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二十二章 前奏(二)

1914年1月,人民党再次召开了全体党代会。几乎于此同时,北洋袁世凯也把麾下诸省都督们召集到北京开会。在双方召集的高层会议上,袁世凯与陈克都对未来的战争定下了方略。

“我们北洋整顿军制之后,扩军到25个军100个师,也只有200万官兵,想彻底打倒人民党,夺回他们控制的五省之地,也需要南方诸省的支持。”面对北洋诸都督,袁世凯神色冷峻,声音中充满了力量。

陈克神色平静,但同志们都很清楚,在陈克做出了真正的战略决断后,就会是这样的表情,“同志们,人民的解放就意味着旧社会旧制度的彻底覆灭。北洋或许是我们当面最强大的敌人,而整个中国的旧制度全部是我们人民党的推动的人民革命的敌人。未来解放战争不仅仅是要打倒北洋袁世凯,更要解放全中国!”

袁世凯大声说道:“诸位,人民党倒行逆施,公开宣称土地革命,掠夺良田,杀戮士绅,南方诸省早就敢怒不敢言。也有人认为当下之计最好是驱虎吞狼,让南方各省与人民打,我们北洋养精蓄锐,等人民党力尽之时再动手。这法子对别人或许行,对人民党定然不行。人民党的这群狂徒善于蛊惑无知的百姓,让他们肆无忌惮的继续在南方扩大地盘,我们北洋视而不见的话,那就是坐视人民党坐大。”

陈克对着地图讲述道:“同志们,这几年我们在周边不断渗透,周围各省的旧统治者对我们恨之入骨,当然,我们也认为必须消灭他们。这场战争需要动员的兵力要达到300万。这将是一个空前的大动员。300万部队作战,城市中还有300万产业工人,所以当下的要点就是强化组织,尽快确定各项制度。靠我们在效率与数量的优势来彻底击垮敌人。”

“我们北洋是中央政府,当下必须领导起全中国的省份扑灭人民党。所以一定要让各省都站到我们这边。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联合了南方各省,人民党一定会覆灭。”袁世凯提出了近期的行动纲领。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人民革命所依靠的对象是占中国最大数量的人民大众,彻底发动人民,让人民认识到他们的敌人到底是谁,我们必然能够获得最终的胜利。”陈克再次强调了人民党的纲领。

高层会议并不用讲太多,若是没有能耐的,早就被淘汰了。中国当下两大集团都下了彻底消灭对方的决心之后,相应的工作随即紧锣密鼓的展开。

1914年2月,孙中山乘坐的轮船停靠在天津。在胡汉民廖仲恺等人的陪同下,孙中山走下了跳班。早已经等在码头的天津市当地北洋代表已经热情的应了上来。廖仲恺看到代表,脸色已经变得不好看起来,前来迎接的六个人中,四个都曾经参加过同盟会。廖仲恺与汪精卫一起主持同盟会平津分部的时候,这四位都曾经是他们的手下,没想到他们现在都已经投靠了北洋。

孙中山倒是没有在意,至少他脸上没有露出在意的模样。先是上前与前来迎接的人握手,在记者拍照的时候,孙中山又非常习惯的站到了人群正中间摆好了姿势。简单的迎接仪式结束以后,北洋代表告诉孙中山,现在就安排同盟会一行乘坐火车前往北京,先完成孙中山重新获得中国国籍的文件手续,接着袁世凯就会派人接见孙中山。

这消息是公开的,人民党很快就收到了这个情报。同盟会这几年已经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边缘化的厉害。不过同盟会一度是中国最大的革命党,加上同盟会管理混乱,想加入和退出太容易,反倒让同盟会有着很广阔的人脉。无论是南方还是北方,曾经加入过同盟会的人数量倒也不少。所以人民党情报部门讨论之后,还是把这个消息递交上去。

“袁世凯准备玩千金马骨的伎俩了。”陈克看完报告之后,向坐在对面的何足道笑道。

战争越来越近,何足道重新回到了总政治担任总政治部主任。听了陈克的话,何足道接过文件看了看。却没有置评。

陈克也没有真的把这件事太放在心上,同盟会能给人民党带来的最大威胁莫过于派遣刺客。在派遣刺客方面,光复会的能力只怕还在同盟会之上。在孙中山带着同盟会主要干部前往北京接受北洋政府“招安”之前,光复会会长蔡元培已经与全国的国会代表一起到了北京,准备参与1914年的国会会议。如果担心,陈克也只能更加担心光复会的动向。

见陈克将一摞新送进来的文件快速阅读完,何足道才说道:“陈主席,当下我们政治部已经将其他各省的同志都召集起来,进行了政治培训。从中间选出来的优秀同志随时可以回到当地进行革命前期准备工作。我们政治部认为,当下最好的工作方向有两个,一个是四川,一个是湖南。”

两人面前的地图上,当下的人民党根据地大概呈现一个相当扭曲的苹果状,但是在左下的位置上,“苹果”凹进去一块,这块浅绿色上标着“湖南”两个字。

“能夺取湖南的话,对下一步战略自然是最好的。不过湖南名士们对参政很有兴趣,怎么解决这帮人很麻烦。我在江西的时候,部队打击土匪的时候向湖南南方渗透的很多。我们打击土匪,都有湖南士绅蹦出来指手画脚。”何足道说道。

湘西的土匪很有名,何足道又说的如此含蓄,陈克忍不住笑起来。湖南文风比较盛,士绅又格外保守,当地的读书人对人民党绝不可能有什么好感。

何足道倒没有笑,他认真的说道:“陈主席,在江西这么久,我对这帮读书人是怕了。可能是我没找到针对这帮人的工作方法,所以每次让这些人成为劳动者的努力都失败了。”

陈克笑道:“想让那帮人劳动,就是把他们扔进劳动营强制劳动,这是唯一能让他们劳动的办法。这还是仅仅是强迫劳动。至于把他们改造成劳动者,等下辈子吧。这辈子不用指望他们了。”

何足道微微点点头,“但是你和国防科工委的同志们就没这个问题。”

“我和你游缑姐姐都是工科出身,工科本来就不培养喝着茶坐办公室的。都是下生产线,白天黑夜的在一线工作。这帮文人既不懂这些知识,也不喜欢干这个。”说到这里,陈克忍不住笑出声来。

听到陈克提及游缑,何足道只是微微一笑,但是他说的内容却与陈克这个调侃毫无关系,“陈主席,你难道想对湖南的文人网开一面么?”

见何足道已经如此敏锐,陈克心里面也是颇为高兴的。“在推行制度的时候,我是不主张杀人的。但是湖南的文人太多,我们当下在湖南的群众基础不够,所以一旦争夺起来,大开杀戒只怕不可避免。这就是我最担心的。湖南毕竟是湘军的老巢,民风悍勇。而且这几年我们挡住了湖南粮食外销,所以湖南粮价这几年波动不大。所以渗透比硬攻要强。”

何足道对此倒是赞成,“缓慢推进的效果才是最好的。不过以前我们为了避免麻烦,所以没能像在河南一样放手去做。什么时候改变策略?”

“等袁世凯这次国会开完,我们就公开改变策略。”陈克给了何足道明确的答复。

“这是准备迎头痛击么?”何足道问。

“对。这次北洋的国会肯定要商谈围攻根据地的事情。我们不管其他省份到底怎么想,湖南就是下一个解放对象。如果控制了湖南,我们就得到了进军广西和云贵的通道。不管怎么说,前出基地总是要尽可能建设起来。”

袁世凯没有心灵感应,所以即便陈克对北京正在召开的国会会议充满了恶意,袁世凯也没有打喷嚏。湖南都督岑春蓂是袁世凯的老政敌岑春煊的弟弟,袁世凯心里面一点都不想主动和岑春蓂走的太近。

当下袁世凯把江苏、浙江、福建三省的议员头目召集在一起,讨论着如何对付人民党的问题。王有宏、蔡元培还有冯国璋三人分别代表了三省的议员团。人民党的强势扩张让这三省赶到了沉重的压力。王有宏与冯国璋倒还能够表面上沉得住气,倒是蔡元培对人民党的态度相当敌视。

“若是不能在其各省清除乱党,以人民党善于蛊惑百姓的手段,各省绝对不会有安宁。”蔡元培说的慷慨激昂。

冯国璋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他稍带嘲讽的说道:“蔡公,当下福建最多的就是光复会成员。你们在福建几乎是无孔不入。要清除人民党这些乱党,还得光复会出面才行。”

“如果冯都督想让我们提供人民党的名单,我们光复会倒是可以帮忙。”蔡元培跟没有感受到冯国璋的恶意般说道,“人民党要剥夺天下的田产,听他们说的似模似样,但根本上就是杀戮士绅的那套。浙江的地主早就忧心忡忡,生怕人民党进入浙江。”

袁世凯早就知道蔡元培对土地革命的畏惧,光复会一度是人民党最亲密的盟友,但是双方基于政治立场上的冲突,关系已经不知不觉变成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但是袁世凯绝不会认为蔡元培会就此投到自己门下。一旦能够借用北洋的力量清除了光复会地盘上的人民党。蔡元培下一步就会努力排挤北洋。这些最基本的政治手腕,袁世凯心知肚明。

“王都督,你们江苏呢?”袁世凯转向王有宏。

王有宏一直没吭声,江苏处于人民党的威压之下,特别是与南京近在咫尺的人民党马鞍山钢铁集团所在地,更是驻扎了一个师的部队。这支随时可以进攻南京的部队是王有宏的心头刺,不过王有宏也有顾虑,苏南苏北之间民风差距很大。不过两地之间却没有任何可以作为军事屏障的地形。如果人民党的军队自苏北进攻苏南,面对的是一马平川的地形。所以他是不愿意主动承担任何包围人民党的责任。

听到袁世凯主动发问,王有宏迟疑了一下才答道:“江苏能够自保就不错了,若是派兵进攻人民党,我们力所不能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