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五十六章 选择与被选择(十二)

日本的情报系统在北洋系统里面也建设了自己的情报网,特别是北洋相当一部分人对顾维钧这个新贵满是羡慕妒忌恨的情绪下,消息传播的就更快。得知了北洋与英国的谈判之后,日本国内极为紧张。

能在国际社会上混的都不是傻瓜,英国和日本其实都很清楚,日本想扩大在华利益,现阶段只能从北洋身上割肉。这也是为什么英国允许日本攻打青岛而且只允许日本攻打青岛。日本知道英国人的用心,英国人就是要让日本乖乖的做狗。在日本竭尽全力获得胜利之后,英国也会扔根骨头给日本啃啃。

“英国当下在亚洲的海军力量还不如我们大日本帝国,以这样的态度来对待我们实在是太过于失礼。”日本海军部里面甚至已经开始流传这种说法。当然,日本海军也继承日本那种“腹语术”,不会直白的明说日本要对英国在亚洲的霸权取而代之,而是以“替英国维护远东秩序”这种日本特色的话语表示态度。

对海军部的这种态度,刚遭受惨白的陆军部自然不可能提出反对。而且陆军部本身也反对英国主导的亚洲秩序,结果陆军部与海军部在这个观点上罕见的默认与支持。

日本内阁当然不可能傻到这个程度,如果没有英国的支持,日本就什么都不是。当下日本的敌人不是英国人,甚至不是人民党,向最大限度的扩大日本在华利益只有对北洋下手。针对这个问题,日本内阁委托情报部门针对这个问题组织分析。有调查就有发言权,日本情报部门分析的结果是自打人民党与北洋共存之后,人民党几乎就承担起保卫中国利益的政治、经济、军事行动。无论是定额贸易协议还是攻打青岛德军,人民党都竭尽全力阻止中国的衰落。唯一令日本情报部门感到不解的是,人民党并没有利用这种行动获取自己在中国的主导权。

日本内阁自然不会不理解,人民党任何试图获取中央权力的行动都会导致北洋政府的全力反弹。任何获取权力的尝试都会导致人民党与北洋提前破裂。如果一定要给这种行动找出一个理由,人民党比任何中国势力都更避免内战爆发。内战必将极大消耗中国的力量,日本很清楚这点。特别是人民党将所有外国在华势力都当作自己首要敌人的当下,内战只可能把中国打的粉碎,即便对北洋势力取而代之,也不等于人民党就有余力顺利主导之后的中国局面。

不过人民党的耐心已经得到了回报,欧洲陷入战争的当下,外国势力对中国的影响已经降到了最低程度。人民党即便发动内战也不会导致外国的强力干涉。所以人民党恰到好处的采取了攻势。

对日本而言,当下的局面却坏到了极点。由于人民党的克制,北洋集团的力量也没有遭到损害,比起刚建立北洋政府的时候,袁世凯的力量甚至更加强大。强大到甚至可以在陆战中击退日本。这样的结果导致英国、北洋的力量对日本呈现优势。日本除非与英国彻底撕破脸,以举国之力投入侵华战争。否则日本根本不可能趁火打劫。即便日本下了这样的决心,击破了北洋与英国之后,日本还要不可避免的面对人民党的攻势。

当下日本18个师团,满打满算50万常备军。把这50万人投入中国战场,也就是占据很有限的中国沿海城市,甚至不用战争,庞大的后勤就能吃垮日本的经济。根据现在收集到的情报,中国的精华地区已经是人民党控制的中原地区。有了九州师团与仙台师团的教训,日本根本不敢让部队在舰炮的防御范围之外与人民党来一次规模庞大的陆地战争。

“难道就看着中国局面急剧动荡,皇国却束手旁观么?”日本内阁有人提出这个问题。

趁火打劫是最美妙以及收益最丰厚的,完全无法插手中国当下纷乱的局面,日本内阁成员心里面跟猫抓一样难受。

“诸君,当下的局面是先解决日本经济问题,一旦经济问题得到解决,我们对外问题也能够重新开启。”财政大臣高桥是清说道。在这个紧急的时刻,高桥是清已经被认为是下一任内阁总理的首选。

“难道就要放过当下的机会么?”日本政界元老桂太郎虽然已经不当首相,不过他当下依旧是民政大臣。桂太郎是陆军部强力支持的人物,对于不能介入中国事物他感到十分可惜。历史上这位因为强硬政策,在1913年被日本民众给撵下台的首相依旧是日本内阁最大的强硬派。

“只要欧洲战争继续进行下去,英国还会继续从日本购买商品。有这笔收入,日本财政还是能够好转。如果继续在战争上投入,不仅英国会对日本感到不满,当下的财政收入也会面临入不敷出的局面。”高桥是清以财政高人的身份面对当下的危局,任何影响日本经济走向的行动都在他的反对范围之内。

“如果人民党夺取了中国政权的话,我们在满蒙的利益又该如何保障?”桂太郎并没有偃旗息鼓的打算。

高桥是清几乎要用蔑视的目光去撇桂太郎了。所谓的满蒙利益必须是实际利益。当下满蒙缺乏铁路,即便能够开出矿来,也没有铁路运到出海口。最重要的是桂太郎这么恬不知耻的吆喝满蒙利益,让大日本帝国如此被动的不就是桂太郎代表的陆军部么?如果两个师团在青岛战役中能够摧枯拉朽的打败人民党,夺取中国为数不多的工业港口城市青岛,日本怎么可能面对当下极为不利的局面?

只是高桥是清乃是一个小厮出身,完全摆脱日本西化春风才能有今天的地位。桂太郎则是皇族,也因为皇族而得意获封公爵。高桥是清直接与桂太郎发生冲突极为不利。

“当下工厂倒闭风潮愈演愈烈,如果不能让工厂抓紧开工,让民间物资迅速流动。军事行动大可在此之后讨论。”高桥是清对其他阁僚说道。

其他阁僚当然也知道日本国内局势,连续几年的出口不振导致国内粮价飙升,米骚动遍布日本。如果不能抓紧恢复经济,只怕骚动就会变成起义。

“对那些社会主义者绝对不能手软!”桂太郎恶狠狠的说道。作为天皇专制的维护者,桂太郎容不得民主政治的存在,1910年,日本的社会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广泛的展开了反对天皇专制的活动,管野须贺子明确指出,天皇是“经济掠夺的首领、政治罪恶的根本、思想迷信的源泉。”对此,桂太郎采取了极其严厉的镇压措施,以“阴谋暗杀天皇”等莫须有的罪名,对社会主义者进行大搜捕,并无辜的判处24人死刑,其中幸德秋水和管野须贺子等12人先后被绞死,其他12人被改判无期徒刑,这就是著名的“大逆事件”。以这个政绩,桂太郎确立了自己政治上的地位。只要是反对工人运动的,无不支持桂太郎。

“人民党的政治立场就是社会主义,而且据我所知很多日本非国民都投奔人民党。不少人甚至参加了青岛战役。对这些非国民的家属绝对不能轻饶。”桂太郎把话题转向对自己有利的一面,“而且驻华公使建议除掉人民党主席陈克。只有除掉这个人,才能改变中国的局面。陆军部情报部门也在研讨这个问题。”

日本内阁成员听了这个建议后都面面相觑,不少人心中都浮出一个念头,“桂太郎疯了!”

直接暗杀中国政治势力的首领,不管成败都不可能不留下马脚。那时候日本赤裸裸暴露对中国的态度。不说别的,人民党控制范围内有不少日本商家,人民党绝对不会对这些人视而不见的。好点的话,这些人家产被抄。往坏了想,人民党把这些人以间谍名义抓起来,那就是要出无数人命的。日本百姓死了就死了,日本商人都是有些背景的存在。到时候国内谁肯负起责任来?

不过没等内阁阁僚说话,桂太郎已经冷笑道:“诸君,杀死陈克也未必需要我们亲自动手。人民党当的敌人那么多,想要他命的人成千上万。人选有的是。”

“够了!”高桥是清终于忍不住喝道。日本军部势力因为屡次赌国运成功,所以对日本政界影响极大。但是高桥是清最反感的就是这些军部代表人物。战争有胜有败,不可能一直胜利下去。仅仅在青岛一次失败就堵住了日本继续干涉中国事务的可能。如果继续把事情弄大,日本精力全部放在战争上,唯一能够拯救日本经济的可能就会失去。那时候日本明治维新后几十年的积累只会化成流水。甚至日本会再次沦为英国的殖民地。

光想着胜利,却完全不考虑失败后的结果,这就是军部的态度。无论海军还是陆军都是如此。

听了高桥是清的呵斥,桂太郎瞪起了眼睛。一个小厮出身的男爵居然敢对公爵如此无礼,这在旧日本是不可想象的。即便是当下的日本也是极为不可思议的。

不过政友会的大佬西园寺公望咳嗽一声,“我们还是先讨论经济问题吧。”他背后实力强大,总算是避免了这次争吵继续扩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