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二十一章 前奏(一)

王斌作为人民党驻美国的商务代表,这些天忙的可以说四脚朝天。每天睡前要把当天的列表和会议记录看上三四遍才能想起这一白天到底干了什么。接下来又要第二天的工作列表读三遍,心里理一遍,才能大概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第二天起床后,他立刻就按照列表马不停蹄的忙活。

美国方面的态度非常坚定,自打与人民党达成了口头协议之后,他们真的没有从日本再进口生丝,人民党与美国的生丝贸易立刻上了一个全新的台阶。1913年9月,人民党与美国交易了150万公担的生丝,也就是300万担,3亿斤。总价值超过3亿两海关银。大概相当于2亿美元。这样一笔巨款虽然不是一次到齐,而是分配花出去的。但是这么多的设备采购量,绝非一时半会就能谈完合同的。

这样红火的贸易让王斌感到一种自豪,同时也感到一种不安。美国方面的商人也好,官员也好,都不止一次的直接或者含蓄的询问王斌,中国有能力把这些设备都给用上么?不会出现美国这样产能过剩的问题么?

王斌也会礼貌的听完这些人的话,然后按照预先规定的话坦然承认,人民党当下不考虑这个问题,以后遇到了再说。嘴上可以这么说,王斌心里面其实也不很放心。但是他好歹亲眼见到了德国与美国工业的强大,也亲眼见过满清时代中国的落后,这几年更投身人民党建起的工业体系,王斌坚信,只要有陈克带领的人民党,就没有克服不了的问题。

人民党的北美商务处人员分为两类,一类是根据地的技术人员,他们主要是国防科工委各个工业门类中抽调出来的技术人员,派到美国来负责技术工作。这些一线技术人员到没过来,一来是实地考察美国工业,二来也能根据人民党实际遇到的技术问题,在采购上提出比较靠谱的建议。

另一部分则是商业谈判人员,虽然是经济危机,不过不等于商业谈判就可以“有钱就是大爷”的态度。人民党在国内有军事力量,在美国却没有。适当的商业策略还是必须的。好歹得让这些美国企业赚到钱才行。如果美国佬赔钱了,他们肯定要想方设法的刁难人民党美国商务处。而且商业谈判人员也起到情报收集站的作用,商务谈判中大家总会聊天,聊天里面就会有情报交流。这也是必然的。

到了9月底,越来越多的消息通过种种渠道被汇集起来,北美情报站得出了两个结论。英日已经开始准备全面支持北洋袁世凯,而美国政府对于贷款给人民党依旧在争论不休。

对于英日支持袁世凯,陈克早在与美国达成意向性贷款协议的时候就做出了预判。特别是美国开始故意刁难日本之后,这已经是不值得奇怪的事情。日本一半出口都靠生丝,美国又是日本最大的出口对象。人民党靠了在东南亚的人脉,正无情的侵夺日本在东南亚的市场。在中国市场上,人民党的商品更是所向无敌,逐渐把日本货挤出中国市场。几重效果组合起来,日本要是支持人民党,这才是最奇怪的事情。

王斌只是有些弄不明白,美国这么做到底是故意激起中日矛盾?还仅仅是出于对英国的愤恨,所以习惯性的对英国在亚洲的跟班日本进行打击?

但是这些已经不甚重要,人民党的口号就是“自力更生丰衣足食”,求人不如求己,在人民党已经竭尽全力建立中国工业体系的当下,中国的道路已经被定下,要么作为一个工业国摆脱外国的压迫,要么作为一个农业国永世不得翻身。美国人当下玩弄什么手段,人民党都拿美国没什么办法。与其整日里胡思乱想,还不如当作看不见,眼不见心不烦。

所以王斌对美国政府的贷款争论也完全置之不理,在经济危机的当下,美国想找到一个人民党根据地这样的大市场也不是件容易事。即便没有美国政府的贷款,大批在破产边缘的美国企业也求爷爷告奶奶的找到王斌这里请求卖商品。以当下根据地与美国之间的贸易总额,特别是美国机械制造业的惨状,王斌领导的采购团已经能够超额完成收购任务。

而且有些很希望美国政府与人民党达成贷款协议的商人私下透露给王斌了一些“内幕消息”,美国一部分议员担心英日全力支持袁世凯后,中国爆发内战。人民党如果失败,美国在人民党这里的投资只怕就打了水漂。以美国当下的海军力量,是根本不可能越过太平洋去挑战英国在东亚的霸权地位。

王斌知道这些商人在暗示自己尝试去游说美国议员,遇到这些“好意提醒”的时候,王斌只是淡然笑一笑,却根本不往下说。王斌一点都不认为有必要把人民党的血汗钱花在收买美国政客这种事情上。从根据地新来的技术人员带来了根据地最新的情报,由于相对薄弱的基础建设、技术人员以及劳动工人的不足。根据地当下飞速扩大的工业生产遇到不小的问题,工厂里面隔三差五就要出事故,从电力供应到安全生产,伤残死亡的人数都快赶上战争造成的人力损失。工厂里面的安全生产教育几乎是半个月一培训,形状惨烈的伤残死亡图片在“安全生产教育榜”上贴的密密麻麻。整个工业体系的规模扩大了不少,但是整体效率并没有提高。不管美国这边的销售压力到底有多大,至少根据地当下的需求并没有如此旺盛。所以拖一拖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到了十月,曾经负责与陈克谈判的美国代表塞缪尔·布什前来找王斌。由于人民党在美国没有官方联络机构,人民党北美商务处也就承担了在美国的官方代表的功能。

“王先生,如果这次贷款协议得以通过的话,不知人民党准备从美国方面申请多少贷款?”塞缪尔·布什向王斌提出了这个问题。

王斌觉得稍稍有些意外,原本双方已经达成了协议,美国向人民党提供2亿左右的贷款。这笔钱其实谈不上太多,现在英镑兑换美元是1:5,2亿美元的贷款不过是4000万英镑。即便是按照原本说的上限四亿美元,也只有8000万英镑的额度。人民党要是真心投向英国方面,莫说8000万英镑,以当下人民党的贸易总额,借出来一亿英镑也不是难事。

既然居然已经是如此,王斌却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以前不是有过相应的口头协议么?难道原本的额度有问题不成?”

“原本的额度并无问题,既然达成了协议,就当下的贸易情况来看,达成以前的协议毫无问题。我这次来想询问的是人民党对英国到底持什么样的态度。”塞缪尔·布什倒也直入主题。

王斌笑了笑,他作为人民党的北美代表,在这等问题上立场相当坚定,只是没想到现在才有机会阐明立场,王斌心中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感慨,“布什先生,我们人民党陈主席写过一首叫做《我的祖国》的歌曲,里面有一句歌词可以代表我们的态度。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等待它的。我们人民党必定坚持中国国家利益至上的原则。在对待英国人的态度方面,我们是始终如一的。”

“能不能更详细一些?”塞缪尔·布什明显不是多愁善感的类型,他非常严谨的继续问道。

“我们人民党认为当今的世界,闭关锁国已经是不合乎时宜的。所以任何愿意与我们进行正常贸易的行为,我们都会欢迎。但是这并不等于我们接受其他国家在中国驻军,在中国拥有诸多特权。这就是我们对英国的态度。”王斌答道。

这番话中的意味已经非常明了,人民党不仅仅反对英国在中国驻军,在中国拥有特权,王斌这话实际上是宣称中国反对任何国家对中国主权的干涉。塞缪尔·布什当然听明白了这话里面的意思,尽管美国在中国也有驻军,不过他仍然点点头。“那么贵方准备实践自己的这种对外理念呢?”

“富国,强兵。”王斌给出了答案。

这个答复很明显让塞缪尔·布什比较满意。又在一些比较关键性的问题上与王斌谈过之后,塞缪尔·布什提出了关于贷款方面的“建议”。

与原先一亿、两亿,乃至四亿的贷款额度有了极大的不同,美国方面的新设想里面,贷款额度上限达到了四亿美元。以丝绸与茶叶贸易做抵押,每一期的贷款年息5%,全部实给100%,五年还清。但是作为抵押押金,人民党需要先在美国银行中存入价值8000万美金的黄金作为抵押。

听到先存入黄金作为抵押的条件,王斌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冷笑,不过他并没有打断塞缪尔·布什的话。

塞缪尔·布什当然不会看不到这个笑容,他也装作没看到一样继续介绍着美国方面的条件。美国愿意在军事建设方面给与人民党支持,包括陆军与海军。兵工厂、造船厂,美国都可以成套支持人民党。

王斌的神色已经严肃起来,这样的表态中蕴含的意义倒也颇为深刻,美国愿意帮助人民党加强军事建设,这不仅仅是向人民党出售设备技术这么简单。人民党追求中国国家独立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白,美国明知道人民党的态度还愿意支持人民党,这意味着美国愿意接受人民党的态度。

“我会将这个情报传递回国内。”在会晤的最后,王斌给了塞缪尔·布什一个回答。

简单的电报发给国内,更详细的内容也送上了邮轮,向根据地开进。托了日渐繁荣的贸易的福,从美国西海岸到根据地的轮船是越来越多。而北美贸易处的情报人员对最新的情报进行着分析。

“美国佬准备让咱们替他火中取栗?反正在打击英国人方面他们素来很热心。”

“看美国佬的打算,是准备让咱们帮他们拖住英国。”

阴谋论是有点小见识,却没有真正大见识的人所特有的倾向。即便是人民党里面也不可能对此免疫。已经有同志无师自通的按照阴谋论的角度对美国人的行动开始猜测。

王斌挥手打断了这种的臆测,“现在中国人口是美国的四倍,如果我们的人均工业生产能力和美国一样,我们的工业总值就是美国的四倍。即便人均工业产能只有美国的一半,我们的总值也是美国的两倍。我们的工业产能是美国的两倍,美国搞什么阴谋都是白搭。所以这种猜测没有任何意义,不管是什么阴谋,最终都得真刀真枪干起来才能看到结果。”

一面说,王斌一面在心里面把这些同志都给记下来。人民党北美商务处人员流动很快,王斌准备在下一批就把他们给送回国去。商务处这等单位,不怕鲁钝,就怕小聪明。小聪明的特征之一就是对阴谋论的热衷,如果光想着投机取巧,其结果就是完全忘记了正事。

“那咱们就等国内的命令?”不怎么搞小聪明的同志对此有些忧心。

王斌心的中归国名单上把有这等顾虑的同志也给加上了,人民党把同志派到半个地球外不是让同志们傻乎乎等命令。大家的本职工作是搞贸易,在国内的命令抵达之前,绝度不能在本职工作上有任何动摇。

算完了小黑帐,王斌说道:“同志们,陈主席在对外问题上爱说,死了张屠夫,也不吃带毛猪。我们当下的贸易额就已经是采购不完的设备。美国人借钱也好,不借钱也好,对咱们影响有限。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贸易工作做好。研究除了生丝与茶叶之外,美国还需要什么工业品与农业品。我们根据地有什么需要的技术设备。这就是贸易,互通有无,优势互补。”

面对如此坦荡的说法,同志们倒也都表示了认同。而国内的通告很快就到了,“除了黄金抵押必须是零风险之外,别的都可以与美国签署。加紧对生产高温高压设备生产技术与设备的购入。”

得到了这个命令,王斌心里面就有了底。他这次来美国之前,陈克就强调了当下的要点,提升核心技术。“合成氨产业是中国未来一百年最重要的支柱之一,基础的化肥就靠氮磷钾,磷肥和钾肥还能靠开矿,氮肥只能靠合成氨。而且王斌同志,你学电气出身的,工业三酸两碱应该也知道。合成氨技术直接解决一酸两碱,是我们最重要的化工基础。这点上,尽快能够生产这些产品,对我国的工业能力有着关键性作用。”

人民党科技研发采取了“科技树”的表述模式,就是把已知有的学科以树状模式进行排列。例如钢铁冶炼,需要的从开矿,到建炉,到轧钢,各种需要的步骤都清晰列出。科技人员就有了技术攻关思路,而王斌这种采购人员也能够有针对性的进行采购,以及网罗人才。至少到现在为止,王斌的工作还没有遭到任何批评。王斌心里面稍微有些发虚的同时,也觉得自己的工作基本是靠谱对路的。

王斌接到国内指示之后,就以全权代表的身份与塞缪尔·布什进行了谈判。在黄金抵押方面,王斌自然不会直接提出反对,他问了一个问题,“布什先生,美国的银行是会倒闭的。一旦出现倒闭问题,储户账户下的所有资金与抵押物都拿不回来。我不怀疑美国方面的善意,不过我怎么向国内保证我们预存的黄金不会受到损失?”

“我们会指认最有信用的银行,王先生可以对这些银行有足够的信任。”塞缪尔·布什劝说道。

听完这话,王斌笑了,“咱们做生意就不要提信任这种伤感情的话。信任这种东西从来不靠谱,我必须得到更可靠的保障才行。如果不是零风险,我方不能接受预存黄金的条件。”

塞缪尔·布什稍微有点动容了,“贵方要求预存的黄金是零风险么?”

王斌斩钉截铁的答道:“没错,我们就是要求我们预存的黄金是零风险,不受任何银行倒闭与金融波动的影响。”

塞缪尔·布什问道:“那么您能不能告诉我贵方的想法呢?”

“这批黄金既然作为押金,我们也没指望能拿回中国。既然我们真心希望双方的合作能够长久的维持去,还得布什先生提出一个符合美国法律的解决办法。”王斌也据实以告。

塞缪尔·布什点点头,既然王斌交了底,他也就有了相应的思路。

最终的解决方法是这笔黄金交给美联储管理,既然美联储负责美国的货币政策,那么由美联储管理这笔黄金,用这笔黄金抵押相应的美元,也就顺理成章。解决了这个问题之后,后面的协议就变得颇为顺利,甚至比预先设想的更加顺利。

美联储掌握美元发放的大权,美国既然愿意在这方面支持人民党,剩下的就看美联储愿意以人民党存在美联储的黄金能够抵押出多少美元来。这玩意只要有政策,美联储批了多少账户资金只是在几个小本本上印刷上符号而已。

仅仅这个消息放出来,美国机械制造业,特别是重工业制造业公司的股票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在经济危机的当下,能拿出如此多美元大肆购买机械设备的买家实在是太少了,有了人民党这个大卖家,美国机械生产企业都觉得看到了曙光。

不过这个消息传开没多久,英国汉弗莱爵士再次到了武汉拜见陈克。汉弗莱爵士这次就不是带着威胁的态度,而是带着赤裸裸的威胁说法而来。他认真的向陈克分析了北洋政府对人民党的不满与敌视,同时再次提及了北洋准备向英国借款的事实。汉弗莱爵士强调,为了维持中国当下的局面,人民党不能靠从美国贷款的方式打破均衡。

此时第二次巴尔干战争已经结束,保加利亚和奥斯曼帝国签订《伊斯坦布尔条约》,曾经团结一致打击奥斯曼土耳其的巴尔干同盟彻底分裂。英德之间虽然尽量避免正面冲突,但是在巴尔干这个“欧洲火药桶”上,英德奥俄法意都有自己的重大利益。第二次巴尔干战争后,欧洲两大集团之间的矛盾更加激化。德法是世仇,英德之间互相避免正面冲突就已经耗尽了两国的耐心。在与两国都不接壤的巴尔干就成了两国角力的场所。

既然一战已经不可避免,陈克给汉弗莱爵士的回复就简单的多,“在中国的土地上,人民党愿意向谁借钱是人民党的权力。你们英国人无权干涉。”

如此态度强硬的回复向汉弗莱爵士明白无误的表明了人民党的态度。面对如此冥顽不灵的陈克,汉弗莱爵士放弃了继续劝说的努力。他10月20日回到北京后,立刻主持了与北洋第二批善后大借款的协议。鉴于第一批善后大借款已经被袁世凯花了个干净,第二批善后大借款以更加优惠的条件,向北洋集团提供了一亿英镑的资金。鉴于中国是银本位的货币,英国方面非常体贴的向袁世凯提供了数量庞大的白银以及数套铸币设备。

得到了这批体贴的资金,袁世凯开始大量铸造带有自己头像的银元作为法定货币。陈克万万没想到自己出现的这个时空,“袁大头”竟然是如此出炉的。英国佬的铸币设备真心不错,银合金的比例很好,银元又厚又亮,吹起来嘤嘤作响。陈克自己都忍不住拿工资换了几枚袁大头作为给女儿的礼物。

第一次善后大借款后,北洋集团就继续着扩军计划,第二次善后大借款,英国的武器开始大量运入中国。由于日本对外贸易受到人民党的极大冲击,英国为了照顾小弟,还把一部分军火订单交给日本。北洋军以英日装备为主的迅速武装起来。

在人民党这边,陈克发布了延长服役期限的命令。同时,陈克任命章瑜为河南省委书记,正式执掌河南工作。人民党与北洋之间的矛盾在外国的推动下,终于走到了全面战争的阶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