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八十章 结束的开始(五)

河南战区司令段祺瑞觉得最近下属们态度都很恭敬,或许是群殴事件释放了北洋军官们战前的戾气,也或许是袁世凯亲自下令把参与群殴的军官们抓起来统统打了公开打了军棍,经过这么一番整顿之后,没人再敢炸刺。不过段祺瑞绝不可能因为这么一点变化而心满意足。如果他是这么一个浅薄的人,在北洋集团里面只怕早就死了几十次了。

在邯郸的河南军区司令部中,段祺瑞慢悠悠的看着地图,在他身边,几名军官站的笔直。从开始汇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军官们始终这么笔直的站着。现在这些人一个个双腿酸痛肌肉僵硬。加上天热,这些人已经满头满脸都是汗。不过让这些人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段祺瑞以及段祺瑞身边的张绍增与吴佩孚两位军长身上。特别是放在总司令段祺瑞无比阴沉的脸色。自打5月开始,段祺瑞已经处分了十几名军官,作为立威来说已经足够。

看了一阵地图,段祺瑞终于扭回头来。他并不是为了试图建立个人威望而装作恼怒。以段祺瑞在北洋的资历、地位、能力,他根本不用故意做什么。让段祺瑞恼怒的是现在已经6月9日,北洋军对人民党的军事布置竟然还没有摸清楚。与几年前在安徽打仗一样,人民党的侦察部队对北洋军的侦查部队猛烈绞杀。半个多月过去了,北洋军探马们连骑兵带步兵,能见到尸体的有500余人,还有超过两千人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面对这样的一群废物部下,段祺瑞只是让他们站两个小时已经算是极为客气的。

若是与别的人打仗,段祺瑞倒是敢轻兵直进攻打敌人的重要据点。不过对手是人民党,段祺瑞自己几年前就曾经因为不顾情报的轻兵直进而全军覆没过。而去年,日本人也用一个师团的人命证明了在人民党的地盘上不顾一切的进军会有什么下场。段祺瑞感到很是不解,人民党怎么就能把自己的地盘经营的如同铁桶一样,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段祺瑞正在考虑有没有什么好法子,却见自己面前这些侦查部队的军官中有一人因为站立不稳打了个趔趄,虽然那人连忙重新站好。因为屏气凝神,这位军官脸色都憋得有些发紫。而两条腿已经开始发木,整个人如同一根木杆般直挺挺的微微晃悠。其他人和这位军官相比也好不到哪里去。

见到惩戒的目的也差不多到了,段祺瑞冷冷的说道:“你们先坐吧。”

军官们一个个如蒙大赦,他们一面连声道谢,一面赶紧拉了凳子过来坐下。不过站的太久,往凳子上一坐,腿上立刻感到针扎般的刺痛。这些人无论如何都不敢叫出声来,他们一个个绷着脸,把所有声音都给努力咽进肚子里面去。

“你们也与人民党打了这么多交道,到现在还没有弄清除人民党到底有多少侦骑?”段祺瑞现在最想弄清楚这个,在侦查方面,人民党采取的是针锋相对的方式。北洋军的探子一旦进入两军默认的中间地区,人民党就会派遣部队对北洋探子实施绞杀。但是人民党偏偏很有节制,只要北洋军跑回北洋军的控制区,人民党从来不深入追击。北洋军多次设伏,伏兵们居然连人民党的连俘虏都没有抓到过。

军官们面面相觑,这种事情可是不敢乱说的。不久前就有前车之鉴,有人根本没有查清楚,就向段祺瑞报告说确定了人民党的一个屯兵地点。结果北洋大队人马突袭了那地方之后连个鸟毛都没找到。段祺瑞直接以谎报军情的罪名将那家伙给处决了。现在那家伙的人头还挂在军营门口。事关自己的小命,没一个人敢以身试险。

不过硬挺着不说话也是不行的,方才就是众人语焉不详的说了一圈,惹恼了段祺瑞,这才有众人站了两个多小时的事情。方才那位站立不稳差点摔倒的那位因为心里面害怕,他先开口了,“大帅,人民党侦查主要靠飞机。每天定时巡逻,还有最少几十个流动和固定的哨点。卑职部下损失的最多,仔细推断起来,卑职负责的区域对面少说也有两三千人民党哨探。”

“两三千?”段祺瑞觉得这话简直是梦话,他冷淡的追问了一句,“你已经确定人民党的确排出了这么多兵力。”

见段祺瑞已经动了火气,那位军官忍不住一哆嗦,他连忙解释道:“大帅,人民党每到夏收的时候都会派兵与百姓一起收割。现在河南这里就要夏收,他们只怕是和往年一样参与收割……”

附和段祺瑞的人绝对不会少,已经有人开始发言,“这不可能,马上要打仗了还派兵去收割。若是人民党部队收割去了,那是谁在和我们打仗?”

“人民党也不是三头六臂,就算是天上有飞机,总得有这么多人打仗。我也试过多路并进,结果每一路都遇敌。若是没有两三千人是绝对不可能有这效果的。”

段祺瑞看着部下们争论,自己心里面也在盘算。刚才说话的那位负责的侦查宽度大概20里,若是这样的正面上人民党就放上了两三千哨探的话,整个人民党与北洋接壤的地区有六百多里。那么人民党需要在这广大地区投放近十万人。把这么多兵力当作哨探使用,还不如直接发动进攻更加合算。

想到这里,段祺瑞很想那这个信口胡诌的家伙继续罚站。不过他也就是想想而已,一味的处罚部下只会让部下离心离德,而且人民党表现出的地方也的确有异常的地方,这么严密的封锁程度还真得使用数万军队才能办到。

“最近没有密探回来禀报么?”段祺瑞换了个话题。

“没见到有人从人民党那边过来。”众军官纷纷表示。

段祺瑞再次沉默起来,即便是开战,即便是有强力封锁,想在这么广大的地区完全封锁通行也是不可能的。老百姓若是真的有事要北上,河北这一带根本挡不住他们。而最近一个月中竟然没有任何人到邯郸来,这未免太奇怪了。

“抓紧侦查。”段祺瑞最后下了一个基本上毫无意义的命令。

那些负责侦查的军官如蒙大赦的离开了会议室,段祺瑞才询问起方才始终没有开口的张绍增与吴佩孚,“你们怎么看?”

“大帅,卑职觉得人民党这么做当是准备进攻。”张绍增答道,“就人民党做事的风格,他们不太肯欺敌。若不是为了进攻,他们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大动干戈。”

对于方才有人说人民党派出这么多人是为了掩护收割,张绍增根本不信。其实若不是证据确凿,张绍增连人民党部队帮助群众收割粮食的事情也不相信。

段祺瑞对此不置可否,他问吴佩孚,“你怎么看。”

“大帅,卑职昨天在军中抓到了两个日本特务。”吴佩孚答道。

段祺瑞完全没想到吴佩孚居然说出了这么一个问题,大家都知道吴佩孚与日本人刚打完仗不过半年,吴佩孚对日本人的态度极为敌视。

“这却是怎么回事?”既然吴佩孚把这件事这么公开的说,段祺瑞也不想等闲视之。

“日本人对咱们这次的仗非常关心,却不知道他们这么卖力到底是想做什么。”吴佩孚自己也感到很不理解。

“那两个探子怎么处理的?”段祺瑞问道。

“还在继续打,这两人不老实,得多打一会儿。”吴佩孚试图说的轻描淡写,可语气中那种快意太过于明显。

段祺瑞知道这场折磨不会简单的了事,但这都不是大事,他此时心中已经下了决断,“日本人想什么根本不用操心,他们一定是想坐山观虎斗。只要能消灭人民党,他们就会选择支持我们。我觉得张军长说的有道理,人民党如此做想来是准备进攻,你们赶紧做准备。”

在此时的东京,有几个日本人却在讨论中国最近的动向,有人问道:“北洋作为进攻的一方为何不发动进攻?”

这个问题很有趣,也颇为恶毒,但是与会者恶狠狠的说道:“他们可能觉得带着部队做出开打的准备这就是进攻了吧?”

如果没有几个人发自内心的恶意,后面一句话本应该引发大笑才是。

“原本还以为中国人能够实施上百万人参加的战役,后来还以为北洋有能力实施20万人规模的战役。看了段祺瑞的表现,这才算是知道我想错了。”为首的家伙终于微笑着说道。

“但是我们的情报人员一直没有能够得到北洋的军事计划。”

“北洋有没有这个军事计划尚且是件两可的事情。”

“人民党有没有全面的军事计划?我们最近有几个人被北洋发现了。不过我们所有派去人民党那里的人可都被抓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