前的战斗力。但这并不能让英国公使对日本有更高的评价。即便到了现在,英国公使也没看出以人民党为敌的情况下,日军能够表现出什么值得抱以希望的力量。

法国公使一直不吭声,欧洲战场主要是在法国展开的。从法国传来的消息中,1915年春,英法联军趁德军主力集中在东面战线,发动了香巴尼和阿杜瓦两轮攻势。但因为沿用旧战术,而且欠缺强大火力掩护,结果被德军成功抵挡,己方反而伤亡惨重。该年4月德军反击,并首次使用毒气,使双方的损失更为惨重。结果1915年的西面战线,英法联军死伤百万人,德军亦死伤61万人,但战事仍然胶着。

这样的惨烈局面是法国方面战前从未想到过的,现在法国全国总动员,自己的兵力尚且不够,哪里有力量不远万里来镇压中国革命。

俄国公使始终不吭声,俄国的对华策略就是尽量不和英法掺和,而是趁中国衰落的机会狠咬一口。当下俄国所在的东线已经逐渐成为了欧洲战事的焦点,俄国已经努力组织军队实施反扑。人民党既然已经展现出如此实力,靠自己重创日本,并且击破了北洋。俄国人希望人民党就停在河北好了,如果让这样的一股军事力量到达中俄边界,对俄国绝对是一场灾祸。俄国人在这种时候从来是不会当出头鸟的。

至于荷兰比利时等国,基本上都是有他们没他们都一样,说话或者不说话毫无区别。所以他们也就明智的闭嘴了。

日本公使是陆军派的,现在海军派当政,陆军派日子可不好过。能够让各国在华公使向日本提出要求的话,陆军派的影响力就能有很大的提高。而且日本公使还有更美妙的算盘。如果日本能够在各国支持下先出兵中国,一旦能够熬到欧洲战事结束,协约国各国都会强力支持日本。那时候日本就可以实实在在的从中国身上咬下几块肉。例如整个满蒙,甚至能够在河北与山东捞上一大笔。

见协约国各国公使都不吭声,日本公使大声说道:“诸位,人民党现在违背国际条约,对我们实施非法侵害。我们应该可以根据条约介入中国事物中。我们现在驻华部队数量并不少,而且还有天津作为依托。人民党刚攻下北京,立足未稳,我们应该可以进行有效的战斗。”

“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让德国的在华驻军打头阵,再找一个德国人来当司令?”法国公使对日本公使的蒸腾早就看不顺眼了,听了日本公使煽动各国在华驻军参与战斗,他忍不住出言嘲笑道。

无论是协约国还是同盟国,人民党倒是对外国驻军一视同仁,统统无差别的包围。而德国驻军的反弹是最小的,袁世凯的北洋政府即便是答应消灭人民党之后就加入协约国,不过他并没有把德国往死里整。因为丢失了在青岛的地盘,德国驻军集中在北京。即便是一战开始之后,协约国与同盟国的公使与驻军也没有进行太过直接的对峙。现在八国联军的班底倒还都在。

日本公使当然能够听出法国公使的嘲笑意味,他登时就红了脸。不过日本公使很清楚,现在如果让日本的主子英国选择远近亲疏,法国绝对排在日本之前。所以即便是收到了侮辱,日本公使也只有忍气吞声。

9月1日的会议没有开出什么有效结果,协约国公使都认为,人民党的胡作非为必须立刻阻止。但是如何阻止,由谁出头阻止,大家都没有任何讨论。

不过人民党包围日本驻军的营长提交给河北军区司令部的报告当天就得到了回复,工农革命军恢复日本驻军与日本公使的电报联络。并且一定要明确无误的告知日本驻军。

于是到了9月2日,协约国各国驻华公使继续开会的时候,日本公使飞跳的开始在会议上怒骂人民党,并且态度强硬的表示,为了达成协约国内部一致的原则,协约国有义务共同对人民党宣战。

英法公使当然不可能不知道人民党控制的北京城与公使区的粮价相差四五倍。他们更清楚这是人民党故意这么做的。即便如此,英法公使也没有被日本公使所讲的日本在华驻军断粮的惨状所打动。人民党的强硬做法明显是打狗给主人看。如果真的是想消灭在华驻军,人民党大可不必大费周章。就日本那400人的驻军,人民党消灭他们也就是分分钟钟的事情。英法公使都觉得人民党这么做大有深意,可这个深意到底针对什么方向,这可就需要讨论。而此时的日本公使实在是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碍眼。

这种外交会议都有休息的时间,忍着日本公使的蹄跳咆嚎近一个小时,荷兰公使提议先休会。英法公使自然同意了此事。然后两人就进了单间开始讨论此事。

英国公使紧紧关上小会议室的门,这才说道:“如果人民党肯加入协约国的话……”

法国公使并没有太惊讶的表现,即便是袁世凯政府在同意加入协约国的时候,也提出了全部收回中国主权的要求。而英国并没有拒绝。人民党当下对各国驻军的态度极为强硬,态度强硬是外在的东西。如果就本质而言,人民党的所作所为完全可以说是“维持现状”。

这些事情都是法国公使馆内部早就讨论多次的事情,法国发现如果不以肢解瓜分中国,而是以正常与中国打交道为出发点的话,人民党甚至比北洋政府更能打交道也说不定。至少在商业往来上,人民党可是比北洋更靠谱更有钱的对象。

“您的意思是,人民党这是要通过日本逼我们表态么?”法国公使询问英国公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