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八十三章 结束的开始(八)

高桥是清对于人民党强行推行工业标准的做法的确准确的指出了人民党工业发展的要点,不过这玩意未免太超前。1915年欧美才刚开始出现泰罗制的科学管理尝试,而工会就开始出现针对泰罗制的斗争,美国国会众议院组成了特别调查委员会进行调查,泰罗被迫在4天的时间内出庭作证12个小时。证词中充满了工人对泰罗的尖锐提问和敌视。在学术界,泰罗制也一直被视为人际关系学派的反面典型进行批判。人们批判泰罗有关经济人的假设,批判泰罗制造成了工人和管理层对立,批判泰罗制造计划和执行职能的分离。

至于国家有意识的全面强制实施各种标准化ISO认证,美国也是罗斯福在大萧条上台之后推行的《罗斯福新政》中的一部分。作为人民党根据地整个工业建设的总设计师,陈克可以接受产品水平不高,但是不能接受低劣的生产组织方式。

作为日本的经济专家,高桥是清的认识水平的确不低。只是参加会议的这帮人就达不到高桥的水平,教育部大臣并不想参与对人民党工业建设能力的评估,而是直率的问道:“高桥君,请问这些情报都是从哪里收集到的?”

高桥是清微微愣了愣,听了片刻才答道:“一部分是通过情报部门收集的,还有一部分是缴获到了宫崎滔天的信件。”

听到宫崎滔天这个名字,与会的不少人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已经有海军军官忍不住低声骂道,“这个非国民!”宫崎滔天以前在日本也算是有一点社会主义者的名声,现在的名声更大了。作为一个日本人,宫崎滔天居然加入了中国人民党,还在工农革命军中出任公职。青岛战役中人民党俘获了大批日军,宫崎滔天就带了一群加入人民党的“日奸”对战俘进行了“洗脑”。

宫崎滔天倒是没有要求被俘的日军加入人民党对祖国日本反戈一击,这帮“日奸”们只是大力宣传了日本对华战争的不正义性,要求被俘日军站在日本人民的立场上反对参加这等不正义的战争。其间对日本财阀也有着“恶毒”的批评。“日本同胞们,日本国内财阀驱使着你们走上战场为他们送死,除了那点微薄的薪水以及每天的一顿饱饭之外,你们还得到了什么呢?”

如此恶毒的政治攻击给被俘日本军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宫崎滔天大讲了一番阶级斗争理论,宣传“剥削阶级与被剥削阶级之间绝对没有共同的道理,就如同狼和羊之间没有共同道理一样。”

尽管被俘官兵们对阶级斗争不能完全接受,不过这些军人被释放回国之后明显对青岛战役有了质疑,陆军部不得不通过严惩九州师团各级被俘军官的方式来弹压军中的反战倾向。

海军方面自然与陆军不对付,但是对陆军采取的强硬手段还是表示了支持。在双方的情报交流中,宫崎滔天这个“日奸”的大名也为更多人所知。

听高桥是清提及不少情报居然是通过宫崎滔天寄给国内的信件中得到的,教育部大臣追问道:“宫崎滔天到底是给谁写的信?”

能让宫崎滔天专门写信的人自然是日奸,至少也是日奸共犯。

“这个已经查清。倒是宫崎滔天在信里面写的内容更重要些。”高桥是清语焉不详的说道。见高桥是清如此,西园寺公望微微别过了头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的政友会大佬尾崎行雄。宫崎滔天是给犬养毅写的信中介绍了中国人民党的一些纲领与政治经济政策的。而犬养毅则是1912年领导护宪运动,主张打倒藩阀,拥护宪政。他与坐在西园寺公望身边的东京市市长尾崎行雄率领234名议员弹劾首相桂太郎违反宪法,紊乱宫府之别,以权谋私,营结私党……怒斥彼等以天皇为挡箭牌,以圣旨为子弹打击政敌。造成桂太郎失去战斗意志,黯然下台。犬养毅与尾崎行雄则因为这一胜利,被誉为宪政之神。犬养毅既然是桂太郎的政敌,与政友会关系颇好,西园寺公望自然不能在此时说什么。

既然西园寺公望用肢体语言表示了态度,教育部大臣等人也识趣的不再继续追问下去。

海军部大臣连忙打起了圆场,“那么我们现在是否要准备对中国的战争?”

“在国库充盈起来之前实在是打不起仗。”高桥是清连忙答道。他能接手当下的局面,正是因为局面极为败坏。在高桥是清的努力下,日本经济借了欧洲战争的东风开始好转,此时根本不是打仗的时候,“我们需要与英国人一道给袁世凯提供支持,击败人民党。英国方面的态度是,希望在击败人民党之后组建起亚洲的联军,北洋军出陆军,我们日本提供海军支持。英国甚至同意在战争胜利后将德国在太平洋上的岛屿交给我们日本。”

“哦!”几乎所有的海军军官脸上都露出喜色,能够开疆拓土,即便是太平洋上的一些小岛,也是极大的功绩。

不过教育部大臣倒是很会泼冷水,他问道:“如果袁世凯战败了的话,我们又该如何选择?”

对教育部大臣来说,这也是不得不提出的问题,作为甲等师团的九州师团全军覆没,同样身为甲等师团的仙台师团在人民党防御的龙口地区也没有讨到任何便宜。拥有如此战斗力的人民党并非没有获得战争胜利的可能性。如果日本全力投入对北洋的支持,北洋却辜负了大家的期待,那么日本又将如何自处呢?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结果只是成就了人民党的威名,那么这样的投资又有什么意义?

“我只是认为人民党是我们的敌人,日本国库并不足以支持一场针对中国的全面战争。这点我向诸君都很清楚。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尽量让中国内战延长,只要欧洲战争结束,协约国就可以对中国进行军事干预,那时候我们日本将获得更大的机会。”高桥是清并不喜欢战争,不过作为一名经济学家,作为能够在欧洲为日俄战争的日本方面筹集到巨大资金,让俄国的战争筹款全面失败的高桥是清并非不懂得如何选择战争时机。

与会的人虽然并不太相信高桥是清的主战意志到底能有多强烈,不过高桥是清现在的表态也差不多能够让众人满意,只要高桥是清不反对战争就行。

“那么我们当下就讨论一下对袁世凯的支持问题。”西园寺公望接过了会议的主导权,“袁世凯需要武器弹药,有了英国人的支持,即便不能相信袁世凯,我们还是暂时相信一下英国人。这些武器需要英国人为袁世凯背书。如果英国人不能做到这些,我们也只能对袁世凯爱莫能助了。袁世凯就必须用真金白银向我们支持购买武器的款项。”

下面响起了一阵笑声,西园寺公望的态度让大家很满意,人民党从日本赚走了不少钱,即便处于战争这个特殊时期,如果不能从中国捞回钱来,众人心理上自然是不平衡。更重要的是这样做的结果会给陆军派以口实,既然政友会与海军势力正在努力改善日本的经济情况,那就完全没有理由在未来让桂太郎那伙人获得政治上的好处。

“但是关于海军问题,既然英国人一定要求我们出兵,诸君就需要准备出征欧洲。”西园寺公望对此很是得意,作为世界霸主的英国当下也要向日本提出清楚,仅这一点就已经能够证明日本的力量,“诸君,你们的辛苦换来的是大日本帝国开疆拓土的机遇,诸君的名望毕竟被后世所传诵,还请诸君努力。”

海军部的长官们大声答道:“我等自当三生报国!”

东京市市长,政友会大佬,人人赞为“宪政之神”的尾崎行雄看着这令人鼓舞的局面,他内心深处倒是没有外表上看着那么激昂慷慨。此时他想到的却是犬养毅这个老朋友。

日奸宫崎滔天在没有投靠人民党之前,对日本政治家们评价颇低,不过意外的与犬养毅关系不错。所以宫崎滔天写信给犬养毅,希望能够劝说犬养毅在日本推行社会主义制度。毕竟在“大逆事件”中杀死幸德秋水的是桂太郎等人。犬养毅对于日本的社会主义者们还是有一定的同情。

只是同情不等于支持,犬养毅自然不是一个社会主义者,即便是政友会这种维护宪政的政治组织也不可能支持社会主义。或者说,正是因为这些人支持宪政,他们就格外反对以推翻现行制度为目的的宫崎滔天。所以犬养毅还是把宫崎滔天的信拿出来了。

尾崎行雄考虑的是,宫崎滔天对人民党的胜利有着异乎寻常的信心。尽管日本对中国并无办法,加上西园寺公望并不想深入讨论中国内战问题,这个问题就被含糊过去了。可尾崎行雄心里面觉得有些不安。

很快,尾崎行雄就放弃了这样的想法,毕竟日本只是英国在远东原则的合作者,而不是远东的霸主。真正的主导权依旧在英国人手中。

“英国人到底怎么考虑的?”尾崎行雄对此很有兴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