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零四章 开始的结束(十二)

“同志们,北洋军打来了,大家知道么?”

“知道!”

“那么为什么要打仗,大家知道么?”

“为了保卫革命果实!”

“以前同志们没地,没营生。要交租,要纳税,还净受欺负。现在革命了,大家分地,分粮,不受那些官府和地主的欺负。可官府地主们就不答应了,他们就要打回来抢大家的东西。咱们和他们打这一仗,就是为了守住这革命果实,就是为了守住大家辛辛苦苦才建设起来的这一切!同志们,你们有没有信心?”

“有!”山呼海啸般的声音从军队中传了出来。这并不是敷衍了事的呼喊声,工农革命军山东军区的战士们大部分不是山东人,不过大家都是普通百姓出身。在山东打土豪分田地,帮助地方进行基础建设,所有的工作不仅仅是山东根据地群众需要的,放到任何一个中国普通地区,都是这些地方上群众极为需要的支持。虽然在山东当兵,战士们依然相信自己的家里面同样有着如此变化。即便是出自老根据地,已经完成相当一部分基础建设的地区,战士们同样认为自己所做所为是绝对正确以及正义的。

对于进攻根据地的北洋军,战士们坚信这些人是来抢夺人民的革命果实,战前动员会上的共识自然是要彻底消灭入侵的北洋军。政委们趁热打铁,大声疾呼,“不彻底消灭北洋军,不彻底打倒北洋政府,就没有咱们老百姓的好日子。”

“消灭北洋军!”

“打倒北洋政府!”

战士们群情激奋的呼喊着。

靠喊口号自然不可能打倒北洋军,战役部署也进行的紧锣密鼓。

靳云鹏知道连日本人都打不来青岛,若是简单的进攻根本没用,想进攻青岛就必须以优势兵力去堆,就如日俄战争中日本纯粹靠兵力优势拿下旅顺要塞一样。济南加上德州的兵力在40万左右,济南与德州各留下五万人守城,其他部队进攻青岛想来是差不多的。

即便如此,靳云鹏也不敢托大,从他的角度来说,工农革命军最好是集结兵力守卫青岛,如果顿兵青岛之下,后路被抄那可就太愚蠢了。进攻的三十万人中,有大概十万人是用来维护交通线,防备青岛以南的工农革命军北上增援。完成了这样的部署之后,靳云鹏乘坐火车在7月10日向青岛方向进发。

车厢自然是临时改装过的,除了靳云鹏自己的卧室里面十分舒适之外,还有一节车厢被改成了参谋部,军事会议就在里面召开。

“诸位兄弟”因为在里面的都是高级军官,靳云鹏称呼也随意不少,“咱们这次打青岛,只要打下了,里面的东西我分毫不取,都由兄弟们自取。不过我话说头里,大总统,段大帅都已经下了严令,这次与人民党作战许胜不许败。若是有谁进攻不力,畏缩不前,那不是兄弟我不讲情面,而是大总统与段大帅不会留情。”

北洋的高级军官们沉默不语,这话其实说了跟没说一样,袁世凯对于进攻不力的军官不会留情,这和靳云鹏倒是没有任何关系。

沉默了一阵,第五军军长陈光远问道:“靳老总,咱们进攻青岛,您可有什么计划?”

靳云鹏在军事上也不是完全没有能力,没有能力的人是不可能受到段祺瑞器重的,他认真的说道:“这能有什么计划,先是重炮轰城,接着就往里面冲。人民党上次打日本人,青岛就是对了日本的海军,日本陆军根本就没有见到青岛就被打掉了。这次咱们海陆两边共同进攻,不怕青岛不下。”

“能不能说的更详细些?”第六军军长赵玉珂问道。尽管靳云鹏说的已经是北洋军能够采取的最好战法,不过战前的时候任何计划都会显得不够。想打下青岛与有一个详尽可靠的进攻青岛的计划本来就是两码事。

靳云鹏皱起了眉头,“诸位兄弟,难道你们怕了不成?”

“怎么会?!靳老总你是开玩笑呢!”诸将哪里敢说一个怕字。到了此时他们除了卖命打仗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

“打仗靠的就是这股子气,若是怕了,没了士气,打什么都不行。这次诸位向下面的兄弟说明白,打下来青岛,里面的东西人口都是大家的!”靳云鹏尽力鼓励道。北洋军根本就没有攻城经验,靳云鹏除了这么说之外,也实在是拿不出别的说法了。

火车在潍坊停下之后,通讯官急匆匆的登上了火车。“报告,人民党在日照的兵力已经在我军封堵前赶进了青岛!”

听到这个消息,车内北洋军将官们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他们计划以强大的优势兵力进攻青岛,而工农革命军部队赶在北洋军前面增援青岛守军,这可绝不是好消息。

“人民党派进去多少人?”靳云鹏沉着脸问道。

“这……,大概有不到三万人!”情报官得到的情报也不是很准确,电报上说大股人民党援军赶去了青岛,情报官只能对具体数字进行猜测了。

“命令五军的第四师,赶紧封堵住铁路,绝对不能再让人民党一兵一卒进入青岛了!”靳云鹏命道。

“靳老总,原先据侦查,人民党在青岛有五万人,现在再进去了三万人,这会不会太难打?”第六军原本是守德州的,现在被派来与第五军一起进攻青岛,第刘军军长赵玉珂觉得相当紧张。

没等这话说完,情报官接二连三的传来了消息,人民党的增援部队不断出现,北洋军负责守住南方的部队开始请求增援了。

靳云鹏听完了这些消息,先是背着手恶狠狠的在参谋车厢里面来回踱了几圈,然后停下脚步哈哈大笑起来。这举动让其他将官们感到极为不解。大家疑惑的目光都落在靳云鹏身上。

“诸位,狭路相逢勇者胜。当下我军一定要攻下青岛,人民党则是一定要援救青岛。咱们就在这么大点的地方上打仗,人民党玩不出什么花样来。只要第五军守好南边,咱们就全力进攻,一定要把青岛拿下来。”

说完,靳云鹏大步走到地图前,“诸位兄弟,人民党没有海军,根本不可能从海上增援青岛。我们北洋的海军在海上把青岛围住了。剩下就是咱们陆军从西往东打,人民党为了增援青岛,肯定要集中所有兵力北上。咱们只要能够拿下青岛,然后大军突然南下,到时候有海军配合,只怕北上救援青岛的人民党也一个都跑不了。这可是天大的军功,诸位兄弟当奋起杀敌,博下自己的功劳才行!”

经这么一解释,北洋军的将官们突然觉得眼前一亮。正如靳云鹏所说,这可是极大的好机会。只要能够一鼓作气拿下青岛,人民党北上增援的部队根本就没有时间知道青岛失陷,这时候北洋军获得进一步胜利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

“靳老总,我们一定拿下青岛向大总统报功!”北洋将官们兴奋的表态。

当天晚些时候,蒲观水也接到了与敌接战的消息。北洋军进攻青岛的坚定态度让蒲观水以及前线指挥部的同志们松了口气。若是北洋三心二意,接战之后求全责备,这仗反倒不是那么好打了。毕竟乘坐胶济铁路的火车,只用12小时就能够从青岛抵达济南。北洋军若是在各个地方都留下兵力,这给打援的部队压力太大。

而收到的消息中,北洋第五军各部不仅没有任何收缩的意思,反倒是向着工农革命军快速运动进发,大有要把工农革命军死死挡在南边的姿态。

“大名府战役咱们要打的就是一个快字!”蒲观水说道。同志们看着地图,早已经心中清楚。靳云鹏也不是傻子,他不会傻呆呆的把济南孤零零的扔在后面。除了留下五万部队守城之外,在其他交通要地,北洋军都派遣了部队,防止工农革命军突然向济南进军。而工农革命军唯一的优势,就在于已经基本占据了沂蒙山区。如果部队走山道的话,是可以避开所有北洋军重兵把守的地区,直插济南城下。在此之前,山中的行军路线早已经确定,并且派遣工兵部队前去整理道路。现在唯一的要点就是进攻济南的十万部队能不能以最短的时间通过这条艰难崎岖的道路,到济南城下发动奇袭了。

“部队士气高昂,战士们求战愿望很高!”军区政委说道。

蒲观水点点头,“这就看咱们在沂蒙山区建设是否能让群众满意了!”

这话实在是太务实了,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山地行军速度怎么都不可能很快,如果没有良好的群众基础,早已经习惯翻山越岭的山民若是向北洋军通风报信,战役虽然不至于失败,但是受到的阻力肯定会大大增加。

而山东军区当下也没有更好的选择,蒲观水命令道:“佯攻敌人南线的部队加强攻势,让敌人感觉我们一定要增援青岛,进攻大名府的部队现在就开始进军!”

沂蒙山区到泰山一带的山区是人民党始终没有放手过的地区,哪怕是几年前与袁世凯签署了协议之后,沂蒙山区一分为二,南边归人民党,北边归北洋。人民党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占据这片地区。现在工农革命军第38军就行进在这片群山中。

对于工农革命军来说,这片贫瘠的山区并不陌生。那一片片柞树林,一条条山道,还有用石块修成的小水库,以及从水库中开凿乃至建设的引水渠。这都是工农革命军官兵与当地群众一起建成的。至于艰险地区用水泥与石块累成的桥梁,更是人民党工程部队汗水的结晶。不少桥梁桥头树立的石碑上,还镌刻着修桥时牺牲者的性命,身份。军人身份的牺牲者比例超过了一半。

在这样的一片土地上,人民党几年来只有付出,现在行进在山间,部队就必须完全相信这片土地上的人民。

这是如此规模的大部队第一次出现在沂蒙山区,很快沿途的村落就被惊动了。道路边,放羊的孩子们用惊讶的目光看着这支长长的队伍。部队经过村庄的时候,村里面的群众也被惊动了。没有人害怕,倒是有不少群众纷纷赶上来,如同以往那样向部队提出了各种请求,有要部队帮着看种树的,有要部队帮着修理农用器械的,还有些家里面有了病人,恳请部队的军医帮着看病的。

村长们倒是更早的得知了部队要经过山区打仗的消息,不过得到这消息的同时,村长们也都得到了命令,“绝对不许走漏风声。”所以心里面想劝说,但是村长却不知道该怎么向村名解释,部队这次不是来帮着大家干活的,而是去打仗的。

好在部队对此也早有准备,他们在村里面留下一定的人手帮助群众解决眼下的问题,大部队依旧毫不停歇的向着济南方向继续前进。

山区的道路当然不会好走,如果没有这几年在山区千辛万苦进行的基础建设,很多地方根本就没办法通行。即便如此,很多地方根本没办法让部队保持两人并行的道路。整个部队呈现一条长长的细线,蜿蜒环绕在山间。

白天的时候,空军部队的飞机也在天空中飞行。晚上的时候,部队点起了火把,山间仿佛亮起了一串串的珍珠,起伏的队列继续在山间行军。

而沿途的群众服饰也在变化,越往山里面走,服饰也越发不同。在比较闭塞的地区,山里面的群众甚至还有人留着辫子。对他们来说,革命、满清逊位、中国实施了共和,那都是遥不可及的事情。这些群众对山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根本没有概念。

但是面对工农革命军的队伍,并没有人害怕。这是他们这几十年来见到的最多的“官府的军队”,而这支军队给他们带来了太多东西。虽然不知道这么多的人到底要去哪里,更是明知道家里面那点粮食熬成的稀粥根本不足以让这么多人没人分到哪怕一小口,但是不少淳朴的山民依旧把家里面的粮食拿出来给做饭,给带给自己太多好处的军队吃点东西。

部队自然不可能接受群众的食物,这是纪律所要求的。但是山民们的热情也根本无法拒绝,部队只好拿出粮食和钱作为酬谢。“这就不用了!这就不用了。”群众喜笑颜开的拎着粮食袋说道。

每一个沿途的村落都留下了一部分战士,这些同志不仅仅要帮助当地群众解决问题,同时也得负责不让当地群众离开村落,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从7月11日出兵,到了7月15日,部队的先头部队就穿过了整个山区,潜伏抵达了济南附近。

济南的情报机关迅速与部队接上了头,济南守军并没有发现工农革命军的动向。现在城防还是与平日差不多,除了城头上部队数量多了些之外,警戒并没有提升到战备的水平。

经过简短的整顿,攻城兵团于7月16日晚发起攻击。夏日的夜晚倒也没有白天的热气,作为泉城济南,夏日的夜风倒是格外的凉爽,混合着水汽的风吹过高地,令守卫的北洋军不免有些昏昏欲睡。

靳云鹏倒是不敢托大,而且济南城也没办法容下这五万军队。所以在李庄、双山头、长清等要地都有北洋军的军营与据点,工农革命军兵分两路,一路向西攻占那些要点,一路向东前去攻占城东屏障茂岭山、砚池山等要地。

由于河北战斗中俘虏了不少北洋军,这些北洋军从临清南下,北洋军服倒是根本不缺。先头部队都穿上北洋军服,整齐的向着敌人的局面前进的时候倒是像模像样。唯一能够暴漏大家身份的可能就是扛在肩头的枪支。不过并没有北洋军发现这点,一支支小分队靠近了敌人的外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