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三十七章 中国的站队(三)

袁世凯很喜欢李鸿启所说的“方便”一次,官场上爱讲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大大小小的官员都有自己的职权所在,若是某个官员没有与人方便的打算,只是自己一味的要独占权力,整个官场都会视其为敌人,会竭尽全力将这个不懂规矩的官员给弄下去。想到这里,袁世凯继续问道:“李先生,你说的方便一事我稍微明白了些。但人民党与我北洋的不同又在何处?”

“北洋有北洋的生活方式,人民党有人民党的生活方式。北洋当下都是几千年来的惯例,是不是多了些洋枪洋炮,有没有多了几个工厂,对大局影响甚微。”李鸿启答道,“但是人民党生活方式与中国传统完全不同,他们已经尝试进入大工业化时代。”

“大工业化时代?”这个词袁世凯完全不理解,人民党的宣传文件中很少谈及工业化,与之相关的用词更是北洋从所未见,袁世凯对大工业化这个词更是极少听说。“什么是大工业化时代?”袁世凯问。他认为工业就是造些工厂,开办些企业。人民党工厂数量颇多,在袁世凯看来这只怕就是大工业化时代。

“大工业化时代,不说表象,直说其中的理念,那就是所有人生产的产品都是用来交易的。每个人最终都从市场上购买别人生产的产品,而自己生产的产品则是卖给别人的。老朽以为这就是大工业化时代的内在理念。”李鸿启给了袁世凯意想不到的答案。

袁世凯本人的确是个豪杰,不过他毕竟是一个农业国家的豪杰,让他去理解工业时代的核心理念,未免太强人所难。即便如此,袁世凯用了整整一个小时,总算是弄明白了李鸿启所说的到底是什么。

理解到了大工业化时代的核心理念,李鸿启再讲起人民党领导人民进入“大工业化时代”的概念,他竟然能够理解了。然后袁世凯命侍从将李鸿启先生送回家,临别的时候,袁世凯问李鸿启先生,想更深刻的理解大工业化时代读什么书最好。李鸿启先生推荐陈克写的《共产党宣言与中国工业化》这篇文章。袁世凯手头没有,李鸿启先生就答应抄一份送给袁世凯。

侍卫很机灵,亲自送李鸿启先生回家后,他没有立刻返回,而是恭恭敬敬站立着等李鸿启先生把《共产党宣言与中国工业化》抄了一份,又索要了一份《共产党宣言》,才拿了文章回来见袁世凯。果然,袁世凯见到侍卫就询问是否拿到了这篇文稿。侍卫连忙将文章恭恭敬敬的递给了袁世凯。

屏退了侍卫,袁世凯打开文章,只见开头写到,“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阐述,当今的世界已经不可逆转的进入了大工业化时代,因应这个时代,马克思提出要建立全新的社会制度,以及全新的道德体系。这是一篇拥有深邃洞察力,拥有建立在马克思‘劳动力推动社会发展’基本理念的纲领性文章。当下人民党的同志们因为没有能够完全身处工业化时代,所以更需要体会其指导性意义,而不要过份注重其描写。不过归根结底,人民党以劳动,特别是社会劳动为衡量社会中的劳动者地位。决不可不顾这条标准而任意解释马克思提出的大工业化以及共产主义制度。”

屋里面静悄悄的,除了偶尔翻看书页的声音之外,就是一片寂静。袁世凯读一会儿陈克的文章,就闭上眼睛沉思一阵。思考完毕,就再开始读。从傍晚开始,袁世凯整晚在读《共产党宣言》以及《共产党宣言与中国工业化》这两篇文稿,直到第二天清晨,袁世凯才叫人打了洗脸水。

稍微吃了些早饭,却见段祺瑞急匆匆进来,“大总统,听说您一晚没睡?”

“没错。”袁世凯脸色稍微有点发灰,但是他精神很好的笑道。

“大总统,当下要保重身体。”段祺瑞连忙说道。

“保重不保重都不重要,陈克不死,人民党不死绝,咱们北洋就永无安宁之日。芝泉,昨晚通宵看陈克的文章,我倒是彻底想明白了。以前我是真心没看透陈克,竟然不知道陈克这家伙乃是祸害。”袁世凯说完,将《共产党宣言与中国工业化》递给段祺瑞。

段祺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接过袁世凯递给他的文稿开始读起来。段祺瑞涵养很好,不过越读这篇文章,脸色越是难看,到了最后,段祺瑞额头上青筋都蹦了起来。

陈克这篇文章写的极为直白,除了解释大工业化时代之外,还极为详细的分析了在将中国推进大工业化需要面对的局面。各个阶级的分析,中国历史传统的特点,人民群众的习惯与认知。陈克作为后来者,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自然有着极强的“前瞻性”。而这“前瞻性”的结果,与“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的思路一结合,真的是一针见血,杀气腾腾。

除了劳动人民之外,陈克根本不认为人民党需要任何盟友。凡是不能站到劳动人民这边的人,不能站到反对封建主义这边的人,不能站到反对帝国主义这边的人,陈克态度极为明白,“只要这些人抵抗革命,就必须消灭”。

段祺瑞读懂了这篇文章,所以他完全明白自己就在“被消灭”范围内。不仅仅段祺瑞在处决范围内,整个北洋,包括北洋的支持者,无一不是人民党消灭的对象。段祺瑞对袁世凯的态度完全赞同。陈克不死,人民党不死绝,北洋的确永无安宁之日。若是军阀之间的战争,胜利者还能对失败者有所宽容。可陈克的斗争理念根本不是对权力的争夺,而是对不同立场者的彻底敌视。

将文稿交还给袁世凯,段祺瑞问道,“大总统准备接下来怎么做?”

袁世凯平静的答道:“把这份文稿给各省发过去,而且命人将陈克所作所为都与这文稿对应起来。聘卿有眼光,他已经看出陈克从不说瞎话,人民党做事始终有自己的纲领。咱们不妨就向其他省份解释清楚。另外,对英国人,咱们也要解释清楚,一定要让英国人明白,陈克此人不仅仅是咱们北洋的祸害,还是整个世界的祸害。”

“如此甚好。”段祺瑞答道。

袁世凯又说道:“另外,陈克提出的这个大工业化的理念,我觉得聘卿说的很对,的确大有可取之处。我们北洋只是建了些工厂,开了些矿山。这些东西全然是自己用,即便是买卖,也是强买强卖。发展工商,倒是得按照陈克的法子才行。”

“呃……”段祺瑞没想到袁世凯竟然如此“豁达”,倒是有些意外。

“芝泉,昨天我想了一夜,把这些年的事情,包括以前太后所做的事情,包括去外国考察的人回来说的那些话都给回想了一遍,才觉得陈克说的大多数东西都有道理。可就有一条我绝对不能接受。陈克要让老百姓站到国家之上,这就是道德沦丧。陈克说的好听,一切历史都是人民创造的。可如果陈克要用我们的命来推动社会的进步,我们就要和他死战到底。在此时,战也是死,不战也是死。已经无须多言。”

“是。”段祺瑞答道。

“你现在命人请蔡元培进京,把这篇文章先发给他,蔡元培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该怎么做。”袁世凯又命道,“另外,北洋里面的人只是知道陈克厉害,却完全不知道陈克的狼子野心,今后凡是提出与人民党和谈者,决不姑息。”

接下来的日子里面,北洋围绕陈克的文章开始了战争准备。袁世凯的见识的确不同,果然如他所言,北洋中有人因为近期的战败,对怎么与人民党开战心有畏惧。段祺瑞就负责发现这些人,然后该免职的免职,该下狱的下狱。北洋开始了“肃反运动。”

随着蔡元培带着江浙文人集团进京之后,北洋在政治宣传工作上得到了更多支持。

袁世凯预料的没错,蔡元培接到了袁世凯送来的《共产党宣言与中国工业化》与《共产党宣言》文稿,看完之后大惊失色。根本不用催促,蔡元培立刻行动起来。蔡元培此时已经是浙江议会主席,江苏副省长。他以极大的号召力先是将江浙文人中的代表给召集起来,接着带领江浙文人团体进京。

路上这些人已经统一了思想,确定了立场。一进京就围绕反对人民党的政治思路展开针对性极强的文化宣传。人民党反对封建主义,蔡元培的团队就针对“上下有别,长幼有序”极力赞美。人民党反对封建权力分封体系,蔡元培的团队就大讲“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人民党反对剥削,蔡元培的团队就抛开百姓,针对地主士绅喊话,要求地主士绅“维护传统,反对激进”。

由于出身士绅文人,蔡元培比谁都更清楚士绅文人的恐惧,而且蔡元培自己本身也对人民党的政治纲领感到了极大的恐惧。陈克对旧文人的态度极为明了,在《共产党宣言与中国工业化》中,陈克直言不讳的指出,“旧文人代表的是中国最腐朽,最落后的那一部分人。这部 分人的本质甚至不如妓女,妓女还知道自己是靠出卖自己而谋生的。所有的行为都是一种交易。而旧文人则是一群文娼,他们靠的是操纵道德,出卖自己的道德换取特权。还要把自己的卖身行为美化成道德的至高行为。所谓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就是这些文人的真实写照。”

面对这样充满敌意的态度,蔡元培绝对不能接受。而让蔡元培更加不能接受的是,他其实知道陈克没有说瞎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