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十六章 入学率(二)

陈克觉得自己比较愿意搞法制,针对女性上学的问题,陈克请高院院长徐电商谈《教育法》的起草与颁行的问题。作为根据地中的法律专家,徐电在司法建设上功劳很大。

徐电不是个能完全把事情藏在心里面的类型,只谈了一会儿他就露出了想说些与《教育法》无关内容的神色。陈克立刻鼓励的说道:“粉饰太平本来就不对,有什么想说的就大胆说,咱们当下工作不到位的地方这么多,遇到问题藏着掖着可不行。”

徐电叹了口气,“刑法里面有杀人罪,故意杀人罪是要判死刑的。但是……”说到这里徐电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陈克也沉下了表情,“杀人者死,伤人者刑。”这是中国传统的司法理念,也是人民普遍认同的理念。能让徐电难为成这样,看来事情相当棘手。

徐电却没有直接说什么,他连着叹了好几口气,最后才咬牙说出了他遇到的问题,“陈主席,溺婴在刑法中属于故意杀人罪。但是群众在这些事情上的看法和咱们不一样。你一提《教育法》的制定,要保护妇女儿童的权益,我就想起了这些事情。”

陈克原本已经阴沉的脸色变的更加难看了,“情况很严重么?”

徐电的脸色也不比陈克好到哪里,他沉声说道:“就已经收集到的情况,去年一年根据地里面有案可查的溺婴事件就超过了两千起。这不是我们特别收集,只是在各地法院和流动法院的汇报中要求提供有关于这方面的情况。有人说,现在生活变好了,溺婴事件被当回事了,所以才会被上报。也有人说溺婴事件很多都没有上报,实际发生的只会更多。我已经要求各级司法部门禁止公开谈论此事。司法部门的同志们都反对溺婴。对怎么解决溺婴问题,看法主要分为两类。一类要求狠狠打击出现溺婴事件的家庭,一类认为要从根子上解决对待人命的看法。毕竟在普通群众的观念里面,父母有权全权处置孩子。”

陈克静静的听着徐电的讲述,他觉得自己的视线找不到焦点,反倒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自己粗重的呼吸声。若是平时,陈克早就开动脑筋开始考虑解决办法,可此时他的注意力怎么都集中不起来。陈克很清楚的感觉到,他此时的心情并不是愤怒,而是一种悲哀。这已经是陈克好久没有体会到的情绪了。

稍一分神,徐电中间说的几句话就过去了,陈克好不容易集中起注意力的时候,只听徐电说道,“若是把溺婴的家长按照故意杀人罪除以死刑,只怕群众也不能接受。这件事我也想不出什么解决办法。”

“你先别继续说,我这会儿注意力集中不起来。”陈克无力的摆摆手。

徐电也看着意气消沉,可是看得出徐电这会儿也想倾诉一下,所以沉默了没多久,徐电又说道:“我最初看到这些情报的时候,也觉得那些家长就是禽兽,杀之不可惜。现在我倒觉得谁喜欢杀自己的孩子呢?日子过不下去了,只能如此。”

陈克觉得徐电不是要故意这么说的,不过“日子过不下去了”这几个字强烈的刺激着陈克的神经,根据地的生活这得多惨才能让群众靠溺婴来把日子过下去呢?如果真的是这样,那陈克自己首先就难辞其咎。这说明陈克制定的政策有问题。

羞愧的站起身,陈克觉得背上汗毛直竖。人民党有诸多政策,但是偏偏没有明确反对溺婴的公开政策。陈克用沉痛的语气说道:“哪怕是亡羊补牢,我现在就去主席令,要求根据地禁止溺婴。”

倒是徐电劝道:“陈主席,你也不要太自责。这等事就算是明确制定政策也不可能说令行禁止的。首先是行政成本问题,另外说服教育用处其实有限。咱们若是处罚重了,老百姓只怕还会同情那些溺婴的家庭。我相信,从整体上来讲,在根据地的溺婴事件是越来越少的。”

陈克认为徐电说的是有道理的,人民在苦难中会干很多事情,不等于人民就喜爱干这等事情。只是溺婴这等事情给陈克带来的消息实在是太强烈了,他一时半会儿无法从这种对自己厌恶的心情中解脱出来。

也许是看到了陈克那种自怨的情绪,徐电突然说道:“陈主席,我们人民党致力于救国救民。矢志不渝,问心无愧。不能说社会上有任何丑恶现象存在,这都是我们的责任。”

“到现在还没有制定出《妇女儿童保护法》这的确是我们的责任。”陈克答道,“这说明我们态度不明,立场不清。”

徐电苦笑起来,“陈主席,以前我认为法律就是绝对的,就是至高无上的。那时候你批评我说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而不是制订了法律之后所有人就该无条件的遵守。这几年我终于想明白那时候我错了。如果法律本身至高无上,满清就不会被推翻。满清的法律中明确规定,谋逆是凌迟处死的大罪。可有法律条文又能如何,我们当下没有把满清统治阶级株连九族,凌迟处死,仅仅是因为我们认为我们的革命不是为了屠戮。不是我们干不了,只是我们不想这么干而已。”

徐电发出这等感慨,陈克倒真心觉得有些意外。要知道当年徐电那种法律至上的态度可是强烈的很。“出什么事情了?”陈克问。

“我们司法部门的同志,知法犯法,在审判中对法律的理解和应用闹了无数笑话。说他们知法犯法也不对,他们根本没有弄清楚法律是要干什么的。这些法律条文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徐电说完,无奈的叹口气。

“到底怎么回事?”陈克觉得很是意外。

现在轮到徐电一脸愧疚了,他遗憾的说道:“具体的事情很可怕,很滑稽,我也为难了很久。不过最近我算看明白了,我们司法部门的同志中,凡是想通过革命改造世界,凡是想通过反对邪恶旧制度旧风俗来创造更好未来的同志,就算是犯点错,都只是个人水平。顶多说他们个冲动,判案个人情绪化,绝对不能说他们判案偏离了法律的本意。但是那些和我以前一样,认为自己就是法律的化身,手中掌握了法律与公正的大权,认为自己就是晴天大老爷的同志,这几年里头没有不犯大错的。这些事情当中我难辞其咎,那些同志很多都是我曾经很欣赏的,我还对他们进行了诸多思想教育。”

“那你准备怎么办?”陈克问道。

“我不准备引咎辞职,至少在把司法系统里面的这些王八蛋们统统剔除出去之前,我觉得还得在司法系统里面干下去。”徐电脸上露出了刚毅的神态。

陈克被这种表现逗得苦笑起来,“那就是说徐电同志你决定当一个有倾向性的革命者,而不是无倾向性的中立官僚了?”

听了陈克的话,徐电连忙点头,“对!就是这样!我现在愿意做一个砸碎旧制度的革命者,我不想再当一个装作公正,只懂得解释法律条文的司法者。这个世界上只有基于不同阶级的立场,从没有对所有人都公正的玩意。”

“徐电同志,你本质上就是个革命者。只是你原来认为这世界上有一视同仁的公正而已。”陈克平静的答道,“我最近也犯了这个错。你今天和我谈了这番话,我知道我错在哪里了。妇女解放本身就是场革命,我恰恰把这件事当作了一种自然而然的能够推进的事情。我是等着妇女自己去革命,等着妇女主动去推翻压迫她们的旧制度。等着在过程中扶她们一把,这真的是我错了。”

徐电听陈克这么自我批评起来,他想说点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说。

中央会议再次召开的时候,同志们没想到陈克暂时不提女生入学率问题,而是提出了溺婴的事情。溺婴对陈克造成了极大的刺激,对中央的同志同样有着极大的刺激。章瑜算是中央委员里面比较“阴冷”的一位,听了溺婴数据,他脸上也露出了不安与不忍的神色。至于华雄茂已经勃然大怒的站起身,在会议室里面到处走起来。

陈克冷着脸说道:“我给大家说个不是笑话的笑话。我原本是想着同志们很多没结婚,基层同志还好些,二十多岁居多。咱们这中高层里面大多都三十岁了。但是结婚之后就得过日子,要是家里面吵吵闹闹的也耽误工作。我原本是考虑大家的婚事问题,这就找了徐电同志,一来说说《教育法》问题,二来说说《婚姻法》执行问题。这才知道有溺婴的事情。我真是被吓住了。我想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了什么,能对自己孩子下手的?”

既然中央在湖北,湖北省委书记路辉天自动就成为中央常务委员。他答道:“陈主席,我倒是听说过一点。咱们根据地杀人贩子,这是专门发过通告的。以前家里面养不活的话,家长就尽可能把孩子卖了。卖不掉,这才有溺婴的事情。后来大杀人贩子之后,只怕也是个原因吧……”

“你放屁!”华雄茂本来就焦躁的很,听路辉天把指责的矛头对准了中央的政策,他忍不住破口大骂。

路辉天啪的拍了一下桌子,“华雄茂同志,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你先听我说完!”

华雄茂别过脸暂时不吭声了,其他同志虽然没有骂出来,但是看向路辉天的视线绝对不能称为友好。

路辉天阴沉着脸继续说道:“消灭了人贩子体系后,收养体系没有建成。人民现在生养的多,虽然国家承担了很大一部分幼儿与少年的生活,可是生活压力还是很大。当下的政策中一人三亩地,但是我们鼓励分家。所以单靠父母想养活好几个孩子还是很难的。在经济发达地区还好,在经济不发达地区,这个压力就太过于沉重了。”

等路辉天说完,华雄茂倒是没有继续骂娘,他一屁股坐回到位置上,咬牙切齿的沉默着。

章瑜平素就爱和路辉天“唱反调”,这次倒没说什么。虽然紧闭着嘴唇,但是高高鼓起的腮部肌肉,证明章瑜与华雄茂一样在咬牙切齿。

陈克说道:“同志们,我们还是努力推动妇女解放吧。咱们人民党的同志都接受过生理卫生教育,知道生孩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妇女们如果不能反抗,如果不能决定自己要不要生孩子。这就是解放的不够彻底。”

这话一说,同志们颇为意外,路辉天愣了愣,“陈主席,你这决定是不是有些草率?”

陈克斩钉截铁的答道:“我这不是决定,我现在正式提出这个议题,要和同志们一起讨论。封建那套的族权、夫权,一定要打破。打破不了就解决不了孩子问题。咱们同志们身为男性,本能的希望对女性有控制权,咱们提及男女平等的时候,大多数都只是认为咱们应该对女性好些。但是我们并不真的想解放女性,因为解放的女性就是完全独立的人,她们有自己的意志,有自己的权力,甚至完全可以和男性们分庭抗礼。她们和男性一样,都是平等的人。她们有权力拒绝男性强加于她们的一切。如果不到这个程度,女性就谈不上真正解放。我同志们一样身为男人,我想问问同志们,大家的革命态度有没有坚定到这个程度。把传统中必须依赖男性的女性彻底解放出来。让她们和咱们平等的站在一起。”

没人立刻回答,方才因为溺婴事件沸腾起来的正义感与革命冲动看来消退的很快。同志们看上去有些茫然。

陈克笑道:“怎么了?大家是理解不了,还是觉得不愿意?咱们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游缑同志就是一位获得了解放的女性。你们谁敢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游缑同志之上的,站出来表个态。”

一提游缑,同志们脸上的神色就变得相当不好看。平素里大家的确没人敢对游缑如何,同样,也没人真的和游缑多么亲近。

过了一阵,路辉天说道:“陈主席,同志们没人愿意和你谈理论。我们也知道谈不过你。而且在这些方向性的问题上,我们也不想和你争论。既然你这么说,你应该有具体执行办法。说出来讨论这些吧。”

“这么大的事情,等于是把天翻过来。你让陈主席讲具体执行办法就是胡闹。我觉得应该是咱们提出解决办法出来。”章瑜与往常一样,和路辉天唱起了反调。

不过这次路辉天没有反驳,同志们也没有说话。陈克心念一动,章瑜的表态中有着一种相当强烈的暗示。至少陈克觉得这种表态中有着某种令他感到不能忽视的态度。

会议讨论到休会的时候,陈克把章瑜叫到小会议室,他问道:“章瑜同志,你是不是想到地方上工作?”

“没错。”章瑜回答的颇为爽快,“我认为宣传部是个很重要的工作,但是我个人希望能够到地方上工作。如果组织上能够同意的话,我愿意到河南工作。”

以当下河南的局面,章瑜到河南就会正式成为河南省省委书记。陈克并不认为章瑜不合格,不过他心里面感觉到有些不太舒服的感觉。

“章瑜同志,你的工作能力我很认同,不过咱们党内毕竟是要讲团结的。”陈克说道。

“陈主席,你要是指我和路辉天同志的争执,或者是认为我是想通过与路辉天同志的争执来表现我自己的话,那么我觉得对我是不公正的。我一直就这样。而且路辉天同志的一些看法和做法,我并不赞同。既然我不赞同,那我就公开说。我认为这是符合党组织原则的。”

陈克对章瑜的表态是很认同的,其实原本章瑜斗争的对象就是陈克,党内敢直截了当质疑陈克的,章瑜从来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我会考虑这个任命的,不过在任命下达之前,章瑜同志你不能放松当下的工作。”

“我明白。”章瑜直率的答道。

妇女解放运动首先就是要彻底打破族权和夫权,虽然章瑜明确的与路辉天“唱反调”,但是在陈克看来,其实这两人看问题的深度并无二致。路辉天某些方面很类似徐电这个法律书呆子,都是不太懂革命,都不反对以暴烈的手段推动社会发展。但是两人本质上都更近乎于官僚,而不是一个革命家。所以路辉天曾经提出“要对已经被打倒的地主士绅进行新一轮的打击”,这是因为路辉天的确也看到了在农村中有着继续反对人民党的一股子力量。不过他是如同官僚般试图对反对势力进行硬性打击。

让一群男人真心去解放妇女的确比较强人所难,会议后,解放妇女的事情还是被淡化了不少。中央首先就发文,要求各地开展宣传,坚定的反对“溺婴”。而且要宣传让女孩子上学的问题。

妇女解放问题在陈克的努力推动下,虽然遭受了一定的影响,却没有停顿下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