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四十三章 青岛防御战(四)

1914年9月27日,日本公使求见北洋外交大臣唐绍仪,在会面中,日本公使提出了一个令唐绍仪震惊的要求,“经由大总统袁世凯同意,大日本帝国出兵进攻人民党盘踞的青岛。由于要在青岛方面投入更多兵力,所以大日本帝国要求北洋政府临时将烟台租借给日本作为后勤基地。以帮助日军更好的进攻青岛。”

唐绍仪好歹是外交大臣,所以他没有立刻破口大骂。一来是唐绍仪并不擅长骂脏话,甚至脏话都极少出口。二来日本方面提出“经由大总统袁世凯同意,大日本帝国出兵进攻人民党盘踞的青岛”,这句话意味着袁世凯秘密与日本人达成了某个协议。

人民党在日军进攻青岛的当天就通电全国,“人民党为了保卫中国的神圣国土,在青岛与入侵的日本侵略者展开了激战。”

这是第二次中国军队与外国军队在青岛这个地方展开战争。全国舆论一开始对此的评价竟然并不激昂。人民党当下已经是整个中国统治阶级的公敌,中国对外国每战必败,这三十六败都败过了,人民党再增加一次败绩也不嫌多。若是以人民党的政治态度,如果他们胜利的话,声望大增,旧统治者们的末日也会降临。嘴里自然是不能说支持日本,北洋政府的官员心里面还是希望日本与人民党能在青岛同归于尽,然后由北洋来捡这个胜利果实。

在这种心态下,唐绍仪本人倒是不认为袁世凯会和日本人达成什么秘密协议。若是说袁世凯完全不知道日本出兵青岛的事情,那未免太小看唐绍仪的智商。但是唐绍仪也绝对不相信袁世凯会和日本签署任何纸上的秘密协议。当下日本公使如此理直气壮的当面用这个协议向唐绍仪发话,还真有点把唐绍仪给唬住了。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日本公使,唐绍仪立刻去见袁世凯。和唐绍仪想的一样,袁世凯听到日本公使提出的要求后,气的浑身颤抖,一连声地说道:“狼子野心!狼子野心!”却没有更进一步的说明。

唐绍仪此时已经能够大概猜出个八九,他心中暗自叹气,却不能再说什么。袁世凯也没有一定要让唐绍仪出谋划策,情绪稍稍平复下来之后,袁世凯命令唐绍仪无论如何在外交上都不能做出任何让步,绝对不能同意日本占据烟台。唐绍仪接受了这个命令后见袁世凯没有别的交代,他以马上去办这件事为理由赶紧告辞。回外交部的路上,唐绍仪心里面苦笑着,这不仅仅是日本狼子野心,袁世凯这是真正的引狼入室。

就袁世凯的表现,唐绍仪能够确定袁世凯肯定是知道日本攻打青岛的军事行动,甚至是点头默许了的。现在看,日本所图的东西根本不仅仅是一个青岛,他们早就垂涎山东。趁着这次攻打青岛,日本顺势提出更多要求。日本说的很好,“暂时租借烟台”,唐绍仪相信,加入“租借烟台”成功,日本绝对不会是暂时的。他们会想方设法把租借变成永久的。袁世凯当下绝对不可能承认,那么之后会发生什么?日本会入侵烟台?

对未来的局面发展无法判定,唐继尧到了外交部就把他的乘龙快婿顾维钧找来商谈此事。顾维钧早就得到了消息,唐继尧一询问他,顾维钧立刻说道:“岳父,这件事的关键还是英国人。如果英国人没有点头,日本也不会向北洋提出攻打青岛的要求。”

这话直接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唐继尧觉得眼前一亮。作为外交官,唐继尧颇有涵养,他没有立刻打断顾维钧的发言,而是让顾维钧继续说了下去。

“人民党里面定然有外交高人。”顾维钧把话头扯得更远了一些,“当下东亚的各国势力中,就是以英国为首的法国与日本,一直想插手中国的美国。人民党知道已经不可能得到英国的全面支持,他们干脆在维持英国的局面下,全力拉住美国。美国人功利实用,人民党若是不能自保,他们也不会为了人民党火中取栗。所以人民党近期所为,我看夺地盘固然是目的,向美国证明自己也是要务。现在欧洲战争爆发,英法俄全力在欧洲,均无暇关注中国事务。倒是美国没有参战,还能有余力与人民党勾结。所以当下的局面,人民党根本没有失去外援。这定然是人民党外交高人指点。”顾维钧向他岳父唐绍仪分析着局面。

唐绍仪连连点头,经顾维钧一分析,所有问题登时就看的更清楚了。

顾维钧接着说了下去,“美国素来主张中国门户开放,早就想在远东插一手。人民党驱逐外国势力,美国人毫无损失。即便那点损失,因为贸易扩大也能够轻易弥补。但是英国损失就大了,英国为了均衡亚洲局势,才同意日本出兵。而单单打下一个青岛,对日本有何好处?人民党出海口就只有青岛与连云港两处,真正的工业中心与粮食产地都在内陆,以日本的国力,想打进人民党的地盘也是无能为力。而且日本的利益在东北,他们又始终垂涎山东。但这些地方都在咱们北洋手中。即便是日本打下青岛与连云港,战火所到,这两地定然残破。哪怕是所有东西完好无损,日本把这两地彻底搬空,也根本弥补不了他们出兵的费用。所以日本定然要获取在中国的利益才行。”

唐绍仪当然不会问出例如“那为何不战后再谈利益”的傻话。北洋这次摆明了是想让日本火中取栗,就算是日本占据了青岛,对北洋也没什么损失。

“若是想外交解决此次争端,应当找英国来协调么?”唐绍仪问。

顾维钧沉默不语,唐绍仪一看就知道顾维钧有些话不好说,或者不方便说,他鼓励道:“少川,到了此时不用有丝毫的顾及。有何想法但说无妨。”

“岳父,”顾维钧依旧有些迟疑,“这等军事上的事情,若是战场上拿不到,谈判桌上更谈不来。我认为,当下若是想找英国人调停,恰恰不能直接找英国人。一定要公开正式拒绝日本的要求。不仅如此,若是日本出兵攻打我北洋所属之地,我们一定要和他们打。若不能证明我北洋有能力打得过日本,英国人本来就和日本有盟约,绝不可能为了替北洋夺回所失的土地而和日本开战。即便是英国人逼着日本退兵,日本也定然要我们北洋出钱赎买。我们要回自己的土地,为何要出钱?而且这么做,英国人和日本人又岂能看得起我们?人民党打了德国人之后,就是能占据青岛。英国人可曾出兵为咱们夺回青岛。若不是人民党公开要驱逐英国人的势力,英国人也不会同意日本攻打青岛。更别说美国人即便是损失了某些在华利益,却也会支持人民党。这活生生的例子在前面,我们北洋为何不学?偏偏要去学满清呢?”

唐绍仪不吭声了,他现在充分理解顾维钧方才为什么有顾虑。对外战争的事情可不是外交部能决定的事情。而且北洋当下极力反对人民党所有行动都是错的。若不是因为真说不过,人民党不吃屎,北洋恨不得说吃屎都是香的。当下若是唐绍仪让北洋学习人民党的对外策略,哪怕北洋中的官员心里面承认唐绍仪所说的有理,还是肯定会有人出来抨击唐绍仪。更别说北洋里面不少人根本不想与外国人打仗。

沉默了好一阵,唐绍仪才无奈的答道:“若是有机会,我会向大总统说及此事。”

顾维钧却也没有逼迫自己的岳父,北洋内部的一些做法顾维钧已经非常清楚。这等政战大事决定了北洋的未来长期策略。其实不用有人直接反对,顾维钧就能想象反对者会说什么。“当下与日本交恶,以后怎么办?”“英日既然有盟约,英国人不会站到北洋这边的。”

这些话看似有理,这些担心也不是完全空穴来风。可人民党所作所为从来不关心这些问题,但是反过来,就因为人民党是靠自己的实力证明根本不怕日本与英国,所以英国和日本不到人民党直接翻脸的时候,反倒没有直接出手。

顾维钧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北洋与人民党当下相比,很多人并不看好人民党。可不过8年前,人民党还是安徽凤台县一个小势力的时候,北洋集团已经是几乎领导朝廷的庞大军事政治集团。那时候天下绝大多数人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人民党的名头。那时候,谁会认为几个年轻流寇居然能够闯下眼前的局面呢?不说别的,单单以勇气,毅力,以及决不动摇的坚定态度,北洋与人民党那些人完全没法相比。

顾维钧1914年的当下还是个26岁的青年,远没到只能无奈叹气的老年。而且顾维钧方才已经忍不住叹了口气,可他想到这些,再次微不可闻的轻轻叹息一声。

第二天,日本并没有继续紧逼。北洋的探子开始尝试探听青岛的战况,与上次人民党进攻青岛不同,这次人民党严密封锁的战区,北洋的探子根本无法顺利进入战区。除了知道日军进攻毫无进展之外并没有进一步的详细消息。

唐绍仪很快再次见到袁世凯,他正想将顾维钧提出的观点向袁世凯提出,却听袁世凯说道:“日本方面已经换了一个要求,他们想以日照为临时中转点。这件事上英国人比较支持日本人。外交部这次好好的和日本谈,绝不能让他们霸者日照不走。”

这些日子以来,唐绍仪越来越爱看地图。烟台在威海附近,与进攻青岛根本不搭边。但是日照就完全不同,日照在青岛南方,连云港北方。除了有港口之外,日照的位置不仅能够切断人民党根据地与青岛的联系,更能威胁已经控制在人民党手中的临沂。至少地图上看,能够打下临沂,日军就可以直逼人民党钢铁基地之一的枣庄。枣庄有直通徐州的铁路,日军甚至可以威逼徐州。徐州是人民党当下东部最重要的工业中心以及粮食中心。

英国人或许不会同意日本占据烟台,却能够接受日本临时使用日照。以当下的战略局势,日照对人民党的威胁的确更大。也能充分发挥日本海军的力量。

看着唐绍仪不吭声,袁世凯问道:“少川,你有什么想法?”

唐绍仪沉吟了一阵,终于下了决心。他把女婿顾维钧的说法向袁世凯和盘托出。袁世凯听的眉头紧皱。特别听到唐绍仪说及洋当下除了青岛之外,绝对不能对日本有丝毫让步,若是日本要用强,北洋不惜与日本开战也不能对日本示弱的时候,袁世凯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已经是关乎政战的策略,而且还是极大改变北洋既定战略的思路。袁世凯更是不能轻易接受。“少川,当下的局势我们绝对不能和英日闹翻。”

唐绍仪知道袁世凯一定会这么说,听到果然如此,他也不再吭声了。但是唐绍仪没想到,袁世凯突然问道:“少川,这个想法是谁告诉你的?”

这下唐绍仪警觉起来了,他不知道袁世凯这么说到底是何意?难道准备对出主意的人不利?还是觉得唐绍仪这个建议大有问题?

“大总统,这只是我自己的一些想法,有不周到之处。”唐绍仪连忙搪塞道。

袁世凯也没有追问到底的意思,他让唐绍仪继续去办事,就放唐绍仪走了。

出了没多久,唐绍仪刚准备上车,却听到背后有人叫他。扭头一瞅居然是方才旁听的王士珍。王士珍说道:“唐公,有事想和你谈谈,可否一起乘车走走?”

唐绍仪自然不敢拒绝,满心疑惑的与王士珍一起上了唐绍仪的马车,王士珍说道:“唐公,方才你所说的决不可向日本示弱,我是极为赞成的。不过只是一时意气就与日本开战却不可行。唐公从不是一个激进之人,当下提出这等想法,想来还是有些事情没有说的更明白。还请唐公说的更详细些。”

这些思路本来就不是唐绍仪想出来的,被王士珍这么一问,唐绍仪当时就答不上来。

王士珍何等人物,见唐绍仪的表情,就猜出了大概。他微笑着说道:“唐公,看来大总统没说错。果然是有人对唐公提出的这些想法。能提出这想法的当时一时豪杰,却不知唐公能否引荐一下?”

唐绍仪知道王士珍虽然是袁世凯的心腹,却不是一个阴险小人。更不爱搞阴谋诡计,既然王士珍提出想见见提出这个思路的人,想来不会是故意在背后搞鬼。他想了片刻,终于答道:“既然王公有这想法,那就不妨和我一起坐车走走。”

两人到了外交部门外,唐绍仪命人叫上顾维钧,三人一起乘车跟秋游一样开始往北京香山方向去了。

顾维钧万万想不到自己的岳父唐绍仪居然把自己引荐给北洋之龙王士珍,王士珍在北洋诸将中声望极高。他主战主和,甚至能够很大程度上决定袁世凯的意见。若是能够说服王士珍,就极有可能够说服袁世凯。

王士珍很快就询问起顾维钧的观点。顾维钧所以直言道:“王公,当下中国的局面其实就是英国与人民党要打仗,但是欧洲战事紧急,英国人无力应对。所以是支持北洋还是支持日本。乃是当下的关键。”

顾维钧毕竟是年轻人,还是敢直言的。王士珍听顾维钧说的直率,也是微微点头。

“人民党老奸巨猾,他们既然敢驱逐英国人在长江流域的势力,并且声称要收回中国的全部主权,他们就不可能看不到当下的局面。所以人民党几个月前在河南北部与我们北洋大打出手,夺地固然是目标之一,另一个目标就是让英国人认为我们不能打,打不过人民党。要让英国失去对我们北洋的信心。我们北洋失败了,所以英国人才会放出日本人来。”

王士珍神色凝重,加上他素来位高权重,统领兵马,一股无形的威压与压力让顾维钧有些说不下去。而且顾维钧也不知道王士珍能不能想明白其中的关节,所以他很配合的沉默了一阵。

过了一会儿,王士珍开口了,他只说了三个字,“继续说。”

“日本人能被英国看中,也只是因为日本人能打,先在甲午战争中打败了满清,又在日俄战争中打败了俄国。当下若是我们置身事外,日本若是输给了人民党,他们经济上大受损失,定然要从我们北洋这里拿回一部分利益。若是他们赢了人民党,英国对日本更是纵容。所以当下之计,我们不若与日本针锋相对。若是日本输给了人民党,我们能赢了日本。英国想对付人民党的话,那就只能靠我们北洋。即便是我们输给了日本,但是日本也输给了人民党。为了调停矛盾,英国也不能一味偏袒日本。”

说到这里,顾维钧有些激动,“王公,人民党一力挑战英国日本,他们尚且不怕。我们北洋当下却畏首畏尾,结局定然不会好。英国人最是善变,若是日本大败,英国人又觉得我们北洋无能力,他们又陷入欧洲战事。即便是人民党如此挑衅英国,英国也没有从欧洲调兵过来打击人民党。若是局势不妙,到时候人民党稍稍的放松些条件,英国人只怕捏着鼻子就敢承认了人民党的政权。那时候北洋上下一心想靠英国支持,被英国人弃了北洋,那时候甚至不用人民党动手。我们北洋自己只怕就分崩离析了。王公,此事绝不可不防。”

王士珍的脸色已经阴沉似水,他沉默了好一阵,突然问顾维钧,“少川,我若是让你向大总统陈述此事,你可否准备好了。”

顾维钧眼睛一亮,“晚辈随时可以向大总统面陈。”

“好!”王士珍满意的答道。

见到这样的对答,旁边的唐绍仪忍不住露出了不安与担心的神色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