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零五章 开始的结束(十三)

7月18日,在进攻青岛的北洋军总指挥部里面气氛压抑的令所有参谋都不敢吭声。外面没过一段不短的时间就会传来天际雷鸣般的沉闷炮声,这是这几天令北洋军总指挥部开始习惯的声音了。自打7月13日正式进攻青岛以来,这是最常听到的声音。青岛守军的几门巨炮每一声炮响声音都能传出好远,伴随炮声而来的则是数不尽的坏消息。

7月13日“第六军第一师第一旅伤亡惨重无法继续攻城!”

7月14日,“第六军第一师第二旅伤亡惨重无法继续攻城!”

7月16日,“第六军第二师第一旅伤亡惨重无法继续攻城!”

……

北洋发动的猛攻一次次失败,每次失败都是伤亡惨重。靳云鹏每天都催逼部队进攻,部队真的进攻了,北洋军一天一个旅失去战斗力的战争让靳云鹏每天都是破口大骂。在他终于盛怒之下殴打参谋之后,没有任何参谋进到司令部的时候不是万分紧张的。

“让人准备,我要到前线去看看青岛到底怎么一个难攻法?人民党能攻下青岛,我们就比他们差这么多?用什么狗屁铁丝网,就能拦住我们北洋军么!”靳云鹏用沙哑的声音吼道。参谋们对大骂的内容根本不在乎,倒是靳云鹏能到前线去这件事让司令部里面的所有人都感到一阵轻松。

靳云鹏根本没有注意到身边人的反应,他心中的盛怒难以形容。几天来的激战,北洋军甚至连青岛的城墙都没有摸到,据报告说人民党组建了一条战线牢牢的挡住了北洋进攻的路线。铁丝网,碉堡,战壕、机枪阵,在报告中满是这些字眼。人民党的重炮更是被形容的宛如瘟神,每一炮都能让北洋军伤亡惨重。靳云鹏两度进入北洋军校深造,然后被选入附设炮队随营武备学堂第1期学习,毕业后留任教习。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炮击的实际威力。

肯定是前面的那些人无能,找出各种借口来哄骗司令部。怀着杀一儆百的强烈渴望,靳云鹏决定到一线北洋军那里看个究竟。

在亲兵马队的紧紧保护下,靳云鹏开始向30多里外的前线进发。七月份毒辣的太阳让靳云鹏额头上很快就有了汗水,这又加倍的激发了他的愤怒情绪。马队里面都是好马,放开速度之后带来的凉风到还算不错。然而越靠近青岛,一度远远的炮声就愈发清晰起来。不仅如此,进入能够听到炮弹划破空气发出的尖锐啸声的范围后,炮弹落地时传来的巨大冲击波让靳云鹏的坐骑也开始受到惊扰。

北洋军的军医院在进攻部队后方的路边,靳云鹏最先看到的北洋军大群北洋军就是这些人,白色绷带裹缠着各个位置伤处的伤兵在医院营地周围到处可见。随便扫了一眼,靳云鹏就能大概判断出这些人少说也有两三千人。这还是能够看到的,在帐篷中趟的应该是根本无法移动的重伤员。整个营地里面最少也得有五千以上的伤兵。尽管伤兵营距离大路还有段距离,可随风传来的声音中不乏有细微的嚎叫声。

仅仅是几天就有了这么多伤兵,那战场到底又是一种什么局面。靳云鹏心里面突然有种如坠冰窟的感觉。虽然他早就知道战争是有胜有败的,不过打仗这等事要的是士气,若是战前先有了失败的念头,那定然是处处不顺。所以靳云鹏一直不去考虑面对人民党战败的可能,他已经把手中所有的兵力都给用上,要得就是靠人数优势攻下青岛。就眼前看到的局面,北洋军不是没有大规模作战,如果没有大规模的作战,怎么可能有这么多伤兵?猛然间,一股一直压在心底的有可能战败的想法带来的不安感觉让靳云鹏觉得脊背上一阵阵发凉。

过了伤兵营好远,靳云鹏的思绪都没能从这种不安中挣扎出来。直到他看到前面道路上出现了一群身穿北洋将官军服的人。此时靳云鹏心中的恼怒已经被伤兵营的惨状给打掉了大半,他强行收回了思绪,催马向着那群迎接的北洋将官们驰去。

几天的时间能够将一群原本趾高气昂的人打击到意气消沉乃至心如死灰,如果没有能够亲眼见到,靳云鹏是绝对不会相信的。眼前的这群北洋军军官们就让靳云鹏大开眼界。第六军军长赵玉珂看上去仿佛老了十岁,他身边的所有的军官没有一个神色正常,或者茫然,或者困惑,或者被吓得要死。总之,这群北洋将官当下看上去像是被吓坏的孩子,一点都看不出是十万大军的指挥官。

靳云鹏一看这群人的熊样心中原本已经有所消退的怒火更加旺盛的燃烧起来,他在马上怒吼起来,“赵玉珂,你这到底打的是什么仗?!”

双手用力并在身体两侧,呈现立正姿势的赵玉柯身体一震,片刻之后这个男子持续的震颤了一阵,他突然抬起头,眼睛红红的,带着哭腔对靳云鹏喊道:“靳老总,你跟我去个地方!”

旁边有人备马,赵玉柯也不管背后的靳云鹏到底有多么惊讶,他率先向着左边驰去。见赵玉柯表现如此出人意外,靳云鹏倒也不着急问赵玉柯的罪过。他跟在赵玉柯后面催动马匹。

接近了一个小山丘,靳云鹏就闻到一股难闻的味道,那是什么开始腐烂之后的味道,但是赵玉珂仿佛没有感觉一般继续向前,靳云鹏已经跟到了这里,也没有理由不跟下去。刚绕过山丘一点,靳云鹏就看到地上有一小片北洋军躺在那里。

这大夏天的,北洋军中午头躺在太阳底下睡觉?靳云鹏登时觉得大怒,不过片刻后他就看明白了,这根本不是活人,那些人要么身上有大块干涸后的黑色血迹。要么根本就是缺胳膊少腿,地面上躺着的都是死去的北洋军尸体。越向前,靳云鹏视野就越宽阔,只见几乎铺出去几里地,有几十米宽的地面上,堆着数不清的北洋军尸体。一些北洋军用布蒙着脸,正在这些尸体铺成的地面上搜索着。靳云鹏驰近之后,看到这些北洋军的身后堆着一堆堆脏乎乎的金属玩意,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堆堆的银元。那些银元上血迹斑斑,只有没有沾血的部分才在阳光下反射在金属的光泽。

此时赵玉珂已经勒住马匹,等到靳云鹏到了他附近勒住马,赵玉珂才哭喊着说道:“靳老总,打了三天了我们就死了几万的人。不是我指挥不力,也不是我没给大伙发饷,这是真的打不下去!”

夏天苍蝇多,尸体更招苍蝇。当北洋军收集战死者遗物的士兵收集完一具尸体,然后继续向前的时候。就惊动了周围的一片绿头苍蝇,而一片片嗡嗡狂飞的硕大绿头苍蝇仿佛在空中组成了一片黑色的风暴。

靳云鹏也自诩是条好汉,那是能够杀得尸山血海眼睛都不眨的好汉。可眼前几乎望不到头的北洋军尸体,让靳云鹏感到胃部一阵抽搐,若不是因为这几天不断的战败消息让他气的吃不下饭,只怕此时他就已经开始呕吐了。

地面上少说也得有几千具尸体,而这收集尸体的场所旁边易经堆起了几个高高的土堆,想来更多北洋军的尸体已经埋在那下面。

也就在此时,一个正在收集遗体上遗物的士兵突然直起腰,一把扯下脸上蒙着的面巾歇斯底里的嚎叫起来,靳云鹏见到那北洋军士兵先是嚎叫,然后一蹦多高,开始又哭又笑。接着,北洋军士兵蹦跳着在遍布尸体的地上开始奔跑,看方向是想逃出这片地狱。那人的口袋鼓鼓的,显得极为沉重。那士兵感受到这重量带来的不便,就从口袋中掏出大把的银元,向着天空抛去,向着地面砸去。大把的银元飞落在大片的尸体上,片刻间就不见了踪影。

看着发疯的北洋军,听着旁边旁边赵玉珂的嚎哭,呼吸着充满腐烂气味的空气,不时有大个的绿头苍蝇撞的靳云鹏脸上,在靳云鹏的皮肤上留下生疼的感觉。在这片死亡与疯癫的原野上,在毒辣的日头下面,靳云鹏突然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人间还是在地狱。

两个多小时之后,脸色苍白的靳云鹏终于到了人民党的阵地前,来到了据说吞噬了无数北洋军生命的那条防线之前。这里并没有令人印象深刻的高峰,更没有什么崎岖到无法通过的险地。这里就是一片有些起伏的平地。不仅如此,这里只能用荒凉来形容,也不知道该用土里面混着石头,还是碎石上盖着土来形容,草都没有几根。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四道由木桩支撑的铁丝网,木桩老粗,也不知道埋了多深。在上面密密缠着平行的带刺的铁丝,地方这些平行的铁丝上每隔不远还有斜着的几道,仿佛是一张稀疏的大网一般。在这些铁丝网后面,就是在报告中占据极大篇幅的碉堡。那是些圆形的玩意数量也不是很多,看着像是石头的,却看不到任何石缝,露出地面不多,也就是两三尺高。对着北洋军的一面,开了三个黑洞洞的窗口,即便用望远镜也根本看不到里面有什么。

除此之外,还有的就是铁丝网后面据说有人民党的战壕,可现在除了几条土线之外,根本看不到什么。如果不是这异样的铁丝网,那异样的碉堡,以及第一排残破的铁丝网附近被大量炮火蹂躏后留下的黑色痕迹。以及隐约可见的各种残肢之外,靳云鹏根本不敢相信这里曾经大量吞噬者北洋军的生命。

这里是进攻青岛最方便的地方,其他地区多是山地,人民党在上面构筑了更多难以攻破的防御阵地。只有这条大道是最方便的,只要能够突破这里,就可以直逼青岛。但是这里恰恰成了死亡之地,北洋军折损了上万人还不能越雷池一步。

靳云鹏观察完了战场之后根本想不明白到底这简单的玩意有多厉害,回到指挥部,靳云鹏就下令,下午时分第六军第三师派一个团进攻这里。他倒想看看这简单到可以说荒凉的平地上到底是怎么立了几根木桩就能抵挡住数万大军。

第三师师长听到命令之后,脸色登时就白了。不过在靳云鹏杀人般的目光中,他还是赶紧去下达了命令。到了下午,进攻战果然开始了。

战前肯定不会缺了发大洋的环节,靳云鹏倒是担心是否有克扣这冲阵费的事情,他亲自去看了,却没见有丝毫这等迹象。什么冲过去之后如何和的许钱许官的吆喝,北洋军是驾轻就熟,说的极为顺流。北洋军各部之间是不允许往来说话的,军中耳语者杀,这是北洋还能坚持的命令。若是听说其他部队打了败仗,谣言往往比战斗更能消磨士气。所以这个团的部队倒是士气如虹,根本不把面对的事情放在眼中。

一个多小时候,部队已经到了进攻的阵地,先是一轮炮击,炮弹落在这片空地上,就炸起了漫天的碎石与土块。一时间,地面上传来的阵阵震动令人忍不住热血沸腾。

“兄弟们,给我冲!砍到了那些木桩,冲过这片平地,就有重赏,一个人五十大洋!”在这样的吆喝声中,北洋军在低级军官的带领下冲了出去。这里是平地,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隐藏的地方,在冲锋军队的背后,军乐团突然吹奏起《北洋军在前进》这首曲子,那杀气腾腾的音乐配合着上千人并排冲锋的步兵线,倒也真有种排山倒海的感觉。

第一道铁丝网已经残破不堪,轻易就被冲了过去,第二道还算稍微完整,北洋军要么努力试图用工兵铲斩断正面的铁丝网,要么就向着附近的铁丝网缺口跑去,试图尽快的绕过去。

直到此时,人民党阵地上除了北洋军的下意识的呼喊嚎叫之外,始终寂静无声,连一声枪响都没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