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四十二章 青岛防御战(三)

进攻龙口的日军白天遭到了迎头痛击之后,整个九州师团夜间警备森严。因为熬夜以至眼睛布满血丝的日军士兵在看到黎明的曙光时,忍不住松了口气。没多久,日军的阵地也开始有了越来越多的人气。士兵们继续开始登陆。只要有士兵交头接耳,日本军官们就会立刻喝止。九州师团下了命令,决不允许士兵私下交谈。更不允许讨论昨天的战斗。

高压姿态起了作用,加上昨天经历了激战,损失严重的部队又被调到更远的位置,等于是单独隔离。士兵们好歹秩序井然的执行了部队的各项安排。直到远处出现了打着白旗的身影。

打白棋有两种意思,要么是投降,要么是要求交涉,以当下的局面,工农革命军只可能是过来交涉的。日军军队好歹还有最起码的理智,战场上杀戮对方交涉人员无论如何都不光彩。所以工农革命军的交涉人员打着白旗前往日军阵地的时候还算安全。

交涉内容非常简单,工农革命军告诉日军,昨天战斗中俘获了一部分日军人员,由于工农革命军的医疗能力有限,对这部分人无力实施救治。希望日军能够派人把这些日本伤员接回到日军这里进行救治。

日军九州师团对此举动非常狐疑,日军根本没有善待俘虏的习惯。没有就地杀死对方伤员就算是非常仁慈的举动。工农革命军方面要求在此时交给日本伤员,这是完全意料之外的事情。不过此时的日军也没堕落到二战时候的道德水平。狐疑归狐疑,双方还是商议了交还伤员的流程。上午时分双方暂且不开战,工农革命军非武装部 队把日本伤员送到一个指定的开阔地,日军方面过去接收伤员。然后两军同时撤退。

抱着万分的小心,日军派了非武装的部队前去接收伤员。除了日本伤员们的呻吟带给了接受人员心理上的极大冲击之外,过程远比想象的和平的多。日本伤员都接受了最起码的包扎,这也降低了不少日军的敌意。双方都是非武装部队,交接完毕,工农革命军部队迅速撤离了这块地区。

九州师团的参谋人员中也不是没人提出是否让炮兵袭击这些工农革命军的部队,师团长沉吟了一下,看得出他心里面也有些挣扎。昨天的惨烈战斗让包括师团长在内的九州师团积累了极大的愤恨。不过九州师团师团长的军人操守让他最终还是否决了这个建议。如果昨天工农革命军弃这些日军不管,或者干脆打扫战场的时候把这些日军全给杀死。九州师团的师团长也没有办法。战场上失去的,就在战场上讨回来。这位师团长心中还有这样的想法。

接下来的事情,就让九州师团师团长感到有些后悔了。他万万没有料到一件事,把三四百伤员给运回来的时候肯定要经过已经开始布阵的日军面前,那些缠着渗血绷带的伤员,或者一瘸一拐的走,或者干脆躺在担架上被抬回来。给部队士气影响造成了极为巨大的影响。

整个部队被下了严厉的禁言令,可有些东西光靠禁令根本没用。不仅仅是士兵,包括军官在内,各种流言开始疯传起来。日军的损失被极大的扩大。听着下属的汇报,九州师团的师团长开始觉得如果自己当时没有“妇人之仁”,而是命令炮兵猛烈袭击了工农革命军的运动部队,想来能够极大的提升士气。好歹他可以用一个理由来解释,“哪怕是被打死,对面的中国人也不敢虐待日本战俘。”

把后悔抛在一边,九州师团的师团长命令海军舰炮与陆军炮火一起射击,步兵准备投入战斗。海军和陆军的炮兵协同轰击花掉了日军4四个小时。到了下午四点多日军的步兵才开始进攻。有了昨天的经验,日军进攻时候相当小心。在望远镜中,日军谨小慎微的在被炮火肆虐的山地上慢慢前进,进入了一个个昨天让日军付出惨重代价的阵地。到了晚上7点,日军终于上了山头。自始至终,他们没有遇到任何敌人。工农革命军完全消失了。

欢呼声在山头上响起,进攻日军的恐惧干现在全变成了志得意满的“胜利感”。他们一个个拼命挥舞着军旗,或者举着步枪高喊板载。仿佛获得了一场伟大的胜利一般。接到这个消息的九州师团师团长眉头稍微舒展了一些。确保了滩头阵地固然是好事,但是工农革命军不可能人间蒸发,他们肯定到了其他什么地方,做着新的战斗准备。师团长的视线落在了地图上,这次从龙口登陆的日军计划经过平度、掖县到即墨,工农革命军昨天已经证明自己绝对不是不敢战斗的军队,日军这条漫长的道路上随时都会遇到工农革命军的攻击,这或许就是人民党撤退的原因。

和九州师团师团长想的一样,工农革命军的战略极为简明,运动战,在运动中歼灭敌人。迎战日军的是山东军区的4705师。部队从昨晚就脱离了战线,向着平度与掖县间的地区转移。到了晚上,师部召开会议,“咱们开会说过多次,这是我最后一次强调战役思想。就是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没有人来使用武器,哪怕武器堆得比天高,这仗也打不了。而且咱们打仗不能吃亏,要采取最有效的战术。昨天战斗中证明日军还是能打仗的,他们不是北洋军。咱们战术用尽,真的和日军硬拼的时候,伤亡也是一比二,日军伤亡两个,咱们就伤亡一个。在最后的决战前,我们得先最大限度削弱他们。先把日军调离舰炮的掩护范围,接着尽可能截断日军的后勤线。小部队不断杀伤削弱日军的兵力。最后实施包围歼灭战……”

等师长讲完,团长们纷纷开始提问。

“这次各种扰袭战能不能安排的更详细些?”

“战线拉了二三十里,能不能在兵力配置上说明的更详细。”

师长听了一阵,摆手让大家先停下来,“同志们,咱们都没有进行过以师级单位的对抗战斗。步兵班排战术的合成训练也就到了营级。大家都是在军校由陈主席教出来的,我先说明一下,听课的时候我认真听了,考试的时候我也认真答题了。这次真的一打仗,我算是知道原先听的都没听明白。这一用才知道陈主席到底在说什么。”

师长这么坦率的话引发了同志们的笑声,大家感受基本一致。正因为大家都是军人,所以最能理解的就是这些实话。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当下就别指望咱们突然之间就能对这些军事技巧恍然大悟。没实践,悟也是瞎悟。当下同志们就别再指望咱们自己能够超水平发挥,打出什么精妙的战斗来。当下趁着最后几天,结合最新的战斗,确定部队的基本水平,能在最低程度上打出什么仗。至于总结就更不用当下讲,能打什么仗,就打什么仗,大家别吹牛之后害人害己。”

听完了师长的话,团长们都觉得很不错。人民党这一轮的干部提拔中,凡是那些喜欢吹吹忽忽,不能实事求是的统统被送去军校学习去了。这帮新提拔的干部,都是实干出来的,一个团长说自己的团一天能走60里地,那就绝对能走60里地。没人再敢弄虚作假,吹牛皮。

而且昨天的战斗中,日军强悍的战斗力真的是从所未见。排长副排长战斗中手枪点射,班长副班长亲自刺刀搏击,工农革命军与日军伤亡率居然也达到了3:5的样子。若是北洋军早就彻底崩溃。伤亡比例不会超过1:4。在这样的敌人面前再说些办不到的事情,那就是害人害己。每个部队干部对此都心知肚明。

“没什么别的问题,咱们就散会。”师长说道。

在龙口的部队开始布置下一阶段战斗,在青岛崂山仰口的部队早就完成了这方面的调整。崂山仰口水深流急,日军的舰队可以更有效的实施支援。负责崂山防御战的部 队采取的战役对策完全是正规军实施的游击战。陈克所在时空的游击战法由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正规军使用起来,格外有威力。

工农革命军一线部队装备体系包括解放鞋,步枪,轻机枪,迫击炮,手雷,工兵铲。与抗美援朝时期的解放军相比毫不逊色。班长副班长级别的指挥员统一装备了指南针,怀表。普通战士则装备钢盔和迷彩服。食物则以罐头和野战口粮为主。在崂山地区可以无后勤作战一周以上。每个班都有优等射手,每个排都有神射手与狙击手。这就是工农革命军对战斗力的自信。日本仙台师团首先就遭到了优等射手与狙击手的伏击。

仙台师团战斗力强悍,转眼间就被撂倒了二十几人,死亡率达到了80%。死者都是被一枪毙命。这种示威性的射击极大的激起了日军的恼怒。

进攻青岛的战斗分为海上与陆路同时进行,九州师团自龙口登陆,仙台师团自仰口登陆,然后两支部队计划在流亭会合,配合海上的日本舰队全面进攻青岛。刚上岸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仙台师团立刻派了一个中队的兵力前去消灭对面的中国军队。

眼瞅着前面带着钢盔,穿着破烂衣服的中国军人在山区中跑得跟兔子一样飞快。这一个中队的日军紧追不舍。刚开始的时候,日军还有些警惕的心思。跑了不到一个小时后,累的气喘吁吁的日军根本也没力气去考虑那么多事情。前面的中国军队若隐若现,与仙台师团受过的中国军队就知道逃跑的教育有些不谋而合。直到这一个中队的敌人追进了一条山谷,前面的中国军队居然不见了踪影。

日军中队长也没有傻乎乎的一定要达成什么战果,阴森森的山地给他极不好的感觉。日本中队稍加整顿,就开始撤退。走到了一个三岔路口。突然间密集的子弹就猛烈的扫射着日军的队伍。日军中队长马上指挥日军开始反击。这位中队长并不知道工农革命军的倒三角机枪布置。

倒三角的机枪布置,顶端是一名精准射手,下面两个角则是轻机枪。轻机枪以猛烈火力打击和压制敌人大部队,精准射手则准确的射击消灭敌人火力点。这种在丛林山地战中久经考验的战法,可以以三个人干掉一个班的兵力。工农革命军的装备还没有到达二战水平。所以三角阵地由半个班组成,两挺轻机枪各由两人负责。顶点布置则是两人实施精确打击。面对日军的一个中队,工农革命军在他们的退路上安排了一个排,四个倒三角阵地负责正面打击。

仙台师团士兵“极有骨气”。短暂的惊慌后,中队长就发现对面的敌人不多。一般来说,遇到这种情况日军会采取正面牵制,侧面绕过去进攻的法子。可惜山地作战根本没有这样的条件,工农革命军的布置中四个倒三角阵地又完全以火力封锁了通道。每次冲击,不是被机枪扫倒,就是被一枪毙命。由于没有携带重机枪同行,日军只能使用步枪与中国军队对射。在火力方面是吃了大亏。

日军中队长缩在一块山石后面,日军无数藏身的暴漏在中国军队猛烈火力打击下的士兵已经或死或伤。给日军造成最大心理恐惧的是那几挺机枪,“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三连发或者长连发的火力横扫着日军阵地,打得石块乱飞,日军步枪纷纷还击,却被七八挺机枪打得惨叫连连。更致命的则是中国军队那边清脆的步枪声音,敢于迎着中国军队激烈火力冒出头以步枪进行对射的日军坚持不了多久,就会中弹后失去战斗力。中队长也算是训练有素,只是冒头坚持了片刻,两发紧贴他身体掠过的子弹就让中队长缩回了石头之后。中国军队明显已经发现并且盯上了这个射击点。

惊魂未定的躲在石头后面思忖了片刻,中队长想起来遇伏地点距离登陆地点最多不过一小时路程,只要能够多坚持片刻,援兵就能到来。可是援兵还没来,日军遭到后方袭来的中国部队的猛烈打击。日军此时已经完全隐蔽在能够抵挡正面机枪的各处掩体后,他们的身体完全暴露在来自后方的打击中。这次就没什么好躲的地方。前后两面的交叉火力横扫日军。

日军中队长背上连中三枪,在痛苦的窒息中,他迷迷糊糊的感到奇怪,为什么殿后的部队根本没有来得及发出警告。在意识消失前,中队长怀疑着大家的听力被前面中国军队的重机枪所吸引,根本没有来得及听清后面的敌人射击发出的声音。

在崂山的部队就没有那么坚定的执行优待俘虏的纪律,战场上沉寂下来之后,他们迅速打扫战场,把日军的武器弹药,乃至弹壳都尽量收集起来。打扫战场的过程中也有垂死的日军试图举枪射击,工农革命军立刻将其击毙。携带了大批的武器弹药,工农革命军的部队丢下一地死者与伤者,架了几名日军轻伤员向山里面快速撤退。在工农革命军撤退后快半个小时,日军的后援部队才谨慎的摸了上来。

在这之后的一天里面,崂山地区的游击战每天都在进行。工农革命军实施了冷枪冷跑战术。在各个地方以引诱日军的姿态,不断零敲碎打的给日军以杀伤。二十四小时内遭到上百次零星袭击,每次遇袭都会遭到人员伤亡。仙台师团师团长彻底愤怒了。对面的中国军队只能以无耻来形容。战场再也不是彰显军队武力的场所,而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修罗场,杀戮场。

面对敌人的扰袭,日军第二天派了数个中队乃至大队进山清剿。出发前师团长警告部队,这次战斗以排除周边敌人扰袭部队为目的,不过到了下午,山里面枪炮声大作。日军不得不又派遣了一个大队的兵力进山实施支援。到了晚上,日军先头部队与增援部队都没了音讯。直到第二天天亮才有伤兵爬了回来。两个大队先后在山里面遇袭,全军覆没。

天亮之后,除了日本伤病回来了,中国军队的扰袭部队也回来了。日军在登陆场附近的山头上也布置了不少哨位,这些哨位被中国军队一个个拔掉。几乎每一分钟,都有日军在丧命,每一分钟,枪声都没有停歇过。

仙台师团的师团长发现了一个很可怕的事实,如果他想按照计划带领部队抵达青岛流亭地区,就要在行军中忍受来自路边的猛烈袭击。如果他想先清剿了崂山地区的中国军队再进军青岛。那么整个仙台师团的兵力根本不足以控制这片陌生的山区。反倒是作为地头蛇的中国军队可打可撤,牛皮糖一样死死黏住日本军队。想到面对的可怕局面,仙台师团师团长举棋不定,根本拿不出任何解决办法来。

不扩大防线,就会被动挨打。扩大防线,日军前哨就会挨打。以大队兵力进行攻击,被歼灭的两个大队就是结果。日军仙台师团是一个甲种师团,甲种师团又称挽马师团,辖2旅团(每旅团2个步兵联队),工、骑、炮、镏各一联队,共8个联队,加上一师团部、两旅团部的非战斗人员,整个师团兵力共28200人。人数虽然多,可这近三万人洒在整个崂山山区根本就不算什么。崂山仅仅海岸线就有87公里长,三万人手拉手,都没这么长。如果日军分兵,一部分向青岛流亭地区进发,在山里面的中国军队一定会放弃攻击日军,转而切断日军的运输线。那时候前方日军孤军前进……,师团部中的推演让仙台师团所有指挥官们感到不寒而栗。

在距离日军青岛仰口直线距离不到80里的青岛要塞指挥所中,蒲观水已经得到了最新战报。日军尽管在三天前已经登陆,在工农革命军的猛烈打击下,两支日军师团都没有能够顺利进发。日军俘虏交代了两个师团的番号,兵力。根据人民党情报系统得到的最新消息,日军这次派遣了陆军海军近8万人的部队进攻青岛。青岛军分区当下有四个师以及其他部队近十二万人的兵力。以当下的战局来看,工农革命军处于有利地位。

甚至在青岛地区,炮战中青岛要塞也逐渐扳回了优势。上次青岛要塞中被俘的德军在“统一战线”的鼓动下加入了工农革命军青岛要塞防御部队。到了此时,蒲观水才明白这帮德国佬被俘后就没说太多实话。包括炮位编制,射击图的编制,德军都留了一手甚至好几手。只是知道了面对的日军当下已经加入协约国,正式成了德国的敌人,这帮德国佬才贡献出了所有的知识与力量。蒲观水是知道“统一战线”的,也接受过相关的政治培训。这是蒲观水第一次明白,共同的敌人,抓住主要矛盾,才是统一战线中最主要的动力。

有了青岛要塞建设者的帮助,近两天炮战中成效提高不少。日军在尝试实施登陆的时候,三艘驱逐舰被击沉,一艘巡洋舰遭到重创,冒着滚滚浓烟险些沉没,一艘战列舰挨了三炮。还有十几艘实施登陆的小船被击沉。加上日本海军的小规模正面登陆战彻底失败,登陆日军全军覆没。到了1914年9月26日,也就是日军在1914年9月22日发动进攻后的第四天。日本海军暂时停止了攻击,青岛正面的所有舰队都撤到了外海。

蒲观水马上发报给山东军区,汇报了当下的情况。当天晚上蒲观水就得到了回报。“蒲观水同志,军队对青岛军分区的同志们浴血奋战取得的战果表示极大欣慰。日军进攻受挫后肯定会有调整,以他们当下兵力是无法完成两翼登陆合围青岛的战役构想。所以防止日军狗急跳墙不顾一切强行实施这个战役构想之外,还要考虑另外一个可能性,日军将扩大兵力投入,甚至扩大战争规模。如果是后者的话,青岛军分区会面临更加严峻的局面。山东军区,包括军委都在做准备。希望青岛军分区能够坚守国土,决不让侵略站踏上中国的土地。最后,向青岛军分区浴血奋战的同志们致意崇高敬意。”

看完电文,蒲观水感到有些意外,中日双方有20万军人投入了战争,这已经是几十年来东亚乃至亚洲规模空前的战争,“难道这一仗还会继续扩大么?”蒲观水对此完全没有把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