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三十九章 中国的站队(五)

面对中国骤变的局势,英国公使馆也紧张的讨论着对中国的政策。

人民党无疑已经是敌人,不过人民党好歹表态坚决不加入协约国与同盟国阵营,这算是唯一能让公使馆松口气的地方。英国会想尽办法打击人民党势力,只是打击也分众多形势,如果人民党当下公开要求加入同盟国,英国只能调动在远东的所有力量猛烈打击人民党势力。人民党表示绝对不加入同盟国,而且现在也没有任何事件可以证明人民党私下与德国勾结,这好歹可以让英国不用花费巨大财力武力亲自组建军事打击。

即便如此,英国方面只是感到压力稍微变小一些。在是否支持北洋这件事上,英国公使意见很不统一。北洋屡战屡败,最近又有了新的大败。如果北洋无法战胜人民党,所有的投入都会血本无归。

“我们让日本出兵如何?”参赞们提出了这个建议。

日本与英国签署了英日同盟,缔约国双方相互承认有权保护自己在中国和朝鲜的利益,如英国在中国的、日本在中国和朝鲜的“特殊利益”遭到他国威胁,或因中朝内部发生“骚乱”而受到侵害,两国有权进行干预;缔约国一方为保护上述利益而与第三国作战时,另一方应严守中立;如缔约国一方遭到两个或两个以上国家进攻时,另一方应予以军事援助,共同作战。条约有效期为5年。在秘密条款中还规定:两国海军应配合行动,在远东海域保持优势。英、日同盟是针对俄国的军事攻守同盟,也是侵略中国和朝鲜的战争工具。同盟订立后,日本加紧扩军备战,发动了1904~1905年的日俄战争。1905年两国签订了第2个同盟条约,承认日本对朝鲜的“保护权”,重申在遭到任何第三国进攻时,应提供军事援助。1911年签订第3个同盟条约。

“日本方面已经根据条约加入了协约国,而且日本方面已经多次提出要根据条约出兵中国。”英国驻日大使专门赶回来参加会议,他向英国公使转达了日本方面的意见。

日本方面急切的心情英国完全可以理解,美国这根搅屎棍满世界给英国添乱,原本美国是日本生丝最大的买家,可美国与人民党达成协议之后,生丝全部从中国进口。人民党极大的扩大生丝出口量,提高生丝品质,降低生丝价格固然是原因之一。不过美国政府打击日本这个英国远东打手的意图也再明显不过。

生丝买卖占了日本对外贸易将近一半的份额,美国的贸易壁垒,人民党的无情竞争。导致日本出口迅速萎缩,这两年的日子极为难过。

而人民党的化工品,钢铁制品,都在进入日本市场,由于人民党对日本并无商品购入需求。在日本赚取的顺差,人民党就用来收购日本的黄金、白银乃至日本市面上的英镑。这些行动狠狠打击了日本的金融秩序。把日本政府弄得极为恼火。

不过恼火归恼火,英国为了定额贸易协议,一度压制日本,不让日本胡作非为。眼下局面发生了极大变化,日本方面忍不住想动手,也是完全可以想象的。

“要不要让日本自由行动?”汉弗莱爵士问公使,“庚子年讨伐清政府的军事行动,日本其实是联军中数量最多的部队。占了大概三分之二的比例。”

公使沉吟了一阵,他问英国驻日大使:“日本到底想对谁出兵?”

这个问题问到了点子上,驻日公使对此也不很清楚,“日本方面只是提出了根据《英日同盟》对中国出兵,我也问过这个问题,日本方面含糊不清。不过据我的观察,日本想出兵的对象有两个,第一个,也就是最重要的是袁世凯北洋政府控制下的东北,第二个则是上海。”

这个回答引发了几声冷笑,日本的如意算盘倒是打的极好。东北和上海都对日本有重大的利益。日本垂涎中国东北已久,而上海则是中国最发达的沿海城市。如果日本准备进攻人民党,英国人还是肯放开日本的项圈。不过当下日本根本不是考虑对人民党作战,而是希望通过战争攫取利益。英国人当然不可能答应。

“难道日本方面没有进攻青岛的计划?”汉弗莱爵士带着轻蔑的语气问道。人民党夺取青岛之后并没有撤军,而是在青岛开始建设起自己的基地。作为胶东半岛的新兴工业城市,想打击人民党的力量,莫过于对这块“飞地”动手。

驻日公使答道:“这倒是没有听日本提起?我个人怀疑日本方面在这件事上已经和袁世凯接触过。”

“那就把这件事弄清楚。日本到底想怎么动手。如果日本要进攻青岛,我们倒是可以暂时默许。”英国公使答道。

“那么催促袁世凯加入协约国的事情要不要进行?”汉弗莱爵士问道。

“可以暂时以私人身份询问一下袁世凯的意向。我们此时不用着急。而且我们不能只关注北洋和人民党,也该与中国其他省份的代表接触一下。”

1914年9月12日,日本代表在得到了英国的纵容暗示后,立刻派人与袁世凯接触,“大总统阁下,根据《英日同盟》条约,日本在中国和朝鲜的‘特殊利益’遭到他国威胁,或因中朝内部发生‘骚乱’而受到侵害,英日两国有权进行军事干预。当下人民党与北洋政府处于交战状态,我们觉得有必要帮助你们收复青岛。”

袁世凯神色冷峻的听完了翻译的话,他命翻译答道:“这件事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日本代表听翻译把袁世凯的逐客令翻译完,却根本没有起身走人的意思。他冷冷的用日语说道:“大总统阁下,《英日同盟》条约是针对中国有事的时候,即可由英日双方进行干涉。您是否同意,并不在条约考虑范围之内。所以我方根据友好的态度,希望与大总统达成共识,希望您能够明智的进行全面合作。”

袁世凯听完这段话,忍不住腾的站起身来,他先是背着手紧盯着日本代表,然后气愤的举起右手指着日本代表大声说道:“你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

翻译一愣,正不知道应该怎么翻译。却听袁世凯大声喝道:“就把原话翻译给这小日本听。”

翻译还没有来得及吭声,就听日本代表用还算流利的中国化说道:“我懂中文,这话就不用翻译了。”

外交场合中,这样的发言就等于是撕破了脸,翻译有些不知所措。却听日本代表也不再使用日语,而是直接用汉语说道:“大总统阁下,你觉得有英国政府的支持,所以有恃无恐。我也能理解。不过当下我们共同的敌人是人民党,以贵方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单独战胜人民党。既然如此,大总统阁下为什么不与我们联起手来对付人民党呢?我知道,您一直想当中国的皇帝,无论是英国还是我们日本,都是支持您的。以前还有人民党,当下只要能够打倒了人民党,整个中国还有谁敢阻止您称帝?您何不理性的考虑这件事。”

袁世凯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动弹不得,日本代表说出了袁世凯内心深处的东西。如果以前袁世凯作为满清逆臣逼迫满清逊位,这让袁世凯无法顺利称帝。当下的局面中,人民党主动与英国闹翻,袁世凯若是能够趁此机会消灭人民党,以此煌煌武功,谁还敢阻止袁世凯称帝?

可袁世凯却不是三岁小孩,人民党的公告中宣称“解放全中国,收回中国一切主权。”立起了这样的大旗,反倒逼迫的袁世凯不敢随意让外国介入中国事务。至少外国若是直接介入中国事务的话,袁世凯说什么都洗刷不了“勾结外国”的名声了。

日本代表对此有备而来,他继续说道:“大总统,你的合作不用直接出兵,只要你不出兵就行。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海军与陆军会靠自己解决青岛问题。”

见袁世凯再也没有方才的那股子劲头,而是默不作声。日本代表也不再多话,他带着随从转身离开了。

看着日本代表的背影,袁世凯觉得心中思绪万千,竟然无法归纳出一个对策来。

面对中国其他政治势力乃至外国势力近期上窜下跳的行动,人民党的情报部门都尽力搜索着每一个能收集到的情报。对这么紧张的局面,人民党针锋相对的进行着斗争。

不过这些斗争并不是军事打击,也不是针对北洋或者其他省份的旧上层进行政治宣传。除去用以防备敌人军事进攻的基本武装,人民党几乎把所有的力量都投入到基层开展行动。唯一比较例外的就是人民党的两大港口城市,青岛与连云港。

青岛是人民党的飞地,近一年多来,人民党不断在青岛附近扩大实施土改,实际控制地区逐渐扩大。而且港区城区的军事建设也没有任何松懈。蒲观水现在是山东军区副司令,直接领导青岛军分区工作。

人民党对英国表达立场之后,青岛军分区就已经进入了全面警备状态。尽管陈克认为袁世凯未必会直接参与外国力量进攻青岛的行动,或者更准确的说,袁世凯未必会与日军共同进攻青岛。蒲观水的心情依旧没办法放松下来。

好歹德国人修建的公事颇为完善,尽管被人民党摧毁了一部分,战后就加以修缮。而且人民党反复根据青岛战役修订了防御计划,新建和改建了一批公事与防御体系。包括对发电厂等重要设施的强化防御。知道要打仗,敌人还是日本这个新崛起的敌人,蒲观水又激动,又不安。部队的各项准备,青岛居民的战时转移,这些计划蒲观水几乎以一种强迫症的态度去完成。如果不这样沉浸于工作中,蒲观水就感到整个人陷入一种强烈的亢奋情绪中,无法安静下来。

1914年9月13日,了望哨传来了消息,在青岛外海发现了军舰的踪影。根据观察,军舰上打的是日本海军的旗号。“终于来了!”蒲观水松了口气,这一瞬间所有的不安全部飞到了九霄云外。蒲观水觉得自己彻底镇定下来,战斗才有的昂扬感觉瞬间就传遍了全身。

“打信号给他们,问问他们要做什么?”蒲观水命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