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零七章 开始的结束(十五)

“我们是不是觉得能打赢,这才仓促选择了全歼进攻青岛的北洋军计划?”蒲观水算是明白过来最早的,他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但是这个脑子一热的计划是蒲观水自己先提出来的,说出这种话还是需要不小的勇气。

其他理由也没办法更好解释这个批示,而且仔细想起来,怎么歼灭进攻青岛的北洋军,工农革命军也只是认为打了再说,以当下的局面来看,战斗有利。这倒颇有“败兵先战而后求胜”的味道。

“但是也不能就这么放任北洋军逃窜吧?”参谋长提出了意见,“歼灭敌人有生力量是我们的战略指导。”

“北洋军在逃窜中还能留下多少战斗能力呢?按照以前的计划,直接进攻德州,将北洋一分为二,让北洋军陷入更大的混乱,岂不是更能消耗北洋军的力量?”政委持不同看法。

两种不同的选择都有其特点。如果让北洋军自行撤退,就他们当下的德行,稍稍追击一下,这支大部队退到北京的时候也就成了一群散兵,短时间内根本无法重新构成形成战斗力。

当然,现在歼灭北洋军的计划,能够在短时间内极大削弱北洋军的实力,毕竟这帮北洋军如果拉上城头守城的话,即便战斗力不强,也能够制造不小的麻烦。进攻济南也证明了这件事,一群惊慌失措的北洋军照样能够在城头继续开枪。

“不管如何,我们都把当下的情况分析清楚,给中央发电报过去。而且即便不去消灭在咱们东边青岛方面的北洋军,我们也要歼灭西边的那些北洋军。部队攻打济南之后,也需要暂时休整两天。”蒲观水稍微折衷了一下思路。

蒲观水的电报传到了位于武汉的中央军委之后,华雄茂也觉得这个选择比较棘手。到现在为止的北方战役很顺利,北洋军的战略要地济南被攻陷之后,整个战略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尽管还不知道山东的北洋军到底是个什么局面,不过他们前有坚城,老窝也被端掉。崩溃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工农革命军在军事训练以及各种军民工程上都有经验,不过有一件事却完全没有经验,那就是战俘问题。只是前几次的战斗,就抓到了数万战俘,怎么处理这些战俘就是一个大问题。当下肯定不能把他们给放了,不放了也不可能一直关着。若是没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对待俘虏也就那么普通的解决办法,不饿死就行。怎么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贯彻到战俘问题上,这的确是一个大问题。令华雄茂尤其头痛的是,陈克本人对战俘解决也没有一个确定的思路。这点华雄茂也是支持的,不仅是陈克对于吸收战俘加入工农革命军忧心忡忡,军委里面也没有几个人能够接受这种理念。

这种事情华雄茂当然不可能自己做主,山东军区的意见在接下来的军委会议中引发了不小的争论。陈克没有列席,这么大规模的战争开始之后,经济问题,更准确的说,是后勤问题闹得很大。很多工厂的订单上都出了大大小小的问题,作为国防科工委的头子,游缑遭受到了空前的压力。陈克不得不亲自出面解决这些问题。

“陈主席这还是不来参加会么?”后勤部长秦武安问道。

华雄茂哈哈一笑,“咱们不是在反对重男轻女么,陈主席做个表率,重女轻男。”

同志们知道华雄茂是很喜欢估计装坏的,再加他把关于陈克的坏话说到了头里,众人也不能再抱怨什么。大家只能后哈哈一笑,或者摇头苦笑,也就把这件事给放下了。

“山东军区打得不错,蒲观水同志也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下面的计划以及理由也很充分。那么到底是以就地歼灭为主,还是以最后一举歼灭为主。军委的意见怎么样?”

大家面面相觑,其实怎么歼灭倒不是问题,反正都是干掉北洋军。让大家感到为难的不是这个。看没人主动说话,华雄茂问道:“路辉天同志,你怎么看。”

路辉天现在也没有转到军政上,不过湖北是人民党最重要的工业省份,整个湖北的所有工业都转入了军事体系里面。路辉天作为湖北省委书记,也不得不列席会议。

作为主管党委的干部,路辉天自然考虑政务更多,他直率的说道:“河南方面已经发了话了,关押了这么多人,他们感到很吃力。我不懂军事,打仗具体怎么打,我也不能说什么。但是呢,把宝贵的资源以及运输能力消耗在战俘身上,我实在是不能接受。”

与会的同志没有人能接受,所以没人提出反对意见,路辉天说道:“但是陈主席对改造战俘很没有把握。他都没把握,我也没信心。何足道同志,你当年在江西抓过最多的俘虏,能不能给点意见。”

见皮球踢到了自己脚下,何足道也不推卸,“我也没办法。战俘和咱们工农革命军的想法是完全不一样的。工农革命军不仅仅是革命的军队,是人民的军队。大家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而战,他们还为了光明的未来而战,为了家乡父老而战。战俘就算是投奔了咱们,那也纯粹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我反正是不乐观了。当下能把部队自己的政治工作做好,就已经是极为困难的事情,再来这么一群人,我不赞同。”

这话说完,所有军委委员都点头称是,总参谋部部长忍不住说道:“咱们这支军队本身除了奉献之外,还存在自然而然的地位优势。他们退役之后,同样是地方上的骨干份子。相当大的一部分会直接被招收进城市,成为新的城市居民。如果一群俘虏加入了这样有着卓然不群地位的军队,获得了与那些始终是人民军队才能拥有的身份,我也不支持。最重要的是,咱们如果招收了这些战俘,那么就一定得一视同仁,我们还不能有任何歧视在里面。这太难了。这些人可不是蒲观水同志,蒲观水同志可是最早的老革命,他可不是因为走投无路而选择了咱们人民党。所以我不能同意招收战俘。”

华雄茂点点头,虽然打仗时候居然围绕战俘做起了文章,不过作为国防长,华雄茂自然是不可能接受吸收战俘加入工农革命军的想法。特别是当下的情况,打倒北洋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那就更不能给这些战俘们任何机会了。

后勤压力是巨大的,对战俘的态度是相当一致的,这种非军事考虑就不能不主宰了战略上的判断。华雄茂说道:“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就支持攻打德州,威逼北京,彻底搅乱北洋的战略。而且咱们调查之后,这些北洋军多数是河北山东人,相当部分还是土匪什么的。让他们自己散了吧。最后的铁杆如果一定要逃回北京给袁世凯陪葬,咱们也就成全他们。”

这个意见得到了所有与会者的同意,书记员做了记录,把这个决议,以及决议过程的几个主要观点,以及决议的理由写清楚,准备交给陈克做最后的审核。

说完了北方的问题,华雄茂就提起了南方的问题,“南边的这些北洋军倒也拼命,不过没什么效果。到现在他们连咱们的边界都没有能够打破。一旦北边的问题得到了解决,咱们就要解决南边的问题。这次咱们可是还乡团,对于那些反动地主士绅,我们不可能有任何的客气。必须把他们连根拔起。这就牵扯一个治安战的问题,咱们当年在安徽打围子的时候,就是这么干的,没有任何宽容的理由在里面。这点上主要是思想工作,还有收集那帮人的罪行问题。”

这个议题就显得杀气腾腾了,华雄茂一点都不掩饰的告诉了同志们一件事,对于浙江、福建、广东,人民党会来一次血洗。既然那帮传统旧上层在412里面已经露出了獠牙,工农革命军能做的就只剩把这些家伙斩尽杀绝了。

“战略上没有问题,问题在技术上。”何足道也不可能在乎杀些人,特别这帮对象是杀戮过群众的那帮反革命,何足道绝不可能有丝毫的怜悯之心,“处决这帮人还是得明正典刑,在收集这群家伙的罪证方面,我们只怕不是那么容易。”

华雄茂说道:“光复会的那帮人肯定不能留了,再说现在光复会的人人人手上都不干净。支持北洋的地主们也不能留。浙江倒是好说,但是在福建和广东,我们收集到的情报实在是不够。可是这进军之后,他们跑了怎么办?”

“土改的同时,实施严格的户口制度。然后就大搜捕,凡是没有身份的,抓住后甄别么。虽然这些人一时半会儿甄别不清,不过劳动营从来不缺人。”后勤部长秦武安对此根本没有疑惑。

这建议可操作性挺强,在一阵笑声中,这个议题也结束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