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十四章 不速之客(五)

以陈克的年纪来讲,他对日本有种强烈的敌意。尽管他也看日本漫画,追日本新番,下日本爱情动作片。不过因为历史问题引发对日本的整体反感,以及在中日竞争中自然引发的那种对立情绪,都让陈克对日本的个人情绪经常影响他对国家的考虑。而且中日的竞争持续了百年,直到2011年,中国GDP才超过日本。军力能逼迫美国不插手,然后对日本实施更加有效的压力,那就更晚。听到宫崎滔天问陈克对未来的新秩序有如何的设想,陈克一时竟然回答不上来。

但是拒不回答也不现实,因为宫崎滔天是陈克从没见过的日本泛亚洲主义者,实际上早在陈克出生前,这批认为应该建立以中国为主导的亚洲新秩序的日本人就差不多死光了。亲眼见到这么坚定的一位,陈克也有些措手不及。好在政治课必考的考题陈克还是背诵过很多次,他开口缓缓说道:“未来的新秩序将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大联盟,不,甚至不必一定是社会主义国家,也不必是一个联盟的形势。每个国家都应该有自己选择自己命运与道路的权力。国家与国家之间应该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这就是我希望建立的新秩序。”

“就是说陈主席认为未来的中日应该是平等的国家?即便是中国解放了日本,也该恢复日本的独立地位?”宫崎滔天有些讶异的问道。

“不仅互相平等,我们也尊重日本人民的选择。当然,前提是日本人民不再被当下的统治阶级操纵与愚弄,获得解放的日本人民决定人民的日本应该建立什么样的政体。我不认为国家之间需要强制,有压迫就有反抗,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不管权术玩弄的再巧妙,阶级立场一旦确定,剥削者们的所作所为也会在一次次侵犯人民权力的行动中被人民识破,被人民看清。在这点上我从来都是相信人民的。”陈克答道。

宫崎滔天本以为陈克要建立的是中国完全处于主导地位的新秩序,只是在这个新秩序中没有帝国那种赤裸裸的压迫。可没想到陈克提出的设想竟然大大不同,大国要尊重小国的选择,强国要尊重弱国的地位,这是一种理想中才会有的东西。宫崎滔天已经四十二岁,他不再是满脑子都是绝对正义与公理的十七岁少年。可在陈克的口中听到久违的正义,他还是忍不住被感动了。害怕陈克也只是信口胡诌,宫崎滔天连忙追问道:“陈主席,你准备怎么实现这样的理想?”

“国家与国家之间不分大小强弱,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这就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说起这个,陈克自然是如数家珍。政治课本上对这个问题的阐释相当完善,没有生怕吃亏的小气,也没有装作豪气的漫天许愿的傻气。最重要的是,如果陈克被错了内容,考试时候审卷的老师可不会给分。

宫崎滔天一听这操作性极强的答案,就知道“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与当下国际秩序赤裸裸的丛林法则完全不同。如果真的这么做起来,国家之间的纷争就会在一个可以控制的范围内得到处理。

最初的担心即便不是烟消云散,宫崎滔天也已经相信陈克不是一个帝国者。他来根据地不太久,日本的很多习惯依旧没有完全忘记。宫崎滔天双手扶膝,腰板挺的笔直,恭恭敬敬的向陈克低下了头,“陈主席,请让我为您效犬马之劳。”

“国家之间的利益最容易蒙蔽人们的心思,即便边界线很可能肉眼看不到,但是心中的边界线很可能比天还高。敌国人民与我何干?这才是最常见的心思。如果宫崎同志继续在我们人民党这里干工作,遇到不能接受的问题,还请按照人民党的制度当面说明。因为即便是我们自己定下的制度,也会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偏离最初的想法。”陈克认真的对宫崎滔天说道。这话固然要让宫崎滔天听,陈克也是在告诫自己,不要偏离党制定下的外交政策。毕竟,在新中国被欧美围堵的时候,就是靠了这个政策,中国才与亚非拉很多国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嗨咦!”宫崎滔天的头再次深深的低下。

陈克连忙上前扶住了宫崎滔天的肩头,“宫崎同志,不要用这样的礼节。既然在人民党,我们即便是激动,也只用握手。大家都是平等的。你这么做,我也忍不住想向你鞠躬了。”

这话刚说完,宫崎滔天已经激动的抓住了陈克的手,“中国400州郡,只有这样的大国才能出现陈主席这样心胸的英雄。我只望中国革命早日成功,尽早解放日本。”

好不容易等宫崎滔天的激动劲过去,陈克才能顺利的问起宫崎滔天日本社会主义者的形势。宫崎滔天苦笑道:“日本政府将社会主义者视为洪水猛兽,只要敢试图动摇日本秩序的,日本政府都会竭尽全力屠戮杀害。戊辰战争中的赤报队被诛杀。明治维新之后,日本米骚动不断,政府就格外提防镇压社会主义者。大逆事件中残杀幸德秋水等志士。又将很多社会主义者下狱。公开主张社会主义的几乎被一网打尽,进步人士人人自危。在下不才,据说也被日本政府列为甲号社会主义者,饱受监视。两年前好不容易才从日本到了中国。就当下的日本国内而言,社会主义者们已经没有什么影响力,更不用说有什么组织了。所以陈主席说想在日本推行社会主义革命,必须由外国打进日本去,强行推行社会主义制度,在下对此是极为赞成的。”

有了宫崎滔天的讲述,加上人民党的调查总结,陈克总算是能够确定为什么日本始终没有能够爆发社会主义革命了。当年看历史书的时候,七七卢沟桥事变之后,日本方面居然向蒋光头提出结成“反共同盟”。陈克当年是完全不理解日本鬼子侵华,怎么会想出这么一个愚不可及的说辞。现在看,日本方面是真心反共。早在二十世纪初,反共基本就是日本当局的一贯政策。并不是苏联建立后日本才起了反共的心思。更不是为了打击1921年才成立的党,日本才刻意提出反共立场的。

确定了这个问题,陈克说道:“宫崎同志,我近期想与人民党内的日本同志一起谈谈立场问题,到时候还需要宫崎同志和其他同志认真交流。我们人民党不搞强迫,若是在国家利益上这些同志不愿意站在中国这边,我们绝不会肃反镇压。我只希望日本同志能够说实话,道不同不与为谋,如果不愿意看到未来中日争端乃至战争,大家好聚好散。这思想工作还得宫崎同志多多参与。”

不肃反镇压倒也罢了,宫崎滔天没想到陈克居然会对选择离开的同志实施好聚好散的方阵,他惊讶的问道:“陈主席就不怕日本同志离开以后把人民党的内部情况泄漏给日本政府,泄漏给别的政治势力么?”

陈克微微摇头,“我们人民党没什么可以藏着掖着的,人民革命,我们不怕人民知道人民党的纲领与政策,我们甚至非常希望人民能够完全理解人民党的纲领与政策。想了解这些很容易,甚至不用内部同志泄漏,情报人员在根据地住个一年半载的就能非常清楚。”

“如此甚好。”宫崎滔天连连点头,“陈主席,我还有一事,不知陈主席有没有联络朝鲜的革命志士。”

“朝鲜的革命志士?”陈克觉得宫崎滔天的这个题意实在是令人意外。

“对,朝鲜志士。”宫崎滔天重重点点头,“我曾经与朝鲜开化党有过接触。不过开化党发动的甲申政变失败后就四散了。日本打赢甲午战争与日俄战争,独占了朝鲜,三年前《日韩合并条约》签署之后朝鲜灭国。开化党才明白当年选错了路。他们中间的一批人为了复国四处奔走,甚至一度想寻求袁世凯的支持。但是袁世凯不愿意得罪日本政府,加上这些志士不少曾经与袁世凯为敌,所以他根本不予理睬。中日之战以朝鲜起,未来也一定会在朝鲜决出胜负。如果陈主席有意,我可以帮助联络朝鲜复国志士。”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什么朝鲜志士来找过人民党。听宫崎滔天愿意居中联络,陈克当即就表示了同意。

谈完了对外问题,陈克觉得很是放松。未来的解放战争中,日本的动向将极大的影响解放战争的进城。尽早做好准备的话,至少会有更多选择。

不过这等轻松没有持续太久,到了三月,元宵节刚过没多久,汉弗莱爵士就再次要求见陈克。一见面,汉弗莱爵士阴沉着脸要求陈克解释为什么要和美国签订贷款协议。

“我们想和谁签贷款协议就TM和谁签贷款协议。”陈克很想这么大声对汉弗莱爵士吼道,不过这明显是不合适的。强压着不满,陈克平静的说道:“我们需要这笔贷款协议,所以我们就和美国方面达成了意向性。而且最重要的是……”

陈克说道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随手拿起了茶杯灌了一口。汉弗莱爵士盯着陈克的脸,等着陈克说出最重要的关键点。

放下茶杯,陈克认真的说道:“最重要的是,美国货比英国货便宜。”

汉弗莱爵士万万没想到陈克会提出这么一个“最重要的理由”,他的表情瞬时就僵在脸上,好一阵才恢复了常态。汉弗莱爵士极为不满的说道:“中国老话讲,一分钱一分货,便宜没好货。美国的设备质量寿命都不如我们英国的同类产品。”

“但是美国货比英国货便宜了快一半,性能上好歹有英国的80%,性价比高啊。”陈克解释道。翻译听不懂性价比这个词汇,无法翻译。陈克不得不找张纸,把性价比的公式列出来。这才解决了这个翻译问题。

“汉弗莱爵士,如果英国方面提供的机械设备质量保持我们购买过的那些设备的质量,价格以及安装调试服务能和美国一样。英国政府又肯和我们达成一系列协议,我们肯定愿意和英国达成这样的贸易协议。原因很简单,如果能有这样的条件,英国商品的性价比就比美国还高。我们队美国政府没有什么偏爱,但是生意就是生意。”陈克诚恳的向汉弗莱爵士解释了人民党的理由。

对当下拥有全球霸权的英国来说,生意已经不是单纯的生意,而是关乎英国在各个领域的主导权。英国已经得知,只剩一个挂牌仪式没有进行,实际上已经营运的美联储在美国几大财团牵头下,决定向人民党提供一笔数额巨大的贷款。这比贷款的具体数目居然达到了两亿美元,而且美联储甚至还准备再提供两亿美元的后备贷款给人民党。

在探听美国内幕方面,英国可比人民党强多了。还有内幕消息显示,美国国内相当一批人在北洋中央政府与人民党地方政府间,选择了蓬勃兴旺的人民党政府。原先美国与满清政府签署的《伯利恒合同》,在满清倒台之后,美国方面转而与北洋政府进行协商。北洋穷的叮当响,美国政府和国会都认为给袁世凯钱简直是肉包子打狗。当下已经有人建议与人民党签署《伯利恒合同》。

《伯利恒合同》合同的目的是美国以非常优惠的价格向中国提供海军建设专项资金,以壮大中国海军,对付在东亚相当强势的日本海军。日本是英国在东亚的打手,美国这摆明是要拆台。如果是和袁世凯签署《伯利恒合同》的话,英国真的不在乎。袁世凯政府摆明没什么威胁。但是人民党朝气蓬勃,发展迅猛,如果美国与人民党签署了这个合同,假以时日,人民党只怕真能建起一支威慑日本海军的海上武装。那时候中美一旦联手对付英国和日本,那可比德国的太平洋舰队更让人头痛。

不过与人民党达成全面合作还只是美国方面少数人的意见,英国不太能确定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可人民党与美国快速接近的姿态,依旧让英国充满了警惕。如果拍电报给陈克,陈克大可装作没有此事。地方领事想求见陈克根本没有可能。不得以,汉弗莱爵士才亲自前来与陈克会面。见陈克居然用纯商业理由来搪塞自己,汉弗莱爵士用一种稍带威胁的语气说道:“如果贵方接受了美国的贷款,就会打破中国的平衡。所以我们英国方面不建议人民党做出这种轻率的决定。”

“呵呵!”陈克干笑两声,“汉弗莱爵士是认为我们会因为还债而减少与英国的贸易么?我们既然保证实施贸易平衡,自然就会坚守承诺。绝对不会拿从英国人这里赚到的钱去还美国人的债,这点请完全放心。”

“我说的不是贸易平衡,我指的是你们的行动会打破当下的政治平衡。”汉弗莱爵士没好气的答道。

“做生意还能打破政治平衡,汉弗莱爵士,你这就是开玩笑了。”陈克开始装傻。

汉弗莱爵士不想开玩笑,他认真的说道:“陈克先生,我个人认为你和美国方面走的太近了,这会引发很多不必要的误会。我希望你能谨慎对待这件事。不要为了一时的利益冲昏头脑。”

“呵呵,”陈克无奈的笑起来,“汉弗莱爵士,我们人民党很穷,当下恨不得一便士掰成两半花。你说我们被利益冲昏头脑,可是人穷志短。美国货如此便宜,美国方面也提出了一个我们拒绝不了的贷款条件。我们实在是无法拒绝。如果您不想让我们与美国走的这么近,那就请英国方面提供比美国更加优惠的贷款和贸易协议给我们。如果有那天的话,请您放心,我们绝对会义无反顾的抛弃美国,与英国签署这样的合同。”

面对露出一副反复小人嘴脸的陈克,汉弗莱爵士一时也没了对策。陈克这是表明自己与美国的协议没有政治目的,纯粹是经济利益驱动。汉弗莱爵士本想干脆先设个圈套,假意与人民党签署一个意向性协议。先把这单贷款和生意搞黄再说。不过他马上就回忆起来,英国人在之前好几次这么干过,结果都被人民党给识破了。和英国人谈判的人民党官员都是死不要脸的货色,他们坚持要英国人把设备运到中国,比美国更早的把设备安装调试完成,然后人民党自然就会撕毁与美国的合同。

既然是骗局,英国人当然做不到这些。他们不得不看着美国人把设备运到根据地,再以惊人的速度安装调试。等到这些设备正常运行起来之后,英国人自己也不可能再提那些抢合同的骗局。既然人民党和美国佬一样都是无赖,欺骗的手法只怕是没用的。

汉弗莱爵士语重心长的教育陈克,“陈先生,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理性的看待这件事。你要知道,中国好不容易得到了和平。当下的中国局面符合所有国家的利益,也符合人民党的利益。如果轻易打破了这个和平的平衡,我认为这是不负责任的。”

陈克听了这话心里面大骂,可脸上反倒看着更加诚恳与无奈起来,“我们现在真的极为缺钱,各种工厂都需要设备,工厂不赶紧开工,庞大的失业人口都要造反了。就我们这点家底,也只能趁着这个机会买便宜货。我们非常想维持和英国的良好关系,即便签署了这个贷款协议,我们也能保证绝对不会站到美国人那边去。不过我们也希望英国方面能够体谅我们的难处。如果我们自身都无法维持下去,当下的平衡不也被打破了么?更何况当下的一切都是一个协议,纸上面上的东西。按照中国的俗话,这叫做八字还没有一撇。美国人只怕还不会放债给我们呢。说起来,汉弗莱爵士,您这么急匆匆的来找我,难道是得到了什么内幕消息了么?”

汉弗莱爵士对陈克的冥顽不灵已经彻底绝望,他更不可能把英国人打听到的内幕消息告诉陈克,他摇摇头,“我们也只是听说一些消息,那些北方佬到底会做什么,我们也管不了。”因为恼火,汉弗莱爵士忍不住对美国人用了相当不客气的称呼。

陈克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诚恳的说道:“汉弗莱爵士,这件事如果您有什么最新的内部消息,请一定告诉我们。我为了怕美国人刁难我们,还摆了架子。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后怕。美国人心眼小,不要他们记恨我才好。”

“我知道了。”汉弗莱爵士冷淡的回应一句,就起身告辞。往武汉领事馆方向去的路上,汉弗莱爵士觉得或许该通知国内,让他们想办法在陈克与美国人之间制造些谣言。如果不能从外部攻破堡垒,那就从内部攻破。在军事进攻堡垒的时候,谣言从来都是军事将领比较喜欢的手段。很多时候,谣言的作用甚至比真刀真枪更有效。

不过汉弗莱爵士也没有沉浸在这种阴暗的想象中,他稍稍分析了一下当前的局势。既然人民党有可能得到美国的贷款,那么英国对华策略上也不能这样继续摇摆下去。既然陈克不肯签署条约,也不肯主动投靠英国。为了维持中国的平衡,袁世凯就算是个王八蛋,也是英国的首选。而且以袁世凯的表现来看,他当下最缺乏的就是钱。提供给袁世凯一定援助之后,北洋未必不是人民党的对手。

扭回头想着人民党湖南省委方向看了一眼,汉弗莱爵士恶狠狠的在心里面咒骂道:“陈克这些都是你自找的。”

参与谈判的路辉天实在是很佩服陈克近乎市井无赖般的直率,同样坐陪的章瑜则是大为赞美。该说实话的时候,陈克一点瞎话都不提及。至于该说瞎话的部分,陈克说的比实话还诚恳。反正会面下来,陈克所强调的都是发展,根本不可能让人联想到人民党当下已经进入了紧张的备战阶段。

“陈主席,如果英国方面散布不利于我们的谣言怎么办?”路辉天有些担心。

“谣言之所以是谣言,那是因为有些人本来就相信,从别人那里听到谣言之后,他们会认为这就是真实。美国人未必不信英国人的谣言,但是美国人坚信英国人是敌人。如果通过谣言判断其结果对英国人有利,美国人就未必会坚持相信。这时候如果能够通过调查发现的确是谣言,美国人就会对英国人的所有话都不再相信。即便英国人说的是实话,美国人也不会相信了。所以英国人是不是散步谣言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美国人的态度。”

陈克解释了一下当下的局面的时候,神色却一点都不高兴。

“英国人还会有什么后手?”章瑜问。

“英国人只怕会开始武装袁世凯,战争的规模会越来越大。”陈克无奈的说道。

路辉天与章瑜其实也已经想到了这个结果,根据地即便是蓬勃发展,工业实力也远非英国人的对手。北洋不是草包,即便被围也不可能立马崩溃。玩命的放枪开炮他们还是能做到的,面对顽抗的敌人,人民党无论如何都会付出代价,甚至是不小的代价。

人民党的实力或许能增强,而袁世凯的实力同样也会增强,甚至增强的速度在人民党之上。想到这样的未来,路辉天与章瑜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