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八十四章 结束的开始(九)

宫崎滔天早就知道自己选择加入人民党之后就会成为“日奸”,甚至不用他自己如此设想,陈克更早的时候就明确的向宫崎滔天说明了此事。不过宫崎滔天对此并不在意,在宫崎滔天看来,加入人民党才是拯救日本的唯一道路,所以骂名反倒没有让宫崎滔天感到任何不安或者畏惧。

陈克则对人民党日本籍党员们提出了要求,希望这些同志能够发动自己在日本的社会关系,尽可能阻止日本介入中国内战。宫崎滔天等日本籍党员首先就参与到对被俘日军的宣传工作中去了。不仅如此,他们也向陈克提出建议,联络日本国内残存的社会主义者以及社会主义同情者,尽可能通过他们来影响日本的政局走向。

宫崎滔天自己请缨向日本国内一部分“上层进步人士”写信,试图让这些人对日本政局施加影响。令宫崎滔天感到意外的是,陈克对此不是太热心,甚至让宫崎滔天与其他日本同志在这件事情上与人民内务委员会合作。人民内务委员会是负责镇压反革命的,宫崎滔天对陈克这个安排不太能接受,他感觉即便是劝说信也是包含了不少私人的事情在里面,被人民内务委员会插了一杠子是对日本同志的可信程度表示了某种程度的质疑。

日本人爱玩阴的,人民党的组织纪律中则是坚决反对搞什么小动作,既然人民内务委员会的介入是完全公开的,宫崎滔天等人倒也不好说什么。人民党会多,宫崎滔天干脆与参与此事的日本同志开了个会。

黑岛仁听完宫崎滔天的质疑后直截了当的表示了反对,“宫崎同志,我倒是坚决支持人民内务委员会的介入。心怀坦荡也得有实际证明才行,光凭嘴说那就太容易了。有人民内务委员会的同志介入,我们就得到了证明。陈主席很多时候做事看似不近人情,但是他本人是最注意给大家减少麻烦的。”

宫崎滔天对此不是很认同,“黑岛同志的意思是,人民党内一定会有不认同咱们的同志么?”

黑岛仁还没说话,梅川上义噗哧笑出声来,“宫崎同志,咱们人民党政策得力,针对性极强。按理说群众应该是坚定支持咱们的吧?实际上群众为了自己的利益也的确跟着咱们走了,可是这个评价与认同么……!咱们也只能说我们自己尽力了。”

梅川上义说完,黑岛仁接过话来,“宫崎同志,现在不是陈主席不相信我们。我倒是认为陈主席始终相信我们,就因为他相信我们,所以陈主席才要尽最大努力给我们避免麻烦。我就问你一个问题,这信写出去之后你觉得能有多大点用处?”

宫崎滔天倒是很实在的答道,“用处应该很有限。”

黑岛仁笑道:“那不就对了。既然写信不可能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可日本打过来却极有可能是立刻发生的事情。若是没有人民内务委员会的同志参与此事,有人非得把这联系起来,你到时候怎么解释?我们自己问心无愧是一码事,能不能让大家相信我们又是另外一码事。这就得靠制度来保证。”

这话里面暗示着人民党绝不可能轻信任何人,宫崎滔天怎么想怎么觉得别扭。不过宫崎滔天也是混过黑道,被人坑骗过多次的,他自然不会幼稚到相信人心会极为单纯。所以黑岛仁已经强调这是陈克对同志们的关心,加上其他日本籍同志也表示对此并不在意,宫崎滔天也就不再对此有任何异议。

写完了信,宫崎滔天本以为可以得到一定的回应。结果让宫崎滔天失望了,人民党自然不肯冒着同志被抓的风险去联络几个大人物。而那些以前不出名的社会主义者却都背井离乡,一时半会儿也联络不上。宫崎滔天不是个轻易服输的性子,他随即向陈克申请前往朝鲜联络朝鲜志士。陈克这次直截了当的表示了反对。“宫崎同志,战争马上就要开始,我们全部力量都要投入战争中去,所以暂时不能接受节外生枝的事情。”

“陈主席难道没有解放朝鲜的打算么?”宫崎滔天问道。

“我当然有这个打算,所以恰恰近期不能给日本当局任何刺激。”陈克答道。

“那陈主席准备近期做什么?”宫崎滔天对陈克的选择颇为不解。

“近期要把英国人撵出长江去。”陈克爽快的给了宫崎滔天答案。听了这个目标,宫崎滔天眼睛登时就亮了起来。人民党几个月前就吆喝着要把英国人撵出中国的长江,吆喝归吆喝,实际行动根本没有。宫崎滔天没想到人民党现在就要开始行动了。

陈克接着说道,“我们需要把武汉的日本人都给监管起来,这需要宫崎同志参与此事。”

“坚决服从命令!”宫崎滔天立刻答道。

在6月4日,人民党的海军从一大早就在江上派遣了一定数量的小船,每艘船上都堆了一堆水雷形状的东西。船上的军人把水雷从船上扔进水里,这些刺猬般通体布着几十个触发杆的黑乎乎东西随着江水开始漂流。英国舰队为了示威,开到了武汉附近。6月2日他们就接到人民党的通告,人民党要进行军事演习,要求英国军舰离开长江。人民党吆喝了好一阵子这类要求,英国人还真的没当回事。直到了望哨发现清晨稍微有些水雾的江面上,一群疑似水雷的玩意顺着水流若隐若现的过来了,英国军舰上立刻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长江这条水道固然宽阔,却不是可以任由英国军舰随意行驶的大海,而且英国人更没有办法发挥出自己火炮射程的优势。人民党的缺陷在于没有能够摧毁英国军舰的大口径火炮,这是英国军舰敢不顾人民党的警告,坚持留在武汉的原因。双方炮战起来之后,人民党最大口径的75炮无论如何都击穿不了英国军舰的装甲。

不过这只是炮战,水雷就与此不同。一枚水雷里面能安装了几百公斤炸药,军舰碰上一颗就能失去战斗力,甚至沉没。人民党的确是通告过英国人要“演戏”,在江上布雷的表演人民党也不是没有干过。只是英国海军的确是鼓起勇气在硬撑,他们认为在内战开始前,人民党没有胆量先对英国动手。

无论怎么确定自己的军舰装甲后,无论怎么确定人民党不敢对大英帝国擅动刀兵。英国海军军人看到疑似水雷的玩意,心里面无论如何都不会感到舒服。舰队司令也不肯数就在这里凭白被恐吓,既然人民党对英国实施挑战,那么英国海军也勇敢的接受了这个挑战。动用主炮自然不行,舰队司令随即下达了命令,“用速射副炮向江面水雷射击!”

通讯兵飞扑向通讯管,向着副炮炮位开始命令。片刻之后,英国海军展现出了自己的精炼军事水平,一连串的炮声中,江面上水雷附近暴起了一道道炮弹爆炸后被高高掀起的白色浪花。不仅仅是旗舰,舰队中的其他军舰上的副炮很快也加入了射击大合唱。

英国海军经验丰富,水雷被炮弹集中后很快就沉没了,江水中也没有漂浮起大量的木头碎屑,这让英国海军很快就发现这些模拟水雷并非是木质的。而人民党的水雷数量巨大,源源不断的顺着江水往下来。可英国海军的炮弹数量却是有限的,即便是副炮炮弹口径不大,但是一艘军舰上携带的数量也不会有太多。刚开始的时候,每击沉一枚“水雷”,英国海军炮兵们还会发出欢呼,打了一阵,欢呼声也逐渐消失了。

“停止炮击,军舰实施机动,避开水雷。”英国舰队司令下达了新的命令。既然不可能用炮击解决所有的水雷,就展现一下英国海军的驾船技术。在初期,因为打沉了不少“水雷”,英国军舰的躲避还是容易的。不过等下一波水雷阵过来之后,英国海军长江舰队终于听到了“水雷”撞击军舰舰体时发出的“咣咣”声。这声音不大,却意味着如果“水雷”是真的,英国军舰的舰体上就会伴随剧烈的爆炸声而出现一个大洞。

撞击声越来越多,最后英国军舰面对一个问题,到底要不要反击。如果不反击,就意味着人民党的挑衅已经达成了目的。他们在这场“演习”中已经“击沉”了英国军舰。如果反击,那么战火就一定会急剧扩大。最后舰队司令只能沉默。

第二天,宫崎滔天正带着部队进入租界“邀请日本商人”,接连四五天里面人民党部队大规模的进入租界活动,第一件事就是把租界所有巡捕房的大门都给封了,人民党部队随即接管了租界的所有治安巡查工作。

唯一出现的真正抵抗是在人民党在命令巡捕们缴械的时候,刚开始的时候洋巡捕的勇气仅仅限于吆喝。面对黑洞洞的枪口,这些一开始还敢吆喝的家伙很快就降低了嗓门。不过到了命令他们缴械的时候,还真有几个有骨气的家伙坚决反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