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九十九章 开始的结束(七)

蒋百里在北洋风评不错,此时自然没有关于蒋百里拿日本军校第一名获赐佩刀的谣言,实际上他成绩也就算是没有落第。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地位根本不可能与陆军大学相比,作为士官学校的学生更不可能接受天皇亲自接见。最重要的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日本本国学生与留学生成绩是分开来的,并没有共同计算。

即便如此,进过正规日本军校学习而且正常毕业,至少在学历上蒋百里还是干的不错。所以原本北洋是想让蒋百里当保定军校校长的,但是袁世凯需要一个精通日本情况的亲信武官,就把蒋百里给调去了当大总统的侍从武官。

郑文杰知道蒋百里比较自傲,加上他自己私下与人民党勾结,自然有些心虚,在这等大事上他还是想表现的更积极些。如果万一蒋百里向人透露出自己曾经向蒋百里请教当下局面的事情,对郑文杰很有利。所以郑文杰诚恳的说道:“百里,你乃是我北洋军中的豪杰,素来被大家称赞。到了此时还请你给哥哥我指条明路,好歹上面问起的时候,别让哥哥我什么都答不上来才好。”

蒋百里觉得此话很是对胃口,不过他还是想稍稍矜持一下,毕竟他是袁世凯的侍从武官,每天都跟随袁世凯,在同辈中也是很不相同的。“郑兄,这等事你自然有高见,何必来找我询问。”

对这样的矜持心态,郑文杰见得多了,北洋中大多数都是这等货色。他连忙低声笑道:“百里,你个性清高,当年大公子坏事前请客喝酒你是从来不去的,后来大公子果然坏了事。不过此事乃是我北洋的大事,我作为情报处的人,知道百里你查过些关于粮食的事情。现在粮食乃是北洋头等大事,百里你还是关心这些要点。所以哥哥我是真心求兄弟你了。哥哥我虽然也能想出来些法子,不过都是有些头没尾的法子,无法纵观战局。百里你军校出身,学业极佳,自然有完整的思路出来。还望你千万给哥哥我说说。”

见郑文杰对自己如此了解,蒋百里心中有些讶异,不过郑文杰说的都是蒋百里觉得挺满意的事情。无论是先看出袁克定要坏事,还是看出北洋粮食要遇到重大问题,蒋百里都算是抓住了关键。而郑文杰把身段放的如此之低,蒋百里也觉得有必要给郑文杰些帮助。

“郑兄,却不知道陆军部里面到底有什么大概想法么?”蒋百里先问道。

郑文杰答道:“这……,百里自然是知道人民党一度以马匪的名义攻入河北,满清立刻土崩瓦解。现在陆军部还是觉得确保战线不能出纰漏。从济南到邯郸,北洋须得先保住战线才行。”

“战线不能有缺口自然是不错,可就我所知,人民党在和咱们北洋打仗的时候没有战线。他们就是那么几个要点,邯郸、青岛、济宁、安阳。咱们与其拘泥一条战线,还不如与人民党对攻。人民党正在围攻邯郸,我们何不采取围魏救赵之计?”

郑文杰听了这个计策,忍不住拍手赞道:“妙啊!”

眼下的战局与历史上“围魏救赵”的局面几乎完全一致,当年魏国围攻赵国首都邯郸,齐国并没有直接派兵去解邯郸之围,而是突然出兵奇袭若是能兵出黄河威逼人民党重镇开封,不仅北洋的邯郸集团之围立刻得到了缓解,北洋军甚至可以对人民党北上的部队实施反包围。到时候人民党不得不匆忙回兵南下,北洋军就可一路追杀。在如此战略局面下,全歼人民党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百里果然大才!”郑文杰连忙称赞道。

“却还有一点。”蒋百里接着说道,“当年齐国也不是立刻起兵进攻开封,而是先去攻击襄陵,也就是临汾。让魏国以为齐军只是要进攻临汾要地,以牵动魏军的兵力。所以才放松了对开封的防御。我们现在若是要用围魏救赵之计,就得找到这个襄陵才行。”

“妙!”郑文杰读兵书不多,原本他以为围魏救赵是简单的直接进攻魏国首都大梁,逼迫魏军回兵,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些弯弯绕。所以郑文杰收起了心里头那点小看的意思,开始更进一步的向蒋百里请教起来。

蒋百里把围魏救赵之计详细教给郑文杰,花了一个多小时。可陆军部的会议还是没有开完,眼瞅着天色已晚,到底是继续等下去,还是就这么回去。蒋百里觉得颇为为难。

郑文杰笑道:“百里,我管情报处,这情报方面还是我们先得到消息的。不妨这样,你今天先回去,明天一早再来。我那时候先与王大人与段大人说了此事,你再去找他们的话,想来他们会见你。即便是不见你,他们也会把此事交代下去。你看如何?”

郑文杰肯如此出力,蒋百里自然是求之不得,“那就有劳郑兄啦!”

第二天蒋百里一早就到了总统办公厅,还没有动身去陆军部,却接到袁世凯的命令,“准备开军事会议。”

与会的都是北洋高级官员,文官们尚且不错,武将们大多数眼睛发红,看来昨天晚上只怕没有休息好。会议室中大型军事地图上,明显标出了交战双方的攻防形势。在黄河以北,云集了大大小小十几支军队。北洋军以北京为核心排下兵力,最前线的邯郸、邢台、德州、济南等城市驻扎着数量庞大的军队。与之相对的,人民党自南向北,主攻方向是邯郸与济南。与战前北洋计划的主动进攻河南计划相比,人民党明显处于进攻姿态。

先由王士珍简单介绍了战局,袁世凯就冷冷的问道:“就我所知,不少人对人民党的飞机畏之如虎,几架飞机往下面扔了些炸弹,各部队就能走不动。小小的炸弹能比大炮还凶猛不成?”

蒋百里一听袁世凯的话,这才明白袁世凯为什么要对外国军事观察团在人民党空袭中伤亡惨重的事情实施禁言。他心里面立刻就觉得不安起来,虽然郑文杰满口应承会告知对陆军部这大员们,关于禁言的事情。可郑文杰到底有没有这么做,那就是天知道的事情。

段祺瑞开口了,“大总统,行军途中突然遭到这猛烈的轰炸,士兵们吓得够呛,军官们也是惊魂未定。我们现在没有武器能够够得着人民党的飞机,若是一味让官兵们冒着轰炸前进,只怕会让军心不稳。”

听到段祺瑞并没有拿外国军事观察团的事情作为借口,蒋百里稍稍松了口气。

“哼!”袁世凯冷笑一声,却没有说话。

见袁世凯极为不满,段祺瑞也神情严肃的答道:“当下的要点是尽快与人民党接敌,击破他们。属下觉得不妨使用围魏救赵之计。”

蒋百里吃了一惊,这是他与郑文杰所谈的事情,难道郑文杰就把这策划连夜告诉了陆军部的人么?

段祺瑞根本不管蒋百里这个侍从武官的神情变化,他继续说道:“派一支部队绕到人民党背后进攻安阳,截断人民党的后路。待得人民党回军之时,我们在邯郸与邢台的大军一路追杀,当可重创人民党。”

段祺瑞刚说完,曹锟就起来说话:“大总统,臣的看法和段大帅不同。人民党在河南还有军队,我们就算是抄了安阳,人民党在邯郸的兵力却不为所动,而是派遣其他部队北上。到时候咱们不仅仅包围不了人民党,派去安阳的部队反倒会遭到人民党的包围。这太冒险了,臣觉得不如就地固守,等人民党攻城时消耗大量的兵力,士气也很低落的时候再动手打。毕竟邯郸是大城市,吴佩孚将军也是名将,可不会那么容易让人民党打下邯郸来的。”

蒋百里看得出,这争论绝非现在才有的,曹锟反对段祺瑞计划的时候,段祺瑞虽然脸色难看,却没有吃惊的表情。

曹锟却没有到此为止,他继续说道:“若是我军要用围魏救赵,那还不如让陕西的军队与江南的军队同时发动进攻。人民党的主力都在河北,距离江南有数千里的道路。陕西部队攻打陕县,只要能够拿下陕县就能进攻洛阳。若是能够得手,人民党河南的部队必然去洛阳防御,在那时候人民党的兵力没有河南的支持,再出兵进攻安阳才是万全之策。其实这两路里面有一路得手,人民党只怕就会退兵了。这岂不是比冒大险直接进攻安阳来的好么?”

听曹锟说到这里,吴佩孚几乎要大怒了,他带着强烈的嘲笑语气说道:“远水不解近渴,若是按照曹将军的意思,那我们还不如请英国立刻出战,派军舰攻打武汉。陈克据说就在武汉,那不比什么都强。”

这话里面强烈的嘲讽意味再明白不过,不过曹锟外号“曹三傻子”,对段祺瑞的嘲讽完全没有恼怒的反应,只见曹锟挠了挠后脑勺,“若是能说动英国人出兵那可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若是武汉打起来了,人民党是定然要撤军的。”

没等段祺瑞愤怒的反驳,袁世凯已经忍不住喝道:“够了!”

段祺瑞是愤愤不平,曹锟则是一脸装傻充愣,两人互相别开了脸。

袁世凯也已经没有心思去教训两人了,教训他们又有何用?当下大敌当前,若是不肯撤了两人的职务,袁世凯还得依靠这两人统御各自的部队。仿佛完全没看到方才的争端一样,袁世凯说道:“既然人民党已经送上门来,我们就不妨和他们决战吧。我听说人民党在河北的将领叫做柴庆国,以前在山东从咱们北洋手下逃出条性命。现在他手下有30万人,咱们不妨就看看这柴庆国这次对上咱们北洋军百万人,能否还逃出性命来。”

听袁世凯的意思居然是要出动所有兵力在河北与人民党决战,所有部队指挥官神色都严肃起来。这些日子他们也没有闲着,作战计划倒是制定了一个又一个。不过这些计划都有些问题,那就是其他派系的部队无一例外的承担着出力不讨好的任务,而本派系的部队至少在军事计划中都得到了最好的任务。所以每个派系的头子都想让自己的军事计划得以通过,而且明确反对别人的军事计划。

现在袁世凯看样子要亲自指挥战争,所有的军头都不再吭声了。大家可以反对其他督军,但是大家都不敢去反对袁世凯。

正在此时,王士珍开口了,“出兵之前有件事只怕需要先做。最近河北很多地方粮铺居然不出售粮食,百姓若是连粮食都买不到,民心定然大乱。所以得有人出来解决此事。”

与会的众人大概都听说过此事,见王士珍在这么重要的会议上提出这个问题,不少人觉得有些意外。王士珍继续说道:“此事背后只怕牵连的有人,若是其他大员们来办此事不甚方便。我推荐大总统的二公子袁克文来督办此事。”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变了脸色。袁世凯的大儿子袁克定因为傻乎乎的招人刺杀陈克,被迫出国去了。而袁世凯的二儿子袁克文也就顺理成章的接替了袁克定的地位。现在王士珍建议袁克文出来督办此事,倒不算是坏选择。所有人都会认为袁克文代表的是袁世凯的态度,若是真的想解决市面上的粮食问题,还真的需要袁克文这样的人才行。

但是袁克文却是不少人心里面实实在在的一根小刺。

果然,王士珍接着说道:“二公子出来查这粮食的事情,总得带人,不妨就让他带着模范团来办此事吧。”

几乎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更加难看起来,王士珍还真的是“内不避亲”!袁克文以及模范团就是北洋诸将心中的那根刺。

北洋新军当年是袁世凯一手拉起的,而就在袁克定坏了事被逼出国之后,袁世凯却开始让他的二儿子袁克文开始编练一支“模范团”新军。这个倒不是袁世凯突然间异想天开的结果,袁克文一直想模仿德国皇帝的禁卫军编制一支军队,这支军队主要是招收贵族以及军官子弟。德皇这么做的目的不外乎更紧密的构筑利益集团。北洋高级将领们倒是很容易理解这点,可袁克定想这么做的目的就让北洋诸将们感到不能接受了。德国皇家禁卫军是拱卫皇帝,现在袁世凯还不是皇帝,袁克定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所以袁克文所领的这支“模范团”新军,段祺瑞为首的这帮人是冷眼视之的。倒是支持袁世凯称帝的这帮人大力支持。

王士珍对这种事情从来不发表观点,对待这支“模范团”新军也没有特别的优待。可在这个关键时刻提出让“模范团”新军来办粮食的事情,诸将们感到很不能接受,却还真的找不出更加合适的人选。到现在为止,“模范团”新军代表的还真的是袁世凯个人的态度。

所有人都看向袁世凯,而袁世凯只是沉默了片刻就答道:“就按照聘卿的意思来办!”

与往常一样,北洋军的消息通过人民党的情报系统很快就传到了陈克手中,然后又转发到了前线的柴庆国那里。柴庆国觉得心里面极为兴奋,以至于他开会前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才把这心情勉强平息下来。

不久前歼灭了吴佩孚在临漳县的一个旅,又歼灭了吴佩孚轻兵冒进的一个旅。在与吴佩孚的交战中打退并且追击了吴佩孚部队。战后统计中,大概干掉了北洋各个部队四万多人。虽然没有能把吴佩孚出来野战的部队实施围歼,不过这样的重创也算是让北洋军吃了大苦头。工农革命军并没有穷追猛打的对吴佩孚盘踞的邯郸实施进攻,歼灭战的时机已经失去后,就完全没有必要对过去发生的事情念念不忘。与其顿兵坚城之下,却没有进攻的打算,还不如根本不去靠近敌人。

现在得知北洋军号称要动用百万大军前来歼灭自己,这不能不让柴庆国无比兴奋。工农革命军还保持着战斗的主动权,想打就打,想走就走。是否迎战其实并不是一个什么选择,当下只用考虑怎么迎战就行了。

在军事会议上得到消息的同志们也都极为兴奋,不过这兴奋中间大多数是负面的情绪。工农革命军在河北的部队大概有30万人,其中切断邯郸与邢台联系的第18军还是一支工程兵部队,现在还轮不到这支部队实施大规模野战的时候。那么20万人面对百万大军的进攻,怎么看都不是一件让人乐观的好事。

工农革命军的情报很详细,包括北洋吴佩孚提出的围魏救赵的计策也有阐述。柴庆国笑道:“围魏救赵里面说的很清楚,共敌不如分敌,敌阳不如敌阴。进攻兵力集 中、实力强大的敌军,不如使强大的敌军分散减弱了再攻击。攻击敌军的强盛部位,不如攻击敌军的薄弱部份来得有效。十六字诀里面讲的就是这个。”

“问题在于敌人不可预测,他们肯定会实施多路进攻,可每一路在遭到我们攻击后的反应会如何?现在根本没办法正确预测。”这发言代表了大多数同志们的烦恼。

“敌人不可预测,这是必然的。所以陈主席反复强调,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