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六十七章 四一二(十)

当秋瑾说出“光复会里面的同志到底有多少。现在跟着咱们的浙西的同志和百姓还有多少?到底谁轻谁重?”的时候,徐锡麟愕然了,他的确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这几天徐锡麟心急如焚,想到的更多是如何打败入侵浙西的北洋军,是如何纠正光复会总会的“错误路线”。所以徐锡麟考虑的是部下人手如何不足,怎么能够让整个战局向有利于浙西的方向发展。对于秋瑾所说的以浙西分部的利益为最优先的角度,始终没有进入过徐锡麟思考范围之内。

“鉴湖的意思是?”徐锡麟问道。

“人民党若是能援助我们,帮我们守住浙西这是最好。若是不行,我们就把能撤走的人统统撤到人民党那边去。”秋瑾回答的极为干脆,“伯荪,咱们已经不是光复会的人了。就算咱们自己还觉得自己是光复会浙西分会的人,可总会已经不认咱们是光复会的人。既然如此,我们也得多给这些跟随咱们的同志想想出路。”

“只是……,只是就算是撤退,北洋军四处包围,咱们也未必能撤的出去。”徐锡麟有些迟疑。当下的危局也是徐锡麟难以下定决心的另一个原因。

北洋军三天前来攻打长兴的时候,尽管事前已经得到了消息,浙西分部依旧颇为慌乱。县长带头上了城墙指挥战斗,城外北洋军排着密集队形边射击边前进,长兴的守卫部队则趴在城头不断射击。对射持续了不到二十分钟,指挥战斗的县长就被子弹击中头部阵亡了。县保安大队大队长接掌了指挥权。此时北洋军已经攻到了城墙下面,“手榴弹!扔手榴弹!”保安大队长在密集的枪声中撕心裂肺的喊道:“别忘拉弦!”

论军事训练,长兴县的这些新兵蛋子比人民党的工农革命军差的远,不过他们最近有比较充分的山区剿匪经验,每次战斗中部队指挥官们很注重细节。缩在城墙后,用颤抖的手指拉开手榴弹的拉环然后从城头扔下去,这点基本功大家还是有的。一连串轰轰的爆炸声以及北洋军的惨叫与惊叫声过去,城下的弹雨骤然开始降低。

“打!”保安大队大队长吆喝一声,自己就带头端起步枪开始趴在城头垛口上开始射击。城下是开始混乱的北洋军。大队长连开几枪之后就高声吆喝着,“我打死了一个!同志们加油!”

其实城下的北洋军密度极大,随便开一枪只怕就能打中一人,到底是打死还是打伤,大家都不知道。不过这声吆喝倒是激励起了士气,跟着开始射击的其他同志也吆喝着,“我打死了一个!”“我也打死了一个!”

听着这些吆喝,那些一度被密集弹雨压制住的战士们也逐渐有了点勇气,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尝试着起身射击。战争就是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只要火力密度足够,就能给敌人制造伤亡。长兴守军投入战斗的火力点越来越多,而且不断向城下的北洋军投掷手榴弹。双方就在城上城下进行着对射。

战争中打死的敌人越多,胆子就越大,这点对男性基本都是一样的。依托城墙的防御作战是大占便宜的,当轻机枪火力点也开始向着北洋军喷吐出猛烈火焰的时候。城下还能作战的三百多北洋军在几名军官被打倒之后终于扛不住了,见到前后左右的战友一个个被打倒。清楚的看到敌人黑洞洞的枪口喷吐着火焰,天知道下一枪会不会打倒自己身上。有北洋军受不住这样的死亡压力,惨叫着开始后退,整个士气受损的北洋军随即如同羊群般退了下去。

战场就是这么一个极为现实的地方,经历过战场之后,每个人都能够明白自己要面对的是死亡,不是幻想中的死亡,而是毫不容情的真实死亡。北洋军战争部署上犯下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们战前部署是四面包围,指挥官本以为可以恐吓长兴县城里面的部队,让他们不敢交战。而另一个错误就是他们开战时候因为有炮兵助阵,所以只有南边实施了进攻。如果是四面进攻,长兴县城的部队没有经验,只怕一次就被北洋军给攻下来了。

但是北洋军没有想到长兴县城的守军居然能够抗住北洋的第一波,再次组织进攻的时候,县保安大队大队长已经重新调整了部署。在城南战斗中表示不错的部队分到其他三面去,以他们为核心构建了防御体系。

工人中的民兵也被编入战斗序列,而且按照抄袭人民党的城市防御部署,部队组织群众在开阔地避难,并且把工人与市民变成救护队,城内灭火,搬抬伤员。与人民党的动员组织能力相比,这当然是极为低效的。但是有组织就是比没组织强,所有人都被编入一个组织体系内之后,面对强大的外部压力,人类第一反应就是跟着队伍走。

隐蔽几是人类的天性,躲在城墙后,浙西分部的伤亡骤减。而那些有过战争经验的干部们领头进行射击,又鼓起了战士们的战斗意志。双方的射击水平可谓半斤八两,北洋军射速快,浙西分部掩体较好,加上第二波进攻开始没多久天很就黑了,北洋军不得不停止了进攻。

这次北洋第三军脱胎于北洋第三镇,段祺瑞还是有两把刷子的,部队整体上素质较高。特别是在对内的方面,第三军继承了老北洋的风气,当夜先将白天作战时临阵逃脱的军官与士兵抓起来,又对士兵许下破城之后可以任由大家抢掠的承诺。第二天天刚亮,北洋军就已经重新集结起来。

旅长周凤山对北洋军高声喊道:“前进者赏,撤退者杀!这是我北洋的军纪。这长兴城里面已经没剩下多少人,可里面的东西堆积如山。破城之后,这些东西都是大伙的,我一文不取。”

为了整顿军纪振奋士气,周凤山命令将所有脱逃官兵在阵前当众枪毙,北洋军随即展开了四面围攻。但是进攻刚开始没多久就不得不停顿下来。北、东两面的北洋军后路全部被抄,不知从哪里突然出现的浙西分部的部队开始从后面开始猛攻。进攻部队是姬晔与其他地区汇总的部队,大家没有战争经验,虽然采取试图偷袭的法子不错,时机却大错特错。战斗枪声刚响姬晔他们就开始实施偷袭,实际上北洋军这时候阵形根本没有展开,部队还在可以随时调动的阶段。而且北洋军也算是谨慎,在后面布置了警戒部队。好歹北洋军刚杀了逃兵,士气不差,警戒部队即便是遭遇袭击,一时半会儿没有被这群突然出现的浙西分部一举击溃。周凤山随即新调动部 队,很快他们就发现这两支新出现的部队数量都超过千人。由于不知道城内的虚实,又有敌人来自后方的围攻,周凤山不得不撤下了全面包围的部队,转而与长兴县城中的浙西分部对峙。

前来援助的浙西部队也没有恋战,他们迅速撤进了长兴县城,开始与北洋军对峙。接下来几天里面战斗没有激烈的打响。浙西分部开始迅速收拢队伍返回长兴县,这些队伍少则十几人,多则上百人。这么持续不断的向长兴县集合。北洋军受过一次惊吓,侦察兵发现这么多敌人的行动,不得不谨慎行事。周凤山将部队撤退了十几里地,以防止再次被偷袭。

周凤山不知道虚实,徐锡麟不可能不知道。即便是不断有人来,但是长兴县城里面整个部队数量也没有超过四千。而且安吉县、德清县都被北洋夺了去,长兴势单力孤,或许还能坚持。只是这么简单的坚持,总归是死路一条。

秋瑾也不再与徐锡麟讨论能否撤的出去,她坦然说道:“咱们若是求到文青那里,要得就是他能救了咱们浙西分会这剩下的几千人,救了咱们浙西这十几万百姓的性命。为了这么多人的性命,文青要咱们做什么咱们便做什么。哪怕是文青要咱们的命,咱们也高高兴兴把脑袋奉上。伯荪你若是不肯求到文青那里,那就不妨下了决心与北洋军光明磊落的死战到底。伯荪你是咱们浙西分部的政委,决定咱们走向的大事你来做主。要是你做不了主,能活着到咱们这里的委员也都到了,咱们开会表决。”

见秋瑾已经说的如此明白,徐锡麟又见周围的这些同志们一个个眼中都有期盼的神色,他已经知道同志们的意思了。谁都不想死,只要有人民党相助,大家哪怕是丢了浙西撤到安徽去也能保住性命,在此时刻,到底该怎么选择已经非常清楚了。

“那么再派人去联络,我们请求人民党全面相助,只要能够救了大家,他们怎么安排我们就怎么听从。”徐锡麟终于下了决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