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章 开始的结束(八)

与往常一样,北洋军的消息通过人民党的情报系统很快就传到了陈克手中,然后又转发到了前线的柴庆国那里。柴庆国觉得心里面极为兴奋,以至于他开会前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才把这心情勉强平息下来。

不久前歼灭了吴佩孚在临漳县的一个旅,又歼灭了吴佩孚轻兵冒进的一个旅。在与吴佩孚的交战中打退并且追击了吴佩孚部队。战后统计中,大概干掉了北洋各个部队四万多人。虽然没有能把吴佩孚出来野战的部队实施围歼,不过这样的重创也算是让北洋军吃了大苦头。工农革命军并没有穷追猛打的对吴佩孚盘踞的邯郸实施进攻,歼灭战的时机既然已经失去,就完全没有必要对过去发生的事情念念不忘。与其顿兵坚城之下却没有进攻的打算,还不如根本不去靠近敌人。

现在得知北洋军号称要动用百万大军前来歼灭自己,这不能不让柴庆国无比兴奋。工农革命军还保持着战斗的主动权,想打就打,想走就走。是否迎战其实并不是一个什么选择,当下只用考虑怎么迎战就行了。

在军事会议上得到消息的同志们也都极为兴奋,不过这兴奋中间大多数是负面的情绪。工农革命军在河北的部队大概有30万人,其中切断邯郸与邢台联系的第18军还是一支工程兵部队,现在还轮不到这支部队实施大规模野战的时候。那么20万人面对百万大军的进攻,怎么看都不是一件让人乐观的好事。

工农革命军的情报很详细,包括北洋吴佩孚提出的围魏救赵的计策也有记述。在座的同志都是军校毕业,柴庆国在军校中的成绩相当优秀,他笑道:“围魏救赵里面说的很清楚,共敌不如分敌,敌阳不如敌阴。进攻兵力集中、实力强大的敌军,不如使强大的敌军分散减弱了再攻击。攻击敌军的强盛部位,不如攻击敌军的薄弱部份来得有效。十六字诀里面讲的就是这个。”

大家都学过这些内容,不过依旧有人提出了意见,这发言甚至能够代表了大多数同志们的烦恼,“问题在于敌人不可预测,他们肯定会实施多路进攻,可每一路在遭到我们攻击后的反应会如何?现在根本没办法正确预测。”

柴庆国的回答极为老生常谈,“敌人不可预测这是必然的。所以陈主席反复强调,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平常那么多训练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这个战争么?把我们自己的仗打好,完成我们的战役战术目的,敌人就注定完蛋。”

说完这些,柴庆国走到地图前面,指着河北战局说道:“北洋军肯定希望我们能够围攻邯郸,而且久攻不下。这样他们的百万大军从容不迫的把我们包围起来,实施歼灭战。这是他们的打法。我们的打法就是一部分部队监视邯郸,其他部队散开去打击北洋军部队,就跟孙悟空钻进牛魔王肚子里面一样。”

“那是内线作战的战法,在河北我们是外线作战,北洋军才是内线。”反对者们依旧不依不饶。

柴庆国敲了敲挂着地图的黑板,“那么我们更要主动出击,把北洋的内线变成北洋的外线,把我们的外线变成我们的内线。就北洋的那个熊样子,我们甚至不用如何艰苦的经营河北地方,只要我们能比北洋更被河北地方群众接受就行了。”

这话让政委与一部分高级会员们眼睛一亮,不过依旧有指挥员忍不住问道:“那该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彻底摧毁北洋在河北的基层。”柴庆国回答的干净利落,“所有县里面的官府,所有的议员、保长、税吏,只要我们能够打击的对象,统统给他抓来。对于北洋小股部队,坚定实施歼灭。争取在北洋大规模出兵前,让北洋在地方上变了瞎子聋子。同志们,我们部队的纪律可是远在北洋之上的,能够摧毁北洋在地方上的基层组织,整个河北对我们来说就是内线作战。至少我们要比北洋更加内线。这叫那个……,那个什么词来着?”柴庆国说到之后突然想不起来专用名词了。

“你是不是想说,比较优势?”政委熊明杨答道。

柴庆国连连点头,“对!就是比较优势!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在这样的具体竞争中,我们当下只要能够胜过北洋就行!”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军事问题,柴庆国指出的是人民党与北洋本质的区别之一,到底是和人民站在一起,还是站在人民上头,这两者的区别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说到这个程度,高级指挥员们也没什么可说了。就算是战争尚有诸多困难,工农革命军在团结群众上有自己的绝对信心。

“后面将是高强度的连续战斗,哪支部队觉得现在需要休整,就提出来。我可以让这些部队负责监视邯郸的工作。但是这些部队经过休整期之后,肯定要替代前期大规模运动战的部队上第一线。所以大家做好心理准备,越往后越难打!”柴庆国给出了自己的预测,“当然了,北洋这百万大军能不能顺利开出来还是一回事呢。”

柴庆国的预测引发了一阵赞同的笑声。

人民党情报网的特点是特别注意基层,特别注意普遍性信息。这些信息收集工作危险性很低,却因为数据量庞大,手机总结起来极为繁琐,想保持基层数据的可靠,还需要不断更新数据。人民党花费的人力物力让河南方面相当头痛,要是以“创造就业”的角度来看,基本情报统计实实在在的提供了数以千记的就业机会。但是在真正用到这些数据之前,大批投入看似是得不偿失的。

战斗目标确定为清除北洋地方基层力量之后,各部队很快就分到了厚厚的文件。各各县的名称、位置、官府的所在、官府组织成员的性命、外貌特征、家庭成份、各地方议员情况、保长情况……,数以万计情报迅速给送到了各部队手中。工农革命军的目的就是先消灭各地的小股北洋军,然并且把这些人暂时抓起来。

目标明确之后,工农革命军河北各部队随即就出动了。先从已经解放的临漳县以及正在围困的邯郸当地开始,一场细密的大扫荡正式开始。在诸多部队中,最先开拔的是工农革命军骑兵旅,旅长庞梓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走在队伍最前头,而是老老实实的在队伍中指挥整个行军。尽管目标是他的老家南宫县,庞梓也没有表现出以往浮躁的模样。

这倒不是庞梓被柴庆国偷偷训斥过,在干校学习的过程中,凡是不能真正有所认识的同志都会面临“无限期改造”的可能。改造手段则是集中劳动。越是拼命表现自己已经认识到错误而拼命改造的同志,越是不太可能通过审核。

思想改造说起来挺可怕的,真的实行起来倒也简单。核心指标就一个,凡是认为革命“是有尽头的”,认为“人生只要达到某个高度后就可以坐在这地位上发号施令”的同志,如果受不住这等劳动改造与思想洗脑,可以自己请求退出。否则的话就得不断接受劳动改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