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八十九章 结束的开始(十四)

既然自己的营长胡传魁已经开始弄钱,北洋军们就没什么可担心的。这次出兵官府的意思虽然是让“镇压刁民”,不过北洋军根本不在乎这个事情。大战在即,谁还在乎刁民不刁民的事情。来到曹家铺的北洋军是收编的土匪,营长胡传魁本来就是个山东响马出身,手下有一百多兄弟。北洋大扩军的时候,胡传魁又吞并了几个小响马团,然后集体投奔北洋军。

北洋军急缺人力,哪怕是响马也是有组织有纪律,而且好歹懂些枪马,所以对胡传魁这帮人来者不拒。胡传魁为人善于打点,即便是响马出身却不是官场上的菜鸟。所以他手下的这些兄弟也没有被打散。反倒坐稳了这营长的位置。不过既然吃了这北洋军的饭,军法官们杀起人来可是毫不手软,这帮前土匪好歹也在北洋军残酷的军纪下学会了些规矩。胡传魁进曹翠山家之前命令他们不要私自在曹家搜拿东西。这帮家伙倒也暂时忍住了。反正分到钱是迟早的事情,分到钱之后再从曹家弄东西的机会多的是。

既然目标明确,而且目标实现在即,这些北洋军的纪律自然大大放松。就连在村里面放哨的北洋军也一个劲的往曹家这边瞅,生怕到发钱的时候晚了一步。

河北农村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道路根本没人修。鲁迅说世上本没有路,人走多了就有了路。而农村的真实情况是路不仅是靠人脚踏出来的,还会因为不断有人走而变得塌陷。而这时候人民为了走平整的道路,就会走别人的农田。谁都想走别人平整的田地,却不想让别人走自家的田地,所以不少人就开始在自家田外面掘沟,以阻止别人进入自己的地里面,于是乎各家都在挖沟保卫自己的农田。沟越多大家行走就越不方便,越不方便就越让人民集中行走在还算平整的土地上,而行走的人越多,道路坑洼的就越快。这种恶性循环让本该是平整的河北土地呈现出一派深沟纵横的可怕景象。

这种局面在河南也有,只是人民党解放河南之后实施了土改,同时在陈克为首的党中央命令下很重视了道路问题。经过两年多的整顿,河南的土地越来越平整,但是近在咫尺的河北还是以往的那般模样。

虽然对普通百姓来说,沟渠纵横让出行极不方便,不过对工农革命军来讲,这些沟渠极大的提供了隐蔽行军的途径。一支支以班为单位的小部队组成的纵队就在沟渠中快速移动着。当为首的尖刀部队运动到距离曹家铺村口不足三十米的地方,北洋军在村口的哨兵们竟然根本没有发现。

班长拿出了一面小镜子,先瞅了瞅太阳的角度,就把镜子卡在一个随身的小架子上,把镜子慢慢的探出了沟渠,从镜子里面看得清楚,四名北洋军士兵躲在树荫下正在聊天,而村口的岗哨到村里面根本没有其他人。作为尖刀班的部队自然与众不同,班长打了个手势,就把镜子交给了其他战士。战士们观察完了位置之后,沉默的看着班长在地面上用军用匕首画了个草图。

圈定了各自的目标之后,战士们纷纷拿出了钢手弩,然后在弩头上涂抹了药物。这是强力麻醉剂。当然,如果射中的位置不太好的话,药量也会导致死亡。不过工农革命军并没有准备让对方毫无伤亡。准备完毕之后,有战士继续举着小镜子观察敌情,其他的战士开始继续向前移动。

到了直线距离不超过20米的地方,战士们等着班长命令,班长深呼吸了几下,缓缓的靠着沟渠站起身,当他用力挥手之后就完全从沟里面探出身去。每两个人对付一个北洋军,手弩是三连发。二十四支弩箭片刻间就射了出去。四名北洋军的哨兵连惨叫的时间都没有就倒在地上。工农革命军的战士们早就准备好了,见北洋的哨兵给打倒。立刻就有人冲过去把他们拖进沟里面来。而早已经穿好了北洋军服的几名战士摘下北洋哨兵的军帽扣在自己头上,然后拎起北洋的步枪就站到了岗哨的位置上。

干掉了北洋的哨兵,工农革命军的行动就更加快捷起来。哨兵们监视着村子里面的动静,用看似若无其事,但是实际上约定好的肢体动作发布着信号。一群群身穿迷彩服的战士们很快就对村落实施了包围。这是一支总数超过600的部队,村子三面都布置了迫击炮阵地,有大路的那面则布置了机枪阵地。整个运动不超过20分钟,北洋军就算是此时从里面冲出来也是插翅难飞的。

而北洋军根本就没有发现自己被包围的事实,工农革命军也没有傻乎乎的等着北洋发现。既然已经控制了阵地,部队随即开始进一步收缩包围网。最初的尖刀班向着村里面摸了进去。

曹家作为曹家铺的大地主,院子还不小。北洋军的五百多人在院里院外都站满了之后居然还不是太挤。商谈已经进行了快一个小时,而且胡传魁也没有叫人进去“帮助开导”曹翠山,那么看时间谈判也进行的差不多了。随时都可能有命令让众人开始挖钱或者分钱。所以北洋军的注意力基本都集中在院子里面,对外围的事情注意的很少。

尽管工农革命军的尖刀班并不完全清楚这件事,不过北洋军这种动向让尖刀排感到非常有利。既然过兵,村里面的百姓要么逃跑了,要么躲在家里面一声不吭,就连各家的狗也都被百姓带进了屋子,以防止因为吠叫引起北洋军的注意。被突然出现的事情打扰的可能性降到了最低。

“班长,怎么办?”战士低声问道。

“摸过去,能清理些就清理些。”班长也低声答道,怕战士没有完全理解自己的意思,班长又叮嘱道,“不用留情。”

战士们纷纷掏出了匕首,匕首都经过表面处理,至少也涂了墨汁。几个外围的北洋军正在兴高采烈的讨论着拿了钱之后回到县城去逛窑子的事情。突然间被后面闪出的身影捂住嘴,匕首对着要害猛刺之后就一命呜呼。而工农革命军尖刀班的战士并没有停下来,他们把尸体拖到旁边的僻静之处,就继续向前摸去。

这是一个聚歼的好机会,北洋军完全聚集在一地,为了发挥工农革命军的火力优势,占据有利的地形非常重要。而且这些战士们也注意到北洋军可以依托大院进行防御。在这样的局面下,能更接近敌人一点,就能够减少一分歼灭战的难度。北洋军还抬了两挺重机枪,若是能在进攻前就摧毁那两挺重机枪,继而把敌人完全封锁进大院,战斗就完全是瓮中捉鳖的局面。甚至不用冒死进攻,光工农革命军的迫击炮就能让北洋军失去战斗力。

不过这等小分队的特种进攻也是有极限的,大家杀起人来手起刀落。那也只能对些落单的,工农革命军的战士也是普通人,想靠一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几十上百人面前悄无声息的杀人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幸好北洋军的重机枪耀武扬威的摆在曹家大院前面,其威慑有余,而实用性大大降低。小分队距离机枪阵地还有五十米的距离,已经实在没有办法靠前了。班长命令战士准备投弹。他对三名同志说道:“你们专门对付敌人的机枪。”这三人都是尖刀班里面的优等投手,三十多米距离内投弹准确性极高。

同志们准备完毕之后,班长带头就从一处民宅后面冲了出去。他率先向近处的北洋军透支了手榴弹。后面的同志们也跟着冲出来投弹。投弹刚结束,班长就和先冲出去的同志们闪回了隐蔽的地方。

轰轰的爆炸声接连响了起来,副班长数着爆炸声。确定爆炸声与投弹数量一致后,他带着三名优等投弹手冲了出去。一溜烟的冲出去十几米,副班长带头,四人向着北洋的机枪方向各投了两枚手榴弹。接着就扯了回来。

班长此时也从隐蔽的地方出来,他亲眼看到手雷准确的在两挺重机枪附近爆炸。黑黝黝的重机枪在爆炸的冲击中飞了起来,在半空中扭曲变形。这次攻击实施的相当顺利。

“打信号弹!”班长对战士喊道。话音刚落,两红一绿的信号弹就被打上了半空,红色烟雾与绿色烟雾在蓝天的衬托下格外的醒目。没过多久,就听到了冲锋号的声音。已经进入攻击位置的工农革命军的部队向着曹家大院方向猛攻而来。

北洋军在奇袭下根本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一系列的爆炸中产生了不少伤者,也只是让北洋军混乱起来。院子外面的人下意识的想逃进院子,院子里面的人则想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结果一群人就在院门口集成一团。直到工农革命军的子弹呼啸而来,在混乱的人群中打出一片片的血花,这帮人才最终明白了事情真的不对头,有人杀过来了。

没有抵抗,所有人都喊叫着往院子里面跑。有些跑不了的情急之下准备爬墙进入院子里面。结果有纵越能力比较好的家伙扒住了墙头,却成了上好的靶子。不少工农革命军的战士,以及一挺轻机枪的机枪手都看中了这几个人,一通子弹过去,这几个人在墙上留下了大块的血痕,然后如同面口袋般从墙上坠了下来。不过这几个人也没有直接砸到地上,地面上已经堆积起了不少尸体与伤者。他们的尸体仅仅在尸横遍地的曹家大院前又给覆盖了一层而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