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零六章 开始的结束(十四)

以北洋军的观点来说,如果冲到距离敌人只有不足30米距离的时候,北洋军基本就可以确定自己的胜利了,“以勇气胜”可不是一个玩笑。历史上,即便北洋军已经分化瓦解,北伐战役的时候,叶挺的独立团也是在定泗桥等要地与北洋军进行了激烈残酷的肉搏战才最终获取了胜利。在历史上的412之后,清除了共产党的二次北伐,蒋光头指挥的军队甚至无法战胜北洋军。

靳云鹏看着潮水一样的北洋军冲上人民党的阵地,他眉头已经皱了起来。放下望远镜,靳云鹏转向在身边观战的北洋将领。原本靳云鹏就不相信单靠几道单薄的铁丝网就能阻挡北洋军冲锋的步伐,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在验证靳云鹏的想法。

“突突突”人民党那边终于有了动静。靳云鹏连忙抓起望远镜向阵地上看去,却见几个碉堡的射击口中开始喷吐着长长的火舌。射击根本不是针对北洋军的整条战线,而是针对了铁网上几个破口,大批的北洋军人挤人人挨人的拥挤在那些破口处。

北洋军的士兵们当然不肯费力去全面推倒铁丝网,更别说那些木桩埋得颇深,靠手摇脚踹,甚至是工兵铲拍击也无法截断。至于带刺的铁丝更是麻烦,高抓上去就会挨刺,刺刀切不断带刺铁丝,工兵铲也不好切断。即便费力弄断一根,对于十几根铁丝网根本不值一提。

被铁丝网挡住的北洋军即便想兑现赏金承诺,试图破坏铁丝网,后面跟上来的人却开始推推搡搡,反倒让几个下盘不稳的北洋军扑在了铁丝网上,接着引发了剧烈的惨叫与歇斯底里的怒骂。

面对这样的局面,最轻松的办法莫过于直接通过已经破损的铁丝网缺口冲进去,即便军官还想试图维持队形,整个冲锋的人潮也已经本能的向着铁丝网缺口处前进,在十几个要点聚集起了大团的人群。不仅人挨人人挤人,原本的指挥体系也彻底混乱起来。

就在此时,一直沉默的碉堡中,重机枪开始怒吼起来。这些碉堡射击口距离北洋军的人群距离不到50米,这几乎等于是枪口顶着北洋军的胸口开始射击。子弹带着巨大的动能穿透身体,切断血管,打碎骨头后,依旧能量十足。从前面的那个士兵的肉体中一贯而过之后,又钻进后面的北洋军身体继续着破坏人体的旅途。

尽管看不到血花飞溅,看不到子弹将人的坚硬颅骨用力掀开,白花花的脑浆一飞多高,甚至听不到北洋军官兵垂死的惨叫。不过在后面观阵的靳云鹏能够看到北洋军如同麦子般被子弹一片片的削倒。也就在人民党的重机枪开始怒吼的片刻之后,地面上突然冒出了很多小黑点,那是人民党躲在战壕里面的士兵加入了射击行列。

步枪、机枪的射击进行了没有多久,人民党的炮兵也开始射击,炮弹飞进已经被突如其来的猛烈而且极具效率的杀戮弄懵的北洋军人群中,以更高的单颗杀伤效率收割着北洋军的生命。

靳云鹏已经看傻了,不久前还如同潮水般进攻的北洋军转眼间就成为了杀戮的对象,那些看着令人不舒服的铁丝网现在终于展现出恶鬼般的凶残。在交织火力打击下,开始四散奔逃的北洋军完全被铁丝网所困住了。有些人被同伴挤到了铁丝网上,立刻开始用力弹腾,挣扎毫无效果,那些倒霉的士兵整个人被挂在了铁丝网上。

靳云鹏见过第六军呈上了一小段铁丝网,那粗粗的铁丝上,花朵一样“绽放”着锋利尖锐的铁刺。也不知道那些坚硬到无法轻易掰弯的铁刺到底是怎么牢牢缠在作为支架的三股铁丝上的,反正怎么看都是捆绑在一起的这么个组合,偏偏根本无法让缠在铁丝上的一丛丛铁刺滑动。看到被挂在铁丝网上扭动的北洋军,靳云鹏想起了那铁刺的模样,他觉得牙根发酸,背上一股股的冒着凉气。光凭借想象就能感受到那剧烈的疼痛。

北洋军在这样猛烈的多重打击下再也维持不下去攻势,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他们就试图逃窜。除了被自己强行挤到铁丝网上,挂在上面的不幸者之外,幸存者们的逃窜路线依旧是那些铁网上的缺口。人民党的火力就追逐着北洋军被迫采取的路线猛烈射击。一层层的尸体堆积在这条道路上。只有那些吓昏了头,沿着铁丝网中间的通道开始逃窜的北洋军才暂时活了下来。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两排铁丝网之间也有着截断通道的障碍。仿佛走进了死胡同的老鼠,北洋军就愣在那里,不知道是想方设法继续前进,还是原路返回。

工农革命军的步枪手们可没有给他们尝试的机会,对于几乎静止不动的靶子,步枪的攒射发挥了巨大的威力,在死胡同前面很快也堆起了一堆尸体。

屠杀仅仅进行了不到二十分钟,除了跑在最后的北洋军还能来得及跑回来之外,冲在前面的北洋军官兵没有能够从这片死亡陷阱里面逃出性命来。铁丝网上挂满了已经死亡的,或者尚且在无助挣扎的北洋军士兵。

靳云鹏脑子里面一片混乱,在这种情况下,他甚至下意识的大概估算了一下逃回来的北洋军士兵数量,第一波进攻中投入了两个营共两千人的兵力,能逃回来的只怕不足三百。将近九成的士兵在二十分钟内就丢掉了性命,而人民党的阵地依旧固若金汤。自始至终,靳云鹏甚至从望远镜里面看不到任何一个人民党士兵整个暴露在他的望远镜里面。

事实证明了,一天损失一个旅的士兵,绝不是一个荒诞的玩笑。靳云鹏整个人都快石化了。他的理性想承认这个事实,可他的感性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发生的一切。

仿佛是想把靳云鹏从这个可怕的境界中拯救出来,然后再把靳云鹏抛入更深的深渊一般。传令官已经跑了过来,他用一种凄厉的嗓音喊道:“报告!靳老总,济南失守了!”

工农革命军攻克济南只用了不到两天,化妆进攻北洋军济南据点的部队轻松的一击得手,北洋军根本没想到人民党大部队能够穿越山脉,直接攻到层层关卡背后的济南城下。

夜袭中北洋军整个崩溃了,工农革命军追赶着北洋败兵迅速突破济南外围防线。至17日,西集团袭占匡李庄、双山头、长清等据点,进逼腊山一线;东集团攻占城东屏障茂岭山、砚池山等要点,直扑外城。

17日上午,西集团截断了北洋军对外的所有通道。同时猛攻城墙,守军猝不及防,被工农革命军夺取了外城城墙。但是工农革命军携带的火炮不多,工程器具不足。济南内城高8至12米,底宽10至11米,顶宽8至9米,北洋军与工农革命军在城头进行了惨烈的肉搏战,靠了城内的三万多北洋军狗急跳墙的反扑,北洋军竟然暂时守住了济南内城城墙。

到了18日黎明,人民党情报系统突然猛烈袭击内城的敌军,并且四处纵火。攻城兵团抓住战机,里应外合,调集预备队50军的第二师加入西集团作战,终于打开缺口,各部浴血奋战,连续突击。第50军第73团于18日9时从城东南角突入内城;38军第109团于拂晓前从城西南角突入。部队一拥而入,终于攻破了敌人的防线。

战后,第73、第109团被中央军委分别授予“济南第一团”“济南第二团”的荣誉称号。随即各部迅速向纵深猛攻,激战至18日黄昏,全歼内城守军,被誉为“泉城”的济南获得解放。济南守将化装潜逃,被民兵俘获。

蒲观水始终担心青岛战役的局面,而眼下的局面比想象的更好,北洋军二十万人分数路进攻青岛,完全被挡在青岛最外围防线面前,数日进攻始终无尺寸之进。这样的局面之下,蒲观水立刻致电工农革命军军委,请求实施下一步围歼北洋军的战略。

这次中央军委倒没有给与明确指示,陈克只发了一句话给蒲观水,“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这是《孙子兵法》里面的一句话,大意是能打胜仗的军队首先立于不败之地,然后再去和敌人交战而获得胜利。失败的军队却是先发动进攻再试图在战斗中求取胜利。

作为胜利者一方的山东军区立刻就开始研究起这番批示了。山东军区作为胜利一方,自然是“胜兵”,北洋当下就是“败兵”,他们无谋的发动了战斗,而且试图在战斗中寻找胜利的机会。如果从已经发生的事情上来看,这是毫无疑问的解释。不过陈克这么说话本身就意味着一种非常含蓄的批评或者否定。

陈主席到底想说什么?这是山东军区指挥部里面所有指挥员都想弄明白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