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六十二章 四一二(五)

也就在光复会总会闭会的当天晚上,陶成章送走秋瑾与徐锡麟不久,蔡元培邀请的十几名光复会大佬召开的秘密开会拉开了帷幕。所谓秘密开会只需要避开某些特定的人即可,例如陶成章一派的人,例如对北洋依旧抱有强烈戒心的那部分光复会成员。经过这些排除,与会的光复会大佬们呈现出相当的均质性。都不是最早加入光复会,对革命相当的圆融,家财万贯,年纪都不超过45岁。

与在议会中那种高深莫测死活不肯表态的做派不同,这些人私下会议的时候就看上去精明能干,一点拖泥带水的感觉都没有。蔡元培也爽快的说道:“诸公,在下清党完全是为了维护传统,反对激进。当下打着革命旗号的那些人从外国学了种种异端邪说,以一党之私裹挟百姓,摧残士绅。如此局面决能任他们下去。”

这些光复会大佬们对蔡元培的话默默点头,能聚集到这里来的人自然政治观点完全一致,都是反对对土地制度有任何改动的。人民党的政策特点之一就是坚定不移的实施“土地革命”,与之相比,即便是当年最激进的同盟会也只是喊出“平均地权”的主张。陶成章执掌光复会的时候,因为光复会内部自耕农出身的成员很多,土地方面则是喊出“遏制兼并”这种极为传统的口号。等到蔡元培继续执掌光复会之后,连“遏制兼并”都不再吆喝。加上蔡元培得到了北洋的认同,驻扎浙江的北洋军好歹也给蔡元培不少面子,各地的士绅地主自然愿意投靠到蔡元培这里来。

“陶焕章一心想维持联省自治的局面,我倒也能理解。只是当下中国形势根本不可能真的推行什么联省自治。据我所知,联省自治是陈克当年为了自保而用这个来诓骗袁世凯的。联省自治一成,各省均为自己打算,凡事都想让其他省份出力。陈克所辖三省就可以从容将其他省份逐一击破。他省覆灭时大家都不敢援手相助,生怕人民党借机对付自己,短短几年就让人民党从三省之地变成七省之地。在人民党的地盘里面,陈克是绝对不谈什么联省自治的。人民党一家独大,士绅地主惨遭屠戮。如此殷鉴不远,凡是支持联省自治的可以说皆为陈克帮凶。”蔡元培详细解释着自己的观点。

“那蔡公准备怎么对付这些人?”与会者问道。

“绝不可用!”蔡元培态度坚定的答道。

这帮大佬们互相交谈着,用自己的所知印证着蔡元培所说的话,不久之后众人达成了一致。“蔡公就完全不担心人民党会出手干涉么?”

“英国人已经决定出手相助了。”蔡元培抛出了重磅炸弹。

这下所有与会的大佬们都兴奋起来,“有英国人出动就太好了。”“蔡公,英国人准备直接对人民党开战么?”

蔡元培微微一笑却不回答,他铺了一张地图在桌上,“浙西分部与人民党沆瀣一气,他们以为背靠安徽就能有所持凭。人民党也需要一个缓冲之地,所以全力支持他们。浙西越是过的好,人民党就越能蛊惑我光复会中不明道理之人。只要整肃了浙西,除去了人民党在光复会的这帮内应,局面就可以焕然一新。”

听蔡元培说了总结性的话,已经有人忍不住说道:“蔡公,这些日子一直开会,到这里也就差不多摸清楚个人的想法。我看那些人冥顽不灵,实在没有必要再花心思去管他们。咱们不妨就开始勾选名单吧。”

“是啊,咱们这些人各在一方,全部把名单勾了,也就差不多能把乱党都给揪出来。”

“就算是一时顾及不到,在整肃中定然会有人举报,那时候再往里面加就好了。”

大佬们纷纷提出自己的意见,不过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一个,“赶紧开始吧!”

蔡元培知道拗不过众人,他又强调了自己的态度,“这次要清理的乃是支持人民党政策的势力,一定要先以这些人为首。”

“但是陶成章该怎么办?”有人再次提出这个问题,“怎么才能让陶成章不插手此事呢?”

“我会先调他去浙南去。”蔡元培也下不了决心对陶成章下手,他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1915年2月14日是大年初一,天色刚蒙蒙亮,杭州城内不少地方就响起了鞭炮声。被鞭炮声惊醒的市民已经慢悠悠的准备开始庆祝新春。陶成章几天前已经接到蔡元培的命令,让他到浙南先去准备整顿浙南的光复军。不过陶成章并没有立刻动身,他希望动身之前能够尽可能联络在杭州的光复会骨干。

即便蔡元培已经大权在握,光复会内部相当大的一批人认为要支持北洋政府,可中上层里面与北洋打过仗的老兄弟还是有一部分的,这些人心里面还是某种程度认同尽可能谋求浙江独立地位。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敢不敢说话是一回事,不过到了关键时刻会说什么就是另外一回事。对能谋取到支持的光复会成员,陶成章还是尽量争取他们的支持。

一大早就准备好出门,陶成章却在等待。几个月前有个奉化出身的革命青年常凯申投奔了陶成章,这青年很尊重陶成章革命前辈的身份。投奔的时候态度很是坚定,一定要跟着陶成章继续革命。在“革命前辈”这个身份不断掉价的当下,陶成章很喜欢这个青年的恭敬态度。常凯申已经提前给陶成章拜过年,交谈中听陶成章说起初一要去拜访客人,常凯申自告奋勇来给陶成章当随从,也好见见更多革命前辈。对这样上进的表示陶成章觉得不错,就约定初一早上等常凯申一同出门。

果然,天色还没有全亮起来,鞭炮声中就有人敲门。陶成章打开门,之间门外站着常凯申。“你却来的早。”陶成章是个急性子,做事风风火火。这话已经是相当的褒奖。

话音未落,却见常凯申清秀的脸上不仅没有拜年时特有的笑容,甚至给陶成章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毕竟是经历过太多生死关头,陶成章脸上还是笑意,却突然张开手臂抓住两扇房门就开始关门。就在这么一瞬,常凯申背后闪出一人,一脚插进门里,膝盖死死顶住一扇门板。常凯申此时已经抽出一直手枪,顺着无法关闭的那半边门与已经关上的半边门中的缝隙,对着真正近在咫尺的陶成章胸口连续扣动扳机。

被子弹连续打中,陶成章再也没有力气顶住门。常凯申身后的那个人已经撞开了那扇门板。他手中也有一支手枪,此时陶成章的身体开始向后倒去,那人一步跨进门去,对着陶成章的脑袋连开两枪,这才扭回头对着常凯申一挥手。

行刺时间极短,两人的神色却都变得无比狰狞。收起手枪,两人也不再管眉心与胸口汩汩往外淌血的陶成章,一起快步向巷口走去。天色尽管没有全亮,鞭炮声却已经在远近之处噼里啪啦的鸣响着。方才的几声枪响以及枪口的硝烟完全被年初一特有的声音与气味掩盖的干干净净。

陶成章遇刺的事情在春节中震动了整个杭州,浙江议会以及浙江省政府随即发布通告缉拿凶手。浙江各地的北洋军立刻行动起来,在杭州、金华、绍兴等城市实施了戒严,并且在交通要道上实施了封锁。

杭州警察局局长王金发万万没想到陶成章居然会在大年初一被刺,在被浙江都督朱瑞叫去的时候依旧觉得不能相信发生了这等大事。和朱瑞就此事聊了一阵,王金发前言不搭后语,完全没能从震惊中换过劲。

“王局长,这次我请你过来也不光是这件事。你可知道你贪污公款的事情已经败露了?”朱瑞冷冷的看着王金发说道。

“什么?”王金发一时间居然没能听明白朱瑞到底在说什么。不过朱瑞也没有给王金发留下什么时间,四名总督府的亲兵已经举着手枪围住了王金发。

不管事情看着多离奇,王金发一直是光复会的暗杀大王,面对这样的局面他还是冷静下来了。“朱都督,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王金发用淡然的语气问道。

“王局长,你贪污三万大洋的事情以为我不知道么?不仅是这三万大洋,你帮人买命,找宰白鸭替罪,你真的是好大胆。”朱瑞历数王金发罪行的时候声音里面魄力十足。

王金发方才说话也只是为了稍稍分散一下敌人的注意力,同时给自己争取一点时间。只见周围的四名亲兵根本就没有听朱瑞说话,而是全神贯注的拎着手枪瞄准王金发,根本没有可趁之机。而且朱瑞所说的都是事实,王金发心中一阵懊悔,怎么就没想到朱瑞居然早就想对付自己。

一分神间,王金发就感到自己后腰上被硬梆梆的枪口给顶上了。在他背后的一名总督亲兵已经欺身上前制住了王金发。看着另外三名亲兵依旧是全神贯注,只要王金发稍有异动,他们就会开枪射击。见已经没有逃脱的可能,王金发倒也没有赌上机会博一把。“朱都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把他绑了!”朱瑞命道。

等王金发已经被绳捆索绑,朱瑞才说道:“王局长,你可知今天谁先发现陶先生被刺的?”

“谁?”王金发问道,朱瑞的这个转折让王金发感到一种巨大的不安。

“哼哼!”朱瑞冷笑起来,“是方怡局的许仲卿先发现的。许仲卿说,昨天他和陶先生相约去拜访人,还说会和一个名叫常凯申的人一起去。这常凯申可是你推荐给陶先生的吧?”

王金发听到这些才觉得心里面开始慌乱起来,许仲卿是徐锡麟介绍加入光复会的,在陶成章发动的南京战役失败后跟随陶成章撤到浙南,现在官居防疫局局长之职。这个人与王金发没什么冤仇,关系甚至还能说不错。所以许仲卿的话很多人都是会信的。更重要的是,常凯申的确是王金发介绍给陶成章认识的人。

“那是陈其美从中介绍,我这才推荐常凯申给陶先生认识。”王金发也来不及摆谱,试图从气势上压倒朱瑞,而是开始给自己辩解。

“你说是陈其美就是陈其美?谁证明?”朱瑞冷冷的问道。

陈其美介绍常凯申的时候完全没有别人在场,而且当时青帮一批鸦片在杭州被王金发给扣了,两人是为了这比鸦片生意上的事情打的交道,浙江是禁毒的,若是这笔鸦片生意被别人知道,王金发完全可以掉脑袋,万不得已,王金发梗着脖子喊道:“朱都督,你还信不过我么?”

“你让我信过你,给我证据啊。你说是陈其美介绍的,怎么证明?我们已经派人去找常凯申,但是除了地上的血迹之外,我们什么人都没看到。常凯申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你说让我怎么信得过你?!”朱瑞喝道,“王局长,这件事你若是交代不清,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来人,把王局长带下去问话。”

刑讯的人知道王金发暗杀大王的声望,下手的时候极为狠毒,半天过去王金发就已经皮开肉绽不成人样。到了此时,王金发已经知道这件事里面黑幕重重,当刑讯官再次装模作样询问的时候,王金发费力的吐出嘴里的血水,惨然笑道:“你们到底想让我说什么?”

“我们听说是陈伯平把常凯申介绍给你的,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刑讯官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呵呵,”王金发惨笑起来,原来事情果然内幕重重。陈伯平是徐锡麟的亲信,但是陶成章极为不喜欢此人,不止一次说过陈伯平“想当皇帝”。这个冲突是完全公开的,光复会上下都知道此事。把陈其美换成陈伯平,不仅让原本几乎是大海捞针的线索突然变的触手可及。而且陶成章遇刺的凶手就可以直指浙西分部。

够狠啊!够狠啊!王金发心想,他忍不住咳了几声,只觉得嗓子眼一阵发腥甜,这明显是受了内伤的迹象。若是被刑讯官继续这么打下去,这条命只怕就要交代在这里。王金发说道:“就是陈伯平介绍常凯申给我,让我把常凯申推荐给陶先生。”

刑讯官听完之后扭头喊道:“来人,录口供。”

有了王金发这个突破口,案情很快就变得“明晰”起来。不仅仅是在皖西的陈伯平,没有加入浙西分部,但是一度在陶成章和徐锡麟手下参与革命的徐子英、龚宝铨都被牵扯进了这次的暗杀事件。徐子英、龚宝铨先是被捉拿,接着在他们家里面抄出了一些书信。书信内容都是反对北洋在浙江的统制,对蔡元培与陶成章大加批评,对人民党的土地政策相当赞赏。

为了向众人示意公正,2月17日,也就是破五那天,浙江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由于王金发作证,以及信件的证明,整件事被认为是光复会浙西分部对总会极为不满,陈伯平有重大指示谋杀的嫌疑。浙江法院随即下令传唤陈伯平到法院接受调查。

法院文件装模作样的送到浙西长兴县的时候是审判结束后的第二天,也就是2月19日。这是浙西第一次知道杭州发生的事情到底进行到了什么程度。

秋瑾和徐锡麟在大年初二得到消息,北洋军封锁了浙西对外的通道,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派人探听情报的时候,只是听说陶成章遇刺。这下浙西分部也是被吓住了。陶成章是光复会的旗帜性人物,他遇刺会在浙江掀起滔天的巨浪。浙西分部都希望陶成章至少能够保住性命。这样才不至于让事情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结果没几天,浙江法院的公函给送来了。陶成章遇刺身亡,有极大刺杀嫌疑的常凯申居然是陈伯平推荐给陶成章的。徐锡麟与秋瑾立刻叫来了陈伯平询问怎么回事。

陈伯平当然不可能承认自己干过这件事,而且这里面的理由居然是陶成章曾经说陈伯平相当皇帝。这事发生过没错,但是都是六七年前的事情,天知道这帮人怎么会把这比陈年烂账翻出来当作证据。陈伯平也试图认真解释这是栽赃。但是在徐锡麟的反复追问下,陈伯平终于忍不住大怒起来。“徐先生,你若是真觉得我干了此事,那就不妨把我绑了送去杭州。但是我要给你说明白,我陈伯平从来没有干过此事。”

秋瑾见闹得如此不可开交,她连忙劝道:“伯荪,既然伯平说没有此事,那应该不是伯平记错了。”

徐锡麟长长叹了口气,“我也知道伯平不可能说谎,但是现在王金发一口咬定是伯平推荐这常凯申给陶公的。咱们又该如何解释?”

陈伯平冷笑一声,“徐先生,你若是怕了,那也无妨。既然浙江法院传唤我,我去就是了。我倒要和那王金发当面对质,到底是什么时候我把常凯申推荐给了陶先生的。我倒也想看看是谁想构陷我!”

徐锡麟与秋瑾听了这话都沉默不语,当下除了这个办法也没有别的法子。如果浙西分部就这么沉默不语,只怕要不了两天,整个光复会都会开始声讨浙西分部。

“伯平兄,你不能去杭州。既然已经有人摆明了要构陷你,你去不去都是被构陷。”一直没吭声的姬晔站起身大声说道。

“姬晔,你不要冲动!”秋瑾劝道。

听了秋瑾的话,姬晔急的额头上青筋都快蹦起来了,“秋姐姐,我这不是冲动。现在他们已经摆明了要构陷我们,伯平兄去了杭州,这不就是送肉上门么?人绝对不能给。”

“若是不让伯平去辩说清楚,怎么证明咱们的清白?若是不能辩说明白,我们往后怎么办?”徐锡麟问。

姬晔只是感觉这事情里面大有文章,在这个时候只能针锋相对,而不是一味投降,但是说起往后怎么办,她也没有想清楚。

“我……,我……,我觉得他们根本就没想让咱们清白。”憋了好一阵姬晔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听了这话,陈伯平脸上露出了感激的神色,徐锡麟和秋瑾则是微微摇头,一脸无奈的表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