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七十四章 四一二(十七)

广东杀同盟会,福建既杀同盟会,也杀光复会。至于浙江,由于同盟会势力薄弱,主要清洗的就是光复会了。

4月12日,已经戒严一阵子的浙江各城市突然城门大开,北洋军以及民团闯入了城市中开始抓人,凡是曾经由徐锡麟、秋瑾,乃至陶成章介绍加入光复会的,无一例外遭到了逮捕。只有一部分由蔡元培拍板加入光复会的成员,以及背后有地方上士绅极力保全的人才幸免于难。杭州、绍兴、金华是抓捕人的重灾区。

到了4月20日,浙江抓捕人数超过四万人。对于抓捕的这么多人到底该怎么办,闽浙都督冯国璋批示道:“不可释放,勿留后患。”各地都知道这“勿留后患”是什么意思,浙江水多,从21号开始,各地都大规模处决人犯。

以往杀人好歹贴下告示,哪怕是栽赃也要说明白这些人具体做了些什么。这次大清洗最初也有这个过程,所杀之人好歹也要公示一下他们“激进主义”“反对地主”的恶行。不过杀到第三天,各地就没了这个兴趣,编造告示是个极费费心思的事情。所以告示最后只写,“XX日,杀乱党XX人。乱党某某,乱党某某某乱党某某,乱党某某某……”

又杀了三四天,批量杀一次人就去贴一次公告,还得吧名字都给写上把各地负责清党的人也给累坏了。为了进一步提高效率,他们每天只上午下午各贴一次公告。一张纸上满满写了“在某地杀XX人,在某地杀XXX人”。这总算是让那些负责文书工作的人从辛苦中解放出来。

到了1915年5月7日,贴杀人告示的频率终于慢了下来。浙江都督朱瑞一早起来就很没精神,仆人送上参茶让朱瑞喝下,又换了白茶让朱瑞都督漱了口,这才退了下去。

这些天大处决乱党,朱瑞都督要做的不是勾决,而是从名单里面选出暂时不杀的人。这一轮轮的杀下来,越到后面朱瑞都督就越是要费心思衡量不杀谁。所以他最近是通宵达旦的工作。昨天,留到最后的一批人中能释放也都放了,剩下的这批人全部处决。他们都是光复会的元老,以及地方上比较有影响力的一批人,即便是心里面再不开心,朱瑞都督换了军服准备去监狱给这些人践行。人情就是这样一回事,朱瑞都督完全可以等下面的人把处决报告拿来,但是这就会显得朱瑞毫无人心一样。在死刑犯最后那天前去亲自送些吃食与美酒,这就极大的体现出朱瑞都督的爱心。

参茶大概起了些效果,朱瑞都督感觉挺中气足了些。有吃了碗龙眼粥,朱瑞命卫队出发去监狱。虽然不想亲自去见那些死囚,不过朱瑞很想去亲眼看看王金发最后的死期。作为光复会的大佬之一,王金发为人傲慢,颇为看不起出身新军的浙江都督朱瑞。但是王金发被捕之后倒是极想不死。能够亲手给王金发送上绝命饭,朱瑞的心情是极好的。

朱瑞这半年来已经不骑马出行,英国人送给了浙江高官们一批汽车,朱瑞自然先选了他自己最喜欢的一辆。乘坐骑车行进在浙江的街道上,那些羡慕嫉妒的目光让朱瑞心情总是很好。与往常一样,出行时候同时开出两辆汽车,朱瑞这次选择乘坐了第一辆。

街头没什么人,店铺虽然还在开,却只能用门可罗雀来形容。最近各处大杀乱党,杭州已经枪毙了上千人,大家哪里有心情购买东西。汽车如同往常一样,慢慢的行驶,朱瑞在车里面四处张望。正行驶间,却见路上出现了一名女子,那女子年纪不太大,长相也算是俏丽。只是她站在街中的举动令人很是警觉。

朱瑞见司机放缓了速度,而骑马开道的警卫也上前驱赶。却见那女子先是解下了发簪,盘在头上乌黑秀发顺着背上滑了下来,接着女子解开衣服,套裙里面居然什么都没穿,女子就这么一丝不挂的挡在了浙江总督车队前面。这下不仅是卫队,连车里面的朱瑞都看傻了眼睛。女子身材极美,皮肤白皙。加上一丝不挂,也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威胁。

司机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到底是继续前行,还是干脆停下来。就在此时,女子弯下腰虽然坐在车后座上看不清楚,不过看这姿势,朱瑞知道女子应该是跪下了。“难道这女人要喊冤不成?”朱瑞想。但是最近的所谓冤情只怕就是大杀乱党,即便女子这么喊冤,朱瑞也不准备玩什么戏剧里头“开恩”的把戏。

没等这念头想完,从路边就传来了一阵枪响。朱瑞见到左边的卫队从马上连着掉下了几个。“快开车!”朱瑞对司机吼道。不管如何,此时不是停在这里挨打的时候。

“前面有人!”司机下意识的答道。

“撞死她!”朱瑞已经明白前面的女子势必是刺客的一员,他恶狠狠的吼道。

司机也想明白了关节,他一踩油门,汽车加速向着前面猛冲过去。估摸着正好撞上女子的那瞬,朱瑞却感到一阵巨大的冲击。车窗玻璃粉碎了,车子向着半空飞了起来。在诸多角度的冲量汇集在身上的时候,朱瑞才大概明白了,女子引爆了炸弹。在失去神志前的那一瞬,朱瑞还没想明白,炸弹到底放在什么地方?

浙江都督朱瑞遇刺,乘坐的汽车被炸弹炸的整个飞起来,燃烧的汽车落地后翻滚着飞出去十几米远。根据幸存的卫队人员回忆,那女子把炸弹藏在衣服当中,众人的视线都放在女子赤裸的身体上。没人注意到地上衣服内的玄虚。而女子跪拜的时候已经握住了引信,在朱瑞的骑车撞上她的时候,引爆了炸弹。

当然,很多年后也有无聊的人试图还原这次刺杀案,他们认为女子使用的是人民党开发的那种引爆装置。女子只用捏住电控的引信,只要一松手,炸弹就会爆炸。因为以跪拜的姿势,车头会先撞住女子的头部,正常人绝不可能在这样的姿势下有效控制引爆时间。人民党开发的这种引爆模式保证了即便失去一世也能够引爆炸弹,这保证了不会因为各种意外原因无法达成刺杀效果。

而女子的身份时候调查也有了结果,她是浙西一个加入农会家的地主家庭的女儿,在金华女子学校上过学。清剿浙西的时候,有些年轻女孩子倒是幸免于难。不过她们的解决绝对谈不上什么幸运。这些女孩子都被卖去烟花场所。这位女子后来不知怎么与浙西分部联络上,与浙西分部的人一起实施了这场刺杀案。

但是那些一起参加刺杀的人或者被打死,或者被俘前服毒自杀。由于其中有杭州地方上的人,也有人怀疑是光复会内部有人策划了这场谋杀案。

不管如何如何猜测,这场刺杀案的确极大的改变了浙江的局势。监狱中的犯人们也不知道是不是幸运,由于调查此事,他们又多活了三天。随即只要被关在监狱中的,无论浙江都督朱瑞生前是否决定他们去死,在闽浙提督冯国璋的命令下,这些人全部被枪决。

消息传到了安徽,浙西分部的年轻同志们并没有欢庆,即便是最不悲哀的人,也只是流着泪大呼浙江都督朱瑞罪有应得。李寿显曾经做过各地会大杀光复会成员的预言已经被证实是真的。

浙西分部也派出过一部分同志,结果大多数人都没有能够回来。那些侥幸回来的同志心有余悸的说着各地杀人的景象。北洋军倒还好些,他们好歹是直接抓捕。那些民团街上就跟疯狗一样,见到乡间穿洋装的就杀,甚至见到那些戴眼镜,带西式帽子的就杀。有些地方已经丧心病狂到了见到穿皮鞋带钢笔的就杀的地步。

人民党根本没有在浙江有过真正的工作,即便是驻杭州的公开代表和商业单位,1914年蔡元培实施反人民党宣传的时候,他们就全部撤回了人民党根据地。所谓杀“人民党乱党”已经是一场针对西化的镇压。

从1915年1月,浙江、福建,民团招人的规模与力度都大大增加了。广东本地民团已经数量庞大,所以才没有出现大肆扩招的事情。这年头想找个营生颇为不易,原本民团就要靠关系,不是熟人根本不招。即便是熟人,也未必会招。民团吃饷,谁会有那么多钱来养活这么一大批人。

乡里面那些民团哪里能分的清什么是人民党,因为人民党的商品在浙江与洋货竞争,这帮人觉得只要是西化的就是人民党。加上地方上西化的那帮人确试图主导浙江的新秩序,对他们不满的士绅地主多的是。屠杀就直接落在了这帮人头上。

“嫉贤妒能”“顽固不化”“反动透顶”,浙西分部的年轻人给这些地方上守旧的反动士绅扣上了种种帽子。

李寿显对浙西分部的理解能力很是遗憾。这些同志极有可能把残酷行径归结为个人品德,或者所谓的人性。总之他们会认为有无数“偶然”的因素决定了发生的一切,很少有人会真正认为这是阶级斗争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结果。李寿显并不想因为这些去批评年轻同志们没有经验,他自己也是事发前就仔细研究过陈克对此事的“预测”,而事发后李寿显又强行研究多次,才不得不承认发生的一切都是必然。阶级斗争中并没有什么偶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