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八十五章 结束的开始(十)

人民党查封巡捕房之前与往常一样都要开会,对于查封行动中面对不服从要求的巡捕们可以实施何种程度的暴力措施,要不要“文明执法”。这个讨论看似可笑,不过实际上却是关于和英国人斗争到什么程度的问题。巡捕的抵抗从口头到行动,人民党对不同的反抗应该以何种方式应对?

听到有人引用“斗争要有礼有节”的话,陈克气乐了。“洋巡捕代表的是外国人在中国的特权,虽然我们执掌武汉之后洋巡捕已经不敢踏出租界一步,即便是在租界的任何事物都得与我们商量才行。但是特权就是特权,不把这些特权彻底打烂,人民是不会相信我们保卫中国利益的决心!说矫枉过正也好,说痛打落水狗也好。这次查封巡捕房不用有任何客气。”

说完这些之后,陈克瞅了瞅公安部部长林深河。林深河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不知道陈克的意思,他试探着说道:“陈主席是要我带队?”

“林深河同志,查封这些非法单位不就是公安部门的工作么?”陈克答道。

这话在人民党中央里面引起了一阵笑声,以林深河与巡捕房的渊源,其实他还真的未必合适出面,就算党内知道林深河不是主动请缨,可肯定会有人背地里说三道四。

不过林深河的个性绝不是会对这些在意,或者说正因为有这帮同志们的笑声,林深河反倒完全放下了心理包袱,既然都被人笑话了,那还有什么顾忌?会议最后决定,公安部领头进行清查根据地全部非法组织,林深河则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

宫崎滔天是个亚洲主义者,在加入人民党之前他就宣传解放整个亚洲。陈克态度如此明确的要求查封巡捕房,他自然是精神百倍。面对那些坚决不缴械的巡捕,宫崎滔天用流畅的汉语说道:“你们作为非法组织成员,都给我老实下来。你们这些非法组织不要继续犯法了,你们若是反抗,那就犯下了袭警的罪行。我们武汉公安系统有权立刻击毙。”

说完这些,宫崎滔天向同来的武警们挥了挥手,“上子弹!上刺刀!”

哗哗啦啦一阵上刺刀拉枪栓的声音,武警们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那几个坚持反抗的家伙都是英国巡捕房的头子,被缴械可是意味着彻底投降的大事,他们当然不肯轻易屈服。不过看到武装警察们一个个做出了立刻战斗的准备。加上这帮武警数量呈现压倒性的优势。明晃晃的刺刀以及方才拉枪栓的动作让这些人知道人民党这是来真的。

为首的巡捕头子大声喊道:“你们这是非法的行动!我们有条约保护!”

“非法行动?我们武汉公安局是这里的政府部门。我们这次行动的理由就是取消非法组织,租界这玩意是英国人和满清签署的条约,和我们人民革命有什么关系。凡是没有在我们根据地备案的组织都是非法,统统要取缔。你们要是抗议,找满清抗议去。”

“你们这是挑衅大英帝国!”巡捕房头子高声喊道。

宫崎滔天上的教会学堂,懂得英语。他冷笑道:“给你半分钟,把枪交了!”

巡捕房头子虽然知道今天肯定要被缴械,不过他自然不肯向中国人如此投降。嘴里面吆喝着“大英帝国绝不能接受这样的行动”,巡捕房头子并不主动缴枪。

宫崎滔天等了半分钟,然后向武警们挥了挥手。战士们二话不说冲上去抡起枪托就砸了下去。其他巡捕没想到人民党动手这么狠,一群人刚想反抗,其他战士的刺刀就顶在他们胸口,刺刀并不是做个样子,而是真的刺到了那帮人的肉。巡部门吃通往后退,战士们挺着刺刀继续向前,把这些家伙给逼成了一堆。

巡捕房头子则被踹倒一通暴打,宫崎滔天命令道:“打到他不叫为止!”

两分钟后,巡捕房头子终于不叫唤,他缩成一团在地上哭泣着。这通暴打让平日里颐指气使的这厮完全开始理解到人民党是来真的。当然,这认识刚刚开始。战士们把这厮拽起来,剥得只剩条内裤,然后把其他巡捕都给剥去上衣,倒是帽子还给他们戴在脑袋上。接着这群人被五花大绑,每个人背上绳子里面都插了一块牌子,上书“非法组织成员”。这些巡捕脖子上用一根长绳连起来,长绳的最前端系在一辆汽车后面。这样的一支队伍在武警的驱赶下开始在租借里面游街示众。

被拖出来的不仅仅是这一条队伍,美国已经接到了人民党的通知,他们倒是没有遭到什么冲击。其他外国组织的巡捕房的巡捕都有所反抗,只要有一个人反抗,所有巡捕房成员都被抓起来游街。街上的外国人看到这长长的队伍,立刻用各种声音惊呼“上帝”。然后他们赶紧跑了。人民党接受巡捕房存在已经有几年了,中国人没想到今天人民党彻底翻脸。所谓看着平日里也是貌似威风凛凛的巡捕们现在要么光着,要么半光着,如同一群牲口一样被长绳练成一排。大家先是惊讶,接着不知道谁先大声笑起来,然后围观的人群中掀起来一阵高过一阵的笑声。

围观者对这帮光了上身,却偏偏还带着帽子的家伙指指点点。队伍里面那些中国巡捕更是被认出来了,“那是XXX家的儿子!平日里就是XXXX”这些家伙的家底被揭了干净。

中国巡部们听到人群中有小孩子在问,“为什么要把这些人捆起来?”

而小孩子身边的大人则笑道:“因为他们是坏人,是坏人就会被这么捆起来。你长大以后可不能当这种坏人。你要是敢像这些人一样学坏,也会被这么捆起来游街。到时候我得打断你的腿!”

这些巡捕们原本也是街上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听到这些批评,他们只觉得自己的地位一落千丈,心里面完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不过心里面怎么想已经不重要了。脖子上绳套传来的向前的牵引力是实实在在的,这股子力量逼迫着他们不得不在众人的围观中向前继续走。如果现在有个地缝,这帮人就想钻进去。

经过一番游街示众,人民党以治安条例中的“流氓罪”把这些人送进了拘留所。

人民党的游街示众本来就是赤裸裸的表态,同志们都认为英国人会立刻选择报复,但是结果却并非如此。在“水雷”的包围下,英国舰队竟然没有开炮示威。不仅仅是头一天,而且接下来的几天中,人民党查封了所有巡捕房,并且要求租界所有外国人依照人民党的规定,在三天内到指定场所办理留居审批手续。所有要求都是以公函形式递交的,公函上说的清楚,如果这些外国人不能按时去申请的话,就将以非法移民的身份遭到逮捕。

在武汉的英国领事馆并不具有决定是否开战的权力。命令英国长江舰队对武汉实施炮击,必须是英国公使馆下令才行。就武汉的英国领事馆自己而言,他们并不希望现在爆发战斗。他们已经与英国长江舰队的指挥官进行了磋商,舰队司令表示,当下他没有理由进行炮战。

人民党的“水雷演戏”实在是太讨厌了。假水雷尽管无法对军舰进行实质性打击,不过假水雷证明了一件事,人民党有能力对英国舰队实施水雷战。如果若干假水雷中混杂了真水雷,那时候英国舰队该如何应对。在几天前开始的水雷战中,英国舰队已经发现自己并没有能力完全消灭或者避开人民党的水雷群。除非英国舰队暂时撤的更远些。

不过这样的决定根本不可能实现,长江舰队的目的是为了保护英国的利益,保卫英国侨民与商人。一通开炮后撤退是可以的,只是接下来人民党会怎么对付留在武汉的英国人呢?他们已经通过巡捕房的事情向英国表态了。以英国人对陈克的了解,陈克做事从不过份,如果不是已经下了决心,有着足够的后手,陈克是不会表示任何真正敌对态度的。

在这样的局面下,英国武汉领事馆已经通过军舰的方式尽快把消息传递给了在北京的英国公使馆。人民党截断了中国南北电报网之后,信息传到北京好歹也得两天。英国公使馆不可能立刻做出决断来。即便是感到再屈辱,武汉的英国领事馆与英国舰队也只是暂时保持沉默。

在6月10日,英国公使馆已经得到了武汉领事馆与英国长江舰队司令的来信。可英国公使馆根本拿不出办法来。此时北洋已经开始与人民党进行军事对峙,英国人对北洋政府即便是谈不上信心,好歹也知道北洋也有百万大军。在英国公使以及汉弗莱爵士的想象中,北洋军好歹也能够进行战斗的。

只是这百万大军的行动令英国方面感到不解。北洋军中有些英国观察员,实际上也充当了顾问的角色。原先北洋军的顾问多是德国军官,在战争期间,德军军官没办法堂而皇之的继续自己的顾问角色。英国作为北洋当下的金主,自然充当了这个角色。

这些英国观察员们得到的消息是,人民党在河北与山东实施了情报阻断,于是河北北洋军竟然不敢发动进攻。反倒是人民党的小股部队开始对北洋军实施了全面骚扰。

由于占据了空中侦查的优势,人民党从五月底开始的侦察部队的战斗中先是全面压制了北洋军的侦察部队,到了6月10日以后,人民党的小部队出动出击,开始对北洋军的外围据点实施打击。北洋军面对人民党犀利快捷的进攻没有准备。当他们得知自己的外围据点遭到袭击,派遣大部队前往解围的时候,人民党部队已经撤退。留给北洋军的只是据点中满地的尸体。

或许是北洋军觉得被英国人清楚的看到自己的丑态过于没面子,这样的袭击发生了十几次之后,北洋干脆拒绝英国观察员再参与司令部的任何会议。对此,英国人是又好气又好笑,难道北洋这些人认为英国人相信北洋军在小规模战斗中能够胜过人民党么?

河北电报网络并没有遭到截断,面对北洋的表现,英国公使馆最大的感觉是北洋不可信。对这样的局面,英国公使馆里面讨论数次,其结果居然是众人倾向于“维持现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