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五十三章 选择与被选择(九)

“日本公使求见!”英国公使馆的警卫把这个消息传递进来。自打日本在青岛战败以后,日本公使倒是消停了几天。英国公使能够想象得出,日本那几天正在疯狂的想办法摆脱窘境。随后日本貌似想出了办法,日本内阁约见英国驻日公使,要求英国人兑现英日同盟的条款,对人民党出兵实施打击。

英国觉得日本的要求未免太可笑了,英日同盟是英国套在日本脖子上的项圈,日本套上项圈就是英国人的狗,无论如何都轮不到狗来指挥主人。日本人在日照败给北洋之后,英国对北洋的战斗力正在重新评估。在做出最终评估结果之前,英国驻华公使也不可能给日本什么回复。

“告诉日本公使,我最近没空接待访问。”英国公使干脆利落的给出答复。

日本公使对吃闭门羹并不意外,失败者没有资格谈条件这是外交中最基本要素。先败给人民党再败给北洋,对日本外交的影响实在是太大。其实不仅仅是英国方面,连北洋方面也毫不犹豫的给了日本闭门羹。想想一个月前,日本公使求见北洋方面的时候,北洋方面都是笑脸相迎,绝对不敢这样无礼的。

“那些没用的陆军马粪!”日本公使一面悻悻的坐回自己的马车,一面在心里面骂道。

面对这次战败日本国内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现代战争是一个很花钱的行动。此次战争前日本信心满满,人民党一个建立不过8年的组织,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大日本帝国的对手。英国的默许,北洋的默认,外交上的胜利让日本更觉得这是一个极好的兆头。

战前也不是没有人对这场战争忧心忡忡,例如财政大臣高桥是清就以相当含蓄的表示了反对,“人民党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让英国与北洋对日本做出让步,我们与人民党的战争会不会是火中取栗?”

这位曾经在日俄战争中为日本实现了五次发行债券,割断了俄国的资金来源,迫使俄国在日俄经济战中遭到严重的失败,陷入了财政破产困境的功臣一点都不敢小看人民党。“人民党虽然地处中国内陆,却能够与美国在我国重要的出口产业生丝方面实施打击。这说明人民党并不是孤立无援的。”

但是这种劝诫不仅没有阻止这场战争,反倒煽动起战争支持者的情绪。“如果不能尽快击败人民党,我们的生丝出口何时才能恢复?中国拥有的土地人口都不是我们日本可以比拟的,单人民党的控制区就几乎能够满足美国的全部需求,不通过战争打破美国对人民党的幻想,我们的丝绸业是没有出路的。”

“山东的权益本来就归德国所有,被人民党通过战争窃取。我们只有打败人民党,才能夺取山东的权益。”日本首相大隈重信的支持者,陆军部大臣态度强硬的表示。这次陆军要求增加两个师团的编制,凡是支持海军的势力都表示反对,而陆军部急需一次胜利证明自己的能力。

对人民党作战计划最终敲定,各派支持目的各不相同,有认为要夺取中国工业化城市青岛以增加日本力量的,有认为夺取青岛后可以趁势扩大在山东利益的,也有认为需要打击人民党生丝买卖的,归根结底,这些都是因为日本近三年经济形势急转直下,原本就十分糟糕的经济因为出现人民党的竞争,特别是人民党与英国签署的定额贸易协议主导了东亚贸易体系后,日本备受其影响。

战争,战争,战争。日本通过一次次战争夺取了极大的利润,那么这次想解决当下的困境,战争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为了能够打好这次青岛战役,日本花了近亿日元,动员了海军与陆军的两个甲种师团。这不能不说日本还是没有犯下轻视敌人的错误。

但是战争结局有胜有败,日本以往每次战争都胜利了。可这次战争却以极为耻辱的局面收场。九州师团战死被俘17000余人,战斗部队可以说是几乎全军覆没。仙台师团战死5000余人,好在有海军的掩护,总算是撤退下来,而不像九州师团那样被一举围歼。败给人民党或许还能说对敌人了解不深,败给北洋则令日本上下完全不能接受。北洋是满清的继承者,北洋军是一支彻头彻尾的“中国军队”,大日本帝国的陆军怎么能够败给中国军队呢?

马车的车轮发出粼粼的声音,日本公使一想到这次战败,心仿佛被捏住一样疼痛。陆军的马粪们居然能整个师团的被全歼,公使认为死点人倒不算什么,可整个师团的装备丢了个干干净净。在日照,日军倒也抢掠了一把,但是人民党早就把人和物资带了个干干净净。据说日军进行的做大破规模的坏行动就是把日照所有的玻璃窗都用枪托导碎了。还运了几十吨钢筋,数百吨水泥。抢掠行动没进行几天,日军就在日照丢下几千具尸体,灰溜溜的逃上船,师团所属的炮兵炸毁大炮才得以逃脱。

海军更是觉得委屈,上百的人员伤亡和陆军相比不算什么,打出去的炮弹已经价值不菲。可这些损失与两艘战列舰中弹,十余艘军舰或沉或伤,仅仅维修费最少就需要几百万日元,整个损失只怕超过千万。海军的损失不见得比陆军少到哪里。

为了推脱责任,海军与陆军互相指责,甚至把责任推到驻华公使这边来。海军部与陆军部难得的达成一致,都认为驻华公使主导的情报部门运作不利,提供的情报上有重大错误,这是导致战败的重大原因之一。驻华公使是海军派的人,陆军马粪胡说八道他还能理解,海军部大放厥词就未免太让人伤心。

因为这次战败,刚上台一年的大隈重信内阁倒台,下一任首相无人肯接手。1911年的西园寺公望内阁,1912年的桂太郎内阁,1913年的山本权兵卫内阁,1914年的大隈重信内阁,日本四年四内阁,当下甚至到了无人肯接手内阁的地步。

想着国内的局面,日本公使觉得心脏更加疼痛起来。靠了一次次赌国运的战争,日本好不容易在危机四伏的时代走到今天的地步,可是仅仅一次战争的失败,日本就面临着极大的危机。难道日本的气运就到此为止了么?

心痛胸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日本公使掏出复方丹参滴丸,弄了几粒吞入口中,不到两分钟,心脏的痛苦感大大消除。复方丹参滴丸也是中国货,更准确的说是人民党的产品。这个新崛起的政治势力以可怕的速度在崛起,不仅仅是军事,科技、文化、医疗。现在谁都知道陈克是个化学家兼药物学家。哪怕到了现在,人民党生产的914在亚洲也是口碑很好。甚至在印度市场卖的也不错。所以陈克退出的几款新药在世界市场销路同样很好。在这样一个奇才的带领下,人民党的力量以空前的速度越变越强大,强大到日本都拿人民党没办法的程度。

当然,这位日本公使是不知道人民党的实情,所以过高估计了陈克。复返丹参滴丸其实是一款中国的老药,陈克学化学出身的,不少同学兄弟都干医药。大家喝酒吹牛的时候听兄弟们讲述过所谓中成药的知识。中医以实践为主,讲的是药效。解放后中成药发展经历了汤剂(熬药)、大蜜丸(混合了各种药物成份粉碎后掺和蜂蜜揉制,外面用蜡封)、冲剂(中药熬制后减压蒸馏后除去水份,加糖后制成颗粒)、无糖冲剂(汤剂进一步提纯)、滴丸这一系列过程。核心要点就是有效成分一步步浓缩。

复返丹参滴丸主要成份是丹参、三七、冰片,陈克搞人民党的制药业,他希望有拳头产品,看到这个配方后觉得极为熟悉,直接就让熬制浓缩,然后加入甘油。甘油是舒缓心血管的常用药。人民党的油脂化工业绝不缺乏甘油,原本的丹参、三七、冰片熬制的药物。这三味药物需要大量种植相应植物,冰片需要樟树类,人民党就把这项工程交给林业学校负责研究。广大劳动群众最不缺乏的就是实践,樟树种植比较成功。不仅冰片的供应得到保证,连带着使用樟脑的风油精和清凉油也保证了产量。

人民党针对群众的医疗系统有数不清的用户和实验者,药物实验也得到了保证。经过大量实验与反复改进,1912年复方丹参滴丸一经问世,就在世界上引发了极大的轰动。号称是治疗心脏病的特效药。914、复方丹参滴丸、风油精、清凉油,在全世界工业国卖的都不错。一年也有几百万英镑的利润。复方丹参滴丸是军队药厂的产品,加上中药成分复杂,分析不易,人民党也敢大量销售而不怕别人去仿造。

这种几乎可以用坑蒙拐骗来形容的行为,因为药物的药效变成了外国对中医的敬仰。而且外国对草药一直有崇敬,即便到了21世纪也是如此。陈克的欺骗行为大获成功。吃着人民党的药物,一时治疗了日本公使肉体上的痛苦,却加重了他心灵上的痛苦。日本就是缺乏人民党这些能够大量销售的产品,所以工业化速度始终提不上来。日本公使是个有见识的人物,他已经明确的感受到中国重新崛起的趋势,而且日本公使非常明白,中国的重新崛起意味着日本的衰落。好不容易走上了今天的地位,成为英国在远东的合作者。如果再次被中国压倒,日本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或者向日本国内建议,想方设法的肉体上除掉陈克吧。日本公使只能想出这么一个办法。在日本公使看来,人民党的崛起完全取决于陈克一个人卓越的资质与能力,如果除掉了陈克,人民党整体力量至少会损失一半以上。由于日本海军在远东占有绝对优势,即便是事情败露也不可能让日本遭受人民党的打击。实力大损的人民党在英国、北洋、日本的打击下势必会覆灭。到时候日本依旧可以获取极大的利益。确定了这个念头,日本公使开始在酝酿给国内的报告。

北洋政府此时可谓志得意满,吴佩孚的北洋第四军伤亡过半,却在日照打退了日军。证明在陆战方面北洋军在日本之上。英国人的态度立刻就起了变化。尽管吴佩孚在人民党的围攻前撤上船队跑路了。不过北洋知道这样的撤退不足以降低自己在英国人眼中的份量,反正英国人也不会认为当下的北洋真的能够战胜人民党。

作为定策的顾维钧当然成为了北洋新贵,袁世凯任命顾维钧为外交部副部长,同时兼任总统秘书处的高级顾问。这个安排一来是为了奖励顾维钧的成绩,二来也有保护顾维钧的意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一个26岁的年轻人如果短时间内骤获实权,其结果注定是悲惨的。多少人无论如何都要在实际工作中把顾维钧拉下马。袁世凯不仅无数次遭到这样的攻击,他自己对这些手段也玩弄的精熟。作为总统秘书处的高级顾问,顾维钧就得经常陪着袁世凯去参加各种会议,经历各种会谈。这也是逐渐培养的重要步骤。

对于接下来的方向,顾维钧的建议就非常简单。“加入协约国,在能力范围内承担起义务。”

在日照的军事胜利不等于北洋真的能够全面压倒日本,北洋知道,英国人也知道。等日本缓过劲来之后,肯定会继续和北洋做对。证明了北洋实力之后,如果想维持这个对日胜利的形象,莫过于不再参与战争。想不参与战争的最佳方法就是加入协约国。在欧洲战事激烈的当下,一旦加入协约国,英国是绝对不可能让协约国旗下的国家大打出手。那时候就可以借用英国人的力量避免新的中日战争。

吴佩孚的第四军,四万人伤亡近两万。也就是吴佩孚练兵严格,管束得力,第四军才坚持到了最后。就内部战报上讲,北洋军也有两次几乎崩溃,是吴佩孚本人亲自指挥督战队才压住阵脚。即便如此,在日本海军的猛烈炮击下,北洋军最后还是没能继续打下去。这才让仙台师团得以从容登船撤退。所以北洋其实也不想继续打下去了。能就坡下驴的时候,袁世凯自然同意。

这时候这个“高级顾问”的头衔就显示出其效果了。也有北洋高级官员试着撩拨一下顾维钧,希望这个不懂事的毛娃娃能够意气用事。顾维钧本来就够聪明,而且他岳父唐绍仪反复交代,“所有事情得让大总统做主。”顾维钧一句“我只是顾问,负责提出建议,做主的事情还是得大总统拍板。”那些撩拨者也对顾维钧没了办法。

袁世凯当然同意加入协约国,不过他却也不着急。“那承担义务一事该怎么讲?”他问道。

“承担义务就是讨价还价,我们能承担什么,不能承担什么,公开和英国人谈。做得到就是做的到,做不到我们也爱莫能助。”顾维钧回答的非常干脆。

“那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呢?”袁世凯继续问。

顾维钧回答的很认真,“我们的产品就有了销路。人民党这几年为何经济发展的很快,因为他们对外贸易做的极大。人民党讲经济的时候,明确指出有了贸易就有了市场。我们北洋也不是没有工厂,只是没有销路。承担的义务里面大可向协约国销售他们必须的商品。各个工厂有了生意,就能红火,就能发展。政府的税收也自然能够提上来。”

一听说能赚钱,北洋的重臣们都是眼睛一亮。这些人早就想发财,若是局面如同顾维钧所说,能够和英国人达成买卖协议,那可真的是大捞一笔的好机会。难得的,这次没人夹枪带棒的去难为顾维钧。

“那加入协约国之事不妨就由少川负责了。”袁世凯对唐绍仪说道。唐绍仪与顾维钧都字少川。但是顾维钧绝对不会傻到认为袁世凯要把这件事交给自己来做。所以他一声也不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