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二十八章 天下初战(一)

“段统制,人民党过黄河了!”参谋一路小跑的冲进在安阳城内的北洋第二镇司令部。

段芝贵听完之后腾的站起身来,“这开拔费已经发下了,命令第二镇各标协统到我这里开会,咱们第二镇沿铁路线南下迎敌。”

斩钉截铁的命令把参谋吓了一跳,他张张嘴却说不出什么来。

段芝贵眼睛一翻,“你在这里等什么,还不赶紧去传令!”

等参谋跑出去,四下无人,段芝贵才微微叹了口气。他其实并不想打,可袁世凯的脾气段芝贵极为清楚,如果段芝贵敢向袁世凯求援,援军或许会来,段芝贵的第二镇统制也就到头了。

各标的协统很快赶了过来,段芝贵坐在主位上大声说道:“各位兄弟,人民党渡过黄河立足未稳,我们当下上前给他们迎头痛击。想来胜算不会小。从去年开始,每个月的饷银就是按照战时发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此时就是我们给大总统鞍前马后卖命的时候。大伙还有什么要说的?”

看着段芝贵凶狠的目光,各标的协统都不敢再说什么,好不容易有人问道:“出兵的事情大总统可否知道?”

段芝贵冷冷的说道:“我方才已经命人给大总统发报,想来要不了多久大总统就会知道。大总统去年就说过,我们第二镇既然已经退到安阳,就不用再退了。谁敢退出河南,立刻军法从事。大总统最讲纪律,诸位也都是跟了大总统这么久的兄弟,这点就不用再说了吧。”

袁世凯对于违反军纪的从不手软,不要说是针对那些临阵脱逃的,对于交头接耳的也不会轻易放过。段芝贵这话甚至不是威胁,若是第二镇真的敢从河南退到河北去,包括段芝贵在内的高级军官都得掉脑袋。

段芝贵阴沉着脸,杀气腾腾的说道:“诸位兄弟,当下我们若是再退,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即便不退,按照人民党的做法,咱们也只是早死晚死而已。既然都是死,咱们就和人民党那些乱党拼了。抱了鱼死网破的决心,到底谁死还两可的事情。若是大家不想窝窝囊囊的死,就跟着我段芝贵和人民党拼了!我把话说头里,这次咱们有进无退,谁敢畏敌如虎,我段芝贵就亲手送他上路!”

北洋军南下的消息很快就从人民党设在安阳的情报站发到了河北道(新乡),自打工农革命军渡过黄河,河南军区就认为段芝贵不会坐镇安阳等死。不过河南军区的同志认为段芝贵会北逃,却没想到段芝贵居然会南下。

“段芝贵胆子好大,就这么孤军深入么?”因为激动,工农革命军有些参谋的话开始不靠谱起来。

现在的4407师师长康文正皱起了眉头。康文正毕业于人民党陆军学院,是参加过多次战役的28岁“老军人”。对北洋军“来势汹汹的”进攻,康文正觉得很可笑。当然,参谋的话让康文正同样觉得完全不合适。

当下的4407师作为540军的拳头部队,老战士的比例降到了50%。即便是这些老战士中,有过战争经历的也不到五分之一。与被北洋军相比,工农革命军的训练更占优势。比装备,工农革命军就要逊于北洋军,特别是在炮兵部队方面,北洋一镇有最少24门炮。工农革命军若是把迫击炮算进去的话,火炮数量可能还超过北洋。只是野战炮的口径是远远不如了。双方部队的实战经验相比完全是半斤八两。

“如果段芝贵想打我们一个立足不稳,那是绝对不可能让他得意的。”康文正说道,“但是战场设在哪个区域?”

同志们瞅着地图,心里面也没谱。正在此时,通讯员送来了最新的电报。

康文正读完之后,眉头皱了起来。几乎在北洋第二镇快速南下的同时,远在北京的袁世凯命令北洋新组建的二十与二十一镇乘坐火车从北京出发增援段芝贵部。眼瞅着仗就要打大了。

“打肯定是要打,但是战场设在哪里?”康文正向参谋们问道。

同志们的视线再次落在地图上,如果有可能的话,同志们都希望段芝贵带领北洋第二镇直接杀进新乡火车站。接下来工农红军就会把他们重重包围起来,彻底消灭掉。但这美好的想象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

“段芝贵沿铁路机动,想抓住他还真的不容易。”参谋部的同志颇为挠头。

“派小分队把铁路炸断?”有同志提出建议。

“把铁路炸断,北洋军也能走回去。意义不大。咱们以后也要用铁路,炸断了之后北洋军可不会给你修,还得咱们自己修。”有人反驳道。

“北洋两镇也在南下,段芝贵现在慢悠悠的与咱们接战,开打之后北洋两镇增援上来,这仗更不好大。”也有参谋对整体战局感到担心。

康文正瞅着地图也颇为烦心,一旦战略上误判就会陷入被动。这次河南军区的战略上认为北洋军会原地不动甚至后撤。段芝贵这么果断的进军,工农革命军反倒一时拿不出好办法。

“我们向军部提出新的战略调整吧。”参谋穆虎三说道。

“怎么调整?”康文正皱着眉头问。

“我们4407师主力避开段芝贵部,直插安阳。尽可能在北洋援军抵达前夺取安阳。军里面派5404和5405师渡过黄河,以绝对优势的兵力左右夹击段芝贵部。消灭段芝贵部后继续北上,在安阳附近歼灭北洋援军。”穆虎三平静的说道。

这个计划简单明快,因应北洋军的动向。可整个仗的规模扩大了至少三倍。4407师作为一个师级单位,提出军级单位的作战计划,这也未免太大胆了。不仅其他参谋被这个计划吓住了,康文正心里面也有些惴惴不安。他思索一阵,问道:“如果我们自己实施这个计划,大家觉得如何?”

嘴里面问的是大家,康文正的视线落在穆虎三脸上。“陈主席一直要求我们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咱们一个师怎么都做不到这点。与其在兵力不足的情况下以微弱的兵力优势打这仗,还不如请军部全力出动。”

陆军学院讲的就是陈克倡导的运动战,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关门打狗,围点打援。这都是反复培训的内容。按理说穆虎三的建议应该很容易得到康文正的赞同。不过康文正发现,自己面对这样紧急情况的时候,竟然没办法立刻下定决心。康文正突然怀念起当年在陈克手下作战的时候,那时候他只用专心做好自己的工作,战略上人民党从来都是全面主动,至于战术,把平日里训练的内容发挥出来就够了。

好不容易收回了心思,康文正命令道:“就按照穆虎三同志的建议,向军里面发电报。”

540军几乎是和4407师同时得到北洋军南下的消息。军部通过省军区一面向武汉发电报,一面开始研究。拜了铁通的线路畅通,他们几乎同时收到了武汉方面与4407师对未来战局的看法。两封电报在作战上的观点差不多,只是签名和语气不同。陈克要求河南军区立刻实施对北洋军的歼灭战。而4407师的电文中,语气则是一种恳请。

柴庆国此时已经下到了军部中,他苦笑道:“没想到康文正作战决心这么大。”

河南军区的同志也都有些讪讪的,这两封电报相差时间不多。只是康文正的电报来的稍早些,在接到陈克电报前的一小时内,河南军区对康文正的建议并不满意。敌情尚且没有完全明了的局面下,康文正就敢弄出一个全面解决河南敌人的军事计划出来。只是康文正尚有可取之处,好歹他还建议4407师突袭安阳,把自己置身于北洋的包围之中。如果5404师与5405师渡过黄河,总数4万以上的兵力吓住了段芝贵。段芝贵北逃,那么4407师很可能要在安阳面对北洋三镇的围攻。这份勇气倒也不能视而不见。

柴庆国没有参与这种批评,他心里面赞同康文正的建议,不过河南军区没有指挥十万人大规模作战的经验,这仗到底该怎么打,柴庆国心里面没数。在眉头紧皱的思考过程中,柴庆国一直没吭声。直到陈克的电报送进了河南军区的指挥部,柴庆国再也没有别的想法。他命令道:“按照中央部署,歼灭北洋军。解放全部河南地区。”

段芝贵并不知道人民党仅仅一天内就做出了全面的战略决定。在段芝贵想来,人民党这些乱党当下应该是乱作一团的。在刚接到人民党渡过黄河的消息时,段芝贵是真的被吓坏了。以前每次与人民党作战,人民党都摆出了强烈的进攻姿态。这次人民党既然敢渡过黄河,想来也是如此。不过接下来的消息,人民党不仅没有迅即北上,反倒驻扎在河北道,兵力开始分散控制各地县城。这种做法对段芝贵很熟悉。凡是不求继续进攻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姿态。身为北洋军的军官,在这点段芝贵是极为容易理解,并且能够想象的。

如果等人民党在河北站住脚跟,徐徐北上,段芝贵自忖顶不住。所以他干脆立刻调集北洋军南下。他多次被人民党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势姿态给骇住过,以其人之道换其人之身,这种震动想来是没错。

至于真的要南下到什么程度,段芝贵也没有真的要与人民党死战到底的打算。打一打,打不过的话撤退。与打都没打,直接缩起来。这两者之间有着天壤之别的差距。袁世凯能够接受失败,却不能接受退缩。既然都要打,反倒是主动出击更不容易被击败。

既然有这个打算,段芝贵调集了能够收集到的所有火车头和车厢车皮,试图按照德国教官讲过的铁路机动来实施自己的计划。德国在普法战争中就充分利用了铁路运输,对法军构成了极大的威胁。德国军官谈起这个来,实在是口沫横飞,自信满满。

七月已经进入三伏天,天气格外酷热。北洋军调集的列车没有21世纪的车载空调,也没有电风扇。客车车厢本来就不多,这些车厢全部都被军官们占据了。大批的北洋军坐在运货的车皮中,有些甚至坐在只有平板的车上。部队出发前,有些比较有组织的部队,在平板上用竹竿和布料搭了凉棚。这下硬是耽误了出发时间,没有凉棚的部队一看这情况不干了。他们返回安阳城,冲进了布庄里面随意抢起了布匹。布庄里面的布匹被抢掠一空,北洋士兵又闯进了还算有点背景的绸缎庄。绸缎庄的老板已经相当机敏,听说北洋军开始抢布匹,立刻紧紧的关上了大门。

北洋军这些马上就要上战场的士兵哪里肯认,一众士兵骂骂咧咧的开始砸门。枪托砸不开就用了木桩来撞。店铺大门是防盗而不是放明抢强。十几下撞破了大门,北洋士兵们一哄而上,砸烂了铺子大门,冲进去把能抢走的都给抢走了。不仅仅是布匹,包括街头看着能用的各种商户外面挑的布帘,后来只要北洋军看到的门帘都没有能够幸免。

这通肆虐持续了一整天,在军机处的驱赶下,士兵们结束了洗劫,开始在火车站集结。在安阳市民惊魂未定的时候,北洋军小部队去而复返。这次他们倒是目标明确,不再调戏妇女,殴打市民。而是绑了二十几个裁缝扬长而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