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九十一章 结束的开始(十六)

曹家的密道并非专门修建的,而是在购买了附近村民家的宅子后,在挖地窖的时候不小心构筑起来的,从院子里面直通十几丈外的一个房子。但是曹家对此倒是很在意,毕竟家大业大之后就得越发小心,所以偶然挖通之后,曹家就由自家人亲自完成的最后工作。这可是曹家的秘密,只有家里面核心成员才能知道。

工农革命军指挥官听说之后,连忙把简易地图拿给曹逸风看。根据曹逸风指出的地道局面,又叫来附近负责战斗的排长请过来一起询问了曹逸风这条地道的相关情况,这才让人把曹逸风带下去休息。负责那边战斗的排长低声说道:“营长,这地道没什么用。就他说的情况,就算是真的,也是以藏人为主。就算是咱们派进去部队实施突袭,地道也太狭窄,不足以投放足够的部队。”

“突袭的办法可不少,咱们在安徽经验多得很。”营长倒是对地道有自己的想法。

“是准备直接炸塌院墙?”那边的排长同志很机灵。

营长对同志的机敏相当赞同,“既然曹家有这个地道,北洋军被咱们围住之后插翅难飞,狗急跳墙之下未必不会问出这件事情。能从地道里面逃跑,或者躲在地道里面的人会是什么人?即便他们不知道,咱们也可以利用这条地道做不少文章。”

“那我先回去把这条地道找出来再说。”排长立刻就抓住了要点。若是连地道是否存在都不清楚,其他的根本就没什么可谈的。

过了半个多小时,排长一身尘土的跑了过来,“找到那条地道了。曹家那边暂时没人动用这条地道。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知道了。”

“他们是不是知道了,这一试就行。我会命令炮兵先轰塌曹家的院墙,不让那些那些北洋军彻底绝望,他们就不会采取最后的办法。”营长笑道。

排长也大概清楚曹逸风的目的,他问道:“营长,你是真的准备尽可能的救曹家的人么?就我看让他们和北洋军一起完蛋不也挺好。咱们本来就没有必要救曹家的人,若是真的要救,也很难办到。何必给咱们添麻烦?”

这话让周围的其他指挥员忍不住都抬起了头,战斗目的是为了消灭北洋还是为了拯救被北洋抓住的人质,其间的战斗难度差距太大。工农革命军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拯救人质可不是训练科目。营长笑道:“作战目的不是为了拯救被抓的人,和故意不在乎被抓的那些人生死,这是两码事。如果是故意不在乎,和咱们要杀他们有多大的区别?”

“那么营长到底准备怎么安排?”排长对此还是不解。

营政委接过了话头,“北洋军肯定要用那些被抓的人来和咱们讨价还价,咱们就和他们讨价还价。不过绝不能让北洋军觉得利用那些被抓的人能够要挟住咱们。如果北洋军不是丧心病狂,他们也不会去故意杀害这些人。如果这帮北洋军已经丧心病狂,我们工农革命军就完全没有放过他们的理由。我们工农革命军优待俘虏,但是我们工农革命军绝不放过任何祸害百姓的人。这点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忘记。”

“曹家可是当地大地主,他们算不上人民。”参谋说道。这话明显代表了不少同志的心声,众人的目光中都带上了疑问。

“咱们都学习过《矛盾论》吧?主要矛盾,次要矛盾,这得分清。当下的主要矛盾是我们和北洋军的矛盾。我们和曹家的矛盾成为主要矛盾,那也是咱们解放了这个曹家铺之后实施土改时候的事情。陈主席反复强调,不能在矛盾没有爆发的时候就以未雨绸缪为理由强行激化矛盾。如果这次咱们故意让北洋军把曹家给杀光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曹家铺的群众知道之后会怎么看咱们?咱们是卑鄙小人。如果是土改时候曹家非要走反革命道路,咱们把他们明正典刑,那么群众是认为咱们有能力推行新制度。虽然都是杀人,但是背景不同,条件不同,结果也完全不同。同志们对待事情不能一概而论,要实事求是。”政委向大家解释道。

这种理论联系实践的讨论是党的各级党组织日常工作之一,虽然还有同志觉得这么做实在是麻烦,不过人民党党组织是从来不怕麻烦的。而且营长也支持政委的看法,同志们除了“麻烦”这个只能称为个人感受的反对理由之外,也拿不出有理有据的观点,最后大家都同意了政委的看法。在消灭北洋军为主要作战目的的同时,尽可能的避免曹家人的伤亡。

在此期间,整个作战准备一分钟都没有停顿。各个基层战士们绘制地图,收集情报,并且把地图与情报转给各个方向上的部队。以避免整体作战时候的混乱乃至误伤。而炮兵们也布置阵地,确定设计表参数。只要指挥部一声令下,各个战斗单位都可以投入战斗。

一线同志们该喊话的继续喊话,该观察的则继续观察,当携带的热气球升上天空,居高临下的直接观察曹家大院情况的时候,一直负责询问曹逸风的同志也把曹家大院的详细布局图纸以及各建筑的特点给拿了回来。

有了各种情报,制定作战计划的效率就高了很多,大家都认同把东院墙作为突破口。东院墙一旦被打塌,就曹家大院的布局来说,北洋很难找到依托的掩体。工农革命军反倒能够最有效的施展火力优势。营长率先建议后,同志们也都同意了。

在曹家东边布防的炮兵部队早就进行过直瞄测量,从摧毁院墙,到直接向曹家院子里面射击的参数都已经确定。只等命令一下,炮兵们装填了炮弹之后就开始试射。工农革命军的步兵伴随37比较沉重,所以紧急出动的时候多数是携带可拆卸的迫击炮。为了应对各种局面,工农革命军的迫击炮还增加了直射功能。面对院墙这种建筑,首先发射的是类似穿甲弹的实心炮弹。弹丸呼啸着飞出炮管,迅猛的撞上了曹家东院墙。碎石飞溅中,院墙上就出现了两个大坑。看来营部提供的情报没错,曹家院墙修建的时候还是相当在意的。

不过当下的中国没不存在用炮弹绝对打不穿的院墙,更别说是乡下土财主建造的院墙。对工农革命军的炮兵部队来说,他们远比解放军的“前辈”更有实弹训练的优势,眼下的问题只是如何打塌院墙而不是打穿院墙。使用实心弹给与院墙一番重创之后,换装的爆破弹呼啸着撞上院墙后就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原本就坑坑洼洼的东墙顷刻就被打塌了一大块。

炮兵连长咋了咋舌,弹道太高,只是把上头的东墙上方打塌了一块,而且不是给墙直接炸塌一大块。

从炮击开始的时候,院子里面的北洋军就传出了惊恐的喊声。这墙壁塌了一大块,北洋军几乎是集体发出了绝望的喊叫。从不久前那通猛烈的火力打击下逃出性命来,这些人已经失去了斗志。现在他们最后赖以为心里屏障的墙壁若是被彻底摧毁,这些北洋军就根本不知道还怎么打下去。

很快就有北洋军试图从后门冲出去,工农革命军早已经准备完毕的防御阵地立刻用疾风骤雨般的子弹进行了阻拦。丢下新一批的死者与伤者,北洋军惨叫着退了回去。也有些北洋军试图从其他尚且没有展开战斗的北墙爬出去。不过刚露头就遭到来自北墙外的射击,北洋军知道从这里跑不了,也就不再凭白送命。

“人民党的老总,你们是要把我们斩尽杀绝么?你们要是再打,我们可就把曹家都给杀了!我们就是死也要拉上些垫背的?”院子里面的北洋军歇斯底里的冲外面喊道。

“我们早就说过了,我们要你们投降!我们工农革命军优待俘虏。”进攻的部队继续喊话。指挥的连长眉头紧锁,北洋军已经彻底走投无路了,他们这么喊到底是真的准备鱼死网破还只是讨价还价?

疑问并没有持续多久,里面的北洋军就开出了条件。银元从五千升到了一万块,金条从五根升到了十五根。连长心中暗骂自己的错误,工农革命军会为了胜利死战到底,并不等于其他军队也会有如此的觉悟。部队虽然一直要求从战术上重视敌人,“子弹可不长眼!我们在获得最后胜利前一点都不能松懈!”不过此时战术部分已经结束,北洋军靠武器也好,靠勇气也好,不管他们做了什么都不可能对战局有任何影响。此时再一味坚持北洋军会死战到底就是刻舟求剑。当下的工作不仅仅是靠喊话拖延时间,更要通过喊话瓦解敌人最后的战斗意志。

想到这里,连长一面命通讯员告诉营长北洋军的动向,建议炮兵暂停射击。一面让喊话的同志开始继续劝降。

也就在劝降不断进行的同时,埋伏在地道里面的工农革命军的同志听到曹家的地道入口处有了动静。很快地道的盖子就被掀开,有人开始摸了进来。这地道经过多个废弃的地窖。工农革命军的战士们就埋伏在地窖里面,探路的肯定是小兵。同志们躲在暗处先让过了他们。果然,后面的人没能沉住气,只听有人急切的说道:“胡大哥,咱们快点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说完这句没有得到回应,方才说话的人继续劝道:“胡大哥,好歹咱们先进去躲躲。”

也就在此时,探路的北洋军也已经从前面折了回来。“营长,地道里面没有人,出口好像也没什么人。”

那位“胡大哥”先是沉默了片刻,不过随着炮击的声音以及围墙崩塌的声音,他的承受能力也明显到了极限。“走,带上那胡家的老东西,咱们赶紧撤。”

一小搓人鱼贯进入地道,然后胡家的地道入口又被关上了。一个哀求的声音响起,“胡老总,你要多少钱我就给多少钱,只求留我一条性命。你可不能杀我啊!”

“你他妈给我闭嘴!老子带着兄弟到你门上来,结果现在兄弟们都要折损在这里,你是不是人民党的探子,专门设下这埋伏来对付我们的。你老实说,若是不老实老子现在就毙了你!”

“我绝不是人民党的探子,我……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来了!”哀求的声音焦急恐惧的说道。

“胡大哥,这家伙一看就靠不住,咱们干脆把他一杀,然后自己出去算了。”先前劝说赶紧进地道的那人说道。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哀求的声音变成了惨叫,接着就听到有人被捂住嘴发出的呜呜声。

“再大声说话老子立刻毙了你!”胡营长低声喝道。“你要是想活命,就老老实实带路,再有什么事,老子第一个就毙了你!听到没有!”

虽然被人捂住嘴,一直哀求饶命的那位也从人的指缝中憋出了同意的声音。

战士们就静静的等待着,直到这些人全部进入了埋伏圈,大家才猛地打亮手电,在光柱的突然刺激下,试图逃命的一行人都被晃了眼睛。他们下意识的用手遮住光线,等他们稍微习惯了手电光柱的时候,已经被完全包围起来。方才嘴上不管喊得多凶狠,这一行人没有一个在这等局面下实施决死抵抗。在“举起手来”的命令下,他们都乖乖的举起了双手。

胡营长抛下兄弟们自己逃命的事情并没有被这些遭到抛弃的北洋军发现,直到胡营长和他的亲信们绳捆索绑灰头土脸的被推倒曹家大院前面的时候,北洋军才明白自己的境地。连营长秘密逃跑之后都被抓了,这些北洋军的小兵们完全没了抵抗的意志。再喊了一次话,他们就按照工农革命军的命令,高举双手走出曹家大院投降。

在这混乱的时候,曹家倒是幸运的逼过了被屠杀的一劫。没有人被杀,除了有女性遭到了揉捏的猥亵之外,北洋的士兵还真的没有穷凶极恶到干些更进一步的事情。

不过北洋军以及被俘的税吏可完全没有让曹家逃过这一劫的打算,胡营长也好,税吏也好,也没有先求饶,而是直接开始揭发曹家于官府勾结,试图来杀准备投奔人民党的百姓。

营里面的同志原本还因为营政委和营长主张尽可能救下曹家人性命而感到郁闷,光为了给北洋军施压,这就用掉了不少炮弹。这些炮弹若是用在炮击曹家大院内,只怕北洋军能伤亡过半,再来一个冲锋就能彻底解决这些北洋军。不过曹家的恶行被揭露之后,这些参与过土改的同志们都已经想到,曹家的恶行会在曹家铺激起何等的愤怒。而这些愤怒对于人民党在曹家铺的工作减少多少麻烦。

这些同志用钦佩的目光看向营政委和营长,不少人心里面已经决定,一旦有空,就要让营政委和营长再把《矛盾论》好好讲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