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零九章 开始的结束(十七)

“我们北洋会解决这些问题!”顾维钧忍耐住强烈羞耻感,神色严峻的说道。

日本公使冷冷的答道:“什么时候?等人民党兵临城下么?”

顾维钧实在是无法忍受日本公使步步紧逼了,他先是松了松领带,然后大声说道:“公使先生,我们中国内政不由您干涉。而且在日照之后,日本不也从撤军了么?”

日本公使实在是没想到顾维钧居然提起了日照战役,他的情绪忍不住激动起来,“顾先生,我们现在谈的是北洋偿还债务的问题。即便我们从日照撤军,但是要不了多久我就得怀疑北洋能撤到哪里去!”

顾维钧再也忍耐不住,他脸色潮红呼吸急促起来。作为一个软弱政权的外交部长,顾维钧感到了深深的耻辱,但是他依旧尽力反击道:“即便北洋覆灭了,中国也不会覆灭!你们在青岛丢了一个师团,如果再次入侵中国,那些入侵者也会和在青岛的九州师团一样全军覆没。”

日本公使听完这几乎是绝望的话,登时愣住了,他原本以为顾维钧作为一个年轻人,在压力面前会屈服,可没想到顾维钧居然选择了如此绝望的反击手段。人民党的强硬日本方面是再清楚不过的事情,日本可以威胁北洋,如果派人威胁人民党的话,只怕遭受到的仅仅是人民党的耻笑。即便遭受了如此的耻笑,日本依旧拿人民党无可奈何。

英国公使举起一只手,“何必争吵呢?顾先生,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想询问一下,北洋到底怎么向我们保证能够确定偿还《善后大借款》的事宜,对我们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我们相信过北洋,但是听你的话好像是要告诉我们,我们的信任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那么贵方是想告诉我们,英国要出兵中国了么?”到了此时,顾维钧也豁出去了,虽然不希望自己执掌外交部的时候让北洋同意外国军队干涉中国内政。不过顾维钧现在只希望外国军队和人民党交手的时候遭遇惨败。

“我们有义务保护英国在华的侨民,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在北京设防。”英国公使回答的极为干净利落。

“难道贵方准备替我们防守北京?”顾维钧冷笑道。

“如果贵方同意的话,我们可以防守天津。”英国公使针锋相对的答道,“就算是我们撤侨,也需要一个出海口。”

“这绝对不行!”顾维钧态度坚定的答道。

“您是做不了主的,我希望您能把这个消息告知袁世凯大总统,我们英国也有我们自己的利益!”英国公使冷冷抛下这句话,然后就起身告辞了。

等三国公使离开了办公室,顾维钧浑身的力气仿佛突然被抽空了一般,他跌坐回椅子上,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了。不知何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脸上已经爬满了泪痕。

袁世凯对这个交涉结果并没有太意外的样子,他油胖的脸上已经失去了光泽,仿佛老了十几岁。听了顾维钧的汇报之后,袁世凯过了好久才答道:“少川,告诉英国人,我们北洋绝对不会向人民党投降!我们绝对会血战到底。至于天津的事情,要是英国人想撤侨,就让他们撤吧。”

“大总统!”顾维钧当时就着急了,“大总统,此事绝对不可。若是让外国军队再开进中国,我们怎么向外界交代?”

袁世凯平静的答道:“外界交代?人民党很快就要打到北京城下了,我们怎么交代?而且如果外国军队就算是插手,也会给人民党制造麻烦。这件事我们也管不了。”

顾维钧不吭声了,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很可能看错了袁世凯。这个中华共和国的总统,这个北洋军的铁腕统治者,其实远没有顾维钧想象的有骨气。特别是内忧外患的时候,袁世凯表现出的只有软弱。

“少川,你就去吧。”袁世凯说道。

顾维钧没有动弹,现在指责袁世凯根本没有用,顾维钧只是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袁世凯,希望袁世凯能够收回成命。但是袁世凯根本没有再考虑此事的打算,他挥了挥手,“去吧,少川。”

“大总统……”顾维钧的嗓音干涩的仿佛是砂纸般,“我现在请辞代理外交大臣的职务。”

听了这话,袁世凯的眼睛眯缝起来,一道锐利的目光直避顾维钧的眼睛。顾维钧浑身打了一个哆嗦,但是他强行咬牙坚持着。心里面即便是惶恐不安,他依旧没有丝毫的退缩。

“少川,国事如此,你还要闹什么!”袁世凯喝道。即便是身体衰弱,这声音里面依旧充满了威严。

顾维钧的声音抖颤着,在袁世凯面前,顾维钧感到了真正的恐惧,可他的话还是继续说了出来,“大总统,英法日真的能够帮助我们么?他们就算是现在进行军事准备,日本派兵出来也得最少一个礼拜。日本就算是来了,又能干什么?他们能打败人民党么?英法派兵过来至少也得半年。那时候我们若是能够挡住,自然就挡住了。若是挡不住,他们来了也是白搭。但是一旦同意了这个要求,我们真的没办法向外界交代。”

袁世凯脸上的怒气消散了,整个人看着十分平静,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莫测高深的样子。顾维钧正以为袁世凯已经某种程度接受了自己的意见,却没想到袁世凯猛地拿起一叠纸用力摔在了顾维钧的脸上。被厚厚的一叠纸砸在脑袋上,顾维钧觉得一阵头晕,就听到袁世凯已经大骂道:“你个毛头小子动什么?!这等国事你也敢插嘴?滚出去!不想当外交大臣,现在就别当了!”

蒋百里就在旁边侍候着,见袁世凯突然暴怒起来,他铁青着脸拽着顾维钧的胳膊就往外面拽。顾维钧踉踉跄跄的被蒋百里拉出了屋子。只听到袁世凯破口大骂着,“你们这群狼羔子!到了这个时候一个个除了给我跑之外,你们还会干什么!……”

蒋百里好歹也是武人出身,手劲极大。顾维钧被拽的东倒西歪的。直到被拽出了大总统府,蒋百里始终一言不发。等他放手的时候,蒋百里突然贴近顾维钧的耳边,轻声说道:“少川,你赶紧走吧。”

说完,蒋百里一脚把顾维钧踹倒在地,然后大踏步的离开了。

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顾维钧晕着头往外交部方向走去。刚回到办公室,却见他岳父唐绍仪急匆匆的闯了进来,见到顾维钧二话不说就把顾维钧往外面拽,两人进了马车之后,车夫立刻催动马匹开始前进。

“少川!你现在就走!”唐绍仪声音里面没有愤怒,只有焦急。

“岳父……”顾维钧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人民党已经攻克了沧州,只怕这两天就要攻打天津了。天津失守的话,北京也守不住。你现在就给我马上离开北京。”唐绍仪说道。

“啊?……”顾维钧接连接受的挫折让他有些失去的判断力,这消息一时半会儿竟然没听明白。

“少川,不仅是沧州,就我所知,在邢台的北洋军进攻不力,损兵折将。就在不久前,他们向大总统提出要求援军,否则他们就打不下去了。邢台那边现在还不知道山东战败的消息。若是让他们知道了,这可就是一场大乱。你马上走。”

到此时顾维钧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连忙说道:“岳父,那你怎么办?”

“我?”唐绍仪苦笑道,“我还能怎么办?现在这局面我又能到哪里去。少川,你现在也不要去天津,就南下,走陆路去江苏。我听说人民党治下还算是平安,你在北洋时间也不长,人民党想来也不会为难你。若是江苏也不安全,你就在河南或者其他地方再躲一段。千万不要去江浙老家,那里只怕要出大事。”

“我想留在北京!”顾维钧终于说道。

“少川,你别说你已经得罪了大总统,若是人民党真的攻到北京城下,你觉得就那帮兵痞,到了最后时刻他们能干出什么来?你就是不替你自己想,你也替宝玥想想!”唐绍仪声音里面充满了焦虑与不满。

1912年,顾维钧在哥伦比亚获法学博士学位后归国,顾维钧回国不久,就由他的岳父张衡山介绍,北上去见唐绍仪。唐绍仪时任外交总长,顾维钧以留美博士的资格,在唐手下当了一个外交部三等秘书。他少年翩翩,出入于达官贵人的娱乐场所北京饭店舞场。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邂逅了唐绍仪的女儿唐宝玥。唐宝玥没有出过洋,对外洋向往已久,所以她平时非留学生不交。顾维钧的美貌,更打动了她的芳心。自此以后,二人形影不离。有了这层关系,顾维钧开始步步高升,简直像乘直升飞机一样。每提出一项要求,唐宝玥就死缠着唐绍仪,不怕她老子不答应。

远在上海的张衡山高兴得很,以为得此乘龙快婿,证明他的看相功夫已到了家。于是函电顾维钧回上海举行婚礼。顾置之不复,后来张衡山终于得知他和唐小姐的一段情史,把老脸都气黄了,并写了一封信给唐绍仪痛责顾维钧,请唐将顾送回上海。唐绍仪阅信后,勃然大怒,当即把顾叫来训斥了一顿,令他立即返沪。顾虽然不愿离开北京,但受不住良心的责备和亲友的劝导,只得收拾行李,预备南下。事情马上被唐女知道了,哭哭啼啼地跑在父亲面前道:“孩儿若不能和维钧结合,一定削发为尼!”一定要父亲出面干预此事。其时,唐绍仪已晋升为国务总理,总觉得不该凭着自己的权势,去强夺人家的女婿,没有答应。唐小姐仍不罢休,为了示威与恐吓,跑到了北京郊外的白云庵,并叫人通知她父亲说:已择期落发,唐绍仪仍未理睬。女公子见此计不成,再生一计,她又回到城里,使人通知她父亲,说再不答应她的要求,她只好到八大胡同(旧时北京娼妓集中区)去做生意,并且挂上现任国务总理小姐玫瑰的金字招牌。这一记闷棍果然把唐绍仪打昏了。他立刻请回了自己的女儿,宣布“无条件投降”。

结果唐绍仪使用了权势果然逼着顾维钧的岳父张衡山退了亲事。顾维钧就当了唐绍仪的乘龙快婿。现在唐绍仪提起了唐宝玥,足见唐绍仪是真的焦急万分。

顾维钧明白唐绍仪的心思,可是他还是觉得唐绍仪的这个想法未免有些太过于匆忙。正在此时,马车车窗外突然雪片般飞落下来一堆纸片。车夫也被这个给惊呆了,马车速度慢了下来。

这是一条大路,两边也没有什么高大的建筑,这是谁扔的纸片?车里面的顾维钧与唐绍仪还没想明白,就听到外面的人兴奋的高喊着,“天上掉纸了!天上往下掉纸了!”

唐绍仪见到马车夫向前伸着手,抓住了几张尚在空中飞舞的纸片。他打开前面的车窗说道:“给我拿进来!”

车夫连忙递了两张纸进来,顾维钧凑在唐绍仪旁边看过去,却见这是传单,用的是人民党的标准俗体字,只见大大的标题是《袁世凯的这一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