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十七章 入学率(三)

“任老师,这是周三会议的讨论内容。”安徽师范学院中文系办公室主任把一份文件放在中文系老师任玉刚桌面上的时候,任玉刚觉得办公室主任的目光里面有些说不明白的东西。谢过之后,任玉刚拿起了那张文件。很快,第五行中《妇女解放运动讨论学习》几个字跃入任玉刚眼帘。这下,任玉刚明白了。

作为人民党少数几个高级女性干部的家属,任玉刚有时候感觉比较麻烦。在中国人的传统习惯中,任玉刚也是“任老太爷”了。他女儿任启莹当下是人民党安庆市市长,任玉刚一家也从凤台县乡下迁到了合肥市。任玉刚自己一面读高中二年级,一面在安徽师范学院教书。理论上任玉刚1915年参加根据地的统一大学考试,只要能考上安徽师范学院,1919年毕业后他就正式成为一名高学历教育届工作者。

即便当下,他教书的钱能够供养一家的生活。更别说任玉刚的妻子已经在合肥国营粮食公司旗下的连锁早餐店找到了一份工作,现在每天早上炸油条。任玉刚从不认为每天回来的时候一身油烟味的妻子有什么丢人的,干活吃饭天经地义。有智吃智,无智吃力。妻子的辛勤劳动也是有点福利的,连锁早餐店采取分红制,每天利润的20%作为员工的工资,干一天拿一天钱。同时每天每个员工可以分到10根油条的福利,好歹任家的早饭不用再掏钱。没有乡里面繁琐的人情,没有天灾人祸的威胁。任玉刚对当下的生活非常满意,自己和妻子的余生就在城市里面通过劳动度过,供未成年的两个孩子上学,毕业,等他们上班。至于靠女儿的地位获取更多的利益,任玉刚从没想过。

不过任玉刚不这么想,别的人未必不会这么想,更何况支撑任家的是任启莹这个女儿。外人看待人家的目光就更显得不怀好意。又瞅了一眼《妇女解放运动讨论学习》这行字,任玉刚知道自己就算是不想发言也是不可能的了。

秉持着人民党的传统,会议上不喊口号,直奔应该如何解决具体问题的方法。讨论会第一件事就是要求各个学校动员女生上学。师范学校现在实行的是全免费,国家安排工作的路数。党委书记徐光才是转业的政委,一开口就是军队里面直爽的方式,“同志们,我觉得大家发动自己的社会关系,直接往咱们师范学校的附属初中里面弄人。不管是不是心甘情愿的要为教育事业奋斗终生,先把人拉过来把教育岗位撑起来再说。如果这还凑不够人,我建议从农村把人弄到咱们的附属小学里面来。”

军人的考虑方式的确是直率,安徽师范学院里面有些女老师就是被陈克从安庆抢来的。听了这话之后,脸上的神色很尴尬。

“这不等于是拉郎配么?”教导主任迟疑的说道。

“你这个拉郎配用的好。其实我还有一个想法,咱们教育学院下属不少工厂,印刷厂,玻璃厂什么的挺多。直接在农村找那种亲戚少,孩子多的家庭,把他们给直接迁到城市里面来。爹妈想混口饭吃,怎么都能给他们安排。这些孩子不就归咱们了。”

“许书记,你到底是怎么看教育工作的?”数学系教师柳玉禾被人民党从安庆抢来。虽然她不会直接抱怨当年人民党的粗暴方式,但是听徐光才的建议,她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道。

徐光才严肃的答道:“大家都是文化人,觉得教书育人是件很高尚的事情。我也这么觉得。但是,在新制度下的教育行业不是私塾。而是整个国家体系中间的一环,还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是工业社会中的一个重要行业。既然我们需要老师,就得千方百计的往这里弄人。工业社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这个社会节奏非常快,规模空前的大,政府彻底管理到每一个角落。有些同志在合肥市区已经待了五六年,少了也待了两三年。我当兵的时候多次经过合肥,那时候合肥市区才多少人?五万人了不起了。而且这五万人里面,大多数都是居民,还有来这里打个零工,讨口饭吃。现在光咱们安徽师范学院连老师带学生,加上附属中学,附属小学,一共有都少人?五千人。这五千人全部在政府里面造册。有名有姓,包括未来他们干什么工作,几乎也都给安排好了。合肥驻扎了一个师,两万人,这两万人更是党让他们干什么他们立刻就干什么。光这就两万五千人,而且完全在政府的控制之下。咱们不用往太久说,六年前我们攻克合肥的时候,那时候合肥的五万人,能有多少人在政府如此强有力的控制之下?能有三千人就了不起了吧。”

数字和现实面前,任何想象都会被轻易极快。听着徐光才的话,安徽师范的老师们一个个不吭声了。

“现在合肥市区人口将近十五万,而且都在政府的管理之下。原本的五万人被吸纳进社会管理体系里面,多出来的十万人完全都是被政府安排进来的。他们在干什么?都在工厂,铁路,港口,各种科研单位与社会服务单位工作。同志们是工业体系下的教师,你们也是整个大工业体系下的一部分。这么十五万人,我们的目标说起来很简单,让他们拥有初中文化水平。原本一个私塾,就教育那十个八个人。安徽全省才几个私塾?往顶天了讲,一万个!满打满算能教育十万人。按照那方法,整个安徽的私塾连合肥市的这些人口都教育不过来。陈主席当年从安庆请了几百女学生回来,有人说陈主席太霸道。有人说陈主席离散人家骨肉。但是这些老师按照两百人算,语文、数学、自然、美术、地理。一个班教五十个学生。按照工作了四年计算,正好教出一批小学毕业生。这就是一万学生。就算是那帮读书当了官的家伙,放到咱们现代的社会里面,就算是他们熟背四书五经,工厂里面招工的时候还不要那帮不知道自然科学,不懂得打算盘,不懂得小数分数和加减乘数的读书人呢。就算是安徽原来有一万私塾,一个私塾也就那么一个先生。二百女学生教育出来的学生就是一万私塾先生的十分之一。有两千女学生,就顶得上那一万私塾先生。就是说一个女学生顶五个私塾先生。”

洋洋洒洒的把当前情况向教师们讲述清楚,徐光才语重心长的说道:“我们很尊重女老师,因为在现代的工业体系下,一个女老师就顶五个私塾先生。只要在这个工业体系下按照制度,按照规定要求干下去,大家都比以前旧制度下要能干五倍,十倍,甚至更多。所以我们聚集教育体系劳动者的手段是可以批评的。但是这些批评不能站在旧制度的立场和角度来批评。因为这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我对教育体系的看法完全服从陈主席对教育体系的看法。新的工业体系下的教育系统,就是要把社会体系内的人教育成符合工业体系的劳动者。工业体系有工业体系的道德、文化、情操。这不是建立在反对或者支持旧体系的一套东西,而是一套全新的东西。”

没人吭声了,徐光才已经清楚明白的讲清楚了当下的问题以及方向。如果吭声就只有赞同或者反对。当下的老师都是读书人,让他们当面赞成未免让他们觉得是“面谀”,以他们的道德来说,是坚决反对的。这些人既没有胆量反对,也知道自己无法系统的提出反对的理由与方案。

在与会者的脸上扫视了好几趟,徐光才收回视线。陈克在党内多次强调,对于这帮旧时代的文人不用抱什么幻想。凡是不肯踏踏实实劳动,反倒认为自己认几个字就该指点江山的,立刻开除即可。陈克的原话相当的不客气,“对于新时代的劳动者,我们要尊重他们。对于旧时代的文人,也得尊重他们作为人的个人尊严。不过在政治上,可以把他们等同于狗。狗的特点就是会嚷嚷。想让他们不嚷嚷,除了撵走之外别无他途。”

所以安徽师范学院是根本不请什么“大师”前来任教授课的,任玉刚若不是因为有任启莹这个女儿的原因,是根本别想来学校任教的。

专门瞅了任玉刚一眼,徐光才继续说道:“同志们,这次我们还牵扯一个男女平等的问题。什么叫做男女平等,就是在国家看来,大家都是平等的。女人也是人,是和男人一样的人。男人拥有的权力,女人同样都有。男人可以当家做主,女人也能当家作主。就咱们学校而言,男人能当老师,女人也可以当老师。同样的岗位,同样的报酬。绝不存在针对女性这种性别的歧视。这就是男女平等。放到社会上,即便有些劳动女生竞争不上,那也是出于对工作的考虑。例如码头搬运工,人家很可能不招女生。那只是因为女生体力不足,每个月也有不方便的日子。而纺织厂,招女生就多得多。所以男女平等不是毫无意义的一切平等,而是出于对劳动的考虑,而不是对性别的考虑。这就是男女平等。”

这番话就让女性们听着极为顺气,连方才徐光才那番威压感十足的发言带来的不快神色都从女性们脸上消失了。

徐光才依旧继续着压迫感十足的发言,“而且当下社会上女性地位过于低下,有句老话叫做矫枉过正,我们的政策在很多地方甚至要更倾向于女性多一些。大家作为老师,有必要坚持这个男女平等的认识。我话说在头里,这是我们人民党的政策,这也是我们根据地的政策,如果谁不接受这个政策,现在就赶紧谈。我先把话说头里,这种谈只能以人民教师彻底接受男女平等为结果。不管是谁,不管是男老师或者女老师,凡是不真心支持男女平等的,就可以走人了。而且这不是简单的一个喊两句口号的事情,如果有人两面三刀,心口不一。这人的言行就会体现出来,一旦发现,经教育还不能扭转其思想的,就可以走人了。对这种人我们绝对不会姑息。”

男性老师们一个个神色严肃,女性老师们虽然没敢鼓掌赞同,不过一个个至少都面带微笑。人民党坚持男女平等的政策,是女性教师们为什么始终没有公开反对人民党的理由。这些女性从旧时代的囚笼中自觉或者被迫的出来,在经历了展开翅膀飞翔的生活之后,她们自己不愿意再把自己装回到那狭小的世界中去。

“任老师,你怎么看这个问题?”徐光才问任玉刚。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任玉刚身上,不少视线中饱含着一种狭促甚至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任玉刚倒是不太在乎,他早就知道人心的险恶,自打任启莹成为人民党干部之后,任玉刚根本不怕人说自己没出息。而且徐光才的话也颇有打动任玉刚的地方。

“诸位,大家知道我女儿很早就走上了革命道路。而且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我这个当父亲的根本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方才徐书记有句话我深受启发,当今的根据地是以劳动来衡量个人的,在劳动面前才有真正的人人平等。这就是人民党领导的工业化中国的秩序基础。我家女儿走上革命道路,想来就是在这点上受到了陈主席的感召,她坚信自己通过认真劳动,能够平等的得到机会。她个人的尊严和自由也能通过劳动得到体现与保障。我当时没有这种觉悟,现在才有恍然大悟的感觉。所以我坚定的支持劳动面前人人平等,男女平等。因为这是真正的平等。”

徐光才平日见任玉刚不吭不喘,没想到该说话的时候水平相当的高。不用说别的了,徐光才率先鼓掌,一众老师不管真心假意,都开始鼓掌。

接下来的发言就没太多意思,大家既然反驳不了人民党提出的理念,更不愿意丢掉当下的饭碗。有些自认为孤高的,就简单的说几句坚决听从党的指挥之类的话。有些想出风头的则是胡说八道。

徐光才本来对言语不怎么看重,要是任玉刚这样言之有物的倒也罢了,拍马溜须的家伙只会让人恶心。他让一个试图和任玉刚一样试图进行“言之有物”发言的家伙,让他赶紧说完之后坐下。

等那人乖顺的长话短说后坐回位置上,徐光才说道:“同志们,根据地准备出台《妇女儿童保护法》这部法律,需要征集意见。既然大家都同意男女平等,那就不妨在劳动面前人人平等的基础上进行讨论,看看法律要怎么确保男女平等。如何针对当下的女性地位,进行有效的保护。可以畅所欲言么。”

这等讨论当然不可能像陈克等人民党领导人一样抓住要点,不过这种讨论却是规定中必须进行的。如果没有能够当面进行讨论,光一个男女平等的口号喊出来,根本没有作用。毕竟男女平等是要针对现实发生的问题,是要解决各种矛盾的。和风细雨的品茶、聊天,是不可能有任何用处。哪怕现在大家觉悟的不够,但是这争论的种子必须埋下。

任玉刚不太爱争论,不过他也绝对不会狷介的干出拂袖而去,或者装清高,一言不发。不过此时他想到的不是男女平等,而是女儿任启莹当下的辛苦。如果男性们能够主导这等运动而不会被误解,那么身为女性的任启莹遇到的问题会更加复杂。不知为何,任玉刚没来由的生出一个念头。如果女儿任启莹当下已经成亲,或许会好些吧。

和任玉刚想的一样,安庆市市长兼安庆地委副书记的任启莹日子不太好过。妇女解放如果在农村,还只是个经济利益问题。毕竟人民没什么文化,他们反对的理由是传统和经济上的现实。传统固然歧视女性,但是传统更畏惧官府,尤其是当下掌权的官府。令任启莹烦恼的是安庆周边地区的文人。

安庆是安徽的文化中心,这地方学风极盛。人民党几年前从安庆绑走几百女学生,就是因为这一带重视教育。若是在皖北,根本不可能存在拥有数百女学生的女校。而且安庆还是桐城派的根据地,桐城派是清代文坛最大散文流派,因其早期的重要作家戴名世、方苞、刘大櫆、姚鼐均系清代安徽桐城人。桐城文化圈应包括桐城市、枞阳县和安庆市宜秀区等地区。这帮子桐城派的徒子徒孙们或许能一言不发的忍耐人民党的存在。甚至对于土改也捏着鼻子认了。可是事关男女平等,他们就跳出来说话了。

“牝鸡司晨”这等话还算是客气的,他们还按照桐城派前辈的风格,大写文章来反对男女平等。安庆有好几份报纸,其中一份就叫做《桐城夜话》,是安庆地方上诸多文人士绅们出资办的报纸,发行量不大。却顽强的维持着生存。

接连发布了好几期反对男女平等的文章后,他们的销量反倒有上升的迹象。任启莹当然读得懂这些文章,看到对男女平等的恶毒攻击,甚至含沙射影的攻击当下的安庆市市长任启莹。这可把任启莹气得不行。恼怒的同时,任启莹觉得很是奇怪,章瑜这么性子阴冷的家伙,在安庆这么好些年,居然能够容忍这种报纸的存在。不过恼火归恼火,人民党“劳动面前人人平等,男女平等”的宣传依旧在安庆市搞的热火朝天。若是在宣传被这帮老古董给打败了,任启莹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哪怕是为了身为女性的自尊,任启莹也不会认输。

所以1913年4月13日,任启莹正准备看看最新发行的《桐城夜话》到底说了什么,秘书却说道:“任市长,没有最新的一期?”

任启莹感到颇为意外,昨天的《桐城夜话》里面说的清楚,今天会有好几篇重量级的文章。那帮腐儒们不太可能食言的。

正在奇怪,却见通讯员一溜烟跑了进来,“任市长,出大事了!”通讯员满面红光的喊道。

这表情过于喜悦,任启莹稍微有些奇怪,出了什么大事能让通讯员如此高兴。

“任市长,原先《桐城夜话》那帮人都写的文言文,百姓读不懂。他们本来想发白话文的,可是排版的女工人看了文章之后,大骂这帮人说的都是屁话,拒绝排版。不仅女工拒绝排班,她们还堵了门,不许男工排版。所以这期《桐城夜话》被迫停刊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