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三十五章 中国的站队(一)

工农革命军彻底占据河南后的第三天,陈克与一部分中央办公厅的同志启程前往河南。任何一个人民党新解放的省份,陈克都会在该省的省会驻留一段。

出发前,陈克命令将河南省的省会从开封变为郑州,这令不少同志感到意外。不管同志们有什么推测,陈克依旧不认为有任何问题。作为河南的交通中心,郑州远比开封和洛阳更适合作为省会。另外,郑州作为一座新城市,在城市设计上也有极大的优势。开封与洛阳都面临麻烦的拆迁工作,一旦做了省会,这些问题就格外的麻烦。

一抵达郑州,迎接军委主席陈克的是堆积如山的文件。除了段芝贵带领的北洋第二镇,工农革命军河南军区还在安阳附近全歼了北洋第二十镇与第二十一镇。“打包围战,打歼灭战,不要打击溃战”这是运动战的核心思路。当然,成建制歼灭敌人之后的工作也特别多。

北洋三镇的三位协统,一位被击毙,两位被活捉。段芝贵就是不幸被击毙的那位。文件中有段芝贵死亡的现场,也许是黑白照片质量不行,一片凹地里,段芝贵如同被打坏的人型玩具一样四肢扭曲的倒在地上。根据河南医学院解剖组的报告,段芝贵的遗体上有炮弹弹片、子弹、以及手榴弹手榴弹弹片杀伤的痕迹。死亡原因是失血过多导致的组织衰竭。尸检时发现两颗子弹伤害了段芝贵的胸部,一块炮弹弹片切断了段芝贵腿部动脉。到底是内出血还是外部失血导致段芝贵的死亡,工农革命军的军医们意见有些对立。

部队得知尸检报告后,也有同志希望能够更加详细的确定段芝贵的死因。如果是被子弹打死的,那就是一线作战步兵的功劳更大。如果是炮弹弹片夺取了段芝贵的生命,那么炮兵部队就功劳更大。工农革命军对于军事创伤学研究还没有那么深入,加上此时是夏天,尸体解剖之后腐烂的很快。只能尽快将尸体埋掉。最后件事这就成了后来的一个悬案。工农革命军战史中,步兵和炮兵分享了击毙段芝贵的荣誉。

这些还是小事,陈克看报告的时候嘴里不说,在心里面颇有些关注的问题,部队装备的保持率就是其中之一。陈克自己也带兵打过仗,每次战斗前都要卸下很多装备,背包,水壶,行李。这些装备一旦丢失就得补齐,能够不丢失最好。根据地的工业水平远没有美国人那么强大,对美国人来说,把装备回收,运回国内,花去的成本比发新的更高。工农革命军就必须精打细算,能不浪费就不浪费。

部队战后的工作报告读完,陈克感到相当满意。战后部队立刻开始全面回收包裹,弹夹,损失率很低。而且部队是指挥员亲自带领同志们回收,并没有采取批评等高压手段,而是采取教育鼓励的方法。战士们都是普通农民出身,勤俭节约也是本能作风。

看完了这个问题后,陈克才开始查看俘虏问题。工农革命军俘虏近四万北洋军。对这四万人的实际调查结果厚厚一摞。北洋军的成份首先就发生了极大变化。看完报告后,陈克召开了军委会议。

部队指挥员们打了如此的打胜仗,全歼北洋六万余人,工农革命军的伤亡不到一千。在军委主席陈克面前大家一个个眉飞色舞,发言的同志们满是自豪,大大的将本部队的战绩罗列一番。即便没有轮到发言的同志,也是喜形于色,等着上去发言。

自吹自擂是人之常情,陈克只提示了一点,“同志们,发言的时候我会提些问题稍微打断一下,还请同志们配合。”

能被提问,同志们高兴还来不及,完全谈不上感到不便。陈克的问题倒是不多,统计部门的同志根据地标准调查报告表,归纳了北洋军的基本情况。各个北洋部队中老北洋军比例多少,军官比例多少,组建时间长短,部队人员成份。针对这些问题,陈克开始发问。

三支北洋部队都是在运动战中遭到人民党奇袭,从一开始就被打乱的部署,这些问题针对性极强,却难以落实。工农革命军的同志们对北洋部队的特点也很难提出正面回答,普遍的观点是,战术落后死板。喜欢摆长蛇阵,一遇到侧翼袭击,或者正面阵地被攻破,立刻就引发全面崩溃。射击水平低下,只懂排枪射击。在与工农革命军的对射中,没有任何一支部队能够坚持二十分钟以上的。

在防御上,北洋军对能够完全躲起来避开子弹的城墙,房屋,等建筑物有着一种痴迷。局势处于劣势下,他们会不顾伤亡的向那里逃窜。对于把这些建筑物迅即改为战斗防御体系完全没有概念。更没有依托地形实施防御的训练。

反观工农革命军,战术体系完备,战术训练得力,面对北洋军呈现出压倒性的优势。

白天听各部队的同志大大的自我赞美一番,陈克晚上又召开了更高级别的军事会议,这次会议就更有效率。军区司令柴庆国一脸疲惫的报告了几个关键问题,“北洋军的成份和以前大大不同。以前北洋军征召的是河北的良家子。这次战斗中,除了老北洋军出身的第二镇之外,新建的第二十镇、二十一镇,其中土匪出身的竟然占到了三成甚至四成。这些土匪们战斗意志不强,看到有便宜可占的时候,就显得颇为敢打。遇到局势对他们不利的时候,就会开始逃跑。幸好这几次打得都是包围歼灭战,北洋军各部队无路可逃。即便如此,还有零散小部队逃出包围圈的问题。”

顾璐听柴庆国谈及了北洋军的成份,也极为恼火,“那些逃出去的溃兵在沿途胡作非为,可是祸害了不少百姓。我们接到地方上的报告后,把所有骑兵都给派出去,这才把这些混蛋清剿干净。统计之后,逃出去的四百多人沿途抢掠上千家百姓,犯下两百多起强奸杀人案件。我们已经在犯案地区把他们公审后处决。我希望今后调查北洋军的时候,能对北洋军成份做更加详细的调查。这些土匪们太可恶了。”

听顾璐满腔怒火的说完这些,陈克忍不住笑道:“现在我们还没有正式与袁世凯撕破脸,等到正式开战之后,我们对北洋的称呼就可以用匪。例如袁匪。”

一面说,陈克一面拿起笔,在纸上写下“袁匪”两字传给大家,不少同志们看完之后都哈哈大笑起来。“这天早点来吧!”柴庆国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都是以后的事情,”陈克摆了摆手让同志们暂时安静,“同志们,8月1日,德国向俄国宣战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欧洲部分会在一个月内爆发。”

“第一次,还会有第二次?”章瑜问道。

“在没有达成恐怖平衡之前,世界大战会不断爆发。”陈克笑道。他已经不在乎这种小“预言”被抓住。只要一战爆发,二战爆发也就是迟早的事情。尽管中国很可能在一战期间获得真正的国家独立与主权完整,但是中国将不可避免的参与二战。

“欧洲部分爆发,亚洲部分也会爆发么?”顾璐对这个方向更有兴趣。

“亚洲部分首先就是中国解放战争。我还不希望现在立刻开战,但是我们也不能畏惧战争。在这次真正的解放战争中,我们只有一个可以依托的对象,那就是广大人民群众。除此之外的所有政治势力,都是我们的敌人。他们之间的区别仅仅是敢不敢直接跳出来和我们敌对。”

“陈主席,你以前不是要组建统一战线么?”章瑜问道。

“那已经不太现实了,统一战线的基础是共同的敌人。更具体的说,就是对帝国主义的态度。但是英国人又不傻,他们会开出极大的价码。以反帝为统一战线的可能性现在已经不存在。至于反封建,我们只有人民这一个盟友。其他的人都是封建势力的走狗。他们之间的区别是想自己成为封建统治者,或者去投靠封建统治者。本质上都是一丘之貉。”

正说话间,警卫员送了一份报告进来,陈克看完笑道:“说曹操曹操到,英国人追的很紧啊。从武汉追到郑州来了。”

“陈主席准备对英国人说什么?”章瑜问道。

“那得看英国人对我们说什么。”陈克答道。

英国代表汉弗莱爵士气势汹汹,一见到陈克就质问人民党为什么要破坏中国的局势。陈克哈哈一笑,“汉弗莱爵士,你算老几啊?你父母和老师没有教过你做人要有最起码的礼貌么?你到我门上来,还轮不到你给我撒野呢。你现在的表现和英国街头喝醉酒的流氓有什么区别?就这么一个素质,你还来当外交人员呢?”

汉弗莱爵士做梦也想不到陈克会这么说,他登时就愣住了。陈克也没有撵人的意思,他继续笑道:“汉弗莱爵士,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我要求英国军舰一个月内撤出长江去。如果你们不走,我们人民党就要采取强制措施。”

看着汉弗莱爵士目瞪口呆的样子,陈克继续笑道:“我们人民党欢迎任何正常的商业行动,所以你们的商人在我们根据地不会受到任何侵害。如果遇到任何问题,可以让他们找我们的政府以及司法机关。但是我们根据地只有根据地的法律,没有任何外国治外法权的存在可能。在这点上,希望你能够想明白。”

汉弗莱爵士毕竟是外交人员,即便被陈克当头的闷棍打得有些发懵,他依旧保持着最起码的冷静,汉弗莱爵士嘴唇稍微有些颤抖,他问道:“你们人民党要加入德国一方么?”

面对汉弗莱爵士的询问,陈克正色答道:“我们人民党没有加入你们帝国主义战争的打算,我们既不可能投靠德国,也不可能投靠英国。我们自始至终追求的是中国的独立与解放。在这点上,谁阻挡中国的独立与解放,谁就是我们的敌人。”

汉弗莱爵士是饱含着愤怒前来兴师问罪的,工农革命军轻易歼灭了北洋三镇之后,英国人对袁世凯的那点子信心彻底飞到了九霄云外。袁世凯当然不可能公布,英国人却有着自己的情报系统。三镇六万野战军全军覆没,英国人根本不能接受北洋的无能。

英国人很清楚,人民党此时志得意满,轻易对人民党表示支持,只可能扩大人民党的胃口,让人民党向英国人索要更多利益。所以汉弗莱爵士的气势汹汹一半倒是装出来的,另一半中更多的是对北洋无能的恼怒。

不过汉弗莱爵士没想到,陈克的胃口大到如此地步。根据方才的对话,汉弗莱爵士已经明白,陈克要求英国势力滚出中国。至于什么“人民党欢迎任何正常的商业行动”,这都是场面话。谁都和钱没仇,正当做生意的人在哪里都会得到比较公正的对待。但是英国人认为在中国的公平,首先就得保证英国的特权。

即便陈克说的如此明白,汉弗莱爵士也觉得陈克或许只是讹诈,他认真的盯着陈克,“陈先生,你与英国为敌,就是与世界为敌。”

陈克爽朗的笑道:“汉弗莱爵士,你这话应该向北洋袁世凯去说,说完之后向他施加更大压力。我们人民党不是为了讹诈你才这么说,我们的目标始终是解放全中国。所以你不要对我们抱以任何幻想。我们要做的事情已经向你说明白了。”

汉弗莱爵士再也没有任何装出来的表情,他认真的打量着陈克,“陈先生,你已经注定选择战争了么?”

陈克正色答道:“汉弗莱爵士,我们人民党选择的是不畏惧战争,我们不是疯子,对战争并没有任何病态的迷恋。但我们是中国人,我们人民党热爱中国。我们有义务维护中国的利益。哪怕维护中国的利益需要牺牲我们的生命,我们也愿意接受这样的代价。”

话说到这里,汉弗莱爵士知道今天已经没什么可以继续谈下去的。请求暂时休会,汉弗莱爵士离开了人民党的总部。人民党的总部设在军营正中,连绵的军营有好几里。汉弗莱爵士估计这个军营中最少得有五万名以上的军人。看着整齐的队列,以及军营中弥漫的战争胜利后特有的高涨气氛。汉弗莱爵士觉得心里面很是不安。

如果陈克是一个完全不懂世界的莽汉,哪怕他再骁勇善战英国人也不会觉得多难对付。在英国几百年的扩张中,骁勇善战的敌人并不是没有出现过。但是陈克本人却是一个对待世界有着自己深刻认识的人,如果抛掉陈克身为中国人的这个身份,他与伦敦、柏林、巴黎、莫斯科的那些统治者并无不同。巧妙的利用协约国与同盟国之间爆发战争的前期,发动对北洋的进攻,仅仅这一点就让英国极为为难。英国当下是无力惩罚人民党的。如果调动英国的力量,德国人会高兴死的。

怀着强烈的不安,汉弗莱爵士本想通过电报与北京公使馆联系,却又改变了主意,他准备立刻赶回北京去,亲自商谈对中国问题的态度。

人民党并不在乎英国人怎么想,陈克立刻命令通电全国,将人民党的立场告知全国。想到通电全国要花掉的钱,陈克就觉得一阵心疼。人民党合作的对象是劳动人民,通电全国的电文无论如何不可能被劳动人民知道。花了好多的钱,只是让全国的有产阶级知道了陈克的立场与态度。在这帮人身上花钱,陈克觉得还不如在他们脑袋上一人来一枪更经济。历史证明,这帮人就是狗改不了吃屎,认为自己天生就该成为统治者。如果这帮人死光了,对中国的正面作用是远大于负面作用的。

但是陈克遏止住了自己的杀意,毛爷爷当年认为这帮人是可以改造的。陈克也有必要学习毛爷爷的政策。毕竟人脑袋不是韭菜,割了之后不可能再长不出来。

回 去向同志们汇报了与英国人的谈判,河南方面的同志都有写讶异。但是第二天,也就是1914年8月3日,德国在向俄国宣战之后,正式向法国宣战。这新传来的情报彻底让同志们放下心来。英、法、俄已经达成了协约,英国人向德国宣战只是迟早的问题。一旦英德大打出手,中国周边就只有一个日本可能投入对中国的战争。面对北洋,同志们充满了必胜的信心。面对日本,同志们即便没有足够的信心,却也不认为会失败。

“陈主席,当下我们的主要方向是什么?”柴庆国问,“是不是要继续打击北洋?”

陈克答道:“当下的任务就是继续进行人民革命,解放劳动人民。我再强调一次,没有人民的支持,我们自己什么都不是。不继续推行人民革命,我们就不可能继续得到人民的支持。我们的革命不是为了打倒谁,而是为了解放人民。谁不允许中国人民得到解放,我们就打倒谁!”

“那下一个作战方向是哪里?”柴庆国继续问。

“下一个作战方向就是先把新解放的地区土改给完成。”陈克回答的简单明快。

人民党上下对土改都有着丰富的经验,既然陈克确定了方向,河南军区立刻开始分配任务,讨论要点。

陈克沉默下来,他曾经认为人民党未必能够赶上一战的局面,解放战争很可能会拖到一战后,至少是袁世凯死后才会进行。可局面并没有演变到那个地步,这同样带来了很多其他的因素,由于没有经历一战,以及战后巴黎和会施加给中国的屈辱与痛苦。知识阶层反帝的情绪远没有那么深刻。当下的局面倒是更加类似党的江西时代。阶级斗争成为中国最尖锐,最主要的矛盾冲突。在这个时期,到底谁会选择站在劳动人民这边,陈克并没有足够的信心。

这种对未来的迷茫只延续了短短的一小会儿,陈克很快收回心思,开始参与到河南土改的讨论中。毕竟陈克到过河南太多的地方,见过太多河南的实际模样。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把一部分蓝图给勾画出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