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十八章 入学率(四)

人民党掌握了长江中游,武汉、安庆、芜湖这三个重要的长江沿岸城市就是人民党的经济支柱。安庆工业历史颇长,中国最早的蒸汽船就是在安庆下水的。人民党夺取安庆之后,自然在安庆地区建立了不少工业。到1913年,安庆人口已经高达50万。在人民党的诸多城市中仅次于武汉、芜湖、徐州,居第四位。

这年头一无电视、二无网络,即便是50万人口也是足以养活不少报刊杂志的。在《桐城夜话》的编辑部屋子里面,主编们坐在正围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中年人额头靠左的地方青了一块,不过更为严重的则是满脸被挠出来血道子,左一道右一道的看起来触目惊心。

“这群泼妇!”中年人说话的时候看样子很想用余怒未消的语气。不过很明显,他语气中的情绪是“惊魂未定”。只是说话的时候貌似牵动了其他伤势,中年男子忍不住“哎呦”的叫了一声。

围在旁边的几个人中老年男子面对这等伤势也有手足无措的感觉,其中一个说道:“孙兄,且不说那群泼妇的事情,要不咱们赶紧去医院疗伤?”

被称为孙兄的这位看来疼的还不够不厉害,他一脸不忿的说道:“我不去人民党的医院,请以前的鲁医生即可。”因为脸上的诸多血道子,孙兄的脸看上去有点狰狞的味道。

“……孙兄,鲁医生已经去人民党的医院任职。”旁边的人为难的说道。

“鲁医生也投靠了人民党?”这位孙兄颇为讶异,想了一阵,他才无奈的说道:“那就请鲁医生出诊吧。咱们还得赶紧找印刷厂印了今日的报纸。”

这几名编辑立刻分头行动,孙兄对旁边的一位说道,“朱兄,那帮女人当众行凶,但是现在把持官府的是人民党,这告状只怕是行不通的。但是我咽不下这口气。不知道朱兄以前的江湖朋友还有联系么?”说到这里,孙兄忍不住又哎呦了一声。

朱兄为难的说道:“孙兄,那些人以前得罪过当下政协副主任陈独秀先生,加上人民党也不待见他们。我是好久没见过他们了。”

说了这些,朱兄心有余悸的说道:“孙兄,早上的时候在下还蒙你搭救,若不是孙兄护住了在下,那群泼妇手持凶器,……”

“唉!”孙兄听了这话,重重的叹了口气。因为动作过大,牵动了痛处,孙兄又“哎呦”叫唤了一声。

两人相对坐了没多久,却听见外面有一个女子的喊声,隔着墙听的不太清楚,正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却见门房慌慌张张跑了进来,“两位,门口来了一大堆女人,打了个横幅,要咱们公开道歉。”

门房话音未落,就听到一个用电喇叭扩音的女子声音从外面直传了进来,“桐城夜话的人听着,你们现在滚出来,咱们当面说话。”

听到外面的动静,孙兄和朱兄的脸色当时就变白了,早上的时候他们和那些排字女工理论,双方说僵了之后,女工们拎着扫帚和带木柄的搓斗冲上来殴打桐城夜话的编辑们,他们倒是尝试着反抗,可敌不过女工人人多势众。如字面上一般抱头鼠窜的从女工中挤出去的时候,又不知被人打了多少太平拳。现在一众女性堵了门,朱兄愣在原地。却听见孙兄又是“哎呦”一声。

“桐城夜话的人,你们没听到么?把门打开,大大方方的出来说话。你们平常不是很敢说话么?现在就出来当面说啊。”外面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孙兄和朱兄面面相觑,外面这么叫阵,他们理应出去说话的。只是两人一来心有余悸,二来又觉得出去和一群女人当面对峙,实在是大损身份。孙兄最后对门房说道:“大门紧闭。”

《桐城夜话》的人当然可以大门紧闭,装作没看见。但是维持交通的交警就不能装作没看见。一群女性沸腾着怒火在街上走,已经令人讶异。幸得当下安庆城没什么闲人,不过一群女性摆开阵势堵住《桐城夜话》的大门叫阵,这种在安庆城从所未见的事情自然传的极快,附近单位的人以及住宅区里面的人就出来看热闹了。

交警们属于国家单位,自然早早的就进行过妇女解放的学习。他们自然不会试图阻止,不过看着越来越多的人,交警们开始为拥挤的交通开始头痛。一经内部讨论,交警们一面勉力维持秩序,一面向主管城市工作的市长任启莹汇报。

“妇女们上街了?”任启莹真的大吃一惊。她还是个少年的时候已经非常有勇气,但是任启莹并不认同普通的女性也能拥有与她一样敢于斗争的精神。毕竟这不是相同的环境,任启莹所面对的是在死亡与有可能死亡选择,这些女性们其实大可不必对《桐城夜话》有什么反应的。

“任市长,交警同志们询问对阻碍交通的问题该怎么解决。”秘书见任启莹一直不吭声,忍不住追问道。

“我记得《桐城夜话》的编辑部是在老城区吧?”任启莹问。

“是的。如果不是在老城区的话,交警同志们也不会这么着急。”秘书答道。

人民党的所有新城区都有一个共性,就是城市规划搞的很有冗余量。也就是说大城市的主干道都先往十二车道上规划,而且还预留了高架桥,大片的绿地与空地。陈克亲眼见过21世纪的交通拥挤状态是多么的可怕。以及缺乏全方位的城市规划会导致什么结果。反正郑州居民对城市规划的评价是“郑州郑州,天天挖沟,一天不挖,不叫郑州。”

陈克自己也和兄弟们吃饭喝酒的时候大肆抨击过这件事,包括和城市规划局的工程师一起吃饭的时候也讨论过此事。工程师也是一肚子苦水,“城市扩张这么快,几乎是一天一变。财政拨款只够修修补补,不挖沟也不行。而且谁能那么牛,一次性对未来十几年的发展有全面的精确预测。就算是有那能耐的人,怎么可能留在郑州这小地方。”

这谈话给陈克留下了深刻印象,即便是没办法进行未来几十年的预测,那留下足够的冗余总是可以的。陈克好歹也做过程序,对于几乎是一天一变的功能需求也有着切肤之痛。所以在安庆一开始的时候,就是以大规模圈地,全面新城区建设为主。新城区考虑风向、自然条件,供水系统,最后安置工业区和住宅区。

根据交警们提供的情况,这次有一百左右的女性前去抗议,这点子人若在新城区的话,集结成一堆连主干道都堵不死。可在老城区,这就把一条街给堵得死死的。

“我亲自去一趟。”任启莹说道。

“要不要通知市委开会?要和哪些同志一起去?”秘书问。

“不用和别的同志一起去,我一个人就够了。这次我不是给这些女同志摇旗呐喊去的。而是先劝说她们不要阻碍社会正常工作。”任启莹答道。

“那会不会有不良影响?毕竟现在正在进行妇女解放的工作。”秘书有些意外。

“妇女解放是当然的,我们现在劝说妇女同志离开,可不是因为反对妇女解放。”任启莹答道,“这个责任我还是分的清的。”

市委当下还是在老城区的巡抚衙门办公,距离出事地点很近。任启莹一行人远远都听见女性们的叫阵,因为《桐城夜话》不敢开门,所以女性们干脆就开始进行街头演说了。

“新政府讲劳动面前人人平等,我们女性在劳动上就比别人差么?是的,我们在抗包裹这些体力活上可能不如男人,所以我们也不去在这些岗位上竞争。但是在学校,我们女性当教师。在印刷所,我们女性做文字排版。在纺织厂,我们女性当纺织工。在各种商业部门,完全由女性记账,当营业员。在医院里面,我们女性当护士,做医生。大家干的并不差,一点都不比男人差。而桐城夜话的这些家伙们看不起女人,觉得女人靠自己养活自己就是大逆不道。女性出来工作,靠自己养活自己绝不是大逆不道。桐城夜话那些不敢出来的人才是丧尽天良,良心泯灭!”

一个二十出头的女性拎着一个电喇叭,对着围在周围的群众们大声疾呼。周围的女性们已经被调动起了情绪,听到抨击桐城夜话,不少人已经高声疾呼,“打倒桐城夜话,打倒这些反革命份子!”

“桐城夜话的人出来把话说清楚!”

任启莹不认识这位女性,不过却被这口号给逗乐了。她转过头对秘书说道:“演讲的是谁,等人散了之后你去查一下。”

“好。”秘书答道。

任启莹先找到附近艰难维持交通的交警同志们。看到任启莹市长过来了,交警们松了口气,“任市长,你上去劝劝吧。这么多女同志,我们也不敢多说什么。方才我们劝她们离开,结果这些女同志们拿出了《宪法》告诉我们,集会是她们作为公民的权利。”

“哈哈。”任启莹忍不住笑出声来,拿着宪法来给自己争辩这招,她居然完全没想到,“交警同志们辛苦了,接下来的事情先让我去和集会的同志们讲。”

因为这次集会的核心成员都是女性,所以没男人敢和女性们挤在一起,他们都在外围。任启莹身穿深蓝色的制服进入女性中,倒也没有出现什么阻力。直到她出现在集 会人群的核心中,演讲的那位女性认出了任启莹,喊出“任市长”之后,女性们才惊讶的看着任启莹。沉默了片刻,演讲的女性兴奋的拿着扩音喇叭喊道:“妇女同志们,任市长来支持我们了!”

整个集会的核心女性们突然间爆发出一阵欢呼。

“任市长,你一定要帮我们把桐城夜话的家伙们都给揪出来!”

“让他们说清楚,他们在报纸上说的那些屁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发表演说的女性站在一张凳子上,在女性们的纷乱的喊声中,任启莹接过电喇叭,站上了凳子。“诸位女性同志,大家好。还有围观的同志们,大家好。我是安庆市市长任启莹。我这次来,是以安庆市市长的身份和大家说说话。”

见任启莹说的简单直白,有担当,又直率,完全可以说派头十足,女性们已经忍不住热烈欢呼,“任市长好!”

任启莹向下面的人挥挥手,结果引发了女性们更加热烈的欢呼与掌声。直到声音稍微平息,任启莹才接着说了下去,“这次来我有两件事,第一件事,作为安庆市市长,我对妇女解放的态度是绝对支持的。对于诸位女性们敢于表达自己的态度,并且和反对妇女解放的人进行严正的斗争,我很钦佩!我要赞扬大家,你们在妇女解放运动中干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处于机会核心地区的女性们的欢呼立刻响了起来,不仅仅是核心地区。任启莹站得高看得远,在周围围观的女性脸上也是有着欣喜的神色。

“同样,作为安庆市市长,我的第二件事就是要大家暂且散去,这不是因为我两面三刀,说一套做一套,而是因为大家实实在在的堵了路。影响了交通。我听说诸位这次来的时候,手拿宪法,要求实现自己的权利。这很好,宪法的确是规定了我们的权利与义务。同样,我认为大家作为社会中平等的公民,也有维护社会正常运行的义务。你们所要表达的意思,当下已经表达出来了。人说做事要有分寸,大家今天集结在这里,要表达的是什么?是要表达妇女们坚决不接受歧视的态度,还是仅仅是要表达对桐城夜话里头那些人的愤怒?但是无论哪一种,我都认为要适可而止。因为这条街不是桐城夜话里头那些人的。所以长时间阻碍正常的通行,这不是作为社会主人的女性该有的态度与方法。大家觉得呢?”

听任启莹在批评自己,女性们有些人比较讶异,有些人甚至感到很委屈。

“任市长,你的意思是我们不能继续在这里示威了么?”

“任市长,难道你还继续让桐城夜话这帮人在他们的破报纸上胡说八道么?”

任启莹笑道:“广大女性同志们,你们是公民,你们当然得有公民的气量。桐城夜话的这群人也是公民,他们也有自己的权利。咱们讲言论自由,就是指人有说话的权利,哪怕是胡话,这些人也有说胡话的权力。这点上咱们女性得有这个心胸,得有这个气量,得允许这些人胡说八道么。一群胡说八道的男人就把大家气成这样,他们不配啊。”

女性中传出一阵哄笑。方才演讲的女性则大声说道:“任市长,政府只是说要妇女解放,但是现在根本没有对桐城夜话这样的报纸进行反驳,他们要是继续这么胡说八道下去,就跟他们说的有理一样。”

“这条街的目的是为了让人走,男人可以走,女人也可以走。我作为市长,对于任何人都是一视同仁的。不管谁阻碍了这条街道,我都会来劝说。而且妇女解放是一种行动,而不是一个口号。你们有没有得到平等的权利,这才是妇女解放的核心。大家有没有得到当下的就业机会?有没有得到平等的受教育机会?这些事情才是我们当下要争取要解决的。如果桐城夜话阻碍了这些机会,我可以向大家保证,我不仅能把他们给拽出来批判,我还能把桐城夜话给铲平了。但是他们现在只是面对妇女解放无能为力,就跟挨打的狗一样汪汪叫几声,诸位把汪汪叫的狗当作最大的敌人,我认为这就是自降身份。他们不配。”

女性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大笑,任启莹准确的指出了矛盾焦点。这些女性的确是把桐城夜话当成当下最大的敌人,但是经任启莹的比喻,大家突然发现桐城夜话并没有力量。在女性面前,在妇女解放的运动面前,桐城夜话中的那些人不过是挨打的狗而已。

愤怒的心情得到了平复,自我认同感得到了空前的满足。女性们的情绪已经不那么激动了。任启莹趁机跳下凳子,开始一个个与身边的女性握手,一面赞扬她们敢于斗争的勇敢精神,一面劝说她们解散集会,不要阻碍交通。

这些女性们不少是第一次见到久仰的女市长任启莹,大家热情的与任启莹握手,仔细的打量这位在安庆市像是神话传说中存在的女性。不少女性们这次敢于上街,就是因为知道有女市长任启莹的存在。这位陈克主席的追随者,坚定的女性革命战士,就这么出现在大家面前,是如此平易近人,但是又充满了力量。

当集会的女性正要散去的时候,桐城夜话编辑部的大门突然打开了,两个怒气冲冲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口,他们中间一个脸上有伤的男子大声喊道:“任启莹市长请留步。”

集会的女性们原本已经不太指望桐城夜话的人出来,现在突然见到这些人怒气重重的出现,倒是有些意外。

任启莹分开人群走到了两位中年人面前,“请问二位有什么指教?”

这两位编辑方才在屋里面已经听到女市长任启莹到了,而且来的目的居然是维持交通畅通,他们心中喜忧参半。只是没想到任启莹居然把《桐城夜话》比成挨打的狗,要女性们不要把桐城夜话放到心里面。他们是再也忍耐不住,终于在激愤与极度的屈辱感的动力下忘记了恐惧,挺身而出了。

受伤的“孙兄”大声喊道:“你们违背圣人教诲,让女人抛头露面,败坏风气。”

任启莹回头挥手阻止了背后集会女性们的聒噪冲动,这才扭回头冷笑一声,“你说的圣人是哪位圣人?”

“孙兄”心中一喜,他大声说道:“自然是孔圣人。”

“你确定你说的是山东孔丘先生?没有指别人?”任启莹带着促狭的笑容说道。

一听孔丘这个名字,挨了打的“孙兄”又惊又怒,怒的自然是任启莹敢这么直称孔夫子的姓名。惊的是小看了任启莹,他原本认为任启莹应该是学的人民党的那套白话,不可能知道孔夫子的名号。

不过孙兄方才自己已经把话说出来了,自然不敢再收回去。他硬着脖子说道:“确实是大圣至贤先师。”

“那好啊,你给我说说《论语》里面到底哪句话说女性不能上街,不能工作了?”任启莹冷笑着说道。任启莹自幼跟着父亲读书,《论语》不仅背的精熟,更是在父亲任玉刚指导下有颇为深刻的理解。真的谈论《论语》的精义,任启莹不认为自己有理由怕一个腐儒的。

这话也的确切入要点,孙兄被这个问题给彻底问住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