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二十七章 前奏(七)

“投掷手榴弹的时候要上臂用力,往外甩,身体动作不能这么大。”

“瞄准的第一个动作是用枪托顶住肩膀,一定要先顶住肩膀。”

“做俯卧撑的时候不要撅屁股,肚子往下沉。”

训练场上指挥员们不断纠正战士们的错误动作,虽然声音或许急促了些,但是没人真正的发火,更没有责骂。年轻的战士们按照指挥员的命令进行身体训练,大运动量训练下,大伙儿一个个满脸通红,汗流浃背。

即便作为师政委,顾璐也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工农革命军的运动科学专业就是搞科学训练的。经过庞大的数字积累以及实践观察,已经制定出一个最基本的每日训练量。包括顾璐在内的各级指挥员在军事训练期间,每天都要完成这个工作量。

先是100个仰卧起坐,接着是100个俯卧撑。中间休息的时候则是压腿,劈叉,拉了30个引体向上之后,接着就是3000米跑。顾璐每天晨练的时候都要和同志们一起完成这个运动量,然后冲了凉水澡,这才开始办公。

工农革命军一旦渡过黄河,就等于正式向北洋表明了进攻的姿态。黄河虽然谈不上长江那样的天险,却也不是什么小河沟。包括补给,后勤就极为依赖京汉铁路。至于横跨黄河的铁路桥的安全更不容忽视。这就意味着必须有沿铁路的治安部队镇守才能保证最起码的安全。

“顾政委,啥时候打北洋第二镇?”师政治部的同志们急切的想知道下一步的军事计划。

“这黄河还没过,就想着打安阳啦?”顾璐笑道。

“顾政委,这次战士们探亲之后情绪都很高昂。说起要打掉北洋第二镇,新入伍的同志们情绪都很高。”师政委会议上各级政委们都很乐观。

“那我想问问,同志们除了报恩的心思之外,到底在阶级觉悟上进步了多少?”顾璐问。

“打倒北洋剥削阶级,解放全河南。这些道理我们正在宣传。”一位连指导员大声说道。

顾璐听完苦笑起来,北洋是政府,也算是剥削阶级成员,不过北洋还真的不配叫做剥削阶级。连指导员的政治理念还是不够清晰,这实在是谈不上有什么好消息。但是顾璐自己也很清楚,他一年多前和这位连指导员也是同样的水平。进入河南的时候,顾璐所在的4407师当下已经扩编成了504军从原来的两万多人扩编成了10万人的部队。顾璐也从师政委变成了504军军政委兼4407师政委。即便得到了其他根据地不少指挥员的补充,不过指望部队的整体素质在飞速扩编的同时得到极大提高也是一种幻觉。

原本人民党的计划中准备1914年5月渡过黄河,不过扩军后部队素质下降的厉害,这个计划不得不改到6月夏收后。但是到了1914年6月夏收后,部队的准备工作依旧没有完成。由于部队大规模投入了各驻地附近帮助农村百姓,特别是帮助军属与国营农场进行收割。整个训练计划又被拖后了。所以到了1914年7月1日,部队最后决定在8月后渡过黄河。

正在顾璐准备向同志们布置工作的时候,警卫员跑了进来。“顾政委,章书记和柴司令命令你立刻放下手中的所有工作,立刻到省委开会!”说完,警卫员把一份命令交给了顾璐。

顾璐满心奇怪到底发生了什么,要召开如此紧急的会议。赶到了省委门外的时候,发现并没有同志们大规模集结的迹象。即便进了省委,也没看到有于这样命令相配合的人数。实际上来参加的会议的不过六个人,章瑜、柴庆国自然在,河南军区政委杨宝贵,504军政委顾璐和504军军长吕忠林也参加了会议,另一个却是顾璐没想到人民内务委员会河南支部的主任康定勇。

章瑜即便是平素神色冷漠,不过当下也已经有了激动的模样。“中央命令,自此以后可以放手对北洋还有洋鬼子实施行动。”

这个消息把与会的其他同志都给吓住了。党中央到现在还没有如此赤裸裸的表示出对洋鬼子的敌意。柴庆国和顾璐好歹还知道陈克的担忧与期待,至于其他三名同志根本没想到局面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

“章书记,到底怎么了?”河南军区政委杨宝贵讶异的问道。

章瑜两眼放光,“在几天前,6月28日。那个奥地利的太子在萨拉热窝被炸弹炸死。党中央认为欧洲战争要不了多久就会开始。欧洲战争一旦开始,英国人、法国人自然不可能再对我们根据地直接进行战争。既然他们不可能放开手打我们,我们自然就可以放开手收拾这群洋鬼子了!”

“章书记,这个判断是不是陈主席下的?”杨宝贵对这个关键问题非常在意。当年陈克写了《杀慈禧》书之后,杨宝贵还是个师长,他陪着陈克去见了冯煦和沈曾植,那时候他对陈克的战略判断就再也没有任何怀疑。

章瑜把一封电报交给了杨宝贵。在电文内容与章瑜说的毫无二致,最后的签名则是陈克。见到这个签名,杨宝贵完全放下了心。“那中央准备让我们怎么打?”

“不管部队准备好没有,都先掉一个师过黄河。”章瑜答道。

在章瑜正在党委会上做出战略指示的时候,陈克也召开了中央会议。接连几个月压在陈克心头的沉重感一扫而空。一战只要开打,陈克就可以确定眼前的敌人到底是谁。不得不承认,即便是极力建设与美国的关系,但是陈克还是不敢真正得罪英国人。得知中国最大的敌人终于无暇东顾,陈克的心情如同插了翅膀一样轻松起来。

中央的同志也能看出陈克的情绪,人民党大批的干部在前年和去年出国考察,大家好歹是知道了欧洲的一些基本局势。德国与奥地利是盟友,奥迪地太子夫妇被炸弹炸死,战争也就不可能避免了。

更详细的情报这几天通过电报已经传到了根据地,1912年底,第一次巴尔干战争,巴尔干联盟赶走了土耳其人。但在议定和约条件时,欧洲列强各自支持一方,几乎使这次战争扩大为欧洲大国之间的战争。塞尔维亚为了取得通往亚得里亚海口的通路,要求进入阿尔巴尼亚北部。奥匈在德意支持下反对,俄法则竭力支持。俄奥两国都实行局部动员,局势异常紧张。但俄国考虑到力量薄弱,作战准备很差,不得不向德奥让步。巴尔干问题被提交国际会议讨论。1912年12月,在伦敦召开和约会议,同时召开欧洲英、法、俄、意、德、奥六国大使会议。在大使会议上,协约国支持巴尔干同盟,同盟国支持土耳其。这时,土耳其突然发生政变,亲德政府上台,它在德国支持下拒绝放弃亚得里亚堡,谈判遂告破裂。1913年2月3日,巴尔干同盟再度开始军事行动,3月攻陷亚得里亚堡,土耳其不得不再度求和。伦敦会议于5月复会,交战国签订和约。土耳其把依诺斯到密土亚线以西的领土全部割给巴尔干各国,只保留伊斯坦布尔附近不大的地区。经过长期斗争的阿尔巴尼亚人民终于获得了独立。

巴尔干同盟各国在分配战果时发生了分歧,争吵随之而起。由于保加利亚得到的土地最多,因此塞尔维亚要求保加利亚划出马其顿的一部分给它,希腊则要求得到马其顿南部和西色雷斯,门的内哥罗也想从保加利亚手中取得部分土地,连未参加同盟的罗马尼亚也向保加利亚索要南多布罗加,均被保拒绝。土耳其也想乘机夺回东色雷斯地区。结果这些有领土要求的国家联合起来对付保加利亚。同盟国竭力破坏巴尔干同盟,协约国则公开站在希塞等国一边。1913年6月1日,塞尔维亚和希腊签订反保同盟,接着罗马尼亚也参加这个同盟。保加利亚为了先发制人,于6月29日首先向塞尔维亚宣战。门的内哥罗和土耳其不久也加入了反保战争。保加利亚在战争中遭到失败。8月10日,双方在罗马尼亚的布加勒斯特签订和约,罗马尼亚获得了南多布罗加,塞尔维亚获得了马其顿大部,希腊获得了南部马其顿、西色雷斯和里克特岛。土耳其利用巴尔干国家的内讧,重占亚得里亚堡。

两次巴尔干战争推动了奥匈统治下的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斯拉夫人的民族运动,他们要求和塞尔维亚合并,建立一个大塞尔维亚国家。奥匈帝国坚决反对塞尔维亚的扩大,并决定吞并塞尔维亚。奥塞的冲突势必引起奥俄的冲突以及同盟国和协约国之间的冲突。巴尔干已成为欧洲列强矛盾的焦点和欧洲的火药库。

1914年6月28日,奥匈帝国皇太子斐迪南大公参加指挥一次军事演习。演习在奥匈帝国控制的波斯尼亚举行,并以邻近的塞尔维亚为假想敌人。塞尔维亚的一个秘密组织派出了多名杀手,埋伏在萨拉热窝市内,准备行刺。演习结束后,斐迪南夫妇乘坐敞篷汽车进入市区,一个刺客向汽车扔了一个炸弹,整辆汽车都被炸成了火球。

弗兰茨·斐迪南在萨拉热窝遇刺事件被推动战争的两大军事集团所利用。奥匈的军国主义者大肆叫嚷,“拔出宝剑,对准塞尔维亚”,彻底摧毁奥匈称霸巴尔干的障碍。维也纳一家报纸写道:“六年来我们一直等待着一切严重的紧张局势最后爆发……我们要战争,因为这是我们人心的信念。我们的理想只有通过一次战争,用激进的突然方式才能实现:这是一个强盛的奥地利。”事件发生的次日,奥匈总参谋长赫特岑多夫和外交大臣贝希多尔德都认为:“解决塞尔维亚问题”的时机到了,要求立即进行军事动员,对塞尔维亚宣战。但他们也担心俄国的干预,于是就请求德皇威廉帮忙。

人民党此时并不知道,这枚炸弹居然与人民党关系极大。由于开发了合成氨技术,人民党的硝基烈性炸药生产量激增。陈克自幼喜欢化学,也许是男孩子的本性,或者陈克本人那时候有反社会倾向,反正他一度很热衷违法的化学兴奋剂与炸药的研究。人民党的胶质炸药产量不错。除了用在中国各种矿山和工程之外,还有一部分甚至向印度销售。

天下的商人都一个德行,为了牟利,一小部分胶质炸药居然又从印度卖去了巴尔干地区。刺杀案调查中,从王太子汽车残骸中发现了一小块写着“MadeinChina”的铁片。那是人民党在所有胶质炸药上采用的商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