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九十六章 开始的结束(四)

一宿行军根本没睡好的北洋军气喘吁吁的沿原路跑回,各级军官一个劲的催促着北洋军的士兵,六七里地跑了一个小时,对北洋军来说也算是高速。理论上原路撤退没有错,原路大家熟悉,原路距离北洋军大队最近。如果对手不是工农革命军的话,北洋军这个选择绝对是合理的。但是对手是工农革命军,除了战斗工兵之外,步兵们只要不采用轻装前进的行军方式,每个士兵都会携带工兵铲。华北平原是土质平原,易于建立防御阵地,加上华北平原上广大人民挖掘出来的纵横沟渠,大大降低了工农革命军的阵地布置难度。

回撤的北洋军一头就撞上了工农革命军的防御阵地。身上穿着迷彩服,头上带着麦秸秆编织成的草帽,工农革命军的战士甚至等北洋军的先头部队距离自己不到三十距离的时候才从容开枪。最前面奔跑的北洋军在密集的火力下如同割麦子般纷纷倒地。

遇到迎头痛击,北洋军后续部队立刻慌了。他们要么惊恐的停在原地,要么惊慌失措的向路边躲。路边倒是沟渠,他们纷纷蹦了进去,或者跳过沟渠,试图躲到更远一些的地方。

专门挖掘的战壕与百姓们自发挖掘的沟还是有极大不同的,战壕方便作战,自发挖掘的沟渠或深或浅,或宽或窄。有些年久的沟一人多深,跳进去之后连步枪都露不出地面,别说作战了,想爬出来都难。最前面的北洋军遭遇到打击之后,顷刻间就变了一盘散沙,完全失去战斗力。

后面的北洋军一看冲不过去,就集结成了一群,暂时等待军官们发号施令。军官命令还没有过来,工农革命军的炮弹就呼啸着飞来,炮弹在北洋军密集的人堆里面炸开,疯狂的迸射着弹片,如同死神挥舞的镰刀般纵情收割着北洋军的生命。在炮击的打击下,北洋军第二阵的部队丢下满地尸体四散奔逃,顷刻瓦解了。

北洋的旅长根本没想到部队如此不经打,等他赶到前线的时候,蜿蜒一两里地的大路上堆满了北洋军的尸体与伤兵,没有受伤的北洋军或者趴在地上,或者躲在路边沟渠里面,只有极少数人向工农革命军的阵地方向开枪射击。对面工农革命军的阵地上如同死一般的沉寂。

“人民党到底在哪里?”旅长拽出逃条性命的先头部队营长怒喝道。

营长好歹是先锋营的,他颤抖的手指大概指出了方才交火的范围。工农革命军占据了附近平原上所有的土坡,尽管这些土坡并不高,却是极为优越的地形。

“你们向东西两边打过去。”旅长紧皱着眉头对两名营长下了命令。前面遭遇阻击就从两边绕过去,这是最基本的战术。

这个尝试很快就有了结果,两个营的北洋军越过收割完毕的麦田,向着东西两边前进了没多久,早已经布置在那里的工农革命军开始射击了。两个营在步枪、机枪、迫击炮的攻击下一触即溃,旅长在望远镜里面看得清楚,也不知道是躲藏还是被打死,努力试图维持队列进攻的北洋军成片的扑倒在地面上消失在麦田中。其速度之快就跟变戏法一样。

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喜剧往往会戛然而止,悲剧却总是连绵不断。向左右两边试探的行动刚失败,北洋军旅长的感受到了脚下大地的微微震动,随着后队方向密集的枪声,殿后的北洋军仿佛被人追赶般开始往前面跑。旅长举起望远镜,在地平线上出现了大队骑兵的身影。人民党使用骑兵对北洋军的后队发动了袭击。

“你们快去给我顶住!现在就去给我顶住!”北洋军的旅长扯着喉咙对刚跑过来听命令的两名团长喊道。若是在大路上被骑兵冲杀起来,部队只会一哄而散。

“赶紧列队!”旅长刚把两位团长撵去指挥部下,接着就冲身边的另一位营长吼道。

“怎么列队?”营长已经被这一番变化给弄懵了,他糊里糊涂的问道。

旅长再也忍耐不住,看到营长傻呆呆的模样,他再也忍不住,上去就抽了营长两个大嘴巴。营长本来就被局面急剧变化给吓得够呛,这两个嘴巴登时就把他给打懵了。而旅长也只是发泄自己的惶恐,打完之后见营长也没有反抗的意思,他拽住营长的脖领子,手指向前面大路怒吼道:“到前面那片坟头所在的地方给我列排开队列,人民党的骑兵要是冲过来你就给我用排枪顶住!”

喊完之后,旅长猛地推了营长一把,顺道放开手。“你给我顶住,万一人民党的马队冲过来,咱们顶不住就得全部完蛋!”

得到了明确的指示,加上两个耳光也行之有效的清醒了营长的头脑,营长跑向自己的部队,连吆喝带踢打的撵了自己的兵去将近两百米外的那片坟地附近开始布置排枪队列。

下达了总算是有点理性的命令,旅长此时头脑也稍微清醒了些,他转过头喝道:“传令兵!赶紧去让两个团长带兵过来,在这里布置阵地给我守住。告诉他们,咱们距离吴老总不过二十里地,吴老总马上就能赶过来援救咱们!”

这的确是不错的命令,虽然实在是晚了些。而且命令刚下达没多久,就听到天空中有着轻微的嗡嗡声,旅长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是工农革命军的飞机特有的声音。传令兵也吓得僵在当地,旅长一脚就踹上了最近的那个传令兵,“他们赶紧去传令。这时候再跑得慢,大家都是一起死!”

工农革命军的空军还是例行的投弹,而且这次投弹数量甚至远比前些日子的少。毕竟投弹的准头是根本不用指望的,工农革命军的野战部队将北洋军围困起来,一个不小心炸到自己同志可就糟了。

从空中看得清楚,地面上的北洋军的小黑点逐渐向着中心集中,而在更远些的地方,一条条黄褐色的线条缓缓移动着,将这些北洋军牢牢围困起来。也就在此时,除了北洋退路方向上,所有的黄褐色线条中都升起了一红两绿的信号弹。这是部队到达指定位置的信号。工农革命军对北洋军的包围已经完成,剩下的就是一场歼灭战。

侦察机驾驶员们纷纷开始返航,驾驶飞机翱翔在天空的确是令人开心的事情,只是这些飞机的滞空时间极为有限,而且飞机的安全性很得不到保障。很可能上一趟飞的好好的,下一趟就会出事。空军是飞行大队的时候,损失了就任大队长。扩变成空军师之后,损失了三位师长。作为一个独立兵种,空军还因为飞机爆炸损失了一位总司令。这些鲜血的教训与经验积累到现在,让飞机空中故障率降低到了20%以下。所以这些胆大包天不畏生死的飞行员们绝对不会违背空战条例。

空军的情报以及陆军的情报已经传到了负责歼灭战的18军军长这里。军长终于松了口气,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工农革命军到现在为止对北洋军的唯一明确的评价就是“不擅长”运动战。

在陈克本来的时空中,运动战作为解放军横行天下的看家本领,原因就在于“运动”本身就是作战的一个重要部分。不管是接敌的前线运动,还是部队行军的选择。包括敌人一方的各种运动,这都是运动战的考量内容。美国人牛在强大的工业实力,无论是战略轰炸,战术轰炸,饱和火力攻击。重炮削山,炸弹洗地。目的无非是最大限度的削弱敌人的运动能力,瓦解敌人的防御体系,为最后胜利的一击做准备。即便如此,在朝鲜他们依旧被实施运动战的志愿军从鸭绿江撵回了三八线。

18军军长自然不可能知道自己真正的“师承”到底是谁,但是他知道陈克一手创建的军事教育体系当下专攻运动论研,作为这个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军事指挥官,他也只能在这个战争理念下实施指挥。即便如此,被调动进野战状态的北洋军也已经完全不是工农革命军的对手。

军长对参谋们命令道:“各部队实施向心攻击,既然包了敌人饺子,就把饺子给吃下肚。”

打敌人个立足未稳是最基本的战术,如果发现陷入包围之后北洋军立刻玩命的构筑阵地,试图就地抵抗,并且拼命联络吴佩孚野战集团,工农革命军还是能够解决这个旅,只是付出的代价会大很多。可这位旅长就这么傻乎乎的一头装进工农革命军布下的罗网,向从这个罗网中拼死挣扎根本是徒然,工农革命军绝对不会给他们机会。

穆虎三是最近根据调令从部队里面一位营长调入军参谋部工作的,这是工农革命军唯一向德国参谋本部学习的制度。他一面与其他参谋一道发布军长的命令,心里面反刍着战局的发展。工农革命军军事指导性理念中,能够与十六字诀,集中兵力打歼灭战相提并论的,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林虎三原本也颇为担心北洋军发挥自己的优势,选择就地防御负隅顽抗的方法。而北洋军跟进了工农革命军运动战的轨道,战斗难度大大降低。

陈克反复强调过,在战术与装备都已经确定的情况下,对指挥员的最高要求就是精神上的坚定。

穆虎三还记得听陈克讲这番话时候的情形,陈克态度昂扬,两眼亮晶晶的,他左手在空中斜掠而过,声音里面充满了一种令人无法抵抗的专注,“我现在正在干什么,我现在能够干什么,只有最坚定最优秀的指挥员才能利用手中已经拥有的条件去完成战斗任务。因为这种选择首先就要求指挥员实事求是,一个实事求是的指挥员既不会期待根本不会可能出现的什么援助,也不会糊里糊涂去按照命令去完成差事。任何的实事求是都只可能建立在对自己的准备,以及对当下事实的判断上。同志们,获得胜利的道路只有依靠自己这一条,依靠自己就意味着要直面无数艰苦与牺牲,不能主动认清这点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坚定。我相信大家以后的革命军人生涯中必将无数次的遇到这样的事例,希望同志们能够从那些经验中看到这点。”

现在看,北洋军的指挥官明显是不合格的,他放弃了当下能够做到的就地固守的最优选择,在恐惧的驱使下选择了“可以逃命的可能性”。“可以逃命的可能性”所带来的“可能陷入更糟糕地步”的可能性被这位北洋指挥官完全无视了。然后这位北洋军军官带领着部下陷入了更糟糕的地步。“先死的容易后死的难!”这句陈克经常说起的老俗话突然在穆虎三的脑海里面冒了出来。

不过穆虎三并没有让自己的思绪在这战术反刍无限的延展开去,战斗现在刚刚开始,若是认为现在已经大局已定,不仅仅是不实事求是,更可能因为这一点分心而导致煮熟的鸭子飞走的结果。穆虎三把一切与战斗无关的想法排除在脑海之外,开始专心自己的参谋工作。

工农革命军参谋穆虎三的短暂失神或许拖延了一丁点工作时间,不过这点时间并没有给北洋军旅长带来什么机会。在信号弹升起后没有多久,切断北洋军与吴佩孚野战集团的工农革命军部队由防御转入了进攻。先是停息了一阵的炮击开始继续,一身迷彩服,钢盔上带着稻杆帽的工农革命军士兵们在炮弹掩护下开始进攻了。

他们并没有实施潮水般的冲锋,一支支小部队先清剿起躲在各条沟渠里面的北洋军。原本躲在沟渠中试图躲避战争的北洋军率先遭到了攻击。手榴弹嗖嗖的飞进了沟渠,在爆炸后的烟尘中,没有被炸死的北洋军破衣烂衫鲜血淋漓的惨叫起来。有些幸运的家伙们惊慌失措的从那些田间的沟渠中爬出来,他们枪也不要了,只是玩命的狂奔向北洋军的方向。子弹以几十倍的速度从后面轻松的追上了这些家伙,把他们一个个打倒在地。

被围的北洋军第四军第一旅的确证明了自己能够在日照打退日本人绝非浪得虚名,在工农革命军进攻停顿的这段时间中,旅长已经尽了自己最大努力将部队排成空心方阵的模式。至少在被阻隔的退路方向,还有北洋军的后路上,旅长各调集了一个营的兵力在路上组成了千把人的防线。这个两营以颇为标准的“排队枪毙”方式列队,士兵们或站或蹲,以求以三段击的模式维持火力的密度与连续程度。阵线中重机枪也摆放到位,压住了阵脚。

而其他北洋军也纷纷进入军阵,试图加入空心方阵的行列,以进行最后的抵抗。

看到工农革命军的部队撵着北洋军败退的士兵向这边扑了过来,旅长大声吼道:“射击!”

“旅长,前面还有咱们的弟兄!”营长看到那些幸存的家伙们向着北洋军的阵线飞奔而来,忍不住说道。

“等他们跑过来,人民党也跟过来了!这些人重装阵列本来就是死罪,现在就开始打!”旅长根本没有把那点北洋军的性命放到眼里,他厉声喝道。

营长当然看到了尾随而来的人民党,咬咬牙,他刷的抽出军刀冲到队伍那里吼道:“准备!射击!”

北洋军纪律很严,营长的命令很快就传到了连长那里,连长自然也看到了北洋军的同袍们兔子一样飞奔,不过营长下令了,按照北洋的军纪,不执行军令就是死罪。也不管那些北洋军的士兵越来越近,连长们纷纷喝道:“射击!”

密集的枪声在北洋军的阵列中鸣响起来,先是步枪,接着是机枪的吼叫。逃命的北洋军万万没想到自己人居然会开火,有些机灵的原本没有直奔北洋军阵正面而来,在猛烈的射击中保住了性命,那些昏了头直奔军阵正面的猝不及防,统统胸部中弹倒地毙命了。

清除了北洋军和工农革命军中间的这些人,双方的战士们完全暴露在对方的枪口之下。北洋的排枪阵训练有素,射击一旦开始就不会停下。工农革命军卧倒的训练同样是最基本战术动作。只有少数工农革命军的战士中弹倒下,其他战士本能的卧倒在地,有比较好隐蔽处的战士立刻架枪射击,完全处于平地的战士们纷纷侧向滚翻,进入了相对好一些的位置。

北洋军的火力貌似压制了工农革命军一下,北洋军的指挥官们从枪声中感受到了这点。有些城府浅的军官脸上甚至露出了笑容。不过片刻之后激烈想起的枪声让他们的笑容又消失的干干净净,然后继续用更大的声音对北洋军士兵发号施令。

双方进入了近距离对射阶段后,战斗踏入了更激烈更残酷的阶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