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二十章 入学率(六)

路辉天一直很佩服陈克,在这个问题上他并不想大肆向别人宣传。因为党内公开自称是陈克忠实信徒的人多如牛毛。路辉天是否表态根本没有意义。而且路辉天好歹也是个文人出身,他也颇重视自己的风骨,真心也好,假意也好。阿谀奉承的事情路辉天怎么都不能接受。不过这并不等于路辉天在内心里面不支持陈克。

关于妇女解放,路辉天原本认为多给妇女们一些好处就行了。出于官僚秉性,在具体操作的层面,路辉天还认为有些地方要搞搞粉饰,弄些噱头。也就差不多能够解决问题。但是面对妇女解放运动的成果,以及陈克对妇女解放运动的态度,像陈克在其他政策的表现一样,给了路辉天相当的震撼。

“我们人民党的核心政治理念,是认为劳动创造出了人类社会的一切。在妇女解放运动中,我们不是简单的给妇女好处,而是秉持劳动面前人人平等的政策,以毫无歧视的态度给与劳动者们平等的机会。所以在咱们人民党的体制内,如果有人反对男女平等,一看到女人第一念头就是认为女人不行,这在本质上就是在反对劳动面前人人平等的政策。但是我再强调一次,政治理念与政策并不是一回事。政治理念是对世界本质的看法,而政策是基于这个看法以及面对的实际情况拿出的策略与方法。既不能左倾,认为政治理念没错,实践层面就一定不会错。也不能右倾,认为实践层面出了错,那一定是理念本身有问题。这两种观点,都是认为世界上有绝对真理的错误看法。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绝对真理,一切都是相对的……”

路辉天对于理论层面的认识自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他看得出有哪些同志没有完全理解陈克到底在说什么。而且对自己在工作中会左倾还是右倾,路辉天也算是心里有数。

回到省委,路辉天立即召开了省委会议。先传达了党中央的态度与指示,路辉天接着说道:“未来一个月,我们要继续开始招工。而且要把招工需要的条件给宣传清楚。招工的时候,在选择男女方面要重点说明。如果可以要女性的岗位,就一定要一视同仁。”

这做法和前一段湖北那种大力宣传“女性就业利国利民”“妇女解放一定要解放”等口号的方式有所不同。同志们稍稍有些愕然,“妇女解放运动还没结束么?”有同志问道。

这是路辉天绝对能够想象的问题,正如陈克所说,当下有些同志的确是把妇女解放运动当成一个纯粹的政治运动与政治宣传来看的,并没有把这个运动完全落实到实际层面上去。

“同志们对就业安排问题没有信心么?”路辉天问道。

“当下就业局势并不乐观,从农村到武汉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全力安置这些劳动力中的男性就相当困难。如果再把女性就业放到前面,就更别提得多出多少问题。”湖北警察厅厅长林深河答道,“如果妇女们愿意来警察局工作,只要能够通过政治审查,我倒是很欢迎。但是首要条件是她们一定要受过足够的教育。非初中生不要。或者小学毕业后上我们警校。”

对林深河的“油滑”,不少同志感到很是佩服,一面嘴里说具体情况不乐观,可是林深河还是提供了一定的就业机会出来,这实在是令人佩服。

有林深河做例子,其他部门的同志们也都做了差不多的发言。大概内容就是“招人可以,但是至少得初中毕业生。”

“可以,那就把这些条件写成告示贴出去,而且大力在湖北进行宣传。”路辉天说道,“今年要招收都少人,招收的是男是女,这些都写清楚。包括明年要招收多少人,性别要求,还有学历要求。包括学历不够的人如果愿意上学的话,我们能够提供什么样的帮助,都给写清楚。但是有一条,就是男女不限的工作,必须强调说明。”

路辉天最后这句话让不少同志感到大有深意。主管教育和宣传的副省长谢明弦问道:“关于妇女解放的工作就这么过去了?”

湖北省省委中真心支持妇女解放工作的干部之一就是谢明弦,他这么一问,倒也说出了一部分湖北省干部的疑问。路辉天答道:“妇女解放并不是在旧社会下的解放,而是咱们根据地新社会下女性们必须接受的生活方式。首先就是建立在国家保证人民群众就业机会这个基础之上的。旧社会之下哪里有这些就业机会呢?所以先有就业机会,再说把这部分就业机会向妇女开放。并不是妇女解放运动到此为止,而是妇女解放运动现在正式进入新阶段。”

“到底能提供多少岗位?”谢明弦继续问道。

“那就得看统计数据,在这里问是没用的。”路辉天答道。

统计数据一星期就出来了,第一批招工,湖北省政府管辖的政府部门,包括邮政、医院、警察、司法,这些系统需要四万四千个岗位。几乎在同时,人民党的国防科工委的统计也出来了。在湖北,人民党工业部门提供了十八万七千个岗位。两方加起来,就提供了超过二十万的工作岗位。而且两边几乎不约而同的在公告中说明,这些岗位男女均可。特别在医疗与邮政单位,两方都提出同等条件下女性优先的说明。

这些告示贴出去之后,湖北整个就轰动了。

以往招人,多是学校出面。特别是初中生与政府签订了就业合同,基本是委培制度。这种类似于“学徒”的招人方式,也算是起到了不小的效果。湖北省当下倒是第一次正式以“学历”来招收劳动力。这个在整个社会中的冲击范围更大。只要有学历,就可以自主选择工作。更别说可以到武汉这样的大城市来工作,这局面令有些见识的群众都感到一种激动。更别说这些告示中对各个岗位都进行了描述。

根据反馈回来的情况,前来询问岗位的人在各处络绎不绝,特别是政府部门提供的岗位是重点询问对象。在群众的想象中,跟了政府就意味着当官,如果当官只需要自家的孩子上了初中的话,这种诱惑可不是一般的大。

到了六月,也就是初中新开学前,湖北省初中报名人数比往年增加了一倍以上,而女性继续上初中的比例比去年高出了四倍还多。

各省通报工作情况的公文通过人民党的体系流动着,有人提出新方法,其他地方也自然会跟进学习,1913年9月,全新的初中入学数据汇报上来,根据地初中生数量增加了一倍,达到了100万,女性入学率从10%提升到30%。比起一年前,局面得到了极大改善。

陈克也只能暂时满足当下的局面了,人民党对女生入学率的提升并没有无条件的乐观起来。这里面到底有多少人是看中了政府工作人员的岗位,这个问题实在是很难解释。

“我们当下要做的主要是从农村不断永久性的抽取劳动力,农村劳动力变少了,生活环境才能改善。人不够多,而且女婴将来也有机会,甚至是光宗耀祖的机会,加上地方上的政治宣传,溺婴事件也会相应减少。”陈克在实践层面从来不会秉持什么道德主义化的态度,“而且美国方面与我们达成的借款协议到了最后阶段,随时都可能达成协议。这点还要同志们注意这个情况。我们对劳动力的需求在短期内很可能会有一个大爆发。”

整个1913年,欧美都陷入了经济危机之中,这在人民党与美国的贸易里面表现的极为明显。当商品都卖不出去的时候,机械制造业的生意更加不可能兴隆。在美国商人中间,特别是在华盛顿情报通畅的商人都听说过美国政府准备与人民党谈成一笔政府贷款。数额之大,在商人中间引发了种种不负责任的谣言。从一亿美元到十亿美元,谣言越传越玄。

美国政府、财政部,以及美联储都没有出来辟谣。这让美国商人们坚定了信心,这笔大贷款看来绝非空穴来风。而且以人民党一贯的贸易方式来看,他们始终以采购机械设备为主。搞机械制造的企业股票一度逆市上扬,有些企业等着这个重大利好从消息变成事实。

但是事情怎么听都跟真的一样,唯一问题是一直没有变成真的。那些已经被现金流问题逼得要倒闭的公司,干脆一早实施削价销售策略。机械设备都卖出去了,还有一部分没有那么糟糕的企业就在等消息,直接结果则是生日越来越差。

在国会里面有关系的企业已经私下多次与议员们探听情况,得到的消息始终是国会在讨论。至于讨论内容则相当严肃“人民党有没有能力保护自己!”

就是因为这个顾虑,国会始终没能下定决心在这个问题上拍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