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八十二章 结束的开始(七)

与桂太郎为首的陆军部军国主义风格的谈话相比,海军派的谈吐就显得文雅不少。毕竟他们在日本也算是相当西化的一帮人,是会喝牛奶吃面包的。高桥是清在国外读过书,自然是相当西化的。他知道自己今天来这里等于是向这些支持高桥内阁的大佬们做“述职报告”,尽管近期日本经济形势不错,可越是这个时候就越要小心。如果经济形势不妙,很多人不敢接手内阁总理这个职位。一旦经济形势好转,对这个职位动心的人绝不仅仅是陆军一派的。背后有心捅刀子的人可不是一个两个。

面对海军派系这帮对当下技术发展的动向都比较敏感的家伙,西园寺公望提出人民党对日本的热球机贸易问题绝对不是什么特别友善的态度。当然,这同样是高桥是清的机会,如果能够展现出高桥的经济头脑,危机时刻反倒更容易树立起威信来。

热球机问题只是当下中日贸易的一个缩影,对日本官方来说,不仅仅是从人民党那里购买热球机,三酸两碱在内的重化工产品,甚至麻绳缆绳也得从人民党那里进口。官方尚且如此,日本“奸商”的走私贸易范围包括各种纺织品,甚至针头线脑这样的日用品也会想方设法的从中国进口。毕竟日本国土狭小,资源匮乏。人民党根据地则拥有广袤的土地,各种作物的产量都极大。就以椰子壳制作的纽扣以及椰棕制作的刷子而言,人民党一年能够生产七八亿枚各类纽扣,数千万把各种类型的刷子,价格便宜的令人发指。如果肯支付7成额度定金的话,人民党的工厂甚至还接受产品定制业务。日本无论怎么压榨劳工都不可能把价钱降低到这样的水平。

面对人民党廉价的热球机买卖,日本也不是没有试图模仿。任何工业国都是仿造国,这点上先发后发工业国都不会有什么不同。如果不能虚心学习,而是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的话,覆灭的结局不可避免。1915年的日本不是不能仿造人民党大量生产的热球机,而是与其他产品一样,日本无法把价格压低到人民党的这个水平。其实早在1913年,日本就比较大规模的开始进口人民党制造的热球机。

在这个海运成本高昂的年代,从美国或者英国进口热球机是个极为不划算的事情。其实日本完全不必感到羞耻,因为整个西太平洋的热球机基本都是人民党提供的。不仅日本人买,英国人和美国人在西太平洋的殖民地也都在买,英美的购买量比日本还要大。

高桥是清是日本经济专家,他自己也有一个小团队进行经济现象研究。人民党这种突然崛起的力量不能不让高桥是清关注。这种拥有上亿人口,数倍于日本地盘的势力突然崛起,如果能找到人民党的经验,对日本这种急需快速扩张的国家来说是极为有利的。

听了西园寺公望的发言,高桥是清缓缓答道:“我已经派人收集人民党工业发展的方式,这种方式实在是难以解释。人民党尽管也非常注意对外贸易,但是他们的注意力好像都放在国内。诸位都知道人民党实施的定额贸易协议,公开不追求贸易顺差,而是全力扩大生产规模,这样的举措与日本大不相同。”

这番话乍听起来未免有点离题万里的感觉,不过与会的都是有身份的人,他们自然不会简单的插话,而是静静的等着高桥是清把话说完。

根据日本收集到的情报,人民党的对外出口完全是为了拉动工业规模,由于出口的产品规模很大,人民党相关产业都发展的不错。当然,以人民党毫无黄金作为抵押的货币,若是人民党想输出自己的货币,各国也都不会接受。其结果就是人民党控制区的工厂数量飞速增加,生产能力不断提高。

听高桥是清说完之后,西园寺公望问道:“高桥君从这中间看到了什么?”

“人民党可以看成一个大财团。这个财团分工不同,完全受人民党的控制,以及接受人民党央行的支持。虽然其他个人企业也存在,不过完全可以忽略不计。”高桥是清答道。

“那么高桥君的意思是人民党在学习日本的道路么?”西园寺公望还是有些不解。

日本一开始也是搞的国有企业,在国企有了初步规模之后,日本政府就由各个财团廉价购买了企业,对日本国有企业实施了瓜分。西园寺公望认为高桥是清大概是想到了这个事情。

“并非如此。”高桥是清爽快的答道,“最近热球机的事情在国内反响比较大,我也对此进行过分析。”

热球机技术并不复杂,日本是想用本国生产的热球机产品来替代进口的人民党热球机,可日本钢铁产量不足,热球机产量自然上不去。而且生产销售中还牵扯一个生产厂家的盈利问题,价格无论如何都无法与人民党相比较。欧洲战争让日本得到不少订单,以家庭小工厂为主要生产模式的日本非常需要热球机这样操作维护简单,对燃料也不挑拣的动力源。针对日本的情况,人民党还有一系列的配套附件,从提供燃料的煤气发生器到热球机可以牵引的小型发电机,都是价格低廉,耐用皮实。日本商品本来就是质次价低的表率,人民党的热球机在质量超过日本同类铲平的时候,价格居然只有日本本土产的热球机的80%,就是当作废铁来卖也不会亏本。

日本官方对此起初是大力打击的,于是先有日本黑心商人不顾生死的用小船走私,后来甚至出现某些航运公司隔三差五的实施大规模走私贩运。面对需要大力扩大产能的局面下,日本官方逼不得已之勉强把热球机纳入了贸易名单。要知道,日本与美国一样,都是机械商品的仿造大户。而日本市场还没有对某种工业产品有过如此程度的开放。

听了这丧气的解析,包括西园寺公望在内的与会者们都沉默不语,从经济角度计算的话,西园寺公望是知道大量进口人民党的热球机对日本经济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来自欧洲的订单可以让这些工厂轻而易举的赚回本钱。不过让中国工业品在日本如此嚣张,西园寺公望在心里面跟吃了几斤绿头苍蝇般难受。

高桥是清亲自批准进口人民党的热球机,他也不能不为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见诸位大佬都不吭声,高桥是清心里面感觉轻松了不少。“诸君,人民党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思路,企业规模必须够大才行。这也是人民党成功的原因。”

倾向于海军部的人都对机械行业十分敏感,工业能力这意味着国力。高桥是清提及工业建设思路,大家也肯让这位日本经济专家来分析一下。

高桥是清又得到了时间来继续推行自己的理念,既然人民党根据地距离日本如此之近,高桥是清也想打听清楚人民党到底用了什么法子降低了成本。打听的结果让他十分意外,人民党既没有把工人往死里面压榨,也没有搞出什么惊世骇俗的技术出来。降低成本的唯一原因是人民党工业部门实施的是通用零件,针对不同的设备有一系列标准的螺丝类型。通用零件的特点就是进一步降低成本,让更大规模的社会化大生产成为了一种可能。

这简单的道理偏偏让日本无法模仿,人民党可以用七八家大型螺丝厂向人民党整个工业部门提供各种螺丝。每家螺丝厂都有上千名工人,一周工作六天,每天八小时工作。各类螺丝、螺钉、垫圈、铆钉、一年生产几千万枚。日本虽然自认为工业规模比中国大,但是他们小型家庭规模的工厂决定了这些小企业都希望走“小而全”的路子,与农民一样,他们能够自造的就尽量不去购买。能简单修补一下的,就尽量不去花费巨大财力艰难的提高那么一丁点精度。但是以热球机这种已经算是“傻大笨黑”的机械设备为例,若干小误差积累起来就可能造成可怕的后果。精度提高1%,企业可以接受的盈利价格就可能要提高20%甚至40%,日本企业绝对不肯干这等事情。

日本企业不肯这么干,人民党却肯这么干。这就是日本有识之士对人民党感到畏惧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日本了解到的情况,人民党生产的热球机上通用件比例超过30%,大概有十几家工厂的零件用在一台热球机上,而日本的同类产品,最多也就是两三家企业合作生产。光这么一个对比就让日本产品根本无法竞争。

等了这么久的结果居然是“日本产品无法与人民党进行竞争”,这不能不让与会者感到极为意外。没等有人发言,高桥是清给了最后的结论。“人民党有能力命令企业采取什么样型号的通用零件,仅仅是这点,我们就已经比不上了。”

“高桥君是准备学习人民党么?”西园寺公望总算是有点明白高桥是清要说什么。只是西园寺公望不久前还说过人民党要学习日本把国有企业卖给私人的举动,现在有可能遇到相反的结论,西园寺公望有点失望。

“是否学习人民党可以以后讨论,但是人民党注定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敌人,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从这点上来看,我们倒是应该支持北洋政府。”高桥是清给出了自己的结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