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零三章 开始的结束(十一)

工农革命军大举出击,四处消灭北洋军孤立的小部队,清除北洋的基层组织。消息传到北洋哪里自然就成了“人民党纵兵掠夺河北”。既然人民党曾经化妆过马匪对满清来过一次这类行动,袁世凯倒也没感到有什么太出乎意外。不过他依旧立刻召集起北洋诸将,要求提前出兵。

“大总统,还没有完全准备完毕。马上出兵稍微有些仓促。”北洋众将对袁世凯如此急切的想法有些不解。

袁世凯对这群看不清形势的家伙冷冷的抛出一句话,“不出兵吃什么?”

“大总统,各军军粮不是没问题么?”曹锟傻乎乎的说了句实话。

这么没有政治观念的回答让袁世凯都有些懒得回答,王士珍答道:“军中探马到各处去探查,人民党不仅在各地抢掠,还把各地官员税吏统统给绑走了。没有税吏,农税只怕收不上来。”

这才是袁世凯真正感到头痛的事情,此时正是收税紧要时候,工农革命军若是真的抢掠一番倒也罢了,但是探马传回来的消息中,工农革命军抢掠行动倒是不多,却实实在在的把北洋税吏以及各地村落的保长们给抓捕一空。人民党就算是出动万把人纵兵抢掠,人背马驼也弄不走多少粮食。没有这些税吏保长,北洋税收根本就进行不下去。这可以说是釜底抽薪啊。此时正好是粮食刚收割的时候,百姓的粮食尚在晾晒。一旦再过几天收藏起来,北洋今年是别想再靠税收收到任何粮食。所以袁世凯这次命令北洋各军赶紧出动,目的也是为了尽快逼住人民党的疯狂出击,让他们无法继续肆虐河北。

诸将听了王士珍的话之后都不啃声了,很明显其中几个人脸上有不以为然的表情。袁世凯知道这些人没说出口的话,“税吏征集不了粮食,北洋军大可自己征粮。”而这恰恰是袁世凯极力想避免的事情。他对北洋军的风气再了解不过,在军纪威严粮饷充足的时候,北洋军或许可以不去抢掠百姓。不过这样派北洋军下去收粮,那注定会引发对河北地方的大规模抢掠。河北是直隶,是北洋的老窝,自己在老窝里面开始抢掠,袁世凯自己还下不了这样的决心。

段祺瑞负责这次行军计划,既然袁世凯这么说了,他就拿出了基本制定完毕的最终决战计划。北洋与人民党合击百万大军集中在河北山东这么一片地方打仗,很精妙的小手段根本没用。所以计划是一个非常中规中矩的大兵团作战计划。北洋诸君分成两大集团在河北与山东作战。

考虑到人民党相当一部分部队并没有投入到河北来,初期计划中,河北的部队以包围歼灭战的姿态对盘踞在邯郸与邢台一线的人民党发动进攻。

山东方面则兵分两路,一路固守济南,另一路则直扑青岛。同时北洋舰队在海上配合这路北洋军,对青岛实施围攻。一旦攻克青岛,这路北洋军就沿人民党修建的铁路南下,直扑连云港,尽快打通与南方北洋军的联络。

计划倒是很可取,北洋军都没有大规模战争的经验,战争理念更是传统的很,以占据战略要地为核心理念。这计划颇合乎了北洋军的战争理念,很快就得到了通过。

1915年7月4日,工农革命军的侦察机部队在邢台以北40公里的天空中观察到地平线上出现了异样。能够让地平线出现异样的事情可不多。经验丰富的侦察机飞行员们大概确定是北洋军的大部队向这边来了。飞机携带的燃油已经没有给大家留下什么滞空观察时间,飞行员立刻果断选择返航。

一降落,飞行员立刻汇报情况,并且要求再次起飞。

“想都别想,飞机该检修了。你自己不心疼你的命,我们部队还心疼呢。”大队长二话不说就拒绝了飞行员的要求。

“那我换一架飞机侦查!”飞行员也见过数千乃至数万人规模的行军队伍,可地平线上的动静实在是不寻常,光看到那迹象就给人一种想看明白的感觉。

“飞行员出勤有纪律,这个必须按照规定来。”大队长根本不与通融。空军的同志因为机械故障牺牲的太多了,为了多看一眼就赔上条命,工农革命军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损失。

“放心,你的份我会给好好看的。”轮到下一个执勤的飞行员笑道,“再说了,敌人跑不了那么快。三四十里地,他们大部队怎么都得走上一天。明天你怎么都能看到。”

说笑归说笑,第二轮起飞的飞行员在拉动操纵杆前,神色就已经严肃起来。每次上天都是搏命,这是无数记载、培训以及亲眼目睹事故所明白告知的事实。飞机在准确的驾驶升空之后先绕着机场绕飞一圈,地面观察飞机飞行正常后,才允许飞行员向着邢台北方进行巡航侦查的。

在没有雷达和无线电导航的当下,所有飞行都靠对地面飞行目标标定来判断飞机位置。树林、道路、河流、从控制很容易观测到的标志性建筑,都是飞行员们的判断基点。在空中的大部分精力都用来做这些判断。加上观察地面的情况,不管起飞前到底有什么玩笑,上了天之后飞行员脑子里面就完全没有任何玩笑了。

沿着铁路线往北飞行了三十多公里没花太久,此时正是上午十分,夏日的阳光明亮的照耀着。飞行员的飞行眼镜下的双眼瞳孔收缩起来,那并不是因为阳光刺眼,而是他看到在遥远的地平线上出现了几条青色长龙。即便是四百多米的高空中居高临下,飞行员依旧没有看到这几条青色长龙的尽头。

最前面往来奔行的小点肯定是前哨骑兵,这些马队奔行往来,地上扬起的滚滚尘土甚至从空中都能看清楚。至于那大队人马滚滚向前的行动,飞行员已经没有打算继续观察下去。航拍了几张照片,飞行员立刻返航回去汇报。工农革命军12军驻扎在邢台附近的时候,已经极大破坏了京汉铁路。铁轨自然给拆了,路基也给扒掉了近一公里之多。目的就是不让北洋大部队乘火车顺利抵达邢台。但是眼前的事实表明了一件事,北洋军还是来了。

柴庆国倒是知道了北洋军南下的消息,作为野战军的18军已经接替了工程兵12军。12军可没有闲着,他们在邢台与邯郸的主要交通线上花了十几天构建起一个坚固的防御体系,这个南北东西纵深都超过10公里的防御体系甚至称为一条防线都不为过,从附近收割的粮食也储存在防线里面,足够18军10万人吃上两个月的。水源,粮食,弹药,防线里面都不缺乏。以北洋军当下的能力不可能避开这个防御阵地,他们如果想拯救邯郸的部队,就必须攻破这个防御体系。

不到一百多里外则是临漳县的15军,这是机动部队,部队上下准备好了与北洋军进行周旋。再靠南的河南与河北边境,则是12军。他们的任务就是堵住北洋军全力南下的可能性。

确定了所有部队都到位,柴庆国命道:“一旦北洋军进入攻击范围,空军就开始对北洋军实施例行轰炸。”

到了下午,工农革命军的空军飞机携带着炸弹起飞了。此时北洋军的部队又向前行动了大概十里地。整个长龙依旧看不到尽头,但是整个部队完全进入了空军巡航范围。在高空判明飞行方向是位于北洋军行军大队的正上方,空军飞行员拉动了投弹手柄。因为飞机弹仓开启,飞机座舱中的气流也开始出现了些许变化。最初设计投弹方式的时候没有考虑到气流问题,因此除了机械鼓掌,一个大队长英勇牺牲。在后面的调整设计中,还掉了四架飞机。最后炸弹几乎是外置在飞机外面,靠机械传动实施投放。即便如此,各种缝隙中还是会钻进机舱不少风。

扳动手柄之后,飞机因为瞬间减少了48公斤的重量,因为重心的变化发生了些微的震动。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震动,也让空军付出了最少六架飞机和四条生命。河南军区空军大队第六任大队长领着另外三名飞行员专门实验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三名飞行员中的一名接掌了空军大队第七任队长的职务。

按照手册调整了翼襟角度,震动很快就平息下来。飞行员此时才有余暇观察了一下结果。地面上北洋军士兵组成的青色长龙开始扭曲起来,以炸弹爆炸点为中心,敌人四散奔逃,那凝成一股的队伍仿佛青色沙砾般四散开来。这让飞行员兴奋的高喊了一声。新赶来的北洋军明显并不比在邯郸的吴佩孚部队更加善战。

河北敌人大举南下的情况很快就传到了山东,代理军区司令蒲观水稍稍松了口气。在河北省邯郸地区局面热火朝天的时候,而山东仿佛风平浪静一般,工农革命军山东军区一直按兵不动。设在济宁的前线司令部里面,蒲观水一度在的言语里面对前上司毫无敬意,“袁世凯这就变乌龟了?”

蒲观水很清楚,这样的恼怒根本没有意义,靠骂不可能能让袁世凯送命。工农革命军的战略并不是与北洋军在河北与山东逐城争夺。河北山东交界的要地莫过于德州,夺取德州之后就可以直接进攻北京,在整体战略上,工农革命军军委希望在河北调动北洋的主要兵力,在双方胶着的时候,山东军区快速出兵,攻下济南,然后夺取德州,从德州直插北京。

不过北洋军的反应不好预测,所以主要进攻方向也很可能是河北而不是山东。在河南的两个军就在等待北洋的动向。现在北洋大部队已经行动起来,战争马上就要进入更实质性的阶段。

“准备开始进攻大名府!”蒲观水对军区的同志们说道。

“司令员,最初的计划里面军委命令我们歼灭进攻根据地的敌人,而且我们现在得到的情报里面,北洋军是要先打青岛,我们何不先全歼敌人进攻青岛的部队?”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想法。

蒲观水不支持这个普通的观点,“我们把进攻青岛的敌人打掉之后,敌人会怎么办?不还是窝在济南不敢动了么?那时候咱们最终还是要去打他们。与其这样,我们倒不如趁着敌人主力进攻青岛的时候,一举拿下济南。如果北洋军反应不够迅速,我们就直接进攻德州,不仅可以把北洋军一分为二,还能打开进攻北京的门户。”

“北洋军现在士气正盛,何必与他们在此时争锋?”不同意的意见总是有的。

“北洋军现在士气正盛,他们才敢派大部队进攻青岛。把他们的士气打没了,这些人肯定就龟缩在济南不敢动弹。同志们觉得现在打济南看似与北洋军硬碰硬,可是大家有没有考虑过,以后打济南,我们面对的敌人数量很可能比现在的敌人数量更多。现在动手恰好能够在敌人兵力调动后的这个空隙里面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敌人不下青岛,很可能转头南下。那时候我们以逸待劳,岂不是更加轻松?”

蒲观水笑道:“他们连青岛都打不下来,他们敢南下么?准备腹背受敌么?或者他们在青岛对面设立一条防线,困住青岛?北洋军就算是不能打仗,这点子最基本的军事常识他们还是应该知道的。”

这等知己不知彼的时候,蒲观水也不愿意再进行太多的纠缠,他大声问道:“同志们,我们山东部队到现在为止,都是防御战为主。或者打打诱敌深入的战役,守住青岛,歼灭日本九州师团就是大家的成名之战。但是我们工农革命军的看家本领是防御战么?咱们工农革命军从建成的那天起,就在不停的进攻!所以咱们才能从安徽凤台县一步一步走到这里来。袁世凯的北洋军数量的确很大,但是他们在进攻青岛的时候,咱们能够派出两三倍于济南守军的部队实施进攻,大家是担心咱们的进攻能力不足以打破大名府这样的大城?还是但是咱们的同志在北洋军的进攻面前守不住青岛?”

扫视了同志们一圈,蒲观水大声说道:“哪支部队的指挥员觉得这仗打不了,没问题,我可以把他换下来。肯定有同志能够打得了这仗!肯定有同志能够指挥部队获得胜利!”

这样的狠话撂出来,没人敢吭声了。山东军区的同志并非不相信自己能够战胜北洋军,不过十万人规模以上的攻城战,同志们都没有经历过,心里面也同样没有底。

“这件事,我们还是向军委请示一下吧?”同志们对蒲观水的高压政策也没有完全同意。

就在此时,通讯员在门口喊道:“报告,收到军委来电!”

“念!”蒲观水沉着脸命令道。虽然不知道军委的命令是什么,蒲观水已经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尽量说服军委同意自己的战役设计。

通讯员大声念道:“当下局面已经发生变化,北洋大举进攻时,建议山东军区以青岛吸引敌人兵力,趁机夺取济南。夺取济南后,为直接进攻德州创造了机会。如果能把北洋军非为两部分,我军就可以轻松歼灭敌人一部,对整体战局大为有利。山东军区尽快对此答复。”

蒲观水脸上登时轻松下来,其他同志则缓缓点头,既然军委的态度已经确定了,就没有继续争辩是不是要打济南的问题了。

北洋进攻青岛的部队以驻扎济南的第一军和从德州调过来的二军为主力。这两个军总数高达二十万人,总指挥是大名府司令靳云鹏。这位是段祺瑞手下“四大金刚”之首,深的段祺瑞信任。

在于工农革命军平分山东的这些日子里面,靳云鹏从一开始十分紧张,慢慢的习惯了。

人民党夺了青岛,那是从德国人手中夺取的,其他方面除了人民党夺取了沂蒙山区之外,倒没什么特别的冲突。至于沂蒙山区对与靳云鹏根本谈不上什么了不起的地方。那地方穷的要死,既没钱,也没税收,更是土匪横行的场所。当地山民们“生性险恶,桀骜不驯”。若是维持这么一个鬼地方还需要大量的钱粮。若是出了什么差错,还会担上责任。

不过靳云鹏这一年来却又觉得这么轻易放弃这些地区未免有些可惜了,据他所知,人民党在沂蒙山区用柞树叶养蚕,洋人现在对丝绸需求量极大,几乎是来者不拒。柞蚕丝虽然和桑蚕丝相比不太适合做衣料,靳云鹏好歹知道洋人买这玩意是做重炮火药包的。柞蚕丝更结实些,洋人反倒喜欢。光靠这个,沂蒙山区的穷人都赚到了不少。

得到了进攻青岛的命令,靳云鹏颇为兴奋。如果能够夺取青岛,乃至于夺取山东的话,这数不清的财源就落入了他的手中。即便知道人民党不好惹,更不好大,他依旧决定好好试试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