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三十四章 天下初战(七)

“下次一定要更注意观察敌人的情况!”营长心中闪过悔恨的念头,不过这悔恨的感觉只持续了极短的几秒钟。营长毕竟有过出生入死的经验,他紧紧咬着牙关,继续用望远镜观察敌情。尖刀连进攻的势头被敌人的重机枪给遏止住了,进攻纵队的前半部停顿下来,后半部还在向前移动。

又看了片刻,营长终于破口大骂起来,“快展开队形啊!站在那里挨打么?”

遇到敌人的猛烈抵抗,要么就集中火力消灭敌人火力点或者使用神枪手消灭敌人的火力点,要么迅速展开队形,以维持进攻战线。若是敌人在火力点的支撑下调整兵力部署,继而进行反扑的话,被阻挡住的进攻部队伤亡会飙升。

尖刀连和敌人明显是采取了对射的方式,效果好不好且不说,可一直被赶鸭子般撵跑的北洋军在重机枪火力掩护下逐渐脱离了与尖刀连的距离。双方之间已经出现了相当明显的距离。

“炮兵,火力支援!”营长看无法和敌人纠缠在一起,立刻下达了新的命令。

“射击诸元没有调整完毕!没办法保证准头。”炮兵排的指挥员心急火燎的答道。

“先往远处打,边打边调整!这会儿就别节省弹药了。”营长吼道。吼完了炮兵排长,营长又问通讯员,“团长他们带领的四营什么时候赶上来?”

“团部暂时没有先前移动的迹象。”通讯员立刻答道。

军校一共分四级,班排是初级班,由各步兵学校的进行培训。团、营、连则是中级指挥员,由各军事学院进行培训。军、师一级的高级指挥员,统一由陆军学院培训。至于更高级别的培训就是军委开设的培训班,基本是座谈讨论性质的。

团长和营长都是同一批军校培训毕业的,听说团部没有继续向前,营长心里面大怒。但是他片刻后也想明白了,当下对北洋作战有两种战法,要么就是三路一鼓作气同时歼灭北洋,要么就是彻底分割包围北洋军,“吃一个、夹一个、看一个”。突破点到底在哪里,战斗前大家都不能确定。在战斗进行中到底怎么选择,实际上一线指挥员,特别是营级指挥员的发言权相当大。

“四连准备,跟我上。”营长命令道。

四连连长兴高采烈的去准备了,副营长连忙上来劝道:“营长,让我带队上吧。”

“你把炮兵和火力压制部队管好,如果团里面有什么命令,你及时通知我。”营长答道。

副营长对营长的安排并不认账,他不满的说道:“营长,这些工作有政委就行了!你,你是不是信不过我?”

“我信不过你?一会儿我要是在前面光荣了,你就得顶上。你现在得观察战况,负责联络。说多少次了,打仗得动脑子!现在你服从命令,赶紧做好准备工作。”营长说完,带着四连就向阵线最前面开去。

四连并没有直接投入攻坚战斗,营长让他们接替了一连的右翼继续维持攻势。一连二连全部进入了正面进攻状态。

但战场上的局面就是瞬息万变,营长上了一线后,正面的敌人已经躲进了北洋重机枪的射程内。铁路的路基本就比地面高,北洋把机枪架在车厢以及平板车上面,更是居高临下。方才遭到了工农革命军的猛击,北洋的重机枪手在惊惧之下,以狂暴的态度操纵机枪向工农革命军的阵地猛烈射击。瞅他们的意思,大有希望靠了二十几挺重机枪打死所有工农革命军部队的打算。

“开始挖掩体!”营长命令道。硬碰硬的战术那是在没有其他选择的局面下才会最优先考虑的方式,此时就要靠单兵战斗素质进行对射战斗了。

一连长与二连长稍微争辩了几句,营长一句话就给他们顶了回去,“大家对自己的枪法没信心么?”

这下两位连长都不吭声了。战前动员可不是向同志们吆喝“为革命牺牲”。部队不会泄漏军事机密,战前布置,军事行动时间这些内容自然不可能说。不过除此之外,敌我双方的武器,兵力,训练,特点。这都是战前动员的内容。这些在其他军队里面被当作机密的东西,解放军的动员传统里面就是要公开讲出来的东西。

根据陈克看过的网上的论战,以及论战各方提出的文献以及评论,都声称北洋军在步兵瞄准射击训练上做的极差。真的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陈克最终确信了这番评论是正确的。这从人民党情报人员所收集到的北洋军子弹库存数据就可以推断出来。北洋军一年用于士兵实弹射击的子弹数量不足20发。

要知道,八路军时代,那时候即便每场战斗的士兵子弹数量只有5发,但是八路军是格外重视基本射击技术的训练,例如端枪姿势,那可是要在枪口吊砖头的。而且八路军八年抗战中进行了几万次的连级战斗,每个士兵每年实战中的射击次数可不是只有五次。打仗多的精锐部队一年打数百发子弹并不稀奇。这不仅催生了大批的精锐射手,更让后来解放军时代的步兵班排战术完全成熟起来。

可北洋没有每年几千上万次的实战,人民党的情报机关收集到的情报中,北洋军更没有大规模的艰苦射击姿势训练。北洋的训练内容就是军官指挥着士兵往前冲,往前冲。

工农革命军野战部队并不多,4407师两万人的部队,大部分还是新兵,很多时间还是在从事劳动工作。即便如此,去年开始到今年的半年整训,三个月强化军事训练中,平均每一个士兵都打了100发以上的子弹。

另外一个角度也能看出北洋军对实弹射击的态度,工农革命军是有专门的校枪员,每一个士兵都有专门的校枪与射击训练课。部队有专门的校枪能手与神射手,获得这两个称号的战士是部队的技术骨干,要天天下去对战士进行培训。北洋军并没有这两个职位,也没有发现有等同于这两个单位的职务。

这次战前的动员里面,这些差距都是专门向官兵进行解释。所以营长要求尖刀连开始挖掘掩体和战壕,与北洋军进行对射,尖刀连连长没有拒绝。战场上也没有那么多忌讳,不仅工兵铲挖土,散布在战场上的北洋军尸体也被拖来堆成掩体。结果一些装死的北洋军在拖动中就露了馅。

工农革命军的战士都是农民出身,平日里也经常进行土木作业,很快就搭建起掩体,开始与北洋军有目的的进行对射。

北洋军的重机枪猛烈喷吐的子弹下雨般在地面上,在掩体上溅起点点泥土,或者尸体上的血肉。段芝贵也不是完全的无能之辈,此时北洋溃兵也开始尝试用排枪还击,乒乒乓乓的枪声中,一时间北洋也算是稳住了阵脚。

工农革命军不再试图继续进攻,而是以精准的射击进行还击之后,首先遭遇工农革命军重点射击的北洋重机枪手的伤亡立刻就提升了。望远镜中看得清楚,每十枪过去,北洋的某个重机枪火力点就会停顿下来。营长甚至看到几个北洋军射手的天灵盖都被打得飞了起来。

重机枪哪怕射击准确性不高,可重机枪火力猛,加上北洋重机枪数量不少,至少有七八个战士在重机枪的射击下受伤或者阵亡。先削弱了北洋军的重机枪威胁,工农革命军战士们就敢更多的露头开始射击。这些就轮到北洋军的普通步兵遭殃了。

北洋没有挖战壕的习惯,更没有野战战壕的习惯。工农革命军即便谈不上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不过北洋军密集的在火车前,就成了极好的靶子。人民党汉阳造的关键是没有采用弹仓,而采用弹夹。这直接导致射击速度的提高。

工农革命军的战士们每个人都要带100发子弹,对面的北洋军士兵或蹲或站,完全暴露在枪口之下。工农革命军的战士们则躲在掩体乃至战壕中。尽管轻机枪的射程不远,所以暂时没有加入战团。不过战士们瞄准射击,准头根本不是北洋能够比拟的。

随着对射的时间延长,北洋军的重机枪手大量损失。有些机枪位置上固然出现了人,却没有开枪。在望远镜中看着敌人着急的摆弄重机枪,却始终无法顺利操作。营长已经明白,敌人的机枪手几乎耗尽了。

不仅北洋军的机枪手耗尽,对射中北洋军纷纷被打倒。这严重打击了北洋军的士气。不断有北洋军倒地,也不断有站在火车前面的北洋军溜到了火车后面,试图依靠火车车身来进行防御。可火车车身根本就不是为了战争准备的,要么高,要么低。躲在后面是可以的,但是想依托火车作战就变得极为可笑。北洋军的火力密度大大降低,这就让工农革命军的射击密度大大提升。

此消彼长,在彻底压制住北洋军重机枪射击的同时,工农革命军也压住住了北洋军的步兵。战斗完全呈现出一面倒的局面。

这样的战斗局面也没有维持太久,当北洋军的西边也想起了枪响之后,营长已经知道战局彻底不可逆转了。

果然,即便冒着工农革命军的猛烈射击,依旧有一些北洋军士兵从另一面逃了过来。或者有些北洋军士兵干脆就躲进火车下面再也不敢冒头。

随着对面冲锋号的响起,营长命令道:“放慢射速,瞄准再打,不要误伤我们自己的同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