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四十一章 青岛防御战(二)

“快去抢占左边的高地!”九州师团的中队长熊本次郎中尉对着自己的部下怒吼道。日军再傻也不会傻到直接冒着枪林弹雨用小船实施大规模登陆战。除了战术上显得极为愚蠢之外,更重要的是日军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技术手段以及相应装备。

日军陆战部队在龙口与崂山仰口登陆,计划两路向青岛行军集结。然后开始与舰队以及正面登陆部队夹击青岛。不过日军先头部队一登陆,迎接他们的就是一通步枪。想都没想,熊本中队长立刻指挥部下抢夺登陆场附近的高地。

看一个分队(班)的部下吆喝着冲向前面,奔跑着迅速接近中国军队的阵地,熊本中尉还没来得及放松,就听到一阵密集而且激烈的枪声。片刻间,奔跑中的部下们歪七扭八的倒在了地上。一个分队顷刻就交待在进攻路途中,这让熊本中尉大为吃惊。

“机枪射击!”熊本中尉立刻命令道,日军的重机枪已经搬运到海岸上,机枪手迅速架设起机枪,听到命令,重机枪立刻开始吼叫起来。

熊本中尉对面的敌人反应极为迅速,不知从哪里飞出了几发炮弹,划着曲率极大的弧线直奔日军重机枪位置而来。其中一发在距离重机枪两米多远的地方爆炸,重机枪的吼叫顷刻就停顿下来。敌人的炮手根本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思,炮弹接二连三的打了出来。在日军阵地上不停炸响。日军毕竟是训练有素的部队,他们全部趴在地上或者躲在安全的隐蔽物后面。对面中国军队的攻击来的快,去的快。顷刻间就没了声息。

就在日军惊魂未定的逐渐开始起身整队的同时,又是几发炮弹飞了过来。其中两发准确的集中了日军的一个分队(班),爆炸声混合着鬼哭狼嚎的叫声。在日军的登陆场上响起。

不仅仅是熊本中队的进攻受挫,好几处日军进攻地都遭到了中国军队的迎头痛击。不过日军的攻势只是停顿了不到一个小时。整顿了部队,先是舰炮猛轰方才的几处中国军队阵地,硝烟尚未散去,日军已经重整兵力开始进攻。

这次日军的进攻就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包括熊本中队在内的几只日本部队轻而易举的占领了方才的中国军队阵地。只是他们在被炸的一片狼藉的阵地上没有发现任何中国军队。没有尸体,没有血迹,除了散落的几个弹壳能够证明有军地的确在这里开过枪之外,因为炮击,连脚印都看不到几个。中国军队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撤下去了。

就在日军感到疑惑的时候,远处突然又是一阵闷响。随着炮弹的尖啸声,冲上中国阵地的日军遭到了一通炮弹的猛烈袭击。这次的炮弹威力远比方才大了很多。隆隆的爆炸声中,日军有些士兵干脆被炸的凌空飞起。

熊本中尉根本受不了这样的损失,他的望远镜中大概能够看到对面影绰绰的山地,还有到处弥漫的硝烟。可就是看不到中国军队的迹象。这些敌人仿佛从地下冒出来一样,除了远处的几处烟雾之外,竟然看不到任何士兵的踪迹。

日军进攻龙口的指挥官很快命令舰炮对敌人炮兵部队开始射击,登陆部队先据守已经占据的地区。没多久,两架日军侦查机起飞了。居高临下总是能够找到敌人的踪迹。不仅仅是侦查机,包括陆军的气球也开始升空。

熊本中尉松了口气,有了这些高高在上的眼睛,就不怕找不到中国军队的踪影。不过日本飞机与气球升空后不到十分钟,天上猛的多出了几架外型与日本飞机完全不同的飞机。更重要的是,这些在望远镜中涂着红色星星的飞机飞行的时候居然传出枪声。熊本中尉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本人也很少见到侦查飞机,不过因为家里面办的有机械厂,对飞机的原理到不至于完全不清楚。

天上的飞机飞行的时候为什么会有类似于射击的声音,熊本中尉是完全不理解的。直到某些飞机冒着黑烟从天上往下坠落,熊本中尉也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即便是日军的侦查气球上开了一连串的大洞,乘坐人员尖叫着和气球一起加速降落。气球的吊篮在地面上撞的稀烂,从没有空战概念的熊本中尉也没有明白自己目睹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空战。

熊本中尉可以不理解,日军的指挥官不可能不理解发生了什么。短暂的进攻暂停后,各个部队都接到了猛烈进攻中国军队的命令。命令中要求各个部队都派出精锐的先头部队实施威力侦查,激烈而短暂的战斗随即展开。熊本中尉很快就发现了对面中国军队的战术方式。这些中国军队根本没有实施重点防御,他们在预设的阵地上边打边撤。除了步枪之外,中国军队还使用一种奇怪的机枪与小部队进行配合,利用猛烈的火力压制日军的火力。

除了步枪与这种机枪之外,中国军队还使用一种曲率极大的火炮对日军射击。这种火炮放置在根本看不到的炮兵阵地上,顶多可以利用观察炮口的硝烟来发现中国军队的炮兵阵地。却根本无法使用直射将其摧毁。

日军背后就是日本海军舰队的强大火力,重炮一发炮弹就能把山上打得石块乱飞,浓烟滚滚。凡是被发现的中国军队阵地,都会被这些重炮猛烈攻击。只是这些攻击没有起到任何效果。中国军队还是一个劲的撤退撤退。每次撤退前,都会给日军以不小的杀伤。

战斗持续了不到四个小时,熊本中队已经产生了60名以上的伤者与死者。熊本中尉攻下第四个中国军队的阵地后,不得不命令部队停止进攻。他命部队向后方传递消息,“本中队伤亡甚大,希望能够暂停进攻。”

派出了通讯兵,熊本中尉让自己的部下暂停了进攻。接连几次的教训给了熊本中尉相当的印象。他命令部下们在比较安全的地方停下休息。他自己先是观察了敌情之后,也精疲力竭的靠坐在一块石头后面。

眼前的战局不仅没有让熊本中尉感到失望,反倒激起了他进攻的冲动。因为战争不仅仅关乎皇国的命运,对熊本中尉家庭的命运也有着不小的影响。

日军这次动员相当仓促,海军和陆军之间难得的暂时合作。至少在运兵方面双方实施了罕见的高效合作。也就是说,熊本中队长隶属的九州师团只在港口等了两天,海军的船就到了。

在这两天中九州师团的军官们才明白自己这次要攻打的目标是中国的青岛。而且出发前还有训令,青岛是中国人民党的工业港口城市,尽可能不要损坏青岛工业区。熊本次郎一听又能进攻中国的工业城市,他立刻就有了干劲。熊本次郎的父亲熊本银次曾经是军人,参加了八国联军,更参与了攻打中国天津的战斗。战后,熊本银次弄明白被日军抢走的那些天津制造局的机械都在谁手中。回到日本后,熊本银次就购买了相当数量的设备,搞了一个矿山设备零件加工工厂。现在也是九州当地一个中等规模的小工厂主。

熊本次郎的哥哥熊本一郎上了日本短期大学(相当于技术学校)的机械专业,毕业后在老家帮助父亲经营工厂。但是这两年日本的日子突然就不好过起来,矿山生产对设备零件的需求越来越高,价格倒是越来越低。从中国抢来的机器是德国货,质量非常好。不过质量再好也是十几年的机器,若不是哥哥熊本一郎靠着从学校学来的技术,尽最大可能去维护,家里面的工厂好歹算是勉力支撑。

陆军部的情报中显示,中国人民党是夺取了德国人在青岛的地盘,想来人民党的工厂中都是新式德国机械。能和父亲熊本银次般再搂一把的话,为家里面多增加几台新式机器,想来可以大大的缓解当下的窘境。

不用长官刻意强调攻打青岛的战役对“皇国”的意义,熊本次郎已经有着空前的热情,强烈的战斗意志。不过战争毕竟是战争,日军对中国军队,特别是中国人民党的军队还是有着足够的忌惮。这支军队毕竟从德国人手中夺取了青岛要塞。日军的两支能征惯战的部队,九州师团与仙台师团承担起了陆路进攻的责任。九州师团进攻龙口,仙台师团进攻崂山仰口。

即便是现在毫没有放弃的打算,熊本中尉依旧感觉到强大的压力。面前的这支中国军队战术与日本军校中教育的任何国家战术都大不相同。战斗的激烈程度一点都不低。敌人就是靠了快速运动以及准确的火力打击,不断吸着熊本中队的血。

如果能靠背后的海军舰炮以及马上就能运上登陆地点的师团麾下的炮兵,肯定可以给敌人以致命的打击。但是当下的敌人却打了就跑,就像水田里面的泥鳅一般滑头。但是敌人始终没有脱离战斗,甚至没有脱离战线……

熊本中尉正在考虑敌人的战术,和前几次一样,中国军队突然间就开始了猛烈炮击。这些炮弹近乎直上直下的射入了熊本中队的集结点。仿佛是熊本中尉携带的护身符起了作用,大量的弹片竟然一块都没集中熊本中尉。可他的部下就没有这么幸运,四散的弹片让好多士兵发出惨叫。

这么被动挨打,完全出乎战前的预料。熊本中尉再也忍不住,他看了看距自己还有不少距离的山梁,看了看下面的来路,又看了看已经开始坠落到地平线下的太阳。熊本次郎中队长下了决心,“先撤回到上一个进攻点去。”

熊本中队迅即开始了撤退。在他撤退没多久,整个战线上已经杀声震天,中国军队吹着喇叭,在猛烈的炮火中开始进攻。熊本中队刚撤退到上一个进攻点,就看到了中国军队以一种从未见过的阵形冲了过来。那是很难形容的队形,穿着色彩斑斓的破烂军服,头上带着草和树枝扎成的帽子。中国军队以一种看着七零八落,散落的到处都是的阵形冲了下来。与他们进攻配合的,是那种奇特火炮的猛烈轰击。

“射击!”熊本中队长与其他各个小队(排)与分队(班)的军官与军曹开始指挥部下进行还击。只是日军的射手面对这样的阵形感到极为难受,中国军队不是传统的那种波状进攻,如果是波状进攻,日军利用整齐的射击可以有效的阻止与杀伤敌人。至少日军就是这种组织严密的波状进攻。

对面的中国军队进攻看着是漫山遍野,到处都是,整个都如同毫无纪律的散兵一样。但是偏偏让步枪与机枪都难以找好自己的最优化射击目标。在战场上,每个人都知道,如果能够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那就可以无往而不胜。不过战场上最缺乏的恰恰就是这种“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的射击能力。

自由射击会让命中率飞速下降,集中射击固然可以提高效率,可对面中国军队赶鸭子般的阵形,这射击效率反倒更低了。

倒是中国军队,他们一个人中弹,对后面的士兵进攻毫无影响。而且伤员们的表现令人惊异,只要没有失去战斗力,伤员们居然停下来与日军进行对射。那些没有受伤的中国士兵们同样如此,他们看着像赶鸭子一样猛冲,阵形也是赶鸭子般松散。却总是有部队会以两三个人在进攻中利用地形停下与日军对射。火力不够猛烈,射击点却极多。积少成多,令日军感到极为难受。

冲击很快,中国军队也不是毫无损失,至少冲到距离日军二三十米的部队已经相当稀疏。这时候冲在最前面的中国军队稍稍停顿了一下,却不是因为畏惧,中国军队后面的士兵抽出手雷向日军阵地扔来。轰轰的爆炸声中,日军立刻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损失。熊本中队长再也不能忍受这样的连续打击,“上刺刀,冲锋!”他大声吼道。

日军面对中国军队,靠枪炮也不一定能够每次都占到优势。实际上猛烈进攻的日军经常被中国军队的猛烈弹雨所遏制。此时能够打开僵局的,就只有刺刀冲锋。日军纷纷上了刺刀,在军官和军曹的带领下勇猛向前。到了这个时候,熊本中尉才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在他眼前这支猛烈冲锋的中国军队步枪上都闪动着刺刀的寒光。

几乎是同时对着放了最后一通排枪,熊本中队和中国军队就挺着刺刀冲杀在一起。

在两军刺刀互开始互相撞击的同时,相熊本中尉发现了一件令他极为意外的事情。一小部分中国军人居然从腰中抽出了手枪。就这么在极近的距离里面以手枪开始射杀日军官兵。近战就是这么残酷,刺刀也好,手枪也好,都是在极近的距离上作战。哪怕是眼睛眨了那么一瞬,一条命就全部交待,或者至少交待了一半。

片刻间,厮杀格斗在一起的中日军人就倒下了一半。其中日本军人占据了将近七成的比例。熊本中队长看到中国军队人数正在不断增加。他再也不能坚持下去,按照这样的方式战斗,要不了多久,部队就会全部覆灭。他当机立断,带着尚未投入战斗的部队开始撤退下去。

太阳的余晖没有持续太久,尽管天空还有着亮光,但是地面上已经昏暗下来。熊本中队的残余部队一路败退,一直撤到了曾经攻下的第一道阵地才收住了脚。夜色也阻止了日军的炮击增援,这黑灯瞎火的夜晚,想准确集中中国军队,有效杀伤中国军队,完全得靠好运气才行。更别说,中国军队未必会傻到留下大量部队在阵地上等着挨日军的炮击。

尽管损失了将近三分之二的部队,熊本中队还算是能够撤下来。因为担心自己受到严厉的斥责,熊本中尉还是找自己在大队里面认识的参谋,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消息。消息倒是真的得到了。这很难说是好是坏。

这次投入进攻的将近两个大队的兵力,撤回来的日军数量不足两个中队。所有部队都在日落时分遭到了中国军队的强力反击,七成以上的日本部队就交代在这片山地上了。其中有四个中队全军覆没。熊本中队固然败退,好歹还算是留下了不少人。如果以前熊本中尉会遭到严厉的处罚,当下联队里面兵力极大受损,向来是暂时不会对熊本中尉有什么过于严厉的惩处。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暗下来。看着远处隐藏在夜色中的一个个高地,熊本中尉心里面一阵阵发冷。这就是他要面对的中国军队,这就是人民党的军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